續英烈傳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幸城南面試皇孫 承聖諭沮止傳賢
  • 第二回
      劉基就人論興衰 太祖順天傳大位
  • 第三回
      姚廣孝生逢殺運 袁柳庄認出奇相
  • 第四回
      席道士傳授秘術 宗和尚引見吳君
  • 第五回
      姚道衍借卜訪主 黃子澄畫策勸君
  • 第六回
      建文帝仁義治世 程教諭術數談兵
  • 第七回
      葛誠還燕復王命 齊黃共謀削諸藩
  • 第八回
      徐輝祖請留三子 袁忠徹密相五臣
  • 第九回
      避詔書假裝病體 湊天時暗接龍鬚
  • 第十回
      北平城燕王起義 奪九門守將降燕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攻王城馬俞敗走 奪居庸二將成功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設奇計先散士卒 逞英雄殺入懷來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燕王定計取兩城 炳文戰敗回真定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李元帥奉詔北征 康御史上疏直言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燕王智襲大寧城 劉貞誤墜反間計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李元帥頓師北地 瞿都督保帥南奔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掩敗跡齊黃徵將 爭戰功南北交兵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燕王乘風破諸將 景隆星夜奔濟南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鐵鉉盡力守孤城 庸盛恢復諸郡縣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燕王託言征遼東 張玉暗襲滄州城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假示弱燕王欺敵 恃英勇張玉陣亡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聞捷報滿朝稱賀 重起義北平誓師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明降詔暗調兵馬 設毒謀縱火焚糧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間計不行於父子 埋伏竟困彼將士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梅駙馬淮上傳言 何將軍小河大捷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魏國公奉旨助戰 李都督恃勇身亡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燕大王料敵如神 何將軍單騎逃脫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燕王耀兵大江上 建文計窮思出亡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欲滅跡縱火焚宮 遵遺命祝髮遁去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夢先帝駕船伺候 即君位殺戮朝臣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一時失國東入吳 萬里無家西至楚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士卒奉命嚴盤詰 君臣熟視竟相忘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耶水難留再至蜀 西平多故遁入山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忠心從亡惜身亡 立志遜國終歸國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幸城南面試皇孫 承聖諭沮止傳賢

      詩曰:
      治世從來說至仁,至仁治世世稱淳。
      誰知一味仁之至,轉不如他殺伐神。
      又曰:
      稱帝稱王自有真,何須禮樂與彝倫。
      可憐正統唐虞主,翻作無家遁逸人。
      嘗聞一代帝王之興,必受一代帝王之天命,而後膺一代帝王之歷數,決無僥倖而妄得者。但天命深微,或揖讓而興,或征誅後定,或世德相承,或崛起在位。以世俗論之,或驚以為奇,或詫以為怪。不知天心之所屬,實氣運之所至耳。必開天之聖主,名世之賢臣,方能測其秘密,而豫為之計,若諸葛孔明未出茅廬,早定三分天下是也。遠而在上者,凡二十一傳,已有正史表章,野史傳誦,姑置勿論。單說這明太祖,姓朱,雙名元璋,號稱國瑞。祖上原是江東句容朱家巷人,後父母遷居鳳陽,始生太祖。這朱太祖生來即有許多奇兆,果然長大了,自生出無窮的帝王雄略,又適值元順帝倦於治國,民不聊生,天下塗炭,四方騷動,這朱太祖遂納結英雄豪傑,崛起金陵,破陳友諒於江右,滅張士誠於姑蘇,北伐中原,混一四海,遂承天命,即了大位。開基功烈,已有《英烈正傳》傳載,茲不復贅。惟即位之後,興禮樂,立綱常,要開萬世之基。後來生了二十四子,遂立長子標為皇太子,次子為秦王,三子為晉王,四子為燕王,其下諸子,俱各封王。這長子標既立為皇太子,正好承繼大統,為天下之主,不期受命不永,到了洪武二十五年四月,竟一病而薨。太祖心甚悼之,賜溢號為懿文太子,遂立懿文太子的長子允炆為皇太孫。這皇太孫天性純孝,居懿文太子之父喪,年纔十有餘歲,晝夜哭泣,木漿具不入口,形毀骨立。太祖看見,甚是憐他愛他,因對他說道:「居喪盡哀,哭泣成禮,因是汝為人子的一點孝心,然此小孝也。但我今既已立汝為皇太孫,上承大統,則汝之一身,乃宗廟社稷臣民之身,自有事我之大孝。況禮稱:『毀不滅性』,若不競競保守,以我為念,祇管哭泣損身,便是盡得小孝,失卻大孝也。」皇太孫聞言大驚,突然顏色俱變,哭拜於地道:「臣孫孩提無知,非承聖訓,豈識大意。今當節哀,以慰聖懷。」太祖見了大喜,因用手攙起道:「如此方好。」又將手在他頭上撫摩數遍,細細審視,因見他頭圓如日,真乃帝王之像,甚是歡喜,忽摸到腦後,見微微扁了一片,便有些不快,因歎息道:「好一箇頭顱,可惜是半邊月兒。」自此之後,便時常躊躇。又見第四子燕王棣,生得龍姿天表,英武異常,舉動行事皆有帝王器度,最是鍾愛,常常說:「此兒類我。」
      一日,春明花發,太祖駕幸城南遊賞,諸王及群臣皆隨侍左右。宴飲了半日,或獻詩,或獻頌,君臣們甚是歡樂。忽說起皇太孫近日學問大進,太祖乘著一時酒興,遂命侍臣,立詔皇太孫侍宴。近臣奉旨而去,太祖坐於雨花山上。不多時,遠遠望見許多近臣,簇擁著皇太孫騎了一匹御馬,飛一般上崗而來。此時東風甚急,馬又走得快,吹得那馬尾,颺颺拂拂,與柳絲飄蕩相似。太祖便觸景生情,要借此考他。須臾,皇太孫到了面前,朝見過,太祖就賜坐座旁,命飲了三杯,便說道:「諸翰臣皆稱你近來學問可觀,朕今不暇細考,且出一對與你對,看你對得來麼?」皇太孫忙俯伏於地,奏道:「皇祖聖命,臣孫允炆敢不仰遵。」太祖大喜,因命侍臣取過紙筆,御書一句道:
      風吹馬尾千條線
    寫畢,因命賜與皇太孫。太孫領旨,不用思索,亦取筆一揮而就,書畢獻上。太祖見其落筆敏捷,已自歡喜,乃展開一看,見其對語道:
      雨灑羊毛一片氈
    太祖初看,未經細想,但見其對語精確,甚是歡喜,遂命傳與諸王眾臣觀看,俱各稱譽,以為又精工,又敏捷,雖老師宿儒,不能如此,真天授之資也。太祖大喜,命各賜酒,大家又飲了數杯。太祖也欲自思一對,一時思想不出,因問諸臣道:「此對汝諸臣細思,尚有佳者否?」諸臣未及答,祇見諸王中早閃出一王,俯伏奏道:「臣子不才,願獻一對,以祈聖鑒。」太祖定睛一看,不是別人,乃第四子燕王棣也。因詔起道:「吾兒有對,自然可觀,可速書來看。」燕王奉旨,遂寫了一句獻上。太祖展開細視,卻是:
      日照龍鱗萬點金
      太祖看了,見其出語驚人,明明是帝王聲口。再回想太孫之對,雖是精切,卻氣象休囚,全無吉兆,不覺駭然道:「才雖關乎學,資必秉於天。觀吾兒此對,始信天資之學,自不同於尋常,安可強也。」因命賜酒,遍示群臣。群臣俱稱萬歲。君臣們又歡飲了半日,方纔罷宴還宮。
      正是:
      盛衰不無運,帝王自有真。
      信口出天語,應不是凡人。
      一日,太祖坐於便殿,正值新月初見,此時太孫正侍立於旁,太祖因指新月問太孫道:「汝父在日,曾有詩詠此道:
      昨夜嚴灘失釣鉤,是誰移上碧雲頭?
      雖然未得團圓相,也有清光遍九州。
    此汝父詩也。今汝父亡矣,朕每憶此詩,殊覺慘然。今幸有汝,不知汝能繼父之志,再詠一詩否?」太孫忙應奏道:「臣孫允炆,雖不肖不才,敢不勉吟,以承皇祖之命。」遂信口長吟一絕道:
      誰將玉指甲,掐破青天痕。
      影落江湖裏,蛟龍不敢吞。
    太祖聽了,雖亦喜其風雅,但覺氣象近於文人,不如燕王之博大,未免微微不暢。自是之後,每欲傳位燕王,又因見太孫仁孝過人,不忍捨去﹔況又已立為皇太孫,一時又難於改命,心下十分狐疑不決。
      忽一日,眾翰臣經筵侍講,講畢,太祖忽問道:「當時堯舜傳賢,夏禹傳子,俱出於至正至公之心,故天下後世,服其為大聖人之舉動,而不敢有異議。朕今欲於傳子之中,寓傳賢之意,爾等以為何如?」言未畢,祇見翰林學士劉三吾,早挺身而出,俯伏於地,厲聲奏道:「此事萬萬不可!」太祖道:「何為不可?」劉三吾道:「傳賢之事,雖公而易涉於私。止好?上古大聖人,偶一為之,傳子傳孫無黨無偏,歷代遵行,已為萬世不易之定位矣,豈容變易。況皇太孫青宮之位已定,仁孝播於四海,實天下國家之大本也,豈可無故而動搖!」太祖聽了,心甚不悅,因責之曰:「朕本無心泛論,汝何得遂指名太孫,妄肆譏議。」劉三吾又奏道:「言者,事之先機也。天子之言,動關天下之禍福,豈有無故而泛言者。陛下綸音,萬世取法。今聖諭雖出於無心,而臣下狗馬之愚,卻不敢以無心承聖諭。故私心揣度,以為必由皇太孫與燕王而發也。陛下如無此意,則臣妄議之罪,乞陛下治之,臣九死不辭﹔倘宸衷有為而言,則臣言非妄,尚望陛下謹之,勿開國家骨肉之釁。」太祖含怒道:「朕實無心,即使有心,亦為社稷靈長計,為公也,非為私也。」劉三吾哭奏道:「大統自有正位,長幼自有定序,相傳自有嫡派。順之,則公﹔逆之,雖公亦私也。先懿文太子,長子也,不幸早薨,而皇太孫,為懿文嫡子,陛下萬世之傳,將從此始。如必欲捨孫立子,捨子立賢,無論皇太孫仁昭義著,難於廢棄,且將置秦、晉二王子何地耶?」太祖聽了,默然良久道:「事未必然,汝何多言若此耶?」劉三吾又哭奏道:「陛下一有此言,便恐有奸人乘間播弄,開異日爭奪殺伐之端,其禍非小。」太祖道:「制由朕定,誰敢爭奪?」劉三吾道:「陛下能保目前,能保身後耶?」太祖愈怒道:「朕心有成算,豈迂儒所知也,勿得多言!」劉三吾再欲哭奏,而太祖已拂然還宮矣。劉三吾祇得歎息出朝,道:「骨肉之禍已釀於此矣。」次日有旨,降劉三吾為博士。
      正是:
      祇有一天位,何生兩帝王?
      蓋緣明有運,變乃得其常。
      太祖由此,心上委決不下,一日坐於便殿,命中官單召誠意伯劉基入侍。祇因這一召,有分教:
      天意有定,人心難逆。
    欲知後來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        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