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俠狄龍子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第一回
      幽情誰與訴 捲簾人瘦比黃花
      積想已成癡 客館燈孤驚素脈
  • 第二回
      明月照鬆間 寂寞寒山翔鐵羽
      氛煙生石縫 迷花毒霧起勾蜈
  • 第三回
      俊眼識英雄 酒肆揮金懷古哲
      凌空飛倩影 山亭密語見天人
  • 第四回
      雷擊霆飛 百尺高竿空劈掌
      離長會短 小山叢桂好談心
  • 第五回
      峨頂見神燈 古寺荒崖驚惡虎
      月明觀異獸 寒宵煮酒話靈嬰
  • 第六回
      煮酒款佳賓 雪滿山中來虎女
      飛丸驚惡獸 月明林下鬥犀兒
  • 第七回
      止水忽生波 人似孤鸞 空嗟麗質
      三生曾有約 心同流水 不戀落花
  • 第八回
      同病應相憐 對此清輝 願言永夕
      幽情誰與 訴曾經滄海 難戀落花
  • 第九回
      薄命悵紅顏 綺玉偎香成苦憶
      當筵飛木令 高懷雅量感雄奸
  • 第十回
      劈掌戮群凶 桃彎驚芒 謀人自斃
      癡情深一往 溪山如畫 與子同行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劫後喜逢君 共吐平生隱痛
      舟中成敵國 驚回弱女餘生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念切孤寒 開荒談俠女
      情殷舊侶 軟語勸癡人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良夜吐衷曲 朗月疏星 願言不盡
      幽崖傳絕技 怒虎驚龍 運掌如飛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歡喜晤良朋 酒綠燈紅願言不盡
      慇懃攙素手 山深路險蜜意無窮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暗谷走孤身 溝中驚起白猩子
      寒光搖冷月 天外飛來黑女俠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高處可勝寒 雪嶺罡風 冰懸萬丈
      中懷誰與說 深心苦緒 錯鑄千秋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笑語情親 斗酒只雞邀近局
      師徒義重 丹崖碧嶂共幽棲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相見復何年 會短離長 獨留遺恨
      承歡消永夜 心長語重 偶俱無猜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缺月已難圓 無望珠還 專心圖大業
      罡風吹不動 有懷雲路 苦志隱寒山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冷月照瓊林 午夜夢回罡風急
      昏燈搖碧火 隔牆人去劍光寒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積雪似撐空 野店荒村殲巨熟憝
      餘波渾不靜 青山紅樹起遙思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小隱在城郊 廿載辛勤醫疾苦
      大名垂宇宙 一生謹慎向先賢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煮酒共談心 良夜迢迢 欣來異士
      斬關深入險 玄門寂寂 巧剪群凶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絕壑渡孤身 晴日麗空 清泉豔雪
      尋珍穿秘甬 珠林翠幕 匿影搖虹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萬竅起繁音 玉振金聲 忽驚悲咽
      雙丸摧毒火 煙消霧散 共戮兇頑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靈峰窺劍器 重逢舊侶 喜話親情
      地穴隱浮囊 甫得奇珍 誤傳小警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尋真水 詳參鐵簡篆
      驚醜類 獨探幻波池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爐火已純青 泥化鋼消呈異寶
      嵐光真如沐 山明水麗戀清游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電掣雷轟 凌空一擊
      身輕葉落 絕頂雙飛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幽情誰與訴 捲簾人瘦比黃花
         積想已成癡 客館燈孤驚素脈

      這是一個淒風苦雨的秋晨。四川小三峽上游二岩峽左近壁山縣東面,一個鄉村中有一人家。女主人是個少年美貌孀婦,姓秦名淑華,本是江南世族,自幼隨宦入川。嫁夫沈暢是個秀才,家居重慶,人甚風雅,因愛北碚小三峽風景之勝,移居夏溪口附近。當地又名溫泉峽,長河如帶,水清若鏡,風物清美,景甚靈秀。
      夫妻二人原甚相得,不料才人天妒,紅顏命薄,淑華花信芳年,丈夫便自病死。生有一子沈煌,年才七歲。家有田園,可收百十擔租糧,本是小康之家,守節撫孤過了幾年,生活也頗安定。
      淑華天生麗質,少年孀居,秋月春花,自不免於撫今追昔,悵觸前塵,對影淒涼,衷懷悲苦。這宵早起,見滿地梧葉飄落,昨日秋雨尚還未住,寒風呼呼,吹得敗葉群飛,蕭蕭亂響,天色又極陰晦。因是九月間的天氣,庭欄上幾盆菊花已然開足,正搖曳於風雨之中,雖在凌寒獨做,自負霜華,但是地上已有落英飄墜,好似盛時難繼,一年容易,行入寒冬,彭澤孤芳,難再矜其冷豔。
      淑華暗忖:「韶光易逝,盛時無多,花猶如此,人何以堪?就算夫妻多情,此時仍在,當此已涼天氣,秋雨秋風,至多噓寒問暖,相對溫存,也只暫時欣慰,為歡幾何?百年彈指,終歸黃土,還不是個空的?」心念一動,若有所悟。
      忽然一陣寒風,夾著一些雨點吹向臉上,淑華當時機伶伶打了個冷戰,覺得翠袖單寒,弱質難禁,正要回房添衣,忽聽一聲「娘呀」。轉身一看,一個短小精悍的幼童兩腳污泥,衣服也全淋濕,一縱一跳挾著書包,由風雨中歡呼跳躍而來,正是愛子沈煌。
      淑華不禁又疼又氣,忙迎上前,微慍道:「么兒剛上書房,怎又回來,又不走乾路?看你這一身,今日天冷,凍出病來,又要娘服侍你。還不換了濕衣濕鞋,暖和一會,快讀書去!」說時伸手要抱。
      沈煌忙往後一縱,笑說:「娘莫生氣,兒子沒有逃學,有好多話要和娘說。我想衣鞋反正濕透,何必又把走廊弄髒,累娘打掃?故此冒雨而過。兒子一點不冷,娘莫擔心。娘愛乾淨,我身上泥水太髒了,這時候不要抱我,請娘拿出衣鞋,就在廊前換上,再教楊媽拿了洗去,免鬧得一房泥水,娘又生氣。芸香這丫頭哪裡去了?由娘一人在此,多悶人呢!」
      淑華知愛子素來用功,只愛習武,時往右鄰小庵,從慧圓女尼師徒偷偷習武,因其從小體弱,自從習武,體力轉強,也就聽之。
      一聽不是逃學,化慍為喜,再生憐愛,幾次想拉在懷中撫愛,均被縱避,嗔道:「胡說!這大的風口裡脫換衣鞋,不怕傷風受涼麼?」
      沈煌笑道:「娘莫擔心,兒子不怕冷。我不願把娘房弄髒,繞至楊媽房中去換如何?我有好些話要說呢。」
      淑華不願沮他孝心,強著一摸,手甚溫暖,笑道:「么兒既有孝心,不把衣服弄濕多好。」
      沈煌拉著母手,邊走邊喜道:「娘不知道,我還沒有顧得說呢。自從娘為我夏天玩水生氣,連河邊都不去了。昨日未下雨,我見到一個怪人,那人對我甚好。回來和老師說,老師說那人必是一個異人奇士。他老人家醫道原好,今年清明見娘時還對娘說煌兒體力太差,最好學點武功。
      「娘怕兒子淘氣,和人打架,沒有答應。兒子偷著習武,老師原本知道,一聽那人好些奇處,便令兒子今早前往赴約,先不必對娘說,由老師跟在後面看明來歷再定,所以今日起得很早。偏生昨日下雨一直未停,已然約定,不能不去,竟是一位有本領的異人。
      「老師跟在後面,不知怎會被他知道,請到崖洞裡面談了一陣,老師說我孩兒體弱,母親賢慧貞節,全家只此一條根,照老師平日診脈,至多活到三十歲,豈不教娘傷心?幸是六陰脈象,雖有鬼脈,並非無救,只有學習內功,或能保全。一時偏尋不到師父,慧圓師太又不肯多教。難得他有此好心,便命拜他為師,令來稟告。娘說好麼?」
      淑華知道教書先生人甚忠誠正直,品學兼優,本是至親好友,愛子從小便他所教,一直未走,因精醫理,常勸自己允許愛子習武,自從丈夫死後,雖因避嫌輕不相見,但他較前格外盡心,當年清明忽令老家人請見,說愛於體弱,習武始能強健,當代物色高人為師等語。
      照此說法必有原因,笑道:「我兒說話怎的無頭無尾?這大雨天,如何老師會帶你去拜一個生人為師呢?」說時沈煌已把濕衣換掉,投入娘懷。淑華一把摟抱,一面撫弄他的柔發,笑問經過。
      原來沈煌最孝,性又愛武,聰明穎悟。乃師周文麟是個少年名士,與主人夫婦原是好友親戚。沈暢在時見其孤身一人,又是至好,約來家中教讀。沈家搬來不過數年,當地無什親友,書房在前院,和內室隔著兩三層院落,又是習久相安。
      沈暢死時托妻寄子,令其繼續教讀,並告愛妻,說:「雙方情逾骨肉,你們本是親戚,無須避什瓜李之嫌。」
      淑華因和文麟表親,從小一處長大,丈夫為人曠達不羈,死前屢次示意,勸令改嫁,聞言領會,愧憤交集,因丈夫垂危之際,不便和他爭吵,滿擬丈夫死後,便請文麟辭館回去。不料文麟並無去志,而愛子對於師父情分甚厚,又不肯捨,再者雙方世戚之誼,文麟家世江南,從小隨父宦游,孤身一人,無家可歸,也不好意思示意令走,始而因循不決。
      末後看出師徒二人均不捨分離,老師不特未負亡友之托,教學盡心,人更端正,以前丈夫在日,幾於無日不見,葬後兩三年中,共只每年三節和清明見上一面,神態詞色比起丈夫在日還要莊重守禮,由此習與相安。文麟對他母子關心維護真是無微不至,但在表面上卻絲毫不露出一些痕跡來。因文麟少年英俊,飽學聰明,教學全重實際,不似尋常村學究一味嚴苛讀死書,師徒二人常時攜手出遊。
      這日沈煌見師午睡,偶往門外閒立,看見一伙人圍著一人正在爭吵,過去一看,乃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少年,地上散碎好些雞蛋,滿地卵黃流溢;旁邊一個鄉下人,正與這個少年爭吵。原來鄉人向三挑著一擔雞蛋路過當地,被少年喚住,講好三文錢兩個。
      因向三欺負少年外鄉人,多賣了半文錢,一口話又不甚中聽,少年說要過數,卻嫌地上太髒。恰巧街旁有一大石鼓,令向三用雙手圍成一圈,把雞蛋放在圈內,以防滑落。少年手法極快,一會工夫堆成一座兩尺來高蛋塔,最奇是由底層到頂全是尖頭向上,個個直立。堆成以後雖是好看,但是石鼓當中高圓,本來就擺不平,全仗向三兩手環繞圍護,再是這等寶塔形堆法,休說鬆手,稍微一動便要滑落打碎。
      少年事前又曾聲明:「蛋是在你手內,滑跌不管,不然我來也行。」
      向三人最刁狡,恐少年失手,更沒料擺得那快那好,匆促之間,只聽少年「一二三四五六七八」亂數,記得少數了五個,於是起了爭執。
      少年本是有心戲弄,雙方爭吵,不免延挨。那石鼓離地高約二尺,向三人矮,半蹲地上,時候一久便覺腰酸腿疼,兩膀酸麻,偏又把話說僵,雙方都不輸那口氣,吵著吵著,一不留神滑墜了好幾個。
      少年笑說:「他是瞞心昧已的報應。」
      向三越發有氣,一著急又打碎了好幾個。明見少年好些異處,終不覺悟,妄想欺生,先假答應有一個算一個,重往籮中數回,等到數完,連碎蛋也在其內。
      少年笑說:「蛋是你自己打碎,與我無干。」
      向三還待動蠻,後來旁人看了不平,說他不應欺生。向三力爭:「少年鬧鬼,故意捉弄,非賠不可。」
      旁觀的人均知向三蠻野,不可理喻,動輒與人行兇拼命,改勸少年:「出門人哪裡不用錢,何苦與他一般見識?」
      少年笑說:「天下事須講情理。他多賣了我的錢,還要訛人。我如依他,情理難容!他共打碎了十一個蛋,我照數賠,下餘的我不要,我別處買去如何?」
      向三聞言,知道弄巧成拙,這一挑好幾百個雞蛋,少說也要五天才能賣完,哪找這樣好主顧?無奈話已說滿,拉不回來,不由怒火上撞,眾目之下,惱羞成怒,順手抄起扁擔,口中怒喝:「我被你耽誤了一早晨,如不遇你,蛋早賣光,講好價錢,如何不要!不錯,價錢賣得貴,是你自己願意。趁早錢貨兩交,少一個也不行!」
      少年見他氣勢洶洶,把眼一翻,冷笑道:「你這廝如此凶橫,莫非還敢打人?常言道好買好賣,生意不成仁義在。照你這樣蠻不講理,我連蛋價都不賠,倒看看你有什方法,敢把我怎樣!」
      向三見少年連破蛋也不賠,怒喝:「野狗,我與你拼了!」說罷,揚起扁擔,照頭便打。沈煌恰由人叢中擠進,旁觀諸人因向三是個地痞,發起蠻來,專一尋人拼命,什麼事都幹得出,恐受誤傷,紛紛閃避。
      沈煌見那少年貌相清秀,九月間的天氣,穿著一件青布單衫,雖然舊得都褪了色,但極乾淨,站在向三對面,扁擔正在下落,也未躲閃;心中不平,待要縱身攔架。
      向三忽然身子往後一仰,倒跌下去,因是用力太猛,扁擔打離少年肩頭不過寸許,忽然往後仰跌,前面打空,竟將臂骨錯脫了筍,奇痛徹骨,強自掙起,再想打入,已痛得不由自主,只不輸口,仍自喝罵:「野狗你敢打人!個老子和你衙門口講理去。」
      向三說罷,坐在石鼓上面,左手托著右膀,向觀眾說:「哪位老哥代我把家裡人找一個來,或是往王茶館送個信,說我被外鄉野狗打傷,今天不是他死,就是我活!」
      少年笑道:「諸位俱都在場,我動手沒有,這廝無故行兇,自己遭了報應,打人不成,反跌一跤。這不比破雞蛋,也要借此訛詐,當真外鄉人好欺的麼?」說時,向三已痛得臉都變色,頭上直冒熱汗。
      眾人知向三慣打死架,今日不知何故,打人不成,跌了一跤,更不再打,反去一旁坐下,口中喝罵,面色又是那樣難看,俱都奇怪,因都眼見他行兇欺生,又知向家弟兄三人皆非善良,乃兄向二更是力大凶橫,茶館中還有一些同黨,無一好惹,因抱不平,誰也不肯代他送信叫人。
      向三見無一人應聲,怒罵道:「人不親,土還親。我受了外人欺負,你們不肯代我打這野狗,連送個信都無人去,過天找你們算賬!」
      眾人都是本份鄉民,見他遷怒,惟恐結怨,當時散去一大半,只有四五個膽大的旁觀未走。
      內中一人心中不忿,冷笑問道:「向老三,人家好好立在那裡,何嘗動手?你不服氣,和他打架,亂怪人做什?」
      向三怒道:「這野狗不知用什方法將我打跌,你沒見我右膀都脫節了麼?」
      沈煌聞言,見向三右臂空著一段,才知環骨已脫,忍不住插口道:「你明是自己用力太猛,人未打成,反把臂骨脫節,怪得誰來?」
      明時官紳權重,當地又是一個山村小鎮,俱知沈氏官宦人家,西席先生也是個秀才,淑華雖是孀居,時有官家親戚往來,又有家業,待人甚厚,不時周濟窮苦,頗得眾心,鎮上人民,對於沈氏全家均極敬重。
      向三見是沈煌,忙道:「小相公,方才你沒有來,莫聽一面之詞。請你打發一個書僮,代我去喚個人如何?」
      沈煌方要罵他幾句,想起母親不許惹事的話,強行忍住,笑道:「向三不要說了。你這雞蛋,人家不要,本來是你無理。不必蠻來,我給你幾個錢,各自醫傷去吧。」說罷,便把上月過節所得的半兩小錠取出遞過。
      向三聽沈煌說他,本自不忿,見了銀子,立改面容,忍痛答道:「小相公吩咐,怎敢不聽:只太便宜了這野狗。」
      沈煌忍不住怒道:「你再罵人,我不管了!」
      向三諾諾連聲,正要二次托人往尋家人來挑雞蛋回去,忽見一個壯漢,腰間掖著板斧,身後隨著四五個短衣壯漢,如飛跑來。
      那壯漢才近前,便朝少年怒喝:「是你這野狗打傷我老三的麼?」
      少年始終立在一旁,目注沈煌,上下打量,見人尋鬥,直當未見。
      向三見向二帶了同黨趕到,凶威重犯,接口怒喝:「正是這野狗!不過方才沈家小相公已代出銀子了結,只叫他賠禮服輸,過一天再收拾他。」
      沈煌原認得這班地痞,新近又從慧圓老尼習武,膽力均壯,並未把來人放在眼裡,一見向二指手畫腳恃眾欺人,不等向三說完,伸手便朝少年抓去,不由激怒,大喝:「你敢倚眾行兇!」隨說,縱身一躍,朝向二撲去,待要架開。
      向二手剛往前一伸,瞥見沈煌躍將過來,恐將官家公子打傷,待要縮手退回,不料迎面來了一股疾風,隨人撲到,手被沈煌擋了一下,雖覺人小力大還不怎樣,那股疾風卻禁不住,當時撞退了好幾步,幾乎跌倒在地,不禁大驚;眾目之下,愧憤交集,只當沈煌所為,怒問:「小相公,如何幫著外人打我?」
      沈煌喝道:「什麼外人內人!我也不是打你,你兄弟和人動蠻欺生,旁人全都看見,我已出頭和解,還給了半兩銀子,你也不問一聲,便倚眾行兇,是何道理?」
      同來四壯漢多受過沈家的好處,見沈煌出頭,知他年紀雖輕,手頭大方,常隨先生同出遊山,只遇窮人,定必周濟,均想討好,又見向三得了半錠銀子,口風已轉,立即乘機勸解。
      向二沒料到沈煌小小年紀,神力驚人,吃他這風力一撞,事後前胸還在痛脹,見同黨解勸,就勢下台,強笑道:「既然小相公出頭,賞了銀子,我們都是苦人,自無話說。小相公竟有這大氣力,改日再登門賠禮吧。」說罷便過去挑雞蛋。
      向二想扶向三回去,手剛一伸,「噯呀」一聲,人已痛暈過去。原來向三脫節時久,臂已痛麻,吃向二無意中一拉,再也禁受不住,當時痛徹心肺,暈死過去。
      向大也自得信趕來,問知前事,見少年仍站一旁,微笑未走。向大年畢竟長了幾歲年紀,久跑江湖,見多識廣,心想臂骨脫環常有的事,傷勢如何這等重法?越想越怪,忽然走向少年身前,賠著笑臉,深施一禮道:「我這老三性氣不好,相公不要和他一般見識……」話未說完,向三也自痛醒過來。
      少年笑道:「眾目之下,他自行兇打人,脫力傷骨,我不曾動手,與我何干?」
      向大見話說不進去,轉求沈煌道:「我兄弟自己不好,有眼無珠,得罪這位相公。如今人雖醒轉,恐成殘廢。求相公講個人情,將他醫好,感謝不盡。」
      沈煌也是覺出少年奇怪,尤其是方才招架向二時,似有一股大力隨同自己朝前撲去,向二立時倒地,自己因從側面縱起,也幾乎被那風力撞歪,可是當日並沒有風,左近樹葉均未搖動,少年又始終不言不走,好些可疑,早想上前請教,因眾地痞相繼趕來,未得其便。
      聞言猛觸靈機,忙走上前,恭恭敬敬打了一拱,笑道:「先生不值與小人生氣,饒了他吧。」
      少年笑道:「我今日要買千把個雞蛋應用,因他蛋好,本想全照顧他,誰知他凶橫欺生,自遭報應。我雖不曾動手,卻會醫傷。還有他兄腰插利斧,聚眾行兇,你因近日習武,功力大增,無意中也將他撞傷,如不及早醫治,歸必吐血而亡。他們連你這個小孩也打不過,還敢欺人,豈非作死?你伸手打這石鼓一掌,他們就知道厲害了。」
      沈煌自知體力微弱,練了一年武,比前自是健強,那方圓二尺的石鼓如何能夠打碎?聞言自是不信。
      少年微笑走過,先朝向二前胸揉了幾下。向二便覺手按之處奇熱異常,胸前立時舒服,不再脹痛,才知少年是個異人,詞色立轉恭順。
      少年笑對向三道:「以後須要改過。照此行為,必有報應。今日幸而遇我,如是別人,你便不死,也成殘廢了。」隨說,手拉右膀往上一托,同時拍了一下,再一揉按,向三剛覺奇痛,疼得怪叫,滿頭熱汗中,人已復原,只是臂膀有些酸麻。
      少年說:「少時就好。」隨令沈煌用手擊石。
      沈煌越想越怪,姑照所說,伸手朝那石鼓打去。暗覷少年動作;因知石鼓堅強,恐手打痛,這一掌只用了六成力。手打下時,耳聽少年喝得一個「好」字,那方圓二三尺的整塊青石竟應手立碎,打裂兩半,偷覷少年喝時手朝石鼓指了一下,別無異狀,便留了心。向氏弟兄和旁觀諸人見他如此神力,俱都大驚,稱贊不止。
      少年笑道:「我就住在西面崖洞以內,本來採買雞蛋,只你從此學為好人,蛋仍賣我,價錢不拘。只我那地方,除這小孩外誰都不許上門。如願賣時,可將蛋與我送到洞外樹林之內,蛋簍一起算錢好了。」
      沈煌乘機接口道:「向三,這位相公無論是買多少雞蛋,明早都向我家門房取錢,不許再收了。」向三此時凶燄盡斂,諾諾連聲。
      少年並不謙謝,只對沈煌笑道:「你這小孩甚好,承你的情。明日一早到我那裡,送你幾個果子吃吧,」
      沈煌知道少年不願人多,笑說:「事情已完,向三還不快挑擔去!這位相公愛清靜,大家也該散了。」眾人聞言,俱都散去。
      少年剛走,忽由樹後閃出一個年約十六七歲的紅臉牧童,貌像甚是醜怪,輕悄悄由道旁樹後閃出,朝少年尾隨下去。
      沈煌見了心中一動,暗忖:「老師常說,異人行跡多半隱秘,這人好些奇怪,方才也忘了請問名姓,我何不也尾隨下去?」心中一動,立時跟在後面。
      一會,少年走進前面樹林,牧童剛跟進去。沈煌還未走到面前,人影一晃,迎面撞來,連忙縱避,定睛一看,正是先前所見紅臉牧童。好似被那少年由林內甩將出來,眼看跌倒,忽然一個「鯉魚打挺」,翻身立定,又往林中跑進,剛一入林又被甩出。
      沈煌知是少年所為,不敢冒失走進,便在一旁觀看。見牧童二次落地仍未跌倒,人也越甩越遠,接連三四次過去,看出那牧童並未練過武功,身手卻極矯健,好似出於天生神態,連甩七八次,依然猛進不已,未一次甩得更遠,險些跌倒,沈煌忍不住失聲一笑。
      牧童因被異人甩得昏頭脹腦,本就情急,立時惱羞成怒,大喝一聲,惡狠狠朝沈煌猛撲過來。舉手就抓。沈煌見那牧童生得異相,本就有些喜愛,見他不間情由動手就打,一面縱身閃避,口中喝道:「你這放牛娃,我又沒有惹你,有話好說,無故打人做啥子?」
      牧童見沈煌縱開,口中怒喝:「你敢笑我,我就打你!」聲到人到,二次追撲過來,接連幾次,俱因沈煌身法靈巧,縱躍輕靈,不曾撲中,越發暴怒,來勢更急。
      沈煌因奉母命不許與人打架,本來不想動手,連讓幾次之後,見那牧童身法輕快,猛撲不休,不由氣往上撞,方喝:「該死放牛娃!你怎不知好歹,當我怕你不成?」
      牧童忽似有什警覺,口喝:「你等一會!我去看過再來問你。」說罷不俟答言,掉頭便往林中縱去,不多一會,重又怒吼而出,朝沈煌撲去。
      沈煌也正往林中走進,一見牧童飛步縱來,忙往側一閃,暗忖:「這廝,不知進退,不如給他一點苦吃……」心方尋思,牧童也正回身撲到。這時已有好幾個人由遠處山坡上望見,趕來觀鬥,好似怕那牧童,俱都不敢走近,只作旁觀不發一言,眼看二人打在一起。
      沈煌見牧童來勢太猛,知其力大,便照慧圓老尼所傳掌法,避開正面,左手反腕一擋,覺得對方手臂堅如鋼鐵,撞得生疼,幸而近從老尼習武,知道卸他用力之法,避實就虛,沒和勁硬碰,否則這一下先吃不住,不禁大驚。
      正待變招應敵,忽聽遠遠有一婦人急喊:「龍子,你這該死的東西,又在外頭打架惹禍,還不快跟我滾回來!」
      牧童聞聲,立時變色,停手說道:「你不許和我娘說我打你。」說罷轉身就跑,隨見一中年衰病的貧婦,拿著一根拐杖,搖晃著病軀,喘吁吁趕來。
      牧童慌不迭跑近前去,剛笑喊:「娘,我和人家鬧著玩的,不是真打……」話未說完,貧婦已持杖打下。牧童連挨了好幾下,始終賠著一張笑臉,不住低聲求告:「娘莫生氣,讓別人代娘打我吧。」貧婦打了幾下也自力竭,坐在樹樁上直喘。牧童滿面惶急,近前跪下,抱著貧婦,哀求息怒。
      沈煌見那牧童競知孝母,大為感動,當時轉怒為笑,走近前去待要勸解。
      貧婦正朝牧童淒聲罵道:「你這該死不孝畜生!整天打架惹事,好容易才安靜了三個月,又出闖禍。你知沈家少爺的娘是我母子的恩人麼?沈夫人守節撫孤,就這一條根,再說他是什麼人家,你和人家提鞋都不配,也敢動手麼?我如晚來一步,你把他打壞了怎好?恩將仇報,也對不起人呀。」說時,見沈煌走來,連忙起立,便要下拜。
      沈煌聽出貧婦乃去年母親聽說她守節撫孤,身染重病,命人延醫救治,並貼銀兩使其度日的那狄玉珍,本是武官之女,父因革職流落在此,玉珍忽然無夫而孕,生一怪胎。初懷孕時,因老母拷問,為明心跡,曾由乃母請一穩婆,約了近鄰婦女查驗女貞,實是處女。
      那怪胎又懷達四年之久方始降生,才息了浮言,曾夢神龍投胎,取名龍子,由此守貞不嫁,想撫孤兒成立,不料龍子大來頑皮異常,今日竟會與之巧遇,憐其生具至性,乃母又是病軀,忙閃一旁,攔道:「狄大娘不必多禮,無須氣急,龍子委實和我打著玩的,是我逼他動手,與他無干。」
      玉珍淒然答道:「我知少爺母子均是善人,我自家生的孽種,還看不出他的行為?今天本定和他拼命,率性死在這孽種的面前,耳不見,心不煩,免得闖禍累我,少爺既然大量,幫他說話,姑且饒他這一回。」說著隨喚龍子:「該遭雷打的東西,還不與沈少爺磕頭賠禮,還要我打你麼!」
      龍子慌道:「娘只要不生氣,教我怎麼做都行。」隨朝沈煌叩拜。
      沈煌忙說:「不要這樣。」伸手一拉,龍子竟和生了根一般,並未拉起,才知天生神力,越發喜愛,強拉不起,只得陪同跪拜。
      龍子大喜道:「你這人真好,從此服你,教我哪去都行。」隨同起立。
      沈煌道:「我知大娘寒苦,明日可叫令郎到我家去一趟,我娘要見他呢。」
      玉珍連忙應諾說:「明日母子同去拜見夫人。」
      沈煌越看龍子越投機,又向玉珍笑道:「我二人不會再打,大娘請回,讓龍子和我談一會如何?」
      玉珍也知愛子說話不會更改,對於沈煌只有感激,不會有事,便囑咐了幾句,令少時陪送少爺回去。
      龍子笑道:「娘病未好,又為兒子生氣,怕走不動。娘坐一會,我陪少爺到樹林裡去就來。」玉珍不肯。
      沈煌笑說:「這樣更好,龍子孝心,依了他吧。這裡人多,我和他到林內說幾句話就來。」說罷,同往林中走進。
      到了裡面,龍子開口先問:「少爺是否為我師父不肯收我做徒弟,甩了幾次的原故?」
      沈煌看出他表面粗野心甚靈敏,點頭笑問:「異人是何名姓來歷?林盡頭是大片危崖河溝,並無出路,如何不見?」
      龍子笑答:「你說那位異人,便是我想拜的師父。他姓簡,不是本地人,今年共來過兩次。第一次遇見他時正下大雪。他由雪上走過,會沒有一個腳印,我已奇怪。不久雪住,我正牽牛由此經過,他在前面,忽然對面瘋牛朝他撞去,吃他一伸手便將牛角抓住,也沒見用什大力,輕輕往側一甩,牛便橫跌在地,爬不起來。他走過去,朝牛頭上胸前按了兩下,牛便乖乖起立,和好的一樣。
      「我越看越怪,自負力大,還不十分信服,故意撞了他三次。頭兩次和撞在山上一樣,動也未動,因被他笑罵了幾句,心中有氣,連撞帶抓,吃他一揚手,我便跌出好幾丈,這才想要拜師。他說我不該無禮,先不肯收,罵了兩句,轉身就走,我追進樹林,只一晃便沒有影子,由此不見。
      「第二次再遇,他住在那旁崖洞內,我在洞前跪求了半天,也未答應。最後和他苦纏,求告不已,他說越是這樣越可恨,收徒不難,問我可能離母出家。我自不捨親娘,娘又多病,如何離開?何人服侍?再三跪求,除離開我娘而外,怎麼都行。他笑說時機一到自會收我,此時不行。
      「我因他老人家行蹤不定,走得又快,稍一轉眼人便不見,心正著急,怕他走去,今日發現他和向二痞子爭執,本來也想出手,因師父說過,不願收我就是防我不聽他話打架闖禍,不敢妄動,正躲樹後生乾氣,打算明日打他痞子一頓,你便出頭。後來我追師父人林,他說我不該生心打人,不收我這樣人做徒弟了。
      「我一著急便撲近身去,被他甩出林外。幾次過後,我正頭昏眼花,心中發急,當你笑我,才想打你出氣。又想師父尚在林內,此舉他必不快,趕進一看,人已不在,越發情急,恨你誤了我事,二次和你動手,娘便走來。」
      沈煌聽完前事,同往崖洞一看,異人不在,洞中只有一張竹榻和些破書用具,原是一個年老苦人老朱所居,借與異人暫住。老朱孤身一人甚是寒苦,也是去年冬天巧遇異人,送了他二十兩銀子,向其借住,崖洞共是兩層。
      異人住在內層一間,方才回來就叫老朱:「少時有人尋我,命其明早來見,只在已時以前均可。」
      沈煌大喜,便約龍子明日同來拜見。龍子笑答:「師父所說那人決不是我。他老人家脾氣古怪,莫要為我,連你也見不到。還是由你自來,我守在外面,等你見過師父,我再跪門求見,才免兩誤。」
      沈煌依言約好,一同回去,龍子扶了乃母玉珍回去。
      沈煌到家,和老師周文麟一說。文麟料知異人,約定同去,命先隱秘,暫時不要提起。次早天雨,文麟師徒同往,到後,先令沈煌求見。異人竟知文麟同來,令其入見,老朱恰巧離開。互一問訊,才知異人名叫簡冰如,向居峨嵋後山凝碧崖,為了當地溫泉旁邊山夾縫裡隱伏著一條毒蟲,每逢子午二時向外噴毒。
      龍子之母去年重病,便為無心路過染了毒氣,幸而不重,才得免死。現已備齊雞蛋,防驚俗人耳目,十五子夜天晴月明,當往溫泉誘那毒蟲出洞,除此未來隱患。文麟隨向他請求收沈煌為徒。
      冰如笑答:「此子和狄龍子都是至性過人,此子人更溫和,不似龍子天生異稟性情猛烈。賢師徒請先回去,等我除害之後再行傳授。此時龍子已早到來,冒著大雨守在崖旁樹林之內。尚要磨他的火性,遇時不可理睬,我自有道理。」
      文麟師徒謝諾,隨行拜師之禮。
      沈煌自是高興,冒雨回家。文麟因其冒雨往來,週身淋濕,令告乃母,放半天學,入內更衣,以免受寒,並說文麟也曾學過武功,雖不高明,卻知對方深淺,又擅醫道與風鑒之學,看出簡冰如是個隱跡風塵的異人,沈煌又是六陰脈象,除非煉就內功不能永年,且喜有此遇合,得拜異人為師,實是天憐苦節。
      今日匆匆,未與簡師長談,後夜十五月明,欲往溫泉觀其除害,並加傳授,務令沈煌隨同前去。簡師家居峨嵋後山,不久必歸,如令隨往,不可姑息。文麟願陪同去,以便文武兼習,不致荒廢學業。
      淑華聽愛子說完前事,又是喜歡又是感動,歎了口氣,苦笑道:「么兒,可對老師去說,我母子深感他的高義,蒙他關心,無不遵命。孀居未得當見,等快起身,再向他謝罪。」
      沈煌忙問,「娘為何又傷心呢?」
      淑華苦笑答道:「不要和老師說去。」沈煌應了。

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