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鐫《躋春台》序

  《易》曰:「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;積不善之家,必有餘殃。」《書》曰:「作善降之百祥,作不善降之百殃。」是經書中未嘗不言善惡之報,以警惕中人,使之改惡從善也。然改惡從善之法,聖賢教人千言萬語,不外勸懲。特精言之則為性理,士知學者可解;粗言之則為報應,人不知學者可解。勸懲因人而語,未可徒重精深,而概薄淺近也。
  昔明代大儒呂新吾先生所著《呻吟語》極精深,而教流俗、婦人、孺子、樵夫、牧豎諸人,專以俗歌俚語切訓之。其書名曰《呂書五種》,吾先師黃曉谷夫子曾刊之以勸世。此淺近之言,最宜中人以下者也。而後世之效之者甚伙,特借報應為勸懲,引案以證之。俾善宣講者,傳神警覺人也,聞清夜鐘聲也。
  中邑劉君省三,隱君子也。杜門不出,獨著勸善懲惡一書,名曰《躋春台》。列案四十,明其端委,出以俗言,兼有韻語可歌,集成四冊。知交者慫恿付梓,省三問序於予。予曰:「此勸善懲惡之俗言,即《呂書五種》教人之法也,讀者勿以淺近薄之。」誠由是,積善必有餘慶,而餘殃可免;作善必召百祥,而降殃可消。將與同人共躋於春台,熙熙然受天之祜,是省三著書之意也夫。
  光緒已亥九月中旬銅山林有仁序於藜照書屋之戒欺軒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