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子

還珠樓主原著

上接《邊疆英雄譜》
  新疆地勢高峻,幅員遼闊,天山橫亙其中,將全境分成兩部:在天山之南的稱為南疆,在天山之北的稱為北疆。主峰汗騰格里,高達八千三百多丈。山脈蜿蜒,縱貫全省,大小峰巒岩嗽、洞壑溪谷,何止千數?內中盡多靈區勝域,美景如仙,只以大漠窮荒,地介僻遠,飛沙蔽天,積雪載野,更有戈壁流沙之險。
  自來國人視為邊野,行旅也視為畏途,除了湘、津、晉、隴諸商幫外,境內尋常輕易無人涉足,那往南北天山去攬勝搜奇、登臨嘯做的,更談不到了。
  一般人多以為天山上面積雪高寒,玄冰蓋巔,亙古不化,山勢又極險峻,猿鳥都難攀援飛渡。除卻白雪皚皚,上與天接,望去十分雄渾高大,別無可取。何況中間又隔著戈壁流沙,往往千百里曠無人煙,不特跋涉艱苦,攀升不易,並還有風沙饑渴、墮指裂膚之虞,於是裹足不前。
  自古以來,專為遊山去的,只出了一個徐霞客。但照他遊記上的經歷,也不過一些名山勝水,至於深嶺腹地許多靈區幽域,並無記載。若不是受了山中主人叮囑,不為外人道,便是不曾發現,或為鳥獸異物、森林絕壑種種出人意表的奇險所阻,沒法走到。
  再往前推,像漢朝傅介子、班超諸貴,雖然萬里長征,立功殊域,也只到過昔年叫作車師、於闐、月支的西域諸國,現在的哈密、迪化、蘭州、寧夏等新、甘兩省諸大州邑重鎮而已。
  天山有此天時地勢以及地曠人稀許多艱難阻礙,以致內中的好水好山、無邊佳景隱藏了萬千年不為世知。但是這許多的靈區勝域,自古以來便做了化人羽客、隱士高人的修真寄跡之所。宋、明兩代的遺民志士,也往往間關萬里,輾轉邀尋,呼朋引伴,舉族同遷,把它當作潛伏遠禍隱居待時的桃源樂土。
  頭一等俱是佛道兩家的修士,靜修無為的居多,偶然也修積外功善行,遊戲人間。彼等多半飛行絕跡,來去無蹤,行事絕隱,莫可端倪。官方無法知道,就有一兩件事知道,也無可捉摸,只好假裝聾瞎,聽其自然,以不了了之。
  第二等人雖然避世遁跡,依舊心懷故君,未忘宗國。明知天命已盡,歷數攸歸,耿耿血誠,終無抿渝。就著山中地利人和,土厚泉甘,物產殷富,招納流亡,生聚教訓之外,不時還要出山走動,刺探朝中得失,意欲相機而作。
  這班人又大多是身懷絕技,奇才異能,允文允武,饒有膽智,又仗恃所居險阻幽僻,常人足跡所不能到,蹤跡偶然敗露,不愁沒有退逃隱避之所,都城遠隔萬里,便是快馬飛騎,多快的腳程,由北京到新疆也非十天半月以內所能到達,等到密折奏聞,對方派了能手前來,業已鴻飛冥冥。
  民心偷安,世局漸定,年復一年,這些遺民眼看歲月磋舵,匡復無望,孤忠激烈,一時悲憤莫宣,便把這滿腔熱血淚灑孤窮,專一和些貪污豪強惡人作對,稍微發洩他的怨氣。一面仍不斷與遠近各地隱跡的同輩通著聲氣,信使往還,互相援助結納,以備作那萬一之想。經此一來,膽子越大,蹤跡漸顯。
  當朝主者偏偏又是一個英明忌刻之君,養有不少有大本領的死士,專一對付這班殷頑。一方是爪牙眾多,羅網密佈,不知不覺便致人的死命;一方是應變迅速,捷逾神鬼,智計絕倫,無德不報。雙方又都各有能者,彼此鉤心鬥角,比武矜能,把一個朔漠窮荒之地,鬧了個天翻地覆,連出了好些慷慨激昂可泣可歌之事。


  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