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序

  老子《道德經.章廿九》曰:「將欲取天下而為之,吾見其不得已。天下神器,不可為也,不可執也。為者敗之,執者失之。」老子之言,金科玉律,作者心領身受,明知必敗,實不得其已!蓋個人休咎事小,而中華文化式微、漢字瀕亡,豈人子所能容忍哉?數十年來,作者東敗西失,淪落潦倒,懷璧其罪,實乃否之極矣!

  文字是一種抽象介面,可溝通人我、融會主客、貫穿古今,其道大矣哉!文字介面之一端是主觀感知,由溷泥至雲端,鉅細無遺;另一端則是外在環境,各種刺激之強弱大小,代表著時空能量,從客觀施於主觀個體之感官。人生存在宇宙中,無非浮沉於時空間隙,主觀領受客觀之變化,文字即為介面!換句話說,文字是天人之間的通衢橋樑。
  然而,人智有高低,文化有深淺。舉世諸多文字,咸皆為了表達人們男歡女愛、喜怒哀樂之情。從人類生存、生活的立場,概念之為概念,也不過是一己之利害得失。只是,宇宙進化億萬載,由無生有、由最低層到高不可仰,顯然有條通幽的捷徑。作者因循著前賢的足跡,摸索著漢字的墨蔭,憑藉著滿腔信念,終於有了本書。

  前賢設計漢字的原始立場,是以一種介面將人類主觀生存、生活的經驗記錄下來,以便溝通。宇宙不斷進化,人智也隨著成熟,經過了數千年的實際應用,中華文化積累了無數先聖先賢的認知,將珍貴的精神思想灌注在文字介面中。吾人有幸,在電腦啟蒙之初,得以追源溯始,於故紙廢墟中找到「漢字基因」,並演化為資料結構,於電腦上利用電腦理解、三維繪圖,在芥子初綻之際,天地人合一,實現了鴻濛以來天地人三才合一的壯舉。
  近世紀西方崛起,物質文明興盛,暴力強權肆虐,中華文化早已式微,漢字幾被視為糟粕而廢棄溷中。作者與沈紅蓮二人,承恩於中華文化,寄生時代草莽叢林達三十載,苟且偷生、以匡復漢字為念。國人忘本已久,不論政治、教育悉皆西化,時賢面黃心白,開口但知ABC,叩腦已無天地人!高樓競起,華車橫行,大好河山盡污染,愧對倫理道德、三皇五帝!
  由過往經驗得知,凡有規律的事物,在其規律下所產生的結果,必然與規律一致;同理,如若規律不存,於亂數之後也必係亂數。果人類生存只是肉泥之悸,精神文明不過風濤吹罅的嘆息,那麼,宇宙進化,由無機及於有機、由單細胞到多細胞、從低等生命到人類,豈不盡是偶然?然而,平心靜氣,再以自然界的規律視之,萬事萬物無不井井有條、絲絲相扣,可知時空巨微渾然一體,尚非人思所能企及!
  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分明是規律井然的現象,但若觀察者立場不明、規律不知,則所見所及,難免是些紊亂及偶然。欲知真相,唯有撥亂反正,追本溯源,在更明確更穩固的立場,方得以瀝清一切觀念。因此,以往人們的所作所為,在時間長河的某個瞬間所得到的認知,不僅不夠真實、而且變數極多,尚有待時間的沉澱。

  無奈再加無助,余二人走遍天涯、拍盡欄杆,惜人人忙於功名事業,無人在意中華文化為何物!歲及千禧,香港文化傳信公司邀余二人來港,參與「傳信」大業。初,因作者躋身電腦界,公司擬以高科技作為發展基礎,推出一系列計劃,如九億農民網、收購全美達等。不料,連戰皆北,至2006年,公司受財務之困,不得不裁撤資訊部門,任作者另起爐灶。
  時作者已年屆古稀,記憶力衰退,遂由沈紅蓮獨力完成「漢字理解」系統。此系統係建立在漢字基因結構上,全部漢字資料,僅佔64KB,程式係以組合語言設計、DOS為平台,約佔128KB。一旦電腦接收到「倉頡字碼」,立即可知其中概念及各種常識訊息(常識庫另加,所佔空間視需求而定),令人不可思議!
  然而,見者見之、聞者聞之,人人稱異,結論唯一:「這有什麼用」?是矣!人類美景不再,黃昏山頭,人生矇矓不堪!即令仙佛下凡,今人遇之,必問:「能告知股票漲跌乎」?今人去傳統文化尚近,衡諸三代以下,漢字、中華文化莫非博物館珍藏,必有赤子仰而詢:「古人如斯愚昧乎」?

  作者早有預見,知世人受西化淺盤影響,遲早將識圖不識文、見色不見情。於斯,曾著《多媒體製作導論》一書,且於1999年開始設計三維動畫,深知作為商業產品,設計動畫不難;但若為了發揚文化,必須量大、質精、內容豐富。所謂量大,文化人每月至少能製作一片,若有百人「文團」,每年可得千餘成品!然而,說來容易,要能實踐,非得非常手段不可。
  站在中華文化立場,五千年文明,可以製作成為之素材,遠遠超過車載斗量,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。再站在三維動畫立場,只要將人物動作設計完成,景、物可用辨識程式大量將平面轉為立體備用。至於人體,則須以人體特徵設計成「三維網格」形,再控制肢體,依規則運行之。於斯,只要電腦能理解動畫中人事時地物情理法之內容,即可運行之。
  問題在於,世間只要有路,人人能行;若是荒山僻野,雖樵夫、藥客難以攀援。上述三維動畫,既未見於西方理論,又未聞於當今市場,一如天方夜譚。舉凡科技高手、賢達能人,聞其理無人相信,即令眼見其實,仍謂:「此魔術也」!為此,作者訓練工作人員,數年不倦,繼而前仆後繼者數十,於今僅餘數人而已!

  實際上,漢字基因工程涉及廣泛,作者限於己身力量,目前只能做到概念與視訊現象的結合,是謂「圖文系統」。於該系統中,輸入漢字(限用倉頡字碼輸入),立即可得動畫成品(著色或渲染視電腦設備而定)。若將語音與本系統配合,即為交誼溝通系統,再若將系統硬體化、感覺實體化,虛擬與真實聯線,則謂之模擬真實。

  沈子謂:「圖文系統若成,係成自天,非我輩之功;苟不成亦應發之成書,藏之深山,另待機緣」。是有本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岡朱邦復 於澳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6年7月

再序

  2014年,甲午庚午,作者耋之耄矣。方完成《字易》、《詞易》,再閱本書竟覺不堪入目焉!憤而篤力改寫,除資料外,十不餘一!得值後,因原名《漢字基因工程》,為示有別,遂更名《漢字基因實籙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岡朱邦復 於澳門文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6月




              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