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秦王詞話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第一回
      李公子晉陽興義兵 唐國公關中受隋禪
  • 第二回
      唐高祖郊天頒大赦 王世充毀詔殺欽差
  • 第三回
      洛陽城世充被圍 北邙山秦王受誘
  • 第四回
      唐秦王私看金墉地 程咬金斧劈老君堂
  • 第五回
      唐秦王失陷金墉 劉文靖親齎軟表
  • 第六回
      高祖試三仙鬥術 李靖誘梁王起兵
  • 第七回
      金墉城玄成改偽赦 千秋嶺叔寶送真龍
  • 第八回
      西秦偽霸主起兵 河南假周公顯聖
  • 第九回
      飛鼠耗糧同天譴 美人困使亦人謀
  • 第十回
      桓法嗣定計奪糧 李玄邃興師伐鄭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桓軍師大布神師計 李魏王兵敗翠屏川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李密計窘投唐 高祖寬恩賜爵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李藥師智降薛仁杲 邢國公愧接小秦王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定巧計十羞李密 吟反詩三忤秦王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桃林縣李密反唐 鹽岡嶺建德中箭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野豬坡李玄邃敗兵 斷密澗王伯當死節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魏玄成抱竿哭主 徐世勣被說降唐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桓軍師初犯伊州 唐秦王二下河南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朱燦醉蒸段學士 公瑾智破楚王兵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楚朱燦窮投王世充 李藥師計破鄭仙妃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李元吉私選晉陽女 劉武周明起朔州兵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因借宿力伏鐵妖 為投軍智降水怪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六丁神暗傳戰策 猛敬德明奪先鋒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尉遲恭奪郡縣 李元吉求救兵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趙郡王大統三軍 尉遲恭力敗八將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唐高祖觀圖懼敬德 徐茂功憶友薦秦瓊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茂功智說秦叔寶 世民義釋程咬金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赴黎陽軍師全孝道 戰柏壁大將逞英雄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唐秦王私窺柏壁關 秦叔寶夜戰秋風嶺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龍畏虎三跳虹霓澗 臣救君大戰落葉坡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賂西番世勣用奇謀 困樵水尉遲失大計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納番卒宋金剛喪地 假山王秦叔寶獲糧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秦叔寶兵困介休城 徐茂功文取太原府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劉文靖用智殺武周 唐秦王施恩降敬德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信讒言高祖殺忠臣 息眾議秦王結義士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徐軍師招降羅士信 單駙馬追逼小秦王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魏宣陵剗馬救秦王 榆窠園眾雄服敬德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徐茂功定計救敬德 李元吉比槊戰尉遲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南御園小交兵 壽山殿排總管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桓法嗣再布神師計 王世充重借納命軍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奪旗馬二將逞英雄 祈大暑軍師施法術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李藥師決水淹夏兵 劉黑闥造讖稱漢帝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獻國璽蕭後伏誅 囚五龍秦王奏凱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造戰船蕭銑起兵 誆軍情賈順受戮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秦瓊活捉王洪黨 無忌力斬偽越王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燒戰船李靖破強敵 敗江陵蕭銑降大唐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殺忠臣元吉報私怨 救良將士信劫法場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掛金牌秦王保家屬 感神夢薛氏獻中山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叔寶徵討高開道 羅成戰敗蘇定方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淤泥河羅成死節 長安城秦府興兵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再顯魂羅成雪恨 破饒州黑闥伏誅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識天時賢母訓子 全孝道義士降唐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英齊練馬咬秦王 敬德保駕救真主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元吉披麻拷敬德 秦王設計救尉遲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寇蒲關突厥猖狂 詔皇莊敬德詐病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事嬪妃英齊合謀 害秦王張尹設計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二妃毆死有功臣 敬德武請皇國丈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二妃狐媚譖秦王 褚亮忠誠救太子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裴文靖私換藥酒 唐秦王明掛玉帶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燒夜香秦王明禱告 遣刺客元吉暗行謀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唐太子赴筵中毒酒 孫真人降世獻仙丹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程咬金打散文學館 尉遲恭大鬧稅課司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玄武門太子交鋒 顯德殿秦王即位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太宗渭橋立盟 藥師陰山奏凱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李公子晉陽興義兵 唐國公關中受隋禪

      詞:
      花開禁苑春光早,萬紫千紅鬥新巧。
      偷香粉蝶豔叢飛,釀蜜黃蜂芳徑繞。
      鞦韆蹴罷玉釵橫,倦倚銀屏午睡清。
      芳草夢成誰喚醒,綠楊枝上一聲鶯。
      紫薇正放紅葵吐,金屋珠簾雛燕舞。
      綠荷池內戲鴛鴦,白玉欄前語鸚鵡。
      繡窗倦倚鬢雲斜,幾陣熏風透碧紗。
      上苑日長無個事,笑將金剪剪榴花。
      梧桐葉落秋風剪,寶鴨香清門晝掩。
      石盆池養錦鱗魚,氍毹毯臥金鈴犬。
      香飄庭院桂開時,起向妝台畫翠眉。
      為愛仙花簪綠鬢,下階輕折月中枝。
      長空四野彤雲堵,碎剪瓊瑤風亂舞。
      陰凝玉箸傍簷垂,陽轉寒梅迎臘吐。
      香騰寶鴨瑞煙斜,繡幙珠簾戶半遮。
      坐向圍爐看侍女,敲冰旋煮鳳團茶。
      晴窗煮茗談經史,靜夜挑燈閱簡編。
      要識古今興廢事,分明都在話中傳。

      義兵嚴整起並州,四海煙塵一旦休。
      唐為寬仁興帝業,隋因政亂失金甌。
      龍姿日表山先定,天與人歸豈妄謀。
      創業洪基三百載,相承安享太平秋。
      天地原從太極分,始生盤古立人倫。
      有巢構屋民安業,鑽火烹炮號燧人。
      伏羲畫卦通玄妙,始制文書代結繩。
      聖德神農嘗百草,耕耘五穀濟饑貧。
      軒轅濟濟衣冠盛,陸地行車舟渡津。
      三皇始治蠻夷順,五帝登基雨露均。
      堯舜禹湯民快樂,夏商桀紂起刀兵。
      后稷太王修聖德,文王渭水遇賢臣。
      武王代紂朝歌破,一定周朝八百春。
      三十六王承帝業,紛紛戰國起征塵。
      虎踞鯨吞十八國,七雄戈戟總如林。
      始皇一統捐仁政,三世淪亡在子嬰。
      楚漢爭鋒逐秦鹿,高皇有讖定乾坤。
      二十四帝相傳位,漢末三分雜霸興。
      六朝社稷崇虛誕,大業當隋煬帝昏。
      亂政荒淫天道滅,窮奢極欲害生靈。
      揚州貪看瓊花好,四十離宮接水濱。
      江都縣裡身遭弒,三十餘年社稷沉。
      隋官禪位唐高祖,業創長安錦繡城。
      這幾句單表今古帝王相傳之統,周秦休說,漢晉不題,按史實錄,表一部唐秦王建國的故事。詞話中褒善貶惡,賢否闡揚自詞人;崇正逐邪,是非留傳於今日。隋朝革命,天降列宿臨凡:
      角木蛟唐高祖神堯治世,亢金龍竇皇后同掌乾坤。
      氐土駱是建成英王太子,房日兔杜如晦足智多能。
      心月狐張貴妃唐王寵玉,尾火虎程制節勇冠三軍。
      箕水豹殷開山初興唐室,鬥木獬名唐儉善武能文。
      牛金牛王伯當金墉虎將,女土蝠長孫後賢德夫人。
      虛日鼠是尹妃西宮領袖,危月燕薛萬澈駙馬皇親。
      室火豬號霸王西秦薛舉,壁木名蕭銑稱帝江陵。
      奎木狼三太子齊王元吉,婁金狗名李密鞏縣屯軍。
      胃土雉號梁王名為李軌,昂日雞劉式周山後胡人。
      畢月烏沈法興毗陵霸業,嘴火猴名朱燦楚國屯兵。
      參水猿房玄齡包藏謀略,井木犴竇建德河北稱君。
      鬼金羊劉黑闥漢東王號,柳土獐長孫氏無忌元勳。
      星日馬劉守光燕王僭號,張月鹿高談聖混世相爭。
      翼火蛇梁師都延安稱帝,轉水蚓王世充僭國西京。
      天蓬星秦叔寶開疆展土,黑殺神尉遲恭絕滅煙塵。
      破軍星並武曲天罡李靖,李淳風稱文曲定數如神。
      祿存星是魏徵忠良善諫,天機星徐世勣精曉兵文。
      左輔星褚遂良托孤宰相,右弼星為蕭瑀位列麒麟。
      紫薇星小秦王神堯仲子,九州曜天降下濟世安民。
      驅士馬滅煙塵一十八處,剪強染除草寇一統乾坤。
      隋室顛危不可支,李淵倡義起雄師。
      干戈指處烽煙息,六載功成創帝基。
      大業十二年,隋煬帝荒淫失政,親信讒邪,疏棄忠直,大興宮室,取天下名花異卉,奇獸珍禽,充滿苑囿。至秋冬,以五色綾錦,剪成花葉,綴於枝條,常如陽春之豔麗。沼內亦剪彩為菱荷。每遇月明之夕,從宮女數千騎,遊玩西苑,作清夜之曲,於馬上奏之。自長安至江都,置離宮四十餘所,造龍舟往來遊幸。酣歌宴樂,殆無虛日。胡會詩云:
      千里長河一旦開,亡隋波浪九天來。
      錦帆未落干戈起,惆悵龍舟便不回。
      煬帝奢費無窮,民貧財盡,天下倒懸,盜賊蠭起。一十八家擅改年號。
      是哪十八家?
      竇建德稱夏王於漳南(五鳳元年),李軌稱涼王於河西(安樂元年),粱師都稱帝於延安(永隆元年),蕭銑稱帝於江陵(鳴鳳元年),薛舉稱西楚霸王於隴西(泰興元年),李密稱魏王於鞏縣,沈法興稱上樑王於毗陵(延康元年),林士弘稱楚王於江南,李子通稱吳王於江都(明政元年),朱燦稱楚王於南陽(昌達元年),劉武周稱定陽王於馬邑(天興元年),高談聖稱湘王,劉守光稱燕王,郭子和稱永平王起榆林,王項拔稱漫天王於恒定,王世充據河南後稱王(開明元年),張大安稱靖江王,字文化及稱帝於揚州。
      其餘薛萬澈、杜伏威、輔公拓、高開道、徐元朗、孟海公等,共六十四處刀兵,各占郡邑。天下鼎沸,民遭塗炭,各處表章,雪片相似,申奏煬帝。大業十二年十二月,煬帝詔以唐公李淵為太原留守,以王威、高君雅為副留守,關右十三郡兵馬皆從調遣,徵討各處賊寇。
      話說高祖姓李名淵,字叔德,隴西成紀縣人,御眾寬簡,人多附之。祖李虎仕西魏有功,封隴西公。父李曬佐周,世封唐公、李淵襲爵,娶竇殷之女,生四子,曰建成、世民、元吉、玄霸。玄霸幼時,被隋兵所殺,後諡楚哀王。一女平陽公主,適駙馬柴紹,亦練兵萬餘,號娘子軍,此是後話。且說李世民幼時,有一相士,見而異之曰:「此子龍鳳之姿,天日之表,他日必能濟世安民。」因彩此語,為名曰世民。娶長孫晟之女為妻。年十六歲,應募隸屯衛大將軍雲定興麾下,破虜有功。世民聰明勇決,識量過人,見隋室方亂,陰有安天下之志。傾身下士,散財結客,與隋朝右勳衛長孫順德,右勛待劉弘基,晉陽宮副監裴寂,字玄真,桑泉人,晉陽縣令劉文靖,字肇仁,彭城人,共為交友,圖舉大事。
      劉文靖一日語世民曰:「今煬帝南巡江淮,李密圍逼東都,群盜四起。當此之際,有真主驅駕中原,取天下如反掌。今太原百姓,皆避盜入城,某為令數年,盡知豪傑,一旦收集,可得十萬人,加以尊公之兵數萬,一令之下,誰敢不從?乘虛入關,號今天下,不過半載,帝業成矣!」世民喜曰:「君言正合吾意,恐吾父不從,將如之何?」裴寂曰:「尊公之事易處,吾為君謀之。」言畢各散。一日,裴寂設宴於晉陽宮內,邀李淵入宮飲酒,私以張、尹二妃侍陪。李淵平素貪戀酒色,肆無忌憚,盡歡而散。次日早晨,李淵坐下帥府,世民盡退左右,「與父言曰:「今主上無道,百姓困窮,晉陽城外皆為戰場。大人若守小節,下有群盜,上有嚴刑,危亡無日矣!不若興義兵,順民心,轉禍為福,此天授之時也!」李淵見說,大驚曰:「妝安得為此言!」他日,裴寂又設宴於晉陽宮,邀李淵飲酒。半酣,寂從容言曰:「二郎陰養士馬,欲舉大事,正為寂以宮人侍公,恐事覺並誅,為此急計耳。眾情已協,公意如何?」淵曰:「吾兒誠有此謀?事已至此,當復奈何?正須從之。」
      煬帝以淵等不能禦寇,遣使者執詣江都。淵大懼。世民與寂等復說淵曰:「今盜賊日繁,遍於天下。大人奉詔討賊,賊可盡滅乎?縱滅群賊,則功高不賞,身益危矣。惟前日之言,可以救禍。此萬全之策也。且晉陽士馬精強,宮監蓄積巨萬,代王幼沖,關中豪傑並起。今若鼓行而西,撫而有之,如探囊取物耳,奈何受單使之囚,坐取夷滅乎?」李淵乃歎曰:「吾昨夕思汝之言,亦大有理。今日破家亡軀也由汝,化家為國也由汝。」乃即命世民與劉文靖等各處募兵,遠近赴集。旬日之間,得兵數萬。
      王威、高君雅見淵兵大集,疑有異志,欲圖李淵。淵使世民伏兵,立殺二人。劉文靖復勸淵以金帛相結單于王,借兵馬以益兵威,兼許和親。軍務已備,眾將復請李淵建國為君。李淵曰:「不可,今若稱帝,人言我有篡國之心。」裴寂曰:「明公既不從,且遙尊煬帝為太上皇,立代王楊侑為帝,以安隋室。明公為大將軍,居丞相府,設官分職,改換旌旗,伺朝廷動靜。」唐公從之,傳檄文以達郡縣。檄曰:唐因公舉義兵,大將傳檄,佈告天下:切以煬帝坐承殷富之基,恣逞無窮之欲,信讒邪而屠戮忠良,尚荒淫而誅鋤骨肉。矯情飾貌,肆厥奸回。開渠流水,生民萬數死無事;築囿營宮,徵稅百端殘可忍。縱宮女每游月夜,御龍舟時幸江都。頻用武於朔方,每興師於遼左。戮者不知其罪,賞者未見其功。賦重役繁,民不堪命。天命垂鼎新之象,人心有革故之謠。今遙尊煬帝為太上皇,立代王為帝,以安隋室。庶消天譴,端合民心。拯溺救焚,舉義興師。矛作倡首,誅凶討賊,同心戮力。望諸公檄文至日,主者奉行。
      唐公差官校傳檄各郡。郡守高德儒,接見大怒,高聲喝罵:「李淵匹夫,焉敢造反!我與你皆是隋朝臣子,怎敢移檄徵兵!」把檄文扯得紛紛碎,喝令軍士,把來使捆打四十棍,攆出營去。高德儒一面吩咐各門添兵防守,選將募兵,以備征戰。
      且說唐使不分星夜,奔回太原城,進入帥府,把高德儒毀檄話一一啟奏。唐公聽說,大惱,問劉文靖:「高德儒這賊,首撓軍情,若不徵討,何警將來!吾欲先取西河郡,如何?」劉文靖說:「明公聽見,正合吾機。」即議起兵,殺牛宰馬,祭告天地,選日出師。以世民為行軍都督,長孫順德為左翼,劉弘基為副將,殷開山為先鋒,三千人馬,往河西進發。
      喧天炮響,震地鑼鳴。將軍威武賽天神,戰馬雄馳如虎豹。吳戈越乾,參差霜雪舞長空;漢幟唐旗,蕩漾雲霞輝大地。會看齊師收即墨,何殊燕將下邯鄲。
      大軍行至西河郡,離城十里安營,埋鍋造飯,紮掂人馬。李世民披掛整齊:
      相貌堂堂錦繡妝,威風凜凜世無雙。
      開基馬上馱天子,創業鞍中坐帝王。
      帶領殷開山、長孫順德二將,領一千軍,直至城下搦戰。巡城小校飛報入帥府來,高德儒升堂聚將,商議出兵。有管軍校尉,姓段,名玄信,原是西河嶺下獵戶出身,會使飛叉,有一身花繡,綽號花斑豹,有萬夫不當之勇。上前對高德儒言曰:「李淵乃反隋之臣,某願為前部,生擒來獻!」高德儒即同玄信,全妝披掛,下演武場,點三千人馬,三聲迅胞,擁出城來。兩下裡排成陣勢。世民親自出馬,喝曰:「吾父舉義兵,徵討群賊,立新君,安隋室。德儒逆賊,安敢阻撓!今天兵壓境,早獻城池,免一郡生靈之苦!」德儒高聲大喝:「我等只識隋朝。豈從逆黨謀叛!」舞劍正欲出馬,段玄信說:「將軍且住,看某生擒這賊!」一騎馬提叉飛奔出陣前。唐陣上殷開山舉蘸金斧,驟馬臨陣。世民說:「將軍少停,待我親殺這賊!」一騎馬掄定唐刀,直取玄信。玄信飛叉劈面就迎。
      玄信飛叉臨面刺,世民刀舉唬人魂。
      好似大鵬單展翅,猶如猛虎急翻身。
      左盤右踅皆藏計,高去低迎須用心。
      叉刺月彎寒凜凜,刀飛玉板冷森森。
      寒光凜凜江山暗,殺氣騰騰宇宙昏。
      交鋒戰鬥多時節,詐敗隋朝好手人。
      玄信打馬撩斜走,世民不捨緊追跟。
      好似鵰鵬追紫燕,猶如鷹鷂撲鵪鶉。
      望前趕了無多會,玄信施謀要損人。
      眼覷世民來得近,飛又拋起望空掄。
      高聲大喝言教中,只見紫霧紅光罩世民。
      玄信把飛叉望世民擲將來,世民眼疾,早已瞧見,側身躲過,乘勢接住飛叉,看定玄信,喊震一聲,把叉回擲去,正中玄信面門。
      半輪明月當空漾,幾縷紅霞繞地飛。
      玄信墜馬而死。德儒見殺死玄信。手掄雙刀,飛馬殺出陣來。唐陣上殷開山舉蘸斧來迎。戰不數合,殷開山抖擻精神:舒過拿雲手,攥住錦征袍。
      輕舒猿臂力,把德儒提過錦鞍鞽。
      生擒了高德儒,餘軍盡皆投降。世民入西河城,安撫百姓,秋毫無犯。
      把錢糧解赴太原,掛了安民榜,委官權守城池。下令已畢,殷開山擒高德儒獻功階下。世民叱曰:「汝指野鳥為鸞,以欺人主,吾興義兵,正為誅戮佞人!」喝令刀斧手,綁出斬首報來。其餘不戮一人。遠近聞之,盡皆悅服。世民撫安地方已畢,收拾人馬,徑回晉陽去。
      功羨西河一戰成,唐朝從此定乾坤。
      五龍深處飛龍現,三百年來旺氣新。
      兵回晉陽城屯下。世民入見李淵,把收西河話,一一稟復。淵喜曰:「吾兒興兵討賊,往返只九日,如此用兵,可以橫行天下!」遂定入關之計。於是世民興兵徵霍縣,斬宋老生,乘勝復取隴右諸郡。遠近震駭,望風降附。馬邑郡丞,係三原人,名李靖,有文武才略,精通遁甲天文。溫城尉房玄齡,並杜如晦,俱來歸順。世民以李靖為謀主,以房、杜二人為記室參軍。豪傑從者,不可勝計。世民領兵徑進長安,據長樂宮,備法駕,迎立代王楊侑,即帝位於天興殿,年一十三歲,號隋恭帝。遙尊煬帝為太上皇,封李淵假黃鉞都督中外軍馬,進封唐王。以武德殿為丞相府,建天子旌旗,出警入蹕,分撥軍馬,把守關要。
      丁丑義寧元年四月,煬帝被宇文化及弒於江都。凶聞至長安,恭帝大驚,謂眾臣曰:「今上皇宴駕,朕弱質不明。方今四海倒懸,非撥亂命世之才,難任帝業。朕聞三代擇賢德者而讓,心實羨慕。朕觀唐王之子世民,功勞浩大,四海歸心,願將天下讓他為君爾。諸大臣所見若何?」百官叩頭曰:「陛下如此之為,隋廟有奉祀之永,生民有樂土之安,天下幸甚!」恭帝即命學士蕭造草詔禪位於唐:維義寧三年五月戊午,皇帝詔曰:朕踐祚歲餘,弱齡暗質。時遭天下傾覆,國步艱危。荷祖宗在天之靈,賴李氏父子之力,爰舉義兵,扶危輔政,厥功茂哉!今仰瞻天運,隋數已終,俯察民心,唐歷預紹。是以樹神武之跡於前朝,建補浴之功於今日。德應圖讖,奚可有違。朕稽唐堯遜德,大舜傳賢,實切嘉慕。今使學士蕭造,持節奉天子璽綬,禪位於唐王之子世民。幸毋固辭,永終天祿。
      蕭造齎詔,詣唐王府開讀。世民曰:「上有父兄,豈敢背倫失序?還該父親登基。」蕭造覆命。恭帝禪位與李淵。五月戊午。百官備法駕,到唐王府迎接。尚衣監捧進冠冕,頭戴平天冠,身穿赭黃袍,腰繫藍田帶,手執白玉圭,足趿無憂履,把唐王接進金鑾寶殿,登萬歲台坐下。金殿兩旁,站著鴻臚大使;階下文武,朝賀新君即位。揚塵舞蹈,萬歲山呼。正是:黃金殿上龍伏虎,白玉階前臣拜君。
      怎見得設朝?
      山河扶繡戶,日月近雕樑。蓬萊宮瑞氣氤氳,鳷鵲殷祥光繚繞。黃金爐內,游絲裊裊噴龍涎;白玉階前,仙樂鏗鏗鳴鳳管。紅雲影裡,執金瓜武士猙獰;紫霧叢中,擎寶扇宮娥嫋娜。岩廊深處嗚鞭響,劍戟光中珮玉聲。
      改元武德元年,神堯皇帝即位。立正宮竇皇后,張妃居翠華宮,尹妃居西宮。高祖有兄弟四人,李神通封淮安王,李孝恭封趙元王,李孝紀封趙郡王,李神符封襄邑王。有兩個御姪,李通玄封淮陰王,李道宗封任城王。高祖曰:「時平立長,世亂定功,合立世民為東官。」世民曰:「長幼有序,國家立長,古今不易之理。有兄在上,世民豈敢!還讓兄長立東宮。」高祖大喜,立建成東宮守闕,封英王。世民上馬管軍,下馬管民,封西府秦王、天下統兵大元帥。元吉封齊王。李靖封調兵軍師,袁天罡封左台官,李淳風封右台官,劉文靖封民部尚書,裴寂封工部侍郎,殷開山等俱封總管。其餘在朝文武,俱加升賞。外任官員,賜爵一級。改郡為州,改太守為刺史。封隋恭帝為希國公,賜第長安居住。百官一齊叩頭謝恩。高祖傳旨:「朕新即位,著三司備禮儀,祭享天地,賜宴文武。」哪三司?光祿司、御廚司、教坊司。光祿進酒,御廚進膳,教坊進樂。
      簫韶未罷品鸞笙,一國帝王排喜宴。
      皇王殿上排筵宴,慶賞三台八位臣。
      珍珠簾下千奇獻,白玉階前七寶陳。
      筵中貴果般般有,席上佳餚色色新。
      鵝頂金瓶澄琥珀,梨花玉盞泛瓊瑤。
      三杯竹葉流霞碧,兩朵桃花臉上春。
      二十四杯文武散,歡呼拜舞頌新君。
      筵宴已畢。眾宮都到駕前謝恩。高祖袍袖一展,群臣出朝各歸。但只見:
      長空萬里淡斜輝,瞑色寒煙四壁迷。
      新月已升飛鳥外,落陽更盡夕陽西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