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續小八義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第一回
      山神店醜女擒響馬 金鑾殿鐵牛鬥奸妃
  • 第二回
      陳景龍掛帥徵交趾 哈羞花帶兵襲宋營
  • 第三回
      哈公主生擒陳元帥 唐將軍巧遇麻軍師
  • 第四回
      呂駙馬後宮見聖駕 唐矬子長街遇奇人
  • 第五回
      陳清秋夜探太師府 唐鐵牛被擒八角寺
  • 第六回
      唐矬子活捉麻亞裡 賽活猴會戰神力牛
  • 第七回
      唐鐵牛對陣說大話 宋萬年臨終吐真情
  • 第八回
      過大河鐵牛救老者 定巧計楊方扮新娘
  • 第九回
      鬧洞房英雄戰太子 請師爺矬子遇救星
  • 第十回
      老劍客比武會神牛 小英雄斬蟒救姑娘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雙峰觀義士請道士 鐵甲關鐵牛會神牛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戰哈雷老道受鏢傷 搬救兵鐵牛闖重圍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番營中楊方娶公主 破廟內樂寶拜老師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女英雄戰敗花太歲 老花子打跑南烈門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智將軍收服孟春達 猛先鋒砸死川金龍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二路大軍旗開得勝 三闖連營馬到成功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孟春達陣前中暗器 陳清秋營中治毒傷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鐵佛寺英雄救狀元 紅土崗猛將劫囚車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楊賽花救夫劈木籠 蓋嬌娘臥底下番營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假歌女番營唱小曲 真公主寶帳曉大義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蓋嬌娘策反遇小姐 唐矬子山下逢大蟲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唐鐵牛高山請道長 餘子安番營訓徒兒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齊天雲投宋定巧計 林素娘派兵破重圍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孟春達沙灘鬥神牛 時長青洞房哭愛妻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陳清秋新婚遇刺客 八賢王微服訪元凶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八王千歲長街測字 鑽雲燕子古廟現形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狀元府小俠訪金貴 會友樓英雄拜李昆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奚金哥飛鏢打師叔 唐鐵牛唱歌亂賊心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保國寺奚金哥比武 狀元府蓋世英祭靈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孟春達智敗生鐵佛 陳清秋計引奚金哥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愉悅園奚金哥飲酒 太師府石三郎賣畫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試真偽夜探狀元府 比高低偷入紫禁城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石三郎巧計捉二寇 唐永豐泄忿動私刑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太監傳旨罪魁漏網 鐵牛落難絕處逢生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師徒三人誤入柳巷 拯救孤女巧遇刁徒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勸進酒醉識紅粉女 扔繡帕戲耍綠袍僧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和尚蒙冤死不瞑目 豔女懷春語態傳情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定計捉賊反被賊困 拼死突圍又遭圍截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乾巴老頭送機密信 機靈小子認兩姨親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小義士潛身玄都觀 平夷侯夜探慈安塔
  • 尾聲 歐陽公怒斬二罪首 周景龍申述一家仇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山神店醜女擒響馬 金鑾殿鐵牛鬥奸妃

      《續小八義》一書,最後結尾時說到,唐鐵牛追趕響馬吳明來到了山神廟。唐鐵牛怎麼能是響馬吳明的對手呢?眼看不行的時候,突然楊賽花出現了。楊賽花由身上解下了青銅鏈子錘,跟響馬打到近十個回合。打著打著,青銅鏈子錘把響馬的腳脖子給纏住了,楊賽花順勢往懷中一帶,「撲通」把響馬就打趴下了。「我看你往哪跑?」楊賽花騎到響馬身上,解下了響馬的紅絨絲縧,把吳明抓肩頭攏雙臂,綁了個結結實實。
      「郎君啊,我把他抓住啦。」
      唐鐵牛樂得心花都開啦。「哎呀,賽花真是巾幗的英雄,女中的豪傑呀,我佩服,佩服。」唐鐵牛是連連地誇獎,「賽花,你知道這個賊可不是一般的賊呀,他進宮盜過皇上的幾顆寶珠,殺了太監馮橫,這可是個大賊呀!他在東京汴梁,冒充咱兄弟南路招討使阮英,做了很多的壞事,殺人放火是無惡不作呀,咱弟兄恨他恨得眼睛都紅了,抓他多少日子,抓不住他,沒想到今天被你把他抓住了。賽花,這可是首功一件哪。」
      「哼,別說了,這小子能耐也不怎麼樣。」
      「來,把他抓起來。」唐鐵牛和楊賽花把賊人吳明由地下就給拽起來了。唐鐵牛照定吳明「啪、啪」就是兩個嘴巴。「我看你跑,你還往哪跑!」唐鐵牛這回呀,可抓著有把的燒餅了。他轉過身來,看著楊賽花。突然,他半天沒說話。「我,我說賽花,你是人哪,還是鬼呢?」
      「胡說,我是人,我怎麼能是鬼呢?」
      「在藏軍山你中了奚金哥的逗引埋伏計,我聽說你掉在山澗裡,你死啦,我們弟兄找了一兩天,活不見人,死不見屍,你今天突然來到了山神廟,這是怎麼回事?真叫我莫名其妙哇。」
      「呵呵呵呵--我沒死。」
      楊賽花把自己怎麼被樵夫搭救的經過跟唐鐵牛講說了一遍。唐鐵牛一聽,原來如此呀。
      「賽花,這叫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哇。」唐鐵牛說,「哎!賽花,平時呀,還覺不出來怎麼樣,你這麼一假死呀,我還真有些動心了,好幾宿我都沒睡著覺哇,這回呀,更增加了咱夫妻的感情啦。」
      「呵呵呵呵,是真的嗎?」
      「那還能假得了嗎?」
      「那好!這陣兒先別提這事,咱把他推出廟門去。」
      楊賽花和唐鐵牛把昊明推出了山神廟的廟門,順著羊腸小道往山下來,一邊走,他倆還一邊嘮。
      「賽花,你怎麼又到山神廟來了呢?你是打獵來了嗎?」
      「不是,我爹呀,病了,病得很重,什麼藥也不好使,人家給出了個偏方,叫我上山啊.找那幾種野藥,回去呢,配這個偏方好給我爹治病,這不就碰上你了嗎?」
      「噢,原來老岳父病啦,哎,我本想去看看老人家,可是,我有公務在身。這個賊我又怕他跑了,夜長夢多,必須馬上送往東京汴梁。賽花,你能不能跟我上東京啊?」
      「不行啊,家裡等著我呢。」
      「這樣吧!你先回家,我把他進到東京汴梁交給了皇上,然後呢,我再來看老岳父,捎帶我把你接往東京汴梁,咱們夫妻昵,重新再拜堂成親。」
      「那,那好,一言為定了。」
      「一言為定。」
      「那我就回家了,你路上,可加點小心哪!」
      「你放心吧,沒事。啊,你道上也注意點,賽花。」
      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
      兩口子互相還都挺關心。吳明一想,唐鐵牛是天上難找,楊賽花是地下難尋哪,這兩口子真是棗木棒槌--一對,一邊高還一邊粗細。楊賽花跟唐鐵牛兩個人分手了。
      楊賽花回家不表。單說唐鐵牛,拽著響馬吳明的繩子扣,推著他,往山下走。「走,我告訴你,道上你給我老老實實的,規規矩矩的,你如果在道上跟我要花活兒,別說我用棒槌把你踝子骨給砸折了,聽見沒有?!」
      吳明也不言語,順著山坡還往下走。
      唐鐵牛哇,別看他這麼嚷,但心裡頭也犯嘀咕。唐鐵牛心想。周圍是青紗帳起,樹木瑯琳哪,這要是在樹林裡頭蹦出兩個賊來,那可就麻煩了。
      唐鐵牛推著吳明正往前邊走著昵,就聽山下有人嚷:「四哥、五哥!」
      「我說,是老疙瘩金貴嗎?」
      「是我,弟兄們都在哪呢?」
      「全來啦!」唐鐵牛這回可高興了,知道弟兄們全來了。金貴這一吵吵。阮英、時長青、花雲萍、徐文彪,這哥幾十順著山坡奔著唐鐵牛的方向就走來了。阮英來到唐鐵牛的跟前一看,哎呀,我三哥真把吳明給抓住啦。阮英心想:我三哥這兩下子,根本抓不住吳明,別說是你,就是我,想拿住響馬吳明也得贊點事。不管怎麼說,現在把響馬已經綁起來啦。
      「三哥,響馬吳明被你給抓住啦?」
      「咳!那還假得了嗎?三哥不到緊要關頭,不能露出真本領來,到緊要的關頭才拿出我的真能耐呢。」
      「噢,三哥,你真有兩下子。」
      「那當然了。」吳明心想:到這時候你還吹呢,要沒有那個丑丫頭,你拿住我?你早就死了。
      吳明這陣什麼也不說了。唐鐵牛哇,跟阮英電沒說實話,碰見楊賽花的事,他沒跟阮英說。
      阮英說:「好吧,既然把賊人抓住了,咱們趕緊上東京,別在道上再耽擱時間了,走吧。」
      弟兄們押著響馬吳明就來到了東京汴梁狀元府。阮英吩咐:「把響馬押到偏房,多派人看守,別叫這賊人跑嘍!」
      哥幾個來到客廳,天都黑下來了。周景龍在客廳裡頭也是放心不下,一看簾籠一挑弟兄們全進來了,周景龍當時也是喜出望外:「哎喲,你們回來了,吳明這個賦人可曾拿住?」
      阮英說。「抓住了。已經把他推到偏房看起來了,今天晚上我們不能上殿,待明天上殿面君。」
      「弟兄們,雖然把吳明抓住,這倒是個好事。在路上你們砸了鑾駕,得罪了娘娘,聽說這個事不能算完哪。」?
      「咳!」唐鐵牛說:「有官司咱不怕打,有理不怕講。」
      「好吧,」阮英說,「狀元哥哥,秀香現在怎麼樣了?」
      「秀香啊,由西苑把她接回來,她情緒很好,這會兒正跟秀英、翠萍她們姊妹幾個在樓上說話呢。」
      噢,阮英當時也就放心了。這一宿弟兄們也沒睡好覺,輪班看守這個響馬。
      第二天一早弟兄們用完了早飯,穿戴齊整。外邊鞲馬準備八抬大轎,周景龍坐著轎,弟兄們騎著馬,一起押著響馬就來到了午朝門。
      等他們弟兄到這兒呀,午朝門外車馬轎夫是亂亂哄哄……人己經來的不少了。在朝房裡頭,文武百官都等候上殿見駕。
      周景龍到朝房一看,駙馬呂剛己經來到再看旁邊,高俅、楊戩、童貫、蔡京這四大奸臣交頭結耳,嘀嘀咕咕,不知他們講些什麼。
      周景龍說:「老師,我們把吳明給抓住了。」
      「噢,響馬抓住了?」
      「啊,現在押到殿下。」
      「好.候等我們上殿面君吧。」
      這時候,殿角下,金鍾三響滿朝文武上殿見駕,三拜九叩之後,各自歸班站立。
      阮英這時候,忽然看見皇上的旁邊坐著兩宮娘娘蔡金花。
      唐鐵牛同時也看到了,哎呀.這小娘們怎麼坐旁邊了?低垂著粉頸,這眼睛裡還含著兩個眼淚瓣兒。這一定是昨天晚上在皇上的枕頭邊吹風,把我們給告下了。再看,皇上的那個臉上哪,帶著怒氣,龍顏不悅。
      唐鐵牛小聲跟阮英嘀咕:「兄弟,甭怕,天塌下來,三哥頂著。」
      這時候,小八義這哥幾個同時見到了這種情景,知道不妙,等著吧。
      「啪!」皇上一拍龍書案:「阮英出班!」
      「臣見駕。」
      「阮英,我來向你,你可把行刺娘娘,殺太監馮橫的響馬抓住了嗎?」
      「現已逮捕歸案。」
      「噢,響馬現在何處?」?、
      「押到殿下。」
      「那好,阮英,我來問你,目無國法藐視君王。砸鑾駕打娘娘該當何罪?」
      「萬歲,我冒犯君王?臣斗膽說一句話,主公,我不明白,什麼時候砸鑾駕?不知我打了哪宮的娘娘?」
      「西官鳳駕。」
      「吾皇萬步、萬萬歲,主要挑頭的是唐鐵牛,還有那兩個大個子,叫什麼名字,我們不知道。」太監在皇上旁邊說話了。
      皇上一聽有唐鐵牛, 「啪!」又一拍桌子,「唐鐵牛出來!」
      「來啦!」唐鐵牛過來偷偷也跪那了。「見萬歲。」
      「唐鐵牛,你怎樣砸鑾駕,輖翻了鳳輦,打了娘娘,還不從實地講來!」
      「萬歲,誰說我砸鑾駕打娘娘了?」
      「西宮娘娘。」
      「噢.西宮娘娘啊,那我什麼話也不說了。」
      「你當講則講。」
      「我不講了,這叫憑空捏造,望空撲影,隨便說瞎話呀,我這是冒犯鳳駕了。我不知道哪點把娘娘給得罪了?娘娘是萬人之上,天子一人之下。我唐鐵牛呢?是小小一個平民百姓出身的小官員。娘娘呢,比個大月亮。我唐鐵牛呢!連個小星星都比不上。娘娘吐一口唾抹,就能把我淹死,舌頭板底下壓死人哪!娘娘的嘴大,我的嘴小,渾身都是口,也是有口難分訴,請萬歲公斷吧。」
      「嗯 ,唐鐵牛,你也要把事實經過講出來。我自有公斷。」
      「我是講真話呢,還是說假話呢?」
      「胡說!不准滿嘴亂道。」
      「萬歲,我這是說的心裡話。」
      「講下去吧。」
      屠銑牛心裡想:八千爺這個老頭子怎麼還沒來呀,我現在就盼著王爺到這呀,不然今天這場官司打不贏啊。你看娘娘在旁邊直哭,那皇上心疼得要命啊。
      唐鐵牛心裡頭正核計著呢,殿頭官來到殿上稟告皇上:「八王千歲到。」
      「有請皇兄。」
      王爺上殿了。八工趙簡上殿參拜之後,當今皇上趙佶命旁邊搭一座位,八王坐下了。
      唐鐵牛這陣心裡頭可有了底了:
      「萬歲,我冤枉、冤枉啊!」
      西宮娘娘旁邊一想:唐鐵牛哇,你把風輦給我輖翻了,把我摔的夠戧,怎麼著你還喊冤?這是娘娘心裡頭的話。
      皇上一看唐鐵牛喊冤。「啪」一拍桌案:「唐鐵牛你砸鑾駕,打娘娘,還有什麼冤枉?」
      「我當然冤了,萬歲,您要叫我講,我就把事實經過跟您說明白。但一句兩句我說不清楚。這叫小孩無娘--提起來話長。咱從頭上說,南路招討使阮英,為國盡忠是忠則盡命,這誰都知道。他的妻子劉秀香,沒跟他完婚,在他的原郡家下,被響馬吳明知道了,到那把小姐給騙來,搶到西苑,愣要拜堂成親哪,我們知道這個消息之後,心裡就像著了火似的,都把我們急壞了。主公,常言說,世上最大的仇不過殺父之仇奪妻之恨哪,阮英眼睛都氣紅啦,我們要早到西苑,能把劉秀香救回來,要是晚到西苑一步,劉秀香的貞節難保。我知道,劉秀香這站娘非常烈性,她要是不應親,就得死呀。
      南路招討使阮英調了五百官兵,兵發西苑,就是太師蔡京的別墅。我們行至汴橋附近,娘娘鳳駕正在轎上休息,說什麼也不讓我們過去。阮英要求見娘娘,娘娘說死不見哪。當時是千鈞一髮之際,怎麼能不著急呢,我強行見娘娘,我說:『娘娘,您無論如何得閃開道路叫我們過橋啊,我們晚去一步那有性命危險。』我跪到地下,邦邦邦給娘娘直叩頭。娘娘說什麼也不讓我們過去。這時候,我可提到王爺千歲了,我說,我們到這來捉拿響馬吳明,有八王千歲前鈞旨呀。』當時您知娘娘說什麼?娘娘說:『什麼八王』我不說了,下邊那個話呀,太不好聽了。」
      「嗯。」皇上說.「你講下去呀。」
      「我不能講啦,再講怕刺了您的耳朵。」
      八王爺在旁邊一聽說:「你講下去!」
      「這,我還是不說吧。」
      「講!」八王爺當時火了。
      「這,是這麼回事,這是娘娘啊,可能是失口了吧。我說是八王爺叫我們去的。娘娘是這麼說的:『什麼八王、王八的,我就是不能讓你們過橋!』就這麼一說呀,我當時就火了。」
      「我,我沒罵,你胡說八道!」娘娘在旁邊就不讓了,急忙插話。
      「行了,還讓我說不讓我說了?」
      皇上一擺手,不讓娘娘再講話:「唐鐵牛,你繼續講下去。」
      「就是這麼回事吧,反正當時我是這麼講的,我說:『娘娘您罵我行啊,您怎麼能罵王爺呢?』臣出於一時氣憤,年輕,脾氣暴,我把娘娘的車呀,就往旁邊推了一下,我們的人馬就過了汴橋了。就這麼回事。誰砸鑾駕啦?哪一個打娘娘啊?娘娘這叫血口噴人!」
      這個話還沒等說完呢,八王爺臉都變了色了。王爺氣壞了,「呼」地一下子王爺站起來了。拿著窪面金鐧奔著娘娘就過來了。「娘娘!你敢背地罵我呀,不知倫理,還稱什麼娘娘?我要你的命!」舉鐧要打。
      皇上趕緊攔擋:「皇兄息怒,皇兄息怒!」
      娘娘嚇得往皇上後邊直躲,「萬歲,我沒罵,萬歲我沒罵王爺!」
      這時候滿朝文武啞口無言,誰也不敢吱聲啊,這還了得,誰要說錯了一句話,都得掉腦袋呀。
      駙馬呂剛一看哪,這時候我得露面了。他趕緊站起來,攔住了八王千步,說:「臣我進一言,我看哪,這樣吧唐鐵牛砸鑾駕的事情不要再追究了,萬歲也不要加罪唐鐵牛了,那麼娘娘罵王爺的事情呢,也不要再糾纏不休了。」
      「我沒罵王爺,我沒罵!」娘娘還在辯解。
      八王說:「唐鐵牛他不會說慌。」
      「對,找從來沒說過瞎話。」
      這時候,駙馬呂剛又接著說:「我看哪,唐鐵牛呢,給娘娘賠個札,娘娘呢,給八王千步也且賠個不是,這件事就算了,以和為貴。」
      皇上一聽啊,心想借這個台階我也就得下了。他知道八王爺的脾氣呀,要沒有駙馬呂剛攔著,就把娘娘給打傷了。
      「好,既然如此,唐鐵牛你趕緊上前給娘娘賠禮!」
      唐鋏牛心想:賠禮就賠個禮,反正我沒事呀。唐鐵牛過來說:「娘娘鳳駕,您大人別把小人怪,我錯了,我年輕,也許有冒犯您的地方,我這兒賠禮啦。」
      娘娘啊也沒有辦法,「崞!你閃開吧!」唐鐵牛閃到旁邊去了。
      娘娘也趕緊起來,……左思右想沒辦法,來到八王爺的跟前,飄飄下拜:「皇兄,我給您賠禮了,我真沒有罵您哪。」
      「嗯--」王爺什麼話也沒說,娘娘立刻閃到旁邊。
      當今皇上說:「梓童啊,你回宮去吧。」
      西宮娘娘憋了一肚子氣,官司也沒打贏,就下了殿了。
      皇上說:「南路招討使阮英,你不說是把吳明抓住了嗎?把他押上殿來!」
      下邊金瓜武士,把響馬吳明就押到了八寶金鑾殿上。
      「跪下!」金瓜武士照定他腿肚子上一踢,「撲通!」這響馬就跪下了。
      皇上說:「你就是進皇宮行刺的響馬吳明嗎?」
      「正是。」
      皇上一看,真是嚇了一跳。他跟阮英長得是一模一樣,就是右眼角底下有一顆黑痣,要沒有這顆黑痣呀,誰也認不出來他是個假阮英。
      「吳明,你由打藏軍山逃出之後,藏在什麼所在?」
      「哈哈,天底下,地上頭,到處是我的藏身處。」
      「吳明,聽說你到了西苑?」
      「哼哼,別說是我到了西苑,就是你的皇宮,也是我的去處。」
      「吳明,你要從頭至尾,把你的一切罪行說明白!」
      「這麼著吧,要殺有頭,要剮有肉,隨你的便。」
      當今皇上聽到這。龍顏大怒:「來呀,既然如此,把他推出斬首!」
      阮英聽到這:「萬歲且慢。」阮英心想。現在不能把響馬給殺嘍。要是把他給殺嘍,這不就殺人滅口了嗎?叫蔡京皇親國丈就逍遙法外了,老周家的仇可就不能報啦,阮英立刻出班。「撲通」跪倒:「吾皇萬萬歲,臣阮英有本章奏上。」
      「阮英,你有什麼本章?」
      「臣阮英,本參皇親國丈蔡京隱藏響馬。」
      「啊?你有什麼根據?」
      「吾皇萬萬歲,不單說響馬吳明,還有藏軍山那些漏網之賊,全部都藏在了西苑哪,我看蔡京蓄謀已久,他早想謀反,要篡奪大宋江山!」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