笏山記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第一回
      可家兒讀書貽笑 玉氏子出山求名
  • 第二回
      賂本官拙行鐵扇子 懲土惡痛打丁霸王
  • 第三回
      聚黑獄三虎談情 揭覆盆萬民屬目
  • 第四回
      葉縣民遮道留車 蒲府官憐才雪獄
  • 第五回
      罷印符門生作嬌客 聯手足武士亦詩人
  • 第六回
      築鸞樓可莊公納妹 會牛嶺玉鄉長興師
  • 第七回
      玉公登壇大破敵 韓氏受賂先背盟
  • 第八回
      困古廟可僧椎救生盟主 出碣門紹軍車載死莊公
  • 第九回
      避公位牛嶺賦新詩 劫囚車韓莊遭烈火
  • 第十回
      遵遺囑紹莊公會喪 陷深坑鐵先鋒喪命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紹秋娥鐵棒打韓莊 顏少青彩旗聘可女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訪榕坊眾小廝拿石 宿茆屋兩村女聯床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贈金盞顏莊公賂鄙夫 鬧鏡房可娘子調嬌婿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血濺花園炭團誤弒可明禮 火燃眉坂嬌鸞計救顏少青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破可兵香姐擒飛虎 逃韓難張女救真龍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殺韓煦馬首集磨刀 救崇文龍飛領令箭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左眉莊仗義立韓陵 養晦亭新詩聯紹女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桃花鄉奇女任百鶯弄巧 松樹岡奸人與雙虎同誅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病尼姑草坡秘授兩頭鏟 莽娘子毛洞同誅三界魔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霞洞酒杯盟足足二女同逃 竹山醋碗歃香香眾姬齊鬧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大智力降五娘子 少青齊納兩佳人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談離合錦囊私解字 救莊鄉黃石兩興師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伐韓陵紹莊公大盟葛水 醫可當雪娘子夜走鉤鐮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燕娘杏娘十字坡齊鏖巨敵 莊公莊勇一杯酒互訂良媒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莽鄉主揮拳奪鄉長 多情女感夢說情郎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代鴻雁一女戴星霜 效鸞皇兩雌誤雲雨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奪狀頭百花輿爭御雌才子 屯雙角萬竹峽齊擄女英雄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會重關嬌鸞娘子誇奇寶 傳華札跨鳳才郎娶狀元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聘花容五佳人齊開諫口 踏月影兩娘子各訴隱衷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水月盡多風月竹外聞琴 禪房權作洞房花前酬聘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趙無知權扮新夫婿 百不敗計賺假佳人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戰唐埗誅暴立賢 鬧洞房移花接木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嫂侮姑眾鄉勇擬攻開泰 兄刺妹諸娘子力救公挪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迎嬌婿趙鄉長稱公 火蓬婆范佳人破敵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觀軍容呼家寶登台論將 信天命紹潛光逾溝受盟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立界表重尋舊雨柳沾泥 露真情一度春風花結子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欺可氏手札賺飛熊 諷紹公眉莊媒卜鳳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尋少青黃石虛興救可師 薦小黑紫霞大作無遮會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三勇召道中苦諫花容 百獸殲洞裡祥呈玉璽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接紫藤書三莊勇中途逢敗將 復黃石地兩娘子分道展奇猷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少青回兵赴家難 嬌鸞駐馬雪奇冤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立壽官百經營不負遺孤 死韓公一紙書能留娘子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僭王號兩宗妃同被殊恩 賣韓莊四貳臣合遭顯戮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感累葉收錄舊莊公 布四鄰始即新王位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大晉封諸娘子一朝渥澤 小施展多智侯千里朝天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舊恩歡續南薰宮 吉語新留群玉府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新歷成窮匠人一朝遇合 舊雨聚老夫婿兩地因緣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給玉佩韓公子抱乳拜丈人 忌曆書紹眉王忍心誅叔父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劫法場紹緯設謀救父 戰鐵山司馬失算喪師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降將權時留幕府 王師大舉伐眉山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議眉京呼相遣軍分守險 火林箐紹王賞雪大喪師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亂宗嗣瞋雲私育偽儲君 媚鄰邦潛光忍遣廢王后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勞大夫拙用美人計 可新婦巧點探花郎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晉王恩幸諸營 可妃病邀殊眷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竇將軍夷庚寨怒誅妖道 樂童子樊仙岩力斬邪神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布檄文一巧匠鴉飛鳶鬧 亂宮閫兩國舅殺相逼君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破碣門紹主出降 迎王師晉軍奏凱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分十道花余余初定鴻圖 破三城可足足夜攻烏合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兩才人新詩強結百年緣 四奇媛狂歌醉鬧五仙廟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倒神像仙子投胎 試凱歌才人揮管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韓春蓀白衣中狀元 楊三弟赤身召仙子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劫妖囚黃石侯中途被弒 阻毒霧伏魔伯深夜罹災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火獸無功遭急雨 嬌鸞轉念悟慈雲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慈雲庵封發酬君寵 延秋亭同心解主憂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奔紫都玉兄弟說妖人 布檄文張指揮得美婦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改公文一字誅韓水 淨妖霧兩妃遇顓和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鬥分身白髮小兒喪命 破妖陣藍眉仙子伏誅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復故土玉重華五歲封侯 泣深宮可炭團一朝會母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從龍飛鳳繪功臣 玉牒珠囊貽後嗣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可家兒讀書貽笑 玉氏子出山求名

      固和尚者,笏山王之裔也。僧舍秋燈,大雨彌月,長宵難遣。與和尚對榻寢,為述乃祖笏山王事甚析。笏山,在雲南蒙化之西。天日晴朗,人遙望萬笏拄天,曰此笏山也。亦呼萬笏山。好事者裹糧尋之,行一二日,山忽不見,而不知山之中,山水環注,桑麻雞犬,不下數十萬家,蓋秦桃花源之類也。永樂時,每年九月,有人攜銀三百兩,到蒙化廳納糧,自言山中人,衣冠言語,無異土著。又百年,始有玉廷藻成進士,由縣令至知府,政聲藉藉,為當道所忌,罷官去。
      山之中有三眉山,三巨姓居焉。中眉山俱可姓,約萬餘家,名可莊。右眉山俱紹姓,曰紹莊。左眉山俱韓姓,曰韓莊,亦不下萬家。其錯居環拱者,五百余鄉,然言鄉不言莊矣。其地多馬,其俗強悍,好鬥不尚文,每鄉有長,曰鄉長;長之次,曰鄉勇。而莊之長,則曰公;公之次,則曰莊勇矣。其公、其長、其勇,大約擇本莊本鄉之雄武者為之,亦有世襲者。凡諸鄉之耕田家,得谷一石,則以三斗供鄉長。鄉長自取一斗,以六升供韓,六升供紹,八升供可。韓紹二莊之耕田家,得谷一石,則以一斗五升供本莊公。本莊公自取一斗,而以五升供可,名曰歲供。惟可、莊之耕田家,以一斗供本莊公而已。谷之多寡,視此為等殺焉。三莊之人,則視諸鄉人如奴隸,而諸鄉人亦俯首帖耳,不敢少有冒犯,如奴隸之遇官長,其俗然也。婚娶,除親姐妹俱不禁。然結婚異姓者,聽之。其人不許出山,出山與山外人通者,名曰外奸,立斬無赦。而得公令者,不在此例。鄉之人得鄉長令,猶要得韓紹二莊公令;得韓紹二莊公令,猶要得可莊公令。韓紹之人,得本莊公令,亦要得可莊公令。惟可莊人,得本莊公令,即可出山無罪矣。
      韓莊之南,有黃石鄉,鄉皆玉姓。其鄉長玉遇工,長此鄉四世矣。至遇工漸弱,幾失長。妻林氏,廷藻其出也。遇工私購山外書,俾之讀。而廷藻聰敏甚,弱冠,經史制義無弗通。娶桃花鄉雲氏的鄉主,名小鳳,甚相得。原來山中的稱呼,凡莊公之女,稱莊主,鄉長之女,稱鄉主。大約如公主郡主之例。一日,商諸父母曰:「兒自揣學已有成,欲出山應試,博個微官,為山中作個破天荒,不強似仰三莊人鼻息。」遇工曰:「兒不知莊公的法律麼,待為父的相個機會,去得時,便去。」言未已,忽傳鄉勇玉無敵來見。無敵曰:「昨日可莊公有令,欲尋個識字懂事體的,出山納糧,你少爺自少讀書,何不著他應令出山,廣廣見識。」遇工大喜,教無敵備馬俟候,攜廷藻及幾個從人親謁可公。黃石至可莊,原有數百里之遙,夜深才到,宿於莊勇可如彪家。是夜,明月如晝,廷藻見父已寢,步出軒後園子裡看月,遙聞書聲瑯瑯,觸其所好,腳步兒隨著那書聲,踱至一小室外,從窗縫張去,燭光下,臥著一人,深目鉤鼻,握卷嘔啞,細聽之,所讀乃三國演義,不禁格聲一笑。其人拋書竟起,大踏步走出戶外,叱問:「誰敢笑我!」廷藻上前作個揖曰:「小弟是黃石鄉長之子玉廷藻。蒙伯父留宿廳事,聞書聲甚美,故踏月偷聽,不期驚動兄長,休得見罪,敢問兄長是誰?」其人發怒曰:「你不識可明禮少爺麼,我父親好意留宿,你倚仗著鄉長的野卵兒,在此探頭探腦的笑少爺讀書,吃少爺一拳。」即提起碗大的拳頭,沒臉的打將過來。廷藻大驚,轉步便走,從軒外繞至耳廊,見兩個人提著燈籠,斜刺地引著如彪,便大呼:「伯父救我!」如彪見兒子趕著他,便問何事?明禮曰:「兒好好的在書房讀書,這廝從窗外笑我,讀書是可笑的麼?」如彪曰:「我的兒,饒他罷,他也會讀書的。」明禮曰:「敢是笑我讀的不如他麼。」提起拳頭,劈面又打。如彪用手隔住,呼廷藻過來:「是你的不是了,向少爺跟前跪著,賠個禮罷。」廷藻捏把汗,只得磕頭賠罪。如彪曰:「我的兒,且饒他,明兒再說。」明禮忿忿地去了。廷藻謝過如彪,回寢處,坐床上哭。自思等人耳,只是姓小了些,便受這等惡氣。想了想,漸哭得聲高了,遇工夢中驚醒,詰問出情由來,不由得不氣,把著廷藻的手曰:「兒且住。若莊公許你出山,便暗暗地攜著媳婦兒同去,不作了官不許回來,有甚禍患,為父的自當之。」廷藻含著淚曰:「兒何足惜,只防可公知道呵,苦了兒的爹娘呀,爹娘呀。」言著,跪在床前,嗚嗚的哭個不住。遇工攙起來曰:「兒且住,若被人聽見呵,不是耍,天漸亮了,可洗淨你臉上的淚痕,隨著為父的見莊公,莊公若允了,便是你的造化。」天明,解開包裹,拿出十兩銀子,送如彪作人情,如彪喜曰:「這事在某身上。」遂帶著他父子來見可公,言廷藻怎的能讀書,怎的識事體,出山納糧,惟有他可以去得。可公大喜,即取莊令一枝,糧銀三百兩,交與遇工,遇工交與廷藻。另銀十二兩,與廷藻作盤纏,言明日吉日,便可起程。遇工拜辭了可公,又謝了如彪,攜著廷藻,帶從人,上馬回黃石。又使人稟過韓紹二莊公。
      是夜,一家哭著,打點貲斧行李,令媳婦兒小鳳,扮作家童。林夫人捺著淚曰:「我眼前膝下,只有你兩口兒,你這一去求官呵,可幾時回來的。」廷藻伏在地下,哭得不能答應。小鳳曰:「婆婆珍重,我們被人欺侮的忒煞,倘天可憐呵,自有伏待婆婆的日子。」遇工曰:「我的媳婦兒,倘你丈夫不得官,教他且在山外過日子,為舅的永不要他見面了。」小鳳曰:「媳婦曉得,只是眼前膝下呵,盤!誰捧,「藻誰供,教媳婦去一年抱一年憂,去一日抱一日憂,去一刻抱一刻憂。」言著,又倒在地下啼哭。忽一老媼前稟曰:「小子們言外邊天已亮了,馬匹都齊備了,不爭你們哭呵,只是趕不上宿頭,路上又多虎狼卻怎了。」遇工催促兒媳上馬,教玉無敵輔著挑行李的小子,取路出槎槎徑來。這槎槎徑凡十二曲,始達山外,只可容一人一馬,每曲有人守著,驗了莊令,出了山,四人竟投蒙化廳來,交納明白,無敵回山繳令去了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