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妖傳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第一回
      授劍術處女下山 盜法書袁公歸洞
  • 第二回
      修文院鬥主斷獄 白雲洞猿神布霧
  • 第三回
      胡黜兒村裏鬧貞娘 趙大郎林中尋狐跡
  • 第四回
      老狐大鬧半仙堂 太醫細辨三支脈
  • 第五回
      左黜兒廟中偷酒 賈道士樓下迷花
  • 第六回
      小狐精智賺道士 女魔王夢會聖姑
  • 第七回
      楊巡檢迎經逢聖姑 慈長老汲水得異蛋
  • 第八回
      慈長老單求大士籤 蛋和尚一盜袁公法
  • 第九回
      冷公子初試魘人符 蛋和尚二盜袁公法
  • 第十回
      石頭陀夜鬧羅家畈 蛋和尚三盜袁公法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得道法蛋僧訪師 遇天書聖姑認弟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老狐精挑燈論法 癡道士感月傷懷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閉東莊楊春點金 築法壇聖姑煉法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聖姑宮紙虎守金山 淑景園張鸞逢媚兒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雷太監饞眼娶乾妻 胡媚兒癡心遊內苑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胡員外喜逢仙畫 張院君怒產妖胎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博平縣張鸞祈雨 五龍壇左黜鬥法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張處士乘舟會聖姑 胡員外冒雪尋相識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陳善留義雙贈錢 聖姑永兒私傳法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胡浩怒燒如意冊 永兒夜赴相國寺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平安街員外重興 胡永兒豆人紙馬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胡員外尋媒議親 蠢憨哥洞房花燭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蠢憨哥誤上城樓脊 費將仕撲碎遊仙枕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八角鎮永兒變異相 鄭州城卜吉討車錢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八角井眾水手撈屍 鄭州堂卜大郎獻鼎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野豬林張鸞救卜吉 山神廟公差賞雙月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包龍圖新治開封府 左瘸師大惱任吳張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莫坡寺瘸師入佛肚 任吳張夢授聖姑姑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王太尉大捨募緣錢 杜七聖狠行續頭法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彈子僧變化惱龍圖 李二哥首妖遭跌死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胡永兒賣泥蠟燭 王都排會聖姑姑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夙姻緣永兒招夫 散錢米王則買軍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左瘸師顯神驚眾 王都排糾夥報讎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劉彥威三敗貝州城 胡永兒大掠河北地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趙無瑕拚生紿賊 包龍圖應詔推賢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文相國三路興師 曹招討唧筒破賊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白猿神信香求玄女 小狐妖飛磨打潞公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多目神報德寫銀盆 文招討失路逢諸葛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文招討聽曲用馬遂 李魚羹直諫怒王則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潞公奏凱汴京城 猿神重掌修文院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授劍術處女下山 盜法書袁公歸洞

      生生化化本無涯,但是含情總一家。
      不信精靈能變幻,旋風吹落活燈花。
      話說大唐開元年間,鎮澤地方,有個劉直卿官人,曾做諫議大夫,因上文字劾宰相李林甫不中,棄職家居。夫人曾勸丈夫莫要多口,到此未免搶白幾句。那官人是個正直男子,如何肯伏氣。為此言語往來上,夫人心中不樂,害成一病,請醫調治,三好兩歉,不能痊可。
      忽一日夜間,夫人坐在床上,吃了幾口粥湯,喚養娘收過粥碗。只見銀燈昏暗,養娘道:「夫人,且喜好個大燈花!」夫人道:「我有甚喜事?且與我剔去則個,落得眼前明亮,心上也覺爽快。」養娘向前,將兩指拈起燈杖打一剔,剔下紅燄,俄的燈光明瞭,落在桌上。就燈背後起陣冷風,吹得那燈花左旋右轉,如一粒火珠相似。養娘笑道:「夫人好耍子,燈花兒活了!」說猶未了,只見那燈花三四旋,旋得像碗兒般大一個也,毬滾下地來,咶的一響,如爆竹之聲,那燈花爆開,散作火星滿地,登時不見了。只見三尺來長一個老婆婆,向著夫人叫萬福:「老媳婦聞知夫人貴恙,有服仙藥在這裏與夫人喫。」那夫人初時也驚怕,聞他說出這樣話來,認做神仙變現,反生歡喜。正是藥醫不死病,佛度有緣人。當時吃了他藥,雖然病得痊可,後來這婆子竟纏住了夫人,要做個親戚往來。抬著一乘四人轎,前呼後擁,時常來家咶噪。遣又遣他不去,慢又慢他不得。若有人一句話兒拗著他,他把手一招,其人便撲然倒地,不知什麼法兒,血瀝瀝一副心肝,早被他擎在手中,直待眾人苦苦哀求,他才把心肝望空一擲,自然向那死人的口中溜下去,那死人便得甦醒。
      因此一件怕人,劉諫議合家煩惱,私下遣人縱跡他住處。卻見他鑽入鶯脰湖水底下去了。你想鶯脰湖是什麼樣水?那水底下怎立得家?必然是個妖怪!屢請法官書符念咒,都禁他不得,反吃了虧。直待南林菴老僧請出一位揭諦尊神,布了天羅地網,遣神將擒來,現其本形,乃三尺長一個多年作怪的獼猴。那揭諦名為龍樹王菩薩,劉諫議平時供養這尊神道,極其志誠,所以今日特來救護,斬妖絕患。詩曰:
      人生切莫畜獼猴,野性奔馳不可收;
      莫說燈花成怪異,尋常可耐是淫偷。
      那獼猴似人之形,性最靈巧,就是尋常爬窗上桌、開盤倒甕、扯袖牽衣、搔蝨子、弄雞巴,氣質十分不雅。況且多年,豈不作怪?又有長大一種,其名為猿,尤為矯捷。那猿內又有一種通臂的,兩臂相通,隨他伸那邊一隻臂,這邊一隻就縮進去,做一條臂膊舒將出來。所以善能緣崖登木,人若把箭去射他時,右來右接,左來左接,近來近接,遠來遠接,全然不怕。還有年深得道的,善曉陰陽,能施符咒,神通廣大,不可盡述。怎見得,但見:
      生居申位,裔出巴山,生居申位,申陽官子孫聚居,裔出巴山,巴西侯宗族蕃衍。柔腸易斷嘯月明,誰不含悲?長臂能通登樹杪,何愁善射?數學傳風後,誰知是前代曆師,刀法授雲長,錯認做人間劍俠,神通卻是降龍祖,變化平欺弼馬溫。
      話說春秋周敬王時,吳越交爭,吳王夫差,圍困越王勾踐於會稽山之上,虧得下大夫文種,卑詞厚禮去請行成,吳王依允,將越王夫婦摘去冠服,囚於石室之中,替吳國養馬三年,方始放回。越王一心要報此讎,想吳國有魚腸之劍三千,難以抵敵,有上大夫范蠡獻計,挑選六千君子軍,朝夕訓練;訪得南山有個處女,精通劍術,奉越王之命,聘請他為國師。那處女收拾下山,行到半途,逢著一個白髮老人,自稱袁公,對處女說道:「聞小娘子精通劍術,老漢粗知一二,願請試之。」處女道:「妾不敢隱,但憑老翁所試。」袁公覷著樹梢頭,透出一竿枯竹,踴身一跳,早已拔起,撇向空中墜下。那根竹迎著風勢,咶喇一聲折作兩段。處女接取竹梢,袁公接取竹根,袁公就勢去刺那處女,那處女不慌不忙,將竹梢接住,轉身刺著袁公。袁公飛上樹梢頭,化為白猿而去。原來處女不是凡人,正是九天玄女化身,因吳王無道,玉帝遣玄女臨凡,助越亡吳。那袁公是楚國中多年修道的一個通臂白猿,因楚共王校獵荊山,他連接了共王一十八枝御箭,共王大怒,宣楚國第一善射有名百步穿楊之手,喚做養由基,前來射他。白猿知養由基是個神箭,躲閃不及,一溜煙走了。共王教大小三軍圍住山頭,搜尋無跡,把一山樹木放火都燒了,至今傳說楚國亡猿,禍延林木,為此也。那白猿從此躲入雲夢山白雲洞中,潛心修道,今日明知玄女下降,故意變作袁公,試他的劍術。後來處女見了越王,教練成了六千君子軍,也不回復范蠡,也不拜辭越王,逕自飄然而去。有詩為證:
      玄女神機豈妄投,六千君子只凡流;
      要知天上些須妙,已是人間第一籌。
      話說處女下了南山,來於越國,那時有越王差來迎接人眾,香車寶馬,自不必說。今日不辭而去,卻未免獨自一身,半雲半霧,行至舊路,只聽得茂林之中一聲叫道玄女娘娘,一聲叫師父。處女按住雲頭,將慧眼一看時,原來正是袁公雙膝跪下了,雙手捧著一個石盤,盤中列著四般長命果,口中只叫道:「師父,可憐弟子一片誠心,收留教誨則個。」且說那四般長命果品,是榛子、松子、榧子、核桃。假如東南橘、柚、楊梅,西北林檎、梨、棗,此等並為佳品,要之只算時新,不堪長久。只有那四般藏住殼內,風吹不乾,雨打不濕,久而如新,所以謂之長命果,永為山家之積糧也。後來丹青家有白猿獻果圖,即此故事。當下袁公放下石盤,連連磕頭,又喚道:「師父是必收留弟子在這裏。」那處女被他識破是九天玄女娘娘化身,道:不期這老兒到也利害,又見他十分志誠,便將他所獻四般果品,每一件取他一個,這是領他的情處,其餘都向越王差來人役佈施功德。當下袁公就茂林中,端端正正,雙膝跪拜,玄女受了,向袖中取出圓眼般大兩個彈丸兒,付與袁公。袁公將雙手接著,安放掌中,看這彈丸兒好一似生鐵鑄成,不甚光彩,袁公口雖不語,心中疑惑,想道:若是粉做的兩個團子,到好充飢,便是銀打的,也不上二兩多重,不濟甚事;若只是兩個鉛彈兒,我老袁又不學打彈,要他做甚?這裏心下躊躇,那邊玄女早已知道,便向那彈丸上吹一口氣,叫聲『疾』,只見放起光來,須臾之間,左一跳,右一躍,如兩條金蛇纏繞盤旋,只在頭上頸下一往一來,迸出寒光萬道,凜冽難當;耳中如聞千刀萬刃擊刺交加之聲,嚇得袁公緊閉雙眼,口中只叫:「好師父!弟子已知師父神威,饒恕俺則個。」原來這兩個彈丸,就是仙家煉成雌雄二劍,能伸能縮,變化無窮,若攝了光時,只如兩個鉛彈相似,倘跳躍起來,能於百萬軍中,橫行直撞,來如箭,去如風,所以仙家飛出鉛彈,百出百中。今日玄女只是小小弄個神通恐嚇袁公,雖然利害,只削去了些頭毛眼毛,其他並無損傷。若心不至誠時,一萬顆頭也取下來了。玄女當時把袖一拂,攝了劍光,依然兩個鉛彈子兒,收入袖中去了。袁公才敢開眼,嚇出了一身冷汗,半響開不得口;從此死心塌地跟隨玄女直至南山,終日摘花獻果供奉。玄女憐他小心謹慎,把劍法盡傳與他,袁公依樣煉成雌雄二劍,收藏袖中,亦能變化,歡喜不盡。
      此時越王已將君子軍六千,直入吳國,伐了夫差,獨霸江東,思想起玄女前功,再遣人於南山尋訪,更無蹤跡,即令建仙女祠於南山之上,歲時祭祀不絕。你道為何尋訪不著?這裏越國成功,那邊玄女便上天回復玉帝去了;況且神仙妙用,要現便現,要隱便隱,亦非凡人之可測也。
      且說玄女帶袁公上天,朝見了玉帝。玉帝見袁公好道,封為白雲洞君,教他掌管著九天秘書。何謂秘書?凡是人間所有之書,不論三教九流,天上無不備具,但這天上所有之書,人間耳未聞目未見的,也不計其數,所以就總喚做秘書,就金匱玉篋收藏。每年五月端午日,修文舍人來查點一次,此乃修文院之屬官也。袁公雖然掌管,奉有天條禁約,等閒也不敢私自開發。忽一日間,正值西天金母蟠桃勝會,玉帝引著一班仙官將吏,都往崑崙山瑤池赴宴。怎見得?有這古風一篇為證:
      崑崙乃在赤水陽,古稱地首天中央。星晨隔輝掛天柱,日月引避行其旁。瑤房積石開玄圃,寶樹琪花顏色古。中有蟠桃萬丈高,含蕊千年才一吐。千年結實千年熟,渥丹鬥大如紅玉。此時王母開壽筵,十萬仙真共歡祝。壽筵高啟碧琳堂,鳳鏘鸞舞紛迥翔。玉童前驅執羽蓋,靈妃後列吹笙簧。瓊漿飲罷顏婀娜,玉盤托出神仙果。食之壽與天地齊,安得偷嘗一二顆。
      袁公雖雲修道,未登正果,且是天宮有執事的人員,因此不得隨行。他本是個最好吃果子的,聞說蟠桃如斗之大,三千年方始開花結果一次,吃此桃者壽與天齊,如何不口內流涎。心中納悶,便於袖中取出兩個彈丸,吹口氣,喝聲「疾!」化成雌雄二劍,左一跳,右一躍,戲舞了一回,將袖兒一拂,攝了劍光,依舊收藏袖內。正在無聊之際,猛然想起,自家掌管著許多秘書,未曾展翫,今日且偷看一會便怎地?一頭說,一頭便把雙眼溜去,只見那金匱玉篋,都編得有三教九流各類字樣。袁公覷著許多儒字號,口中喃喃的道:「那秀才買賣,莫去纏他。」指著佛字號,又道:「那黃臉老兒,也不好相處。」看到道字號,道:「這是我老袁的本業。」中間一個小小玉篋兒,面上橫著無數封記,原來這篋兒每年修文舍人來檢視時,加上御封一道,只見封不見開,袁公暗忖道:這重重封記,必有妙處。扯開御封,把雙手去揭那篋蓋時,卻似一塊生成全然不動。袁公連叫作怪,若是鐵打的篋兒,只恐年遠鏽結了,這是美玉琢成的,直恁牢緊,不知那個玉工做下的,若與老袁商量,再細細光去一層,便好開閉了。說罷,抖擻平生的精神,又去狠揭一下,那玉篋兒恰似重加釘釘,再用金鎔,休想動得一毫。看官聽說,若是尋常猢猻兩番揭不起,未免焦燥,拿起手去搥,腳去踏,頭去撞,都是有的;那袁公畢竟多年修道,火性已退的,如何肯造次。當下慌得他雙手捧著玉篋,屈下兩隻老腿,叫道:「吾師九天玄女娘娘,保佑弟子道法有緣,揭開篋蓋,永作護法,不敢為非。」連磕了三四個頭,爬起來,把玉篋再揭,那篋蓋隨手而起,內有火燄般繡袱包裹。打開看時,三寸長,三寸厚,一本小小冊兒,面上題著三個字,叫做如意冊;裏面細開著道家一百零八樣變化之法,三十六大變,應著天罡之數,七十二小變,應著地煞之數,端的有移天換鬥之奇方,役鬼驅神的妙用。袁公心下大喜,道:「只此一書,夠我老袁受用矣!一世從師受道,今日到手時,還是我自家簡得,正是早知燈是火,飯熟幾多時。」
      袁公手中捻著本如意冊兒,長嘯一聲,飛下雲端,竟往雲夢山白雲洞中鑽去,那裏猿子、猿孫和著一派大小猢猻之類,跳舞歡欣,都上前拜見。袁公道:「我今得這本冊兒,做個傳法教主,得道之日,你們一個個都好了。你們可把洞中兩邊峭壁,與我削平,我有用處。」眾猿聽了,一齊與他,那個不踴躍向前,鑿的鑿,磨的磨,霎時將兩邊峭壁,弄成一片鏡面相似。袁公取出筆墨來,放在桌兒上,磨得滋潤,蘸得筆飽,向西邊壁上寫著三十六天罡大變法,又向東邊壁上寫著七十二地煞小變法,卻教眾畜動起錘鑿,刻成三分深字樣。袁公笑道:「人說天上無私緣,如何也有個私書。你做三十三天老大皇帝,直恁私刻,我老袁且與人為善,你們眾弟子孩兒,要學法的儘著去學。」眾畜道:「苦也!俺們怎理會得?全仗老公公教導。」袁公道:「丫頭做媒,自身難保。我老袁但能記誦,尚未得手哩。且慢,消停半月十日,等待玉皇老頭兒不言不語時節,我老袁給個寬假,到於本洞中,逐節與你們演習」說猶未了,只聽得轟轟的一片聲響,眾畜道:「雷鳴了,想是天變也!」袁公道:「這不是雷鳴,乃是天門上報鼓響。凡天宮有刑獄問斷之事,便鳴著報鼓,儒書上所謂鳴鼓而攻也。你們緊守洞中,我老袁且上去點個卯,探聽個消息。」說罷,踴身一跳,早出洞口,冉冉望天門而去。只此一去,有分教:袁公犯一次不赦的天條,設一重不輕的法願。正是:
      會施天上無窮計,難免今朝目下災。
      畢竟不知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