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仙傳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第一回
      嘉靖爺開科取士 濟小塘落榜讀書
  • 第二回
      觀曲詞嚴嵩動怒 救房東小塘施恩
  • 第三回
      王書手報恩嫁女 濟小塘擇日完親
  • 第四回
      柳樹精奉命點化 純陽祖度脫濟生
  • 第五回
      唸大學化飯充饑 宿僧舍許修佛寺
  • 第六回
      混元鬼趙府作祟 開緣簿死者復生
  • 第七回
      青魚精戲弄小塘 獨角龍水淹泗州
  • 第八回
      西秦王愛財受騙 趙知府存仁施恩
  • 第九回
      當鋪中賄通嚴府 瓊花觀小塘拜友
  • 第十回
      偷庫銀承光被擒 濟小塘結識苗慶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濟小塘回家戲妻 遣五鬼混鬧家庭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王玉容怒罵夫主 一枝梅偷富濟貧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試遁法苗慶出獄 顯神通小塘傳法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變戲法大鬧嚴府 避捕捉奔往伯州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李家集小塘點將 伯州城金蟬興兵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小塘夜造假天書 王氏計換陰魔錄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終南山呂祖點化 黃河岸魚精作耗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得道書小塘辭友 遇仙洞苗慶修真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濟小塘折蘆過江 戚總鎮興兵平賊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定海城小塘擺陣 白鹿洞承光遇狐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濕神符承光遇難 焚仙洞小塘除妖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假道童韓府喪命 死乞丐法場受刑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山海關小塘遇友 總帥府懷古受驚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濟小塘機房裝病 搬運神京城運絲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韓慶雲高中魁首 濟小塘面辱嚴嵩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磨大王興妖作祟 碾將軍領眾搶親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焚靈符退除邪鬼 索謝銀賑濟饑荒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韓慶雲夢裡做夢 濟小塘法中變法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韓駙馬花園試寶 風如虎軍前立功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槐陰下點破奇夢 趵突泉演試飛杯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高仲舉典產求名 靠山王圖財剪徑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用木刀立斬丘四 演戲術打救高生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月英東嶽還香願 年七見色起淫心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貪錢財李虎害命 罵知縣仲舉受刑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一枝梅借宿報信 於月英全孝救親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為全節對夫剜目 因救友威唬解公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王從善仗義報信 胡尚書款留年姪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高仲舉重婚張氏 於月英產生丁郎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判冤情恩開大漢 救孤子雷擊凶徒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徼承光護送孤子 小神童辭母脫逃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張賢人收留幼子 小神童改姓攻書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高仲舉探妻遭害 韓慶雲為友訪親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一枝梅大鬧磁店 蘇九宮仗義疏財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王解公猴洞受難 濟小塘四川降妖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於月英寓所討飯 胡世顯金榜奪魁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赴酒席年七被捆 審眾犯陸爺動刑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嚴世蕃差人行刺 徼承光怒摔凶徒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馬猴大鬧風流院 京城畫影捉小塘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孫瘋子混鬧神廟 徼承光護守節婦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吳月蓮上吊遇救 歐法官煎藥騙財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徼承光現形裝鬼 歐老道中魔鬧壇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哄愚人物歸本主 做活局治服惡豪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懷寧侯閉戶躲災 徐夫人細問端詳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蘇九宮侯府賣畫 懷寧侯紙上遇仙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孫瘋子當堂服軟 包察院監禁惡豪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王解公當堂投審 眾奸黨從實招認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嘉靖爺開科取士 濟小塘落榜讀書

      弁言
      古今良史多矣,學者宜博觀遠覽,以悉治亂興亡之故,識忠貞權奸之為,既以闊廣其心胸,而復增長其識力,所益良不淺也。至稗官野史所載濟仙諸人,雖事皆奇異,疑信參半,而其扶善良、除奸邪,其足以興起人好善惡惡之心者,與古今史冊無異焉。其較諸世之淫哇新聲,蕩人心志者,自不侔也。大雅君子寧必遽置勿道也哉!於是集為一編,名之曰《升仙傳》而付諸梓,以公斯世焉。
      倚雲氏主人書於寶月堂

      嘗謂天下大勢,士農工商各居其一,求名者於朝,爭利者於市,農耕於野,以及各色技藝,無不自食其力,大約皆朝夕經營,紛紛仕途。得志者,則意氣揚揚,自鳴得意;失時者,則垂首喪氣,怨天尤人,甚至寡廉鮮恥,卑屈乞食。孰能看破紅塵,拋離鄉井,出乎四民之外,不入俗情之中?閒言提過,引出一部《升仙傳》野史,說的是濟小塘功名未遂立志修行,雲游四海之外,受盡辛苦萬端,得遇仙人傳授法術,廣行善事。雖則惹了無限災殃,終至羽化飛升,提綱敘明。
      話說明朝自太祖洪武掃除宇內,位登九五,傳至嘉靖皇爺,這位爺原是封為胡席潘三囡,正德祖宗晏駕,無人承統,把這位王爺取進朝綱,承襲天下。真乃風調雨順國泰民安。那日早朝,文武百官朝拜已畢,分班站立,忽從班中閃出一位官來,手執牙笏口稱萬歲。天子舉目,認的是閣老嚴嵩,說:「先生今日出班有何事奏?」嚴嵩奏道:「臣啟我主,今乃上元甲子,大比之年,理應開科取士,乞我主定奪。」嘉靖爺說:「先生,朕自登基以來,歷科考選舉子,直隸八州府縣二百三十二處,未見真才,今傳朕旨意,此科將遼東宣府兩鎮的秀才俱赴北京,與直隸學子一同應試。」嚴嵩領命,答應下殿,知會禮部速行牌票,傳二處學子赴北京,這且不表。
      且說關東瀋陽城有一秀才,姓濟名登科,號小塘,父親濟仰俯,曾做鐵嶺衛參將,不幸早喪。母親李氏相繼而亡,遺下登科一人,年長二十四歲,尚未娶妻,只有兩個家童服侍,終日奮志攻書,真乃滿腹經綸,胸懷錦繡。一聞北京開科取士,滿心歡喜,連忙打點資財行李,把祖業住宅托付一位族兄料理,僱了牲口,帶了兩個家童,竟撲北京大道而來。那日進了北京齊化門,尋覓住所,到了肖家衚衕,才找了下處。
      房主是嚴閣老的長班,只有兩間閒房,每月租銀十兩。主僕三人一同住下。濟登科就去順天府報名,領了卷子,置買了進場的東西。到了八月初八進場,一連三場篇篇錦繡,堪中得解元,這話暫且不表。
      且說八月十五天氣清明,嘉靖爺傳旨,在望月台上擺筵,三宮六院相陪,共賞佳節。這位爺乃是聰明帝王,飲酒高興,說:「御妻,今當此佳景,朕要做一套《大四景玉娥》,即叫宮女依韻歌唱。不知能盡善否?」正宮郭娘娘欠身離坐,說:「以我主英資明敏,自當音律並美。」說罷吩咐宮官取過文房四寶,不用思想,把頭一套春景做完,叫掌宮婆拿去,挑選八個伶俐宮女,立刻念熟,立刻就唱,宮婆答應拿下台去。萬歲又把第二套夏景做完。也叫宮婆拿去挑選宮女,宮婆才把夏景曲兒拿下台去,那頭班學春景的宮女齊上月台,各拿笙簫等物唱道:
      春色嬌麗,融和暖氣,瞧景物斑斑美堪憐,花開三月天,姣嬈嫩豔鮮。草萌芽,桃似火,柳如煙。士女王孫戲鞦韆。惜傷慘,春歸兩淚連,恨鎖兩眉尖。對對蝴蝶穿花把兩翅翩,清明上景園,和風吹牡丹,玉樓人醉倒在杏花天。
      唱完,龍心大悅,賞了一把紫金豆兒給八個宮女。這一班剛才下去,第二班宮女也上台來,唱道:
      端陽節間,龍舟水面上划,鑼鼓叮咚響波喳,多彩玉蘭花,佳人甚可誇。彩蓮船盡是豪富家,枝葉靈符,鬢邊紮著輕紗,沉李與浮瓜,新鮮飲玉茶。水閣涼亭對對佳人把彩扇拿,三伏似火發,薰風透體紗。賞各園開敗了梅柳花。
      唱完,萬歲也賞了一把紫金豆兒。又與娘娘飲了幾杯,天已三更時分。萬歲爺乘著酒興要編那秋景,想了一回難以下筆。說:「御妻,寡人欲把四季曲兒做完,怎奈遇著秋景竟是難以措詞。也罷!宮官過來,把這春夏二景的曲詞拿去,不論閣下、翰林,若能續上秋冬二景,明早進朝,朕自有賞。」
      吩咐已畢,轉駕回宮。傳旨官不敢怠慢,手捧花箋出離禁門,搬鞍上馬,一直到了嚴府的私宅,叫門上的值日官兒往裡通報。
      這一日嚴閣老與趙文華等人飲酒賞月,忽見值日官稟道:「聖旨臨門,請相爺接旨。」嚴嵩聞言,連忙將傳旨官迎接進去,拜跪已畢,太監開言說道:「嚴老先生,這是聖上作的《玉娥》即興詞調,只有春夏二景,叫你們閣下、翰林等官若能續上秋冬二景,明早進朝,萬歲自有升賞。」說罷,將兩套曲詞交與嚴嵩,出門上馬而去。嚴嵩回至後堂,把兩卷花箋打開與趙文華等三人一同觀看,看了一回,竟是一竅不通。嚴嵩說道:「咱三人裡是在朝,但才學欠精,若有個才子將這兩套曲詞續上,進與聖上,假稱是老夫所作,面上也有光彩。」
      言還未盡,忽有一個長班,跪在面前說:「恩主,今乃大比之年,紛紛學子盡在京都,內中豈少才人?不免拿些禮物前去尋訪,或者能訪的著。」嚴嵩聞言心中大喜,說:「長班的,你的識見不差,真正中用。你可帶上四禮、兩錠黃金去訪一個才子續續兩套曲詞,天明回來,重重有賞。」這長班應一聲「有」,接過花箋,和年七領了禮物,出府而去。
      且說這個長班姓任名有智,就是濟小塘的房東。當下出了相府,一路尋思,不知才子在於何處。忽然想道,聽說家中住的那個相公一連三場文理皆通,待我前去煩他,或者他能續這兩套曲詞,也未可知。主意一定,來到自己門首,叫小使開了街門,先到自己房中將兩錠赤金交與妻子,只拿表禮花箋往小塘住房而來。小塘一見,說:「房東此時方回,想是朋友請去賞月?」任有智說:「相公,你那知我們的苦處,官府一更不散,必得伺侯一更。今因相爺請客玩月,故此來遲。」
      說畢,從袖中取出兩卷花箋,說:「相公,你看這兩套曲詞如何?」小塘接來,打開一看,不禁驚而問道:「這係何人所作?」任有智說:「實不相瞞,這是當今萬歲編的,只有春夏二景,三更時分傳旨出來,叫閣下、翰林續上秋冬二景。我家相爺因多貪了幾杯,且是又沒工夫,故此拿這表禮煩個高人續上,好去進與萬歲。我看相公高才,何不編上兩套,明日進上。相爺奏上一本,相公的解元便穩當了。」小塘聽了,肚內說話:想我子鄉百里來此應試,三場文字雖好,還不知試官眼力如何,不如趁此機會施展才學,使聖上知道,也是一條門路。想罷開言說:「老房東,在下學疏才淺,恐怕不堪入聖上之目,待我胡亂編上兩套,奉與恩相,若是中意,進上之時只求把學生帶上個名兒足以夠了。這表禮送與房東,當是舉薦的謝儀罷。」有智聽了喜個不亦樂乎,說:「相公不受表禮,小弟過意不去。也罷,我且收下,待相公恭喜之時,我再作賀敬罷!須要就動大筆方妙。」說罷,叫小使將表禮收了,親自與小塘研墨。小塘展花箋,提筆便寫,登時把兩套曲詞湊完,與嘉靖爺的原稿包在一處,交與任長班。任長班出門,直奔相府,此時才交五鼓,不用通報,竟至後堂。雙膝跪倒,說:「小人訪著一個才子,給他禮物,立時將兩套曲詞填來,呈與相爺過目。」嚴嵩聞言,接來一看,看到後邊寫著瀋陽學生員濟登科續編。奸賊看到這裡,心中想道:這人好生可惡,既知是我叫他做曲,就不該寫上自己的名姓。一個秀才就敢如此狂為,倘若金榜有名,必定作怪。想罷,遂向年七說道:「你速到貢院向考試官說,如遇濟登科的名字,不許中他。」年七答應,出府而去。嚴嵩拿起筆來將小塘的曲詞另謄一張,後面寫上自己的名姓,把濟小塘的花箋一火焚之。欲知後事,下回分解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