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回
     諸仙朝玉皇大帝 慧童投呂家出世

  詩曰:
  讀罷殘編細品論,看來世事未全均。
  跖兮有壽顏兮天,崇也繁華范也貧。
  自信光陰為過客,常思富貴等浮雲。
  人生適意須行樂,且看東遊呂洞賓。
  粵自鴻蒙一判,天地攸分,天上就起有神仙,居於三十三天,地下就生有黎庶,居於九州之地。怎麼叫做三十三天?曰燄摩天、蔚藍天、朱明天、隱玄天、玉玄天、華陽天、清靈天、太玄大、鬆得天、小有天、靈光天、沖虛天、幽墟天、清平天、溟漠天、浩浩天、渾渾天、無極天、大羅天、丹真天、隱元天、曜明天、曜靈天、順和天、昭明天、丹宵天、紫虛天、太清天、赤瑛天、黃精天、玄元天、蒼成天、丹元天,這便叫做三十三天。這三十三天惟燄摩天乃玉帝所居,其餘神仙在蔚藍等天居住。故《茅君內傳》云:「大天之內有諸洞天,乃仙真之所居。」正謂此耳。怎麼又叫做個九州?曰冀州、兗州、青州、徐州、豫州、荊州、雍州、梁州、揚州,這名九州。九州之黎庶林林總總,就有個人王帝主為之統率。三十三天神仙乾千萬萬,就有個玉皇上帝為之管領。其人王帝主,就如當今皇帝,居於燕京,就住有個金鑾寶殿。觴稜金雀,象魏龍墀,齊齊整整。凡官僚奏事,皆在那個所在」就如那玉皇上帝,居於燄摩天中,住有個通明寶殿。那通明寶殿兀兀突突,瓊樓玉宇森嚴,輝輝煌煌,彩雲紫霞繚繞,因此叫做通明寶殿。凡神仙奏事,皆在那個所在。這通明殿的事凡人怎麼知道?蘇東坡有詩為證。詩曰:
  淡月疏星繞建章,仙風吹下御爐香。
  侍臣鵠立通明殿,一半紅雲捧玉皇。
  話說唐朝有一神仙,姓呂名巖,字洞賓,別號純陽子。這個神仙的來歷還是怎的?當原先乃是鍾離仙一個徒弟,名喚慧童。鍾離仙是哪一代的人品?原是漢朝明帝時有一人複姓鍾高,名權,字雲房,曾舉孝廉,授上大夫之職。一日解組歸山,修行慕道,得做一個神仙,居於終南山碧天洞中。他是個眾仙的班頭,人人稱他漢鍾離。當時純陽子做了他一個徒弟,跟隨他一十二年。一日是眾仙朝元之期。怎麼叫做朝元之期?比如當今皇帝御極兩京,一十三省的官員皆要三年一朝。天上玉皇大帝御殿,這三十三天的神仙,並天下名山福地,如終南山、蓬萊山、閬苑山、方壺、員嶠山的仙子,也要三年一朝,故此叫做個朝元之期。一日,鍾離子領著眾位仙僚,徑到燄摩天中通明殿下,來朝玉帝,遂帶了這個慧童同到天宮。那一日,玉帝御殿朝儀怎生擺列?則見:
  河橫析木,日耀扶桑。滿空中騰著瑞氣,氤氤氳氳;合殿上擁起祥雲,縹縹緲緲。仙韶迭奏隱隱約約,風伯傳送著音聲;天鼓遙聞丁丁東東,雷神驅將來號令。碧雞啼處,咿咿喔喔的堪聞;丹鳳翔時,輝輝煌煌的可愛。寶爐內焚著清淨香無為香,馥馥芬芬撲鼻的龍涎麝腦;金階下列著絳騶仗彩節仗,齊齊整整驚人的虎賁龍驤。系列著軒軒昂昂的翊聖與佑聖,西列著雄雄猛猛的天蓬和天猷。三十六員天將森森嚴嚴,水犀甲鳳翅盔龍泉劍閃閃爍爍的豪光;二十八宿星官濟濟楚楚,紫羅袍白象簡黃金冠從從容容的態度。引班的有孫盧張薩,升的升降的降雍雍穆穆四位真人;奏事的有天地水府,舉的舉劾的劾正正公公三官大帝。左金童右玉女,執那幢幡寶蓋悠悠揚揚;前火部後雷司,攝著魔怪精邪轟轟烈烈。
  正是:
  九重天上欽仁聖,萬筍班中置衛臣。
  文武兩班齊拜舞,昊天金闕獨為尊。
  卻說鍾離子同著眾仙僚朝見玉帝,三揚塵三舞蹈,誠惶誠恐稽首頓首,此不在話下。玉帝以鍾離子是個神仙的領袖,拜舞已畢,乃命眾仙僚先退其班,獨留鍾離子在後。卻令直殿將軍掇了一個繡木,賜鍾離子側坐於通明殿上,遂賜了一席御筵,列著些仙果仙肴仙茶,並著仙酒,玉帝親自陪飲。你看這鍾離子與著玉帝君臣道合,就如魚水一般,在那通明殿上,講仙宗究法旨論世事,自辰牌時分飲起,直飲到未牌時分,還未退殿。
  卻說這個慧童,以師父進朝,他只在三天門外等候。那一日天清氣朗,玉宇無塵。正是碧空清似洗,紫霧氣全除。九霄推日轂,萬國儼冰壺。那慧童站在天門之上,觀看下凡的景致。只見青山隱隱,綠水悠悠,朱閣嵬嵬,畫樓兀兀。花街柳巷,許多的紅粉嬉游;酒館歌台,無限的遊人燕飲。那道童觀看一回,自思跟了師父一十二年,整年整月只在終南山修煉,哪裡見這樣的繁華。遂起了一點凡心,背著師父就躡起一朵祥雲,徑投下界而來,將欲投胎出世。
  及鍾離子宴罷御筵,謝了玉帝天恩,出了三天門外,尋著這個徒弟,哪裡見他個蹤兒影兒?卻有把天門的將吏說道:「鍾離先生,你那個徒弟下凡去了。」鍾離子慧眼一照,只見他降在河中府永樂縣中,將要投人家出世。乃歎曰:「此廝仙骨未充,凡心未泯,何緣之淺、分之慳乎?」又自思:「這個徒弟跟我一十二年,道將有得,豈忍他半途而廢?他雖投胎出世,久後必須度他,也見我師弟相與之情。今且轉終南山而去,再作區處。」於是駕一朵祥雲,獨自轉回終南山洞中,此不在話下。
  卻說那慧童按落雲頭,來至河中府永樂縣。自西門而入縣中,前街行過後街,南巷游過北巷,思要尋一個閥閱門第並尊貴的父母投胎托生。恰轉到東門,見一個八角坊牌,上寫著「三代承恩」四個大字,又小書「祖呂延之授浙東節度使,子呂渭授禮部侍郎,孫呂讓授海州刺史。」慧童見之,喜曰:「呂氏之門第高乎!」遂至其家中。
  時呂海州年四十無子,其妻王氏身懷有孕,呂海州恐其六甲是女,思欲轉女為男,又恐妻子臨盆之時或產生留難,思欲轉禍為福,乃發了一點的誠心,請著羽士之流建壇求嗣之醮。那羽士們三三五五遂披著法服,戴著黃冠。建立瑤壇,寶燈銀燭聯星斗;展舒符籙,玉字金書舞鳳鸞。誦幾卷北斗經、三官經、玉樞經,行行滅罪;拜數本祖師懺、水府懺、星辰懺,句句消愆。寶幡寶蓋,裝嚴的好好生生;龍笛龍笙,品美的嘹嘹亮亮。這一所道仗到也齊整得緊。醮壇邊且貼有求嗣對聯雲:
  累世培善根,應擬庭前生嫩桂;九天賜英物,行看掌上捧明珠。
  又一聯雲:
  善信修齋,遙望仙真降鸞鶴;皇天眷德,定教釋氏送麒麟。
  慧童到醮筵邊觀看一回,私心竊喜,說道:「積善之家當有餘慶。吾欲托生,非海州為父王氏為母不可也。」於是計上心來,只等著王氏彌月之時臨盆之際,就投胎便了。
  卻說醮事已完,誠心告竭,神仙散會,羽客撤班。時執事者並呂海州家人,歡歡喜喜向呂海州面前齊聲說道:「人有善願,天必從之。相公此後必生個麒麟子矣。」其婢妾十數人亦對王氏說道:「今日建此善醮,福有所歸,夫人必產個貴子。」夫人見這些婢女齊聲道好,亦滿心歡喜。越數日,將就蓐時,忽有一隻白鶴自天而下,飛入帳中。只見這一個鶴呵:
  素翎濯濯,朱頂鮮鮮。色例於雪,聲聞於天。羽族之宗長從來有說,仙人之騏驥自古相傳。華表月明,丁令威托之返魄;緱山雲擁,王子喬乘之登仙。靜夜而聽琴來蕙帳,清晨而覓食在芝田。弔陶家之墓奇奇異異,掠赤壁之舟翩翩躚躚。縱爾游在沙丘,端不中明皇之箭;若還養於衛國,還須乘懿公之軒。
  正是:養就舟砂壽美綿,羽毛曾伴雪霜眠。於今飛入紅帷幕,卻兆佳人產異仙。
  卻說王氏夫人見了此鶴飛入帳中,俄而不見,家中人大驚小怪,此是一場異事。豈知是這個慧童特來投胎出世,化成此鶴。須臾之間,王氏夫人腹中疼痛,不數刻遂生一子。眾方知鶴之入帳,兆產生之瑞也。王氏所生之子,乃貞元十四年四月初四日巳時。呂海州因誕此子,不勝之喜。及視其掌心之文,有一山三口之異,乃取名巖,表字洞賓。以此生年月日時並屬其四,皆是陽數,因號為純陽子。
  純陽子之生,金形木質,道骨仙風。鶴頂龜背,虎體龍腮。翠眉梭層,鳳眼朝鬢。頸修顴露,額闊身圓。鼻樑聳直,色黃白。左眉角一黑子,左眼下一黑子。兩足下隱隱有紋。見者莫不奇之,皆摩其頂曰:「此天上石麒麟也。」時有馬祖者,是釋家一個慧眼禪師,因見了這個純陽子,乃曰:「此兒骨相不凡,自是風塵表物。他日逢鍾則□,但大才而晚成耳。」
  純陽子自幼聰敏,日記萬言。時九歲,學識超群。所作的文章,就是班孟堅、揚子雲一副心肝想出來的。所吟的詩句,就是杜子美、李太白一張口脗說出來的。所寫的字式,就是鍾繇、王右軍一管筆札書出來的。且素性不好華靡,惟戴著一頂華陽.內穿著一頓黃白襴衫,係著一條大皂條。其狀貌瀟灑,就相似漢之子房一般。早年游泮,但兩舉進士不第。純陽子有這樣學識,怎生不第?這正是仙文不入俗人眼,非是朱衣不點頭。直到唐未咸通中,才舉進士,時年六十四歲,父母俱已喪矣。這哪裡是「一舉登科日,雙親未老時。錦衣歸定省,重著老萊衣?」怎麼純陽子舉進土恁遲?蓋六十四卦已盡,乃始於乾,此純陽之應,故馬祖知得他大才晚成。當時純陽子既舉進士,即授咸寧縣知縣,將欲赴任。忽鍾離子在終南山中思念這個徒弟,乃曰:「慧童下世,若論仙家日月,不過三年,計浮世間六十餘年矣。吾若不去度他,恐未免輪迴之路,」於是離了終南山碧天洞中,竟來度著這個純陽子。且看下面分解。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