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樓幻夢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第一回
      警幻仙情圓風世因 絳珠女魂遊太虛境
  • 第二回
      願遂三生珠輝洛浦 緣成隔世玉粹藍田
  • 第三回
      賈寶玉忿語激新偕 林顰卿微詞舒舊恨
  • 第四回
      洽深情香盒俱軟玉 持正論淑德立賢箴
  • 第五回
      光府第寶玉中鄉魁 返塵寰湘蓮求妙偶
  • 第六回
      矢志持家累儲巨富 含悲認弟聯捷春闈
  • 第七回
      林瓊玉孝讓分財 賈繹罷天恩特寵
  • 第八回
      狗命奴刁謀隕命 義俠士奇遇成婚
  • 第九回
      史湘雲重徵蝴蝶詩 林瓊玉雙效鸞凰侶
  • 第十回
      頒御宴賀喜閒新娘 續前緣借屍還豔魄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載瓦弄璋醵金作宴 登樓度沼酌意題聯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遊目騁懷賞心樂事 群芳濃豔美景良辰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紅香圃分題花月吟 碧韻軒共議輪台會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燈月雙輝紅樓介壽 笙歌雜沓碧沼騰光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淑平兒欣麒麟兆 慧晴雯補題花月吟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深悟道雙玉談因 小遊仙群釵入夢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芳情繾綣卜緣續緣 蜜意徘徊尋夢補夢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王熙鳳孽劫歸泉 柳湘蓮奇功靖寇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雪夜吟詩樓台皎潔 春宵開甕衾枕歡娛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秘閨情群姬舒媚態 聯宴會三美逞奇能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比美方容定評甲乙 葬花祭雪感格神靈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誕雙生千人湯餅會 膺一品五世綽綸恩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驚惡夢勘破情魔 訴幽情覺述夢幻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心蕩漾翠被困春情 意纏綿紅樓醒幻夢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警幻仙情圓風世因 絳珠女魂遊太虛境

      
      話說警勾仙姑專管人間才子佳人、癡男怨女夙孽沉淪。或以鍾情汝遂,夙恨難消;或遇好人妒害,分其鸞侶,以致抑鬱而亡,仙姑必施幻術,續其前緣,消其夙恨,不使青衫涕淚,紅粉飄零。
      因前《紅樓夢》中,賈寶玉、林黛玉這件公案,十餘年間,寶玉、黛玉鍾情似海,兩意綢繆,願同生死。原指望百年完聚,不料緣慳運蹇,遇著王熙鳳懷私設毒,以成其謀。若寶、黛二人配偶,恐黛玉奪其家政之權。比時用了一計,趁寶玉瘋迷之際,以金玉良緣沖喜一事說動賈母、王夫人,又乘寶玉痰迷,竟將薛寶釵撮合成婚。只顧其奸謀利己,頓將個嬌研美豔、秀麗文嫻的林黛玉,弄做泉台豔魄,月夜幽魂。當其絕命之時,香魂一縷,悠悠忽忽,不知所之。
      凡人歸陰,本坊土地將其魂魄引至本處城煌掛號,按生死簿查其一生功過,發往地府較對,上奏天廷。賢才仁德者歸於上界,應隸仙籍者證入仙班,平庸者轉世,作惡者押赴森羅殿,或入輪迴,或入諸般地獄受罪。
      卻說此時,本方土地一見黛玉的魂飄渺而來,忙引至城煌廟掛號。值班鬼役看見土地引了一個絕美女魂前來,忙覷鬼眼一看。土地對鬼役道:「這是榮園府千金小姐,有大來頭的,須要好生伺候,不得囉唣。」土地交代明白,即回去了。眾鬼役左看右看,伸伸鬼舌頭,做些鬼樣,搗些鬼話。各種鬼形,不一面足。一個鬼道:「這位小姐,不知害什麼病死的?」又一個道:「你瞧他的臉,就像出水荷花-般,只怕是害相思死的。」那一個道:「咱們去盤問他。」這個道:「不可,不可!剛才土地老兒交代的話,沒聽見嗎?你去混鬧,倘若這位小姐撒一個嬌,喊叫起來,回了老爺,真正吃不了還兜著走呢!倒是問問他的住處姓名,替他回了上號。好等老爺開發他去。」
      那個鬼走到黛玉面前,問道:「小姐係何處人?姓甚名誰?說明白了,好代小姐報。」黛玉道:「我係蘇州人,姓林,名黛玉。父親號如海,沒了十年,做過揚州巡鹽史。」鬼役道:「小姐既係蘇州人,如何跑到這裡來?不要是走錯了路?快回去罷!」黛玉道「此處是我外祖家,我係死在這裡的。」鬼役道:「原來是這麼著。小姐請待一會,咱們替你回判官老爺去。」可憐黛玉深閨弱質,初見鬼役,已嚇得戰戰兢兢。又聽說要報判官,更嚇得站在一旁亂抖。
      鬼役進去,見判官在堂上伺候城隆老爺查點案卷,向前跪稟道:「現有本城土地,帶領女鬼一名,前來[搔]號。」判官道:「你等問過住處、姓名沒有?」鬼役將黛玉回答的話說了,只見城隆老爺將驚堂一拍,大叫一聲:「不好了!你們快些迴避。」嚇得判官、小鬼幾個倒退。又見老爺一疊連聲:「快請夫人出來,同我看小姐去。」一個回話的鬼役向眾鬼道:「奇怪,奇怪!老爺並[沒]有瞧見這位小姐的俊樣兒,怎麼就發起狂來了?」正在外面搗鬼,只聽裡面夫人帶了侍女出堂。老爺忙道:「林家內姪女來了,咱們接他去。」
      原來林公有個妹子,嫁與申家。這申公正直無私,未有子嗣,死後做了京都城隍。夫人與如海手足情深,聽說姪女魂魄歸陰,一面哭著出來,攜黛玉進去。黛玉認著親人,陡吃一掠。進了內堂,黛玉泣拜道:「姪女違別姑爹、姑媽十餘年了,不料姑爹在此為神。可憐姪女孤苦無依,幸望垂憫,將姪女送到我爹媽那裡去。」申公道:「這個自然。但是陰曹向例,先要到咱們蘇州城隆處歸籍,再得與令尊堂相見。」
      申公當將黛玉魂靈,送至蘇州城隍那裡。查了冊籍,蘇州城隍向黛玉道:「小姐乃上界仙子臨凡。今日去世,即有仙女來迎。今且送小姐回府。」隨即命鬼役先去通報,又著女鬼伴送黛玉回家。
      林公得知,忙與夫人道:「可憐女兒死了,他的魂來了。」夫人聽說,大哭起來,同林公趕出外廂。黛玉一見,發起怔來。只聽林公、夫人齊說道:「兒呀!你怎麼不在人世了?」二人趕來,到了面前。黛玉心裡明白,無如氣急身驚,心酸腿軟,不能趨步,只哭叫一聲,撲跪在地,已痛倒了。慌得林公同夫人急忙扶起,叫侍女扶進內室。
      夫人坐在炕上,將黛玉摟入懷中,林公同坐炕上,齊聲叫道:「我的兒!醒來。」歇了好一會,黛玉方才舒氣,嗚嗚咽咽,滿面淚痕,道:「爹爹、媽媽,可知女兒死得好苦呀!」說著要下地來。夫人道:「你且歇歇再說話。」停了一會,林公道:「我自沒後,上帝念我為人正直,將我補授城隍之職。已前同兒娘在四川耽擱了幾年,後又在湖北耽擱幾年。今已任滿,告假在家,將來可轉天曹。我一生的心事,指望兒長大成人,得-佳婿,方慰我愛兒之心。不料兒因何得病就夭亡了?今日到了跟前,兒呵!我一見你,心如刀割。」夫妻、母女,又痛哭起來。幸得侍女善言,百般解說,方才止哭。黛玉從賈夫人懷裡起來,泣拜於地。夫人又拉黛玉坐在身旁。黛玉道:「爹媽在上面坐,容女兒坐在下面。」夫人道:「你就這麼坐罷。」
      黛玉拭淚道:「自從那年雨村先生送女兒進京,一到外婆家,老太太見了女兒,抱著大哭。舅母、眾姊妹們好容易將老太太勸住。女兒待老太太放了手,才一一拜見。寶玉哥哥、女兒都在一塊兒,跟著老太大飲食起居,老太太極疼愛女兒。」賈夫人道:「老太太愛我如掌上之珠,見你思我,自然如此。兩位舅父、舅母待你如何?」貸玉道:「一樣疼愛。」賈夫人又問:「表兄弟姊妹等待你怎樣?」黛玉道:「也都很好。惟有寶玉哥哥待我比別人更厚。」
      賈夫人點點頭,又道:「還有你珠大嫂子、璉二嫂子怎樣呢?」黛玉道:「珠大嫂子極端厚待小姑子,最好。那璉二嫂子,見面時女兒吃了一驚,不知怎麼樣,心裡有些怕他。」賈夫人道:「這是什麼原故?」黛玉道:「女兒亦說不出所以然的道理來。」賈夫人道:「他待你怎麼樣呢?」籬玉道:「那些外面光景,像是好的。因為老太太疼我,要敷衍的好看。估量著他的心裡,是時時忌克我的。」賈夫人道:「這麼說來,他與你是面和心不和的?」黛玉一面答應,又淌眼淚。賈夫人道:「你合他可曾拌嘴賭氣沒有?」黛玉道:「我在那裡十餘年,上下眾人,從來沒有合人淘氣的事。況且璉二嫂子為人尖酸利害,現管著家,只知趨奉老太太、二舅母兩個人。老太太、二舅母因此最喜歡他。大眾巴結他怕巴結不上,還有誰敢得罪他一點兒嗎?」賈夫人沉吟了一會,道:「原來是這麼著。」
      林公道:「且慢問這些話。我倒要問問那裡近來的家道,還是從前烈烈轟轟的勢派不是?」凳玉道:「幾年前,元把娘娘歸省的時候,正是繁華極盛。近年來入不敷出,比以前差多了,很打饑荒呢!」林公歎氣道:「難道你兩位舅舅也不經心整理?將來頹墮下去,怎麼處?那邊東府裡,大約魯衛之政,不問可知。那些表兄們,那個有出息呢?」黛玉道:「東府珍大哥不肯認真治家,這邊璉二哥總攬家務,倒難為他支持。」林公道:「這是大些的。那小些的,即如寶玉,可還好麼?」黛玉見問,心中一刺,甚是躊躇。無奈父母動問,不敢掩飾,只得直說:「因為老太太鍾愛,嬌恤慣了,脾氣有些乖張。」林公道:「他讀書寫字可肯用功?」黛玉道:「他天分聰明,能讀書,大小字都寫得好,只是不肯用苦功。二舅舅規矩雖嚴,未免一暴十寒。」林公道:「到底制藝如何?」黛玉道:「近來文章也做好了,二舅舅很喜歡。珠大哥家蘭哥兒卻肯攻書,將來大有出息。惟有環兄弟太不愛好,合家的人很嫌他。」
      正在談論,外面請林公說話,只得出去。這裡夫人又問道:「老太太家有個姪孫女兒湘雲丫頭,可好麼?」黛玉道:「湘雲妹妹文才女工都好,性情爽直,老太太最疼他,時常來住著玩。還有二舅母家姨媽,帶了男女蟠哥哥、寶釵姊姊、丫頭香菱進京來,住在外婆家。那年元妃娘娘省親,寧榮兩府後首一帶,差做省親別墅,名大觀園。其中亭台樓閣、館院軒齋,以及四時花木、山石流泉、竹橋茅屋,建造的精巧異常。娘娘省親之後,恐怕院宇荒蕪,即有旨意,著眾姊妹、大嫂子、二哥哥合女兒都住在園中讀書。女兒住處名瀟湘館。後首又有大舅母的嫂子,帶了女兒岫煙姊姊來投奔大舅母,住在園中。還有薛姨媽的姪女寶琴妹妹,珠大嫂的嬸娘帶了女兒紋姊姊、綺妹妹同伴來京,亦住在園中。那些姊妹合女兒極好。」夫人又問:「幾位表姊妹如何呢?」黛玉道:「迎春姊姊忠厚本分,過於懦弱;探春妹妹聰明才幹,算個尖兒;惜春妹妹亦聰慧過人。那些親戚姊妹,都人才出眾。」夫人道:「你們許多姊妹住在一塊兒做些什麼事?」黛玉道:「唸書、寫字、做詩,閒常做些針黹。老太太最高興,常在園中飲酒賞花,很熱鬧。」
      賈夫人道:「若照這麼樣,你在那裡,盡可逍遙自在,為什麼一病就不能治呢?」黛玉一聞此語,那眼淚猶如斷線之珠,直滾下來,一面哭道:「女兒雖有老太太疼愛,眾姊妹同伴,終是孑然一身。見他們有父母兄弟姊妹的,回想我爹媽沒了,只剩女兒一人,因此時常傷心落淚,競哭傷了,長年多病,所以身子單弱,捱到於今,竟難治了。」賈夫人道:「你到底是個什麼病:害了幾時才死的呢?」黛玉道:「只有幾天病。」夫人道:「怎麼起的?你說給我聽。」黛玉道:「有一天往上房去,走到園中,半路上聽見個丫頭啼哭。我問他為什麼哭,他說:『林姑娘,我告訴你,評評這個理。因為寶二爺病了,瘋瘋顛顛,總沒有好,說是這幾天要娶寶姑娘過來沖喜。白問了我姊姊一聲:明兒娶過來了,咱們還是叫寶姑娘,還是叫寶二奶奶?這句話又沒有說壞了什麼事情,我姊姊就打了我一個耳聒子。你說夷委屈死人?我問他為什麼打我?他說:璉二奶奶那麼吩咐著,不許人混說。這件事原是瞞著人,不把園裡的人合瀟湘館的人知道。你沒聽見嗎?在這裡混說混問。我說誰告訴過我的嗎?姊姊還要打我,才到這裡來哭的。』說著還在那裡哭。女兒聽這話詫異,走到上房,只見寶玉哥哥傻笑,老太太、舅母、姊妹、嫂子們都不在那裡。我只坐了一會,那些屋裡的人,趕著催我回來了。剛到屋裡,只覺心中一慌,頭上一暈;噴出血來,幾乎栽倒。紫鵑們急忙扶到炕上;從此吐血不止,醫藥罔效,捱了兩三天就斷氣了。」說到這處,黛玉喉中硬咽,又痛哭起來。
      賈夫人聽罷,歎口氣道:「暖!其中必有原故。我的兒,你不好明說,我已猜著被人坑死了。」於是黛玉越哭越慘,賈夫人又摟黛玉同哭,正沒開交,只見林公進來道:「何苦又是這麼樣!」賈夫人即將剛才同黛玉問答的話述了一遍,林公亦甚惱怒。夫人道:「老爺;你可知道?璉二姪媳鳳丫頭本是個刁鑽利害、很潑辣的東西,他見女兒比他聰明精細,又知書識字,恐將來配了寶玉,奪他掌家之權,故將巧語花言說動老太太合二嫂子,將他娘家的親人寶丫頭弄過來,與寶玉成親,生生的將女兒終身大事拆散,陷了女兒一命。」便咬牙切齒向林公道:「老爺,你要想個法兒,將鳳丫頭這蹄子弄到這裡來,糟蹋個死,出出咱們的氣;才得甘休。」林公道:「凡人生死有數定的,倘他陽壽未終,如何能夠把他拘來呢?你別著急,待我分頭致書兩處城隆,將女兒、風丫頭的生死簿細細查,他們的前因後果方得明白。可憐女兒哭壞了,你們且靜靜的歇著,等查了簿子再說罷。」
      林公一面差人查簿,夫人同黛玉又說別話。隨後兩處送到生死簿,抄底來看,上注:
      王熙風,陽壽三十三歲。為人尖克悍妒,盤剝重利,弄權害人。拆人婚姻兩次,被害者五人。』一次拆婚張金哥、崔姓,二次拆婚賈寶玉、林黛五,戲誘致死賈瑞,慘妒致死尤二姨。一生功微惡極,女中劫星。死後陰曹受諸般惡罪,貶人輪迴。
      林黛玉,陽壽十七歲。乃上界仙妹歷劫臨凡。為人聰慧貞淑,眾范賢才。命犯劫星,病沒時旋入塵凡,了其夙願,夫榮子貴,偕老歸真。
      林公看罷,喜形於色,遞與夫人、黛玉看後,一面說道:「女兒的前因後果,遭過魔劫,方有好處,這也罷了,天機不可洩漏,還要回歸仙籍,再又臨凡。且等一會,我還有許多最要緊的話,慢慢合你說。」
      正在話別,突有仙女來催促黛玉起身,刻不待緩。因警幻仙姑那日從各司稽查冊籍,屈指一算,對眾仙女道:「目下正是絳珠妹子劫盡重生之期,他的魂靈已回蘇州,父母相敘。」比即吩咐個仙女道:「爾等速即下界,將他魂靈引來。切勿刻延誤事。」兩仙女領命,縱起雲光,一霎已到蘇州林府,見了林公等,兩仙女道:「我等奉警幻仙姑之命,迎接令愛小姐,速回太虛幻境,註冊銷籍,旋即回凡。仙姑叮囑:刻勿遲延,要緊,緊。」
      林公同夫人聽罷,淚流滿面,不禁傷心。黛玉聽說,叫了一聲,滾到夫人懷裡,已昏暈過去。叫喚半響,方才甦醒。黛玉哭道:「女兒不到太虛幻境去,望爹爹寫封告疏,求求仙姑,將女兒名字銷籍,舍了女兒,在此長久侍奉爹娘罷。」-面說著,哭的慘不可聞。林公同夫人昏昏悶悶,亦痛哭不止。兩仙女亦為隕涕。林公道:「兒呀!這是你命中注定的,我何能挽回天意呢?況且你此去回凡,完爾夙願,正是苦盡甘來的時候,如何不去呢?」黛玉道:「女兒情願在陰間過日子,強如在外婆家失了怙恃,伶仃之苦。」一面拉著父母衣襟痛哭,又道:「女兒才來末久,怎捨得違背爹娘又行那陷我的地方去呢?」賈夫人道:「你聽我說:譬如你陽壽末終,此時我兩人尚且不得與爾見面。你還在那裡不死不活,又不得遂你的心事,白瞧著人家熱鬧。那個日子真不好過,又待如何呢?『這麼退一步想想,你就明白了。」林公道:「你可記得那年送你進京,你卻難捨,自然也要硬著心腸走了。況且此去光景越過越好。我的兒,早些去罷。」黛玉緊緊拉著父母,那裡肯放,哭得似醉似癡。兩仙女道:「小姐,且到幻境,見了仙姑。那裡有縮地法、返魂香、懷夢草。小姐若見親人,將縮地法作起,就可以神靈敘會,時常相見,還不好嗎?」黛玉聽了,說道:「果然若得如此,我才放心。」仙女又催起身。黛玉無法,只得吞聲含淚拜別了父母。兩仙女將黛玉扶到中庭,仙抉一拂,登時御空而去。林公同夫人抬頭仰望,灑了一回淚才罷。
      再言黛玉被仙女引出杳冥之際,慚見光明,倏忽已到太虛幻境。仙女指點道:「那高大牌坊裡面就是仙宮了。」黛玉細看,但見:雲容縹緲,樹韻琳瑯;數派飛流,千峰翠嶂。白石青苔,纖塵不染;琪花瑤草,芬馥常凝。心中驚異:果然仙境非凡。到了牌坊,抬頭看見匾額,乃是:
      太虛幻景
      旁邊對聯道:
      因屬情真能滅假,
      緣從心有莫愁無。
      再走進去,乃是一座高並云霄、金碧琉璃的宮殿。門外一匾,上書:
      覺迷慧岸
      旁首對聯云:
      女怨男癡情到魔深心不泯,
      天高地厚歷逢劫盡數猶寬。
      黛玉看了,心中惕然,默會匾對的意旨,竟是成就自己的原故。天地恩厚如此,可謂大造化了。跟隨仙女進了宮門,繞過配殿,行至正中,遇著仙姑迎來,攜了黛玉進去,說道:「妹妹闊別了。」黛玉道:「弟子久謫人間,今日幸睹仙顏,頓舒夙念。」隨即深深下拜。仙姑挽住,讓黛玉坐下。仙姑道:「賢妹塵寰歷劫十餘年,春悵秋悲,淚盡羅巾,自憐幽獨,身居錦繡之叢,命等飄零之葉。臨風感歎,對影欷戰。我為你躊躇熟矣。」黛玉道:「弟子沉淪淒楚,仰沐垂憐,中心快伙。」仙姑道:「今日引妹妹歸來,一結前因,再成後果。我合你各處領略一番。」說畢,同黛玉到多情妁、薄命司、墮淚司、斷腸司、銷魂司、顧影司、悵望司、凝想司、感月司、惜花司、悲風司、怨雨司等處,一一細看。又將十二釵正冊、副冊、又副冊與看,黛玉穎悟非常,默識一遍,即已了然。又到殿後,見一門上懸著「絳珠仙闕」匾額,進去,則見白玉花欄圍著那株仙草,指與黛玉道:「看你這草,光華耀目,香氣沁心,欣欣向榮,正寓賢妹嘉祥之瑞。」又引至前後左右逛了一回,仍到原處,叫眾仙女相見畢,入座擺上酒餚,無非蓬島奇鮮,仙源玉醴,不必多贅。比將前後曲譜與黛玉對看,令眾仙女將前次演與寶玉聽的曲子一一歌完,又將新翻改換的數曲再復歌一遍。
      歌曰:
      [連理枝]這的是靈河仙草萎重生,那便是青埂神瑛暗復瑩。十年魔障今消盡。打破了生關死劫,超脫了冤孽沉淪。才博得鴛鴦夜月銷金帳,孔雀春風軟玉屏。固因他貞芳自戍,善行維誠。須知是窮通壽夭由天定,立志潛修卻在人。看此日歡偕連理,相與樂長春。
      [勾無常]美質絕纖瑕。性堅貞,氣自華。晶瑩似雪真無價。得良人愛他,恨兇人劫他。忽把個妙連城,空受強梁陷,幸神靈呵護交加。提出污泥中,寄人籬下。喜相逢,多情義士牢牽掛。這正:任良工,重經雕琢,與圭玉為儕。
      [樂重生]西池玉蕊芬馥,嬌紅合藏金屋。如何搖落歸空?恨只恨,鶯嗔燕妒,更何堪,剝蝕頑蟲。感凋殘物化,覓豔無蹤。幸陽春有腳返魂,香萼月下重逢。此日多情公子撫今追昔,默識芳容。合歡時,但領取靈根,蘇換並敷榮。任是無言桃李,一樣笑東風。
      [煞尾]色本空中現,空明色更多。漫說道,寂靜虛無乾淨也,轉幻出空中樓閣勢巍峨。又只見,錦繡繁華地,溫柔安樂窩。都只為,人情缺陷長為恨,因此上、補出這玉潤珠圓一曲歌。
      黛玉聽完,心中默會。此番黛玉魂遊景況,與寶玉神遊大同小異。黛玉心想:「原來真有此事。從前寶玉對我說過,曾夢到此處,如何飲酒聽歌。我還半信半疑。今日身歷此境,足見寶玉真不欺我。」仙姑道:「曲中意旨,賢妹參詳。我已托渺渺真人帶你下界還魂,畢你同神瑛侍者三生之願。今贈你通靈符訣錦囊,付真人替你帶去,內貯返魂香、懷夢草,用時佩在身上,昇天入地,與鬼神相見,無所不通。待你綠滿歸真,再合你共賞仙眾韶景。
      黛玉正在留戀,只見渺渺真人到來,向仙姑稽首道:「我今引絳珠仙回陽,茫茫大士已指撥神瑛侍者去了。」說畢,仙姑同黛玉行至牌坊,又叮嚀道:「賢妹歷視諸冊,此乃天機,切勿漏泄。」黛玉連連答應。只見真人將袍袖一拂,起朵豔雲,托著黛玉魂靈,飄然而返。欲知怎樣回陽,下回分解。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