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珠緣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第一回
      朱工部築堤焚蛇穴 碧霞君顯聖降靈簽
  • 第二回
      魏醜驢迎春逞百技 侯一娘永夜引情郎
  • 第三回
      陳老店小魏偷情 飛蓋園妖蛇托孕
  • 第四回
      賴風月牛三使勢 斷吉凶跛老灼龜
  • 第五回
      魏醜驢露財招禍 侯一娘盜馬逃生
  • 第六回
      客印月初會明珠 石林莊三孽聚義
  • 第七回
      侯一娘入京訪舊 王夫人念故周貧
  • 第八回
      程中書湖廣清礦稅 馮參政漢水溺群奸
  • 第九回
      魏雲卿金牌認叔姪 倪文煥稅監拜門生
  • 第十回
      洪濟閘顯聖斥奸 嶧山村射妖獲偶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魏進忠旅次成親 田爾耕窩賭受軒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傅如玉義激勸夫 魏進忠他鄉遇妹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客印月憐舊分珠 侯秋鴻傳春竊玉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魏進忠義釋摩天手 侯七官智賺鐸頭瘟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侯少野窺破蝶蜂情 周逢春摔死鴛鴦叩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周公子錢神救命 何道人炉火貽災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涿州城大奸染癘 泰山廟小道憐貧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河柳畔遇難成閹 山石邊逢僧脫難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入靈崖魏進忠採藥 決富貴白太始談星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達觀師兵解釋厄 魏進忠應選入宮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郭侍郎經筵叱陳保 魏監門獨立撼張差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御花園嬪妃拾翠 漪蘭殿保姆懷春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諫移宮楊漣捧日 誅劉保魏監侵權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田爾耕獻金認父 乜淑英赴會遭羅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跛頭陀幻術惑愚民 田知縣貪財激大變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劉鴻儒劫獄陷三縣 蕭游擊戰敗叩禪庵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傅應星奉書求救 空空兒破法除妖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魏忠賢忍心殺卜喜 李永貞毒計害王安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勸御駕龍池講武 僭乘輿泰岳行香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侯秋鴻忠言勸主 崔呈秀避禍為兒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楊副都劾奸解組 萬工部忤惡亡身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定天罡盡驅善類 拷文言陷害諸賢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許指揮斷獄媚奸 馮翰林獻珠拜相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倪文煥巧獻投名狀 李織造逼上害賢書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擊緹騎五人仗義 代輸贓兩縣懷恩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周蓫洲慷慨成仁 熊芝岡從容就義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魏忠賢屈殺劉知府 傅應星忿擊張金吾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孟婆師飛劍褫奸魄 魏忠賢開例玷儒紳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廣搜括揚民受毒 攘功名賊子分茅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據災異遠逐直臣 假緝捕枉害良善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梟奴賣主列冠裳 惡宦媚權毒桑梓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建生祠眾機戶作俑 配宮牆林祭酒拂衣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無端造隙驅皇戚 沒影叨封拜上公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進諂諛祠內生芝 徵祥瑞河南出璽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覓佳麗邊帥獻姬 慶生辰乾兒爭壟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陳元朗幻化點奸雄 魏忠賢行邊殺獵戶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封三侯怒逐本兵 謀九錫妄圖居攝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轉司馬少華納賂 貶鳳陽巨惡投環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舊婢仗義贖屍 孽子褫官伏罪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明懷宗旌忠誅眾惡 碧霞君說劫解沉冤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朱工部築堤焚蛇穴 碧霞君顯聖降靈簽

      詩曰:
      極目洪荒動浩歌,英雄淘盡淚痕多。
      狂瀾一柱應難挽,聖澤千秋永不磨。
      望裡帆檣時蕩漾,空中樓閣自嵯峨。
      臨流無限澄清志,驅卻邪螭淨海波。
      且說堯有九年之水,泛濫中國,人畜並居。堯使大禹治之,禹疏九河歸於四瀆。哪四瀆?乃是江瀆、淮瀆、河瀆、漢瀆。那淮瀆之中,有一水怪,名曰支祁連,生得龍首猿身,渾身有四萬八千毛竅,皆放出水來,為民生大害。禹命六丁神將收之,鎮於龜山潭底,千萬年不許出世。至唐德宗時,五位失政,六氣成災,這怪物因乘沴氣,復放出水來,淹沒民居。觀音大士憫念生民,化形下凡收之,大小四十九戰,皆被他走脫。菩薩乃化為飯店老嫗,那怪屢敗腹饑,也化作窮人,向菩薩乞食。菩薩運起神通,將鐵索化為切面與他吃。那怪食之將盡,那鐵索遂鎖住了肝腸。菩薩現了原身,牽住索頭,仍鎖在龜山潭底。鐵索繞山百道,又於泗州立寶塔鎮之,今大聖寺寶塔是也。又與怪約道:「待龜山石上生蓮花,許汝出世。」歷今八百餘年,正值明朝嘉靖年間。七月三十日,乃地藏王聖誕,寺中起建大齋,施食放燈,蓮燈遍滿山頭。此怪誤認石上生蓮花,遂鼓舞凶勇,逞其頑性,放出水來。江淮南北,洪水滔天,城郭傾頹;民居淹沒。江北撫按官員,水災文書雪片似的奏入京師。正值世宗皇帝早朝,但見:
      祥雲籠鳳闕,瑞氣靄龍樓。數聲角吹落殘星,三通鼓報傳玉漏。和風習習,參差御柳拂旌旗;玉露瀼瀼,爛漫宮花迎劍佩。玉簪珠履集丹墀,紫綬金章扶御座。麒麟不動,香煙欲傍袞龍浮;孔雀分開,扇影中間丹鳳出。八方玉帛進明皇,萬國衣冠朝聖主。
      是日,天子坐奉天殿,眾官禮畢,殿頭官喝道:「有事出班早奏,無事捲簾退朝。」只見左班中閃出兩員大臣,當階俯伏。左首是玉帶金魚,乃工部尚書,奏道:「臣連日接得鳳陽等處水災文書,道淮河水溢,牽連淮、濟,勢甚洶湧,陵寢淹沒,城郭傾頹,淮南一帶,盡為魚鱉。臣不敢不奏,請旨定奪。」右首紅袍象簡,乃是通政司,手捧著幾封文書奏道:「臣連日收得鳳陽等處奏疏數封,敬呈御覽。」兩邊引奏官接了奏章,一面進上御前拆封。讀本官跪下宣讀,皆是水災告急。天子聽了,即傳旨道:「鳳陽陵寢重地,淮揚漕道通衢,爾等會推幹員,速往經理。」眾臣叩頭領旨。
      天子駕起,諸臣退班,即於松蓬下會集閣部九卿台諫部寺各官,會議推得材幹大員朱衡。這朱衡乃江西吉安府萬安縣人,由進士出身,現任河南左布政。曾任中河,因治河有功,故眾人會推他,遂奏聞。旨下,升他為工部侍郎,兼僉都御史,總理河務。頒了敕書,差官送,星夜到河南開封府來。
      朱公接了旨與敕印,即刻起身,走馬到鳳陽來上任。府州縣迎接過了上院,次日謁陵行香,回院。徐、穎、揚三道進見,朱公道:「本院櫟材初任,不如虛實,諸公久任大才,必有碩見賜教。」揚州道拱手道:「大人鴻材碩德,朝野瞻仰,晚生輩何敢仰贊一詞。」朱公道:「均為王事,但請教諸位謀略,共成大功,何必太謙。」鳳陽府推官上前打一躬道:「明日請大人登盱貽山,一觀水勢再議。」
      次日,各官齊集院前,具鼓吹儀從伺候,辰時放炮開門,朱公八人大轎,眾官或轎或騎相隨,一行儀從,早來到盱貽山上下轎。朱公同眾官縱目一觀,但見:
      汪洋浸日,浩漫連天。數千里浪腳拍長空,一望裡潮頭奔萬馬。連山倒峽,噴雪轟雷。悠然樹頂戲魚龍,慘矣城頭游蟹鱉。民居蕩漾,蕭蕭四野盡無煙;蜃氣重迷,隱隱八方渾沒地。子胥威勢未能消,大禹神功難下手。
      朱工部同眾官觀看良久,嚇得目瞪口呆,道:「本院只道是淮水泛溢,與黃河堤壞相同,似此洶湧,何策能治?」眾官你我相視,嘿然無言。又見東北上濤浪捲起,互相沖擊,有數十丈高。朱公道:「這是何處?」泗州知州上前稟道:「這是淮、黃合流之所,兩邊渾水中間一線分開,原不相雜。如今淮水勢大,沖動黃河濁水,故沖起浪來相擊。」朱公道:「似此如之奈何!」眾官道:「大人且請回衙門再議。」
      朱公同各官下山,時日已過午,見山腳下金光燄燄,瑞氣層層。朱公問道:「那放光的是甚麼?」巡捕官稟道:「是大聖寺寶塔上金頂映日之光。」朱公道:「大聖寺是何神?」巡捕道:「是觀音化身,當年曾收伏水母的。」朱公道:「既然有此神靈,何不到寺一謁。」隨行儀從竟到寺中。本寺僧人聞知,便撞鍾擂鼓前來迎接。眾官俱下轎馬,同入寺內。果然好座古寺。有詩為證:
      古寺碑題多歷年,澄湖如練倚窗前。
      寒雲自覆金光殿,蔓草猶侵玉乳泉。
      竹隱梵聲松徑小,門迎嵐色石橋聯。
      龜山一派橫如案,永鎮淮流蔭大千。
      朱公走到二門內,見兩行松翠,陰陰無數,花香馥馥。正中一座寶塔,礙日凌霄,十分雄壯。但見:
      七層突千在虛空,四十門開面面通。
      卻怪鳥飛平地上,自驚人語半天中。
      聲傳梵鐸風初起,光射清流燈自紅。
      水怪潛藏民物泰,萬年佛力鎮淮東。
      朱公上殿焚香,同各官下拜,禮畢,寺僧獻茶。廊下來看碑記,上載著:「唐時水母為災,觀音化身下凡,往黃善人家投胎。後來收伏水母。」朱公忽自猛省道:「本院當日在河工時,曾有個宿遷縣縣丞姓黃,亦是敝府人。彼時河決,劉伶台百計難塞,多虧此人奇計築完,如今不知可在了?若訪得此人來應用,或可成功。」揚州道道:「現在只有高郵州州同,姓黃名達,是吉安人,管河甚是幹練,不知是否?」朱公道:「正是黃達,那人生得修長美髯。」揚州道道:「正是長鬚。」朱公道:「待本院行牌,弔來聽用。」遂上轎回院,各官皆散。朱公隨即發牌調高郵州州同赴轅聽用。
      且說那黃州同,乃江西吉水人,母夢白獺入懷而生,生來善沒水,水性之善惡,一見便知。他由吏員出身,自主簿升至州同,治高寶河堤有功,一任六年。士民保畜,故未升去。一聞河院來傳,隨帶了從人竟往泗州來。一路無詞,到了泗州,便在大聖寺住下。次日上院叩見,朱公見是他,便十分歡喜道:「一別數年,丰姿如舊,揚屬各上司個個稱贊,可賀可羨。」立著待了一杯茶。部院體統,即府佐也不待茶,這也是十分重他。朱公遂將冶水之事,一一對他說了。黃達稟道:「如今淮水洶湧,與黃水合流,汪洋千里,且牽動九道山河之水,勢甚猖獗,急切難治。須求地理圖一觀,或原有故道可尋,或因地勢高下,再行區處。」朱公邀至後堂,命他坐了。門子捧過文卷,乃是黃河圖、淮河圖、盱貽等志,一一看過。上面大青大綠,畫著河道並村莊店鎮,皆開載明白。拐得淮、黃分處,原有大堤,名為高家堰,由淮安揚家廟起,直接泗州,其有五百七十里,乃宋、元故道,久不修理,遂至淹沒。朱公道:「即有舊堤,必須修復。」黃達道:「恐陵谷變遷,水勢洶湧,難尋故道。」朱公道:「堤雖淹沒,必有故址可尋。築堤之事,再無疑議,專托貴廳助理。」命擺飯畝食畢,黃達叩謝。辭出回寓,嘿坐無言,想道:「這官兒好沒分曉,他把這樣天大的事看為兒戲,都推在我身上。」
      正自躊躇未決,忽報泗州太爺來拜,傳進帖來,上寫著眷生的稱呼。原來這知州也是吉水人,平日相善,相見坐下,知州道:「河台特取老丈來,以大事相托,想定有妙算。」黃達道:「河台意欲於湖心建堤,隔斷淮、黃之水,豈非挑雪填井,以蟻負山?何得成功?著晚生奔走巡捕則可,河台竟將此事放在晚生身上,如何承應得起?」知州道:「老丈高才,固為不難,但此公迂闊,乃有此想,可笑之至。」黃達道:「事出無奈,敢求划船十隻,久練水手二十名,容晚生親去探視水性再處。」知州道:「即送過來。」
      相別去了一會,州裡撥到划船十隻,二十名水手,又送下程、小菜。黃達即將下程賞了眾水手,小菜賞了船家。收拾下船,一齊開向湖心裡來。已是申牌時候,行有三十里,只見東方月上。是夜微風徐動,月色光明,照得水天一色,到也可愛。船到了一個渦口,黃達覺得水淺,叫水手下去探試。兩個水手脫了衣服下去,約有頓飯時,不見上來。眾人等得心焦,黃達又叫兩個下去。眾人見先下去的不上來,便你我相推,亂了一會;揀了兩個積年會水的下去,又不見上來。等至三更,月色沉西,也不見上來。黃達又叫人下去,眾人道:「纔兩人是積年會水的,水裡能走幾十里的,也不見上來。」各人害怕,皆延挨不肯下去。黃達怒道:「你們見我不是你本官,故不聽我調度。我是奉院差來,明日回過,一定重處。」眾人見他發怒,只得又下去了兩個。那些人皆唧唧噥噥的報怨。
      少頃,又命兩個下去。正脫衣時,只見一陣大風,只刮得:
      星斗無光昏漠漠,西南忽自生羊角。中溜千層黑浪高,當頭一片炮雲灼。兩岸飛沙月色迷,四邊樹倒威聲惡。翻江攪海魚龍驚,播土揚塵花木落。呼呼響若春雷吼,陣陣凶如餓虎躍。山寺亭台也動搖,漁家舟楫難停泊。天上撼動鬥牛宮,地下掀翻瓦官閣。連天濤浪與山齊,千里清淮變渾濁。
      這一陣狂風,把一湖清水變作烏黑。十隻船吹得七零八落,你我各不相顧,眼見得都下水去了。那黃州同也落在水裡,抱住一塊大船板,雖是會水,當不得風高浪大,做不及手腳,只得緊抱著板,任他飄蕩。半浮半沉,昏昏暗暗,不知淌有多少路。忽覺腳下有崖,睜眼看時,已打在蘆洲上。把兩腳登住,一浪來又打開去了。心中著忙,用手去扯那蘆葦,沒有扯得緊,又滑下去。順著水淌,又掙到灘邊,盡力將身一縱,坐在岸上,那浪花猶自漫頂而過。又爬到高處坐了一會,風也漸漸息了,現出月光。獨自一人,怕有狼虎水怪,只得站起來。四面一望,但見天水相連,不見邊岸,身上衣服又濕,寒冷難禁,更兼腹中饑餓。正在倉皇,忽聽得遠遠有搖櫓之聲,走到高處看時,見一人搖著一隻小漁船而來。看看傍岸,忽又轉入別港裡去,黃達高聲叫道:「救人。」那人那裡理他,竟向前搖,漸漸去遠。
      也是合當有救。那人正搖時,忽的櫓扣斷了,挽住船整理,離岸約有裡許。黃達顧不得,又下水洑到他船邊,爬上船去。那人道:「你好大膽!獨自一人在此何為?」黃達道:「我是被風落水的,你不見我衣服尚濕。」那人整了櫓扣,搖著船穿蘆葦而走。黃達偷眼細看,那人生得甚是醜惡,只見他:
      鐵柱樣兩條黑腿,龍鱗般遍體粗皮。蓬鬆四鬢赤虯鬚,凜凜威風可畏。叱咤聲如雷響,兜腮臉若鍾馗。眉稜直豎眼光輝,一似行瘟太歲。
      那人搖著船問道:「客人何處上岸?」黃達道:「泗州。」那人道:「泗州離此四百里,不得到了,且到我小莊宿一夜,明早去罷。如今淮水滔天,聞得朝廷差了個甚麼工部來治水,不知可曾治得?」黃達道:「如今朱河院現在泗州駐紮,要識水勢深淺闊狹,然後有處。」那人冷笑一聲道:「有處,有處,只會吃飯屙屎,目今淮水牽連河水,勢甚汪洋,若不築大堤隔斷,其勢終難平伏。只是苦了高、寶、興、泰的百姓遭殃。」黃州同聽了,想道:「此人生得異樣,且言語有理,莫不他也知道地理法則?」因說道:「在下是高郵州的州同黃達,奉河院差委來探水勢,遭風落水。如今河院要尋高堰舊堤,故跡俱已淹沒,欲向湖心築堤,豈不是難事?」那人道:「世上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。驅山填海,煉石補天,俱是人為,何難之有?高堰雖淹,自有故址可尋,也盡依不得當時舊跡。」
      說著,船已搖到一個洲上。那人挽住船,邀黃達上岸。過了一座小板橋,只見籬菊鋪金,野梅含玉,數竿修竹,一所茅堂。那人邀黃州同進去坐下,命童子烹茶。舉頭看時,滿屋皆取魚器具,卻也幽雅。童子獻過茶,又取出香州飯、乾魚、烹雞相待。飯罷,黃達謝過,坐著對談,問道:「請教老丈高姓大號?」那人道:「小人姓赭名巳,這村喚做練塘,小人隱此多年,只以取魚為業。洪澤湖並高、寶諸湖,無處不到。近因年老,在此習靜。」說話時已夜深了,赭巳道:「有客無酒,奈何?請安置罷。」是夜月色昏暗,又無燈火,赭巳讓床與黃州同睡,自己在中堂打鋪。
      黃達一夜無眠,翻來覆去,村中又無更鼓,約有三更時候,忽聽得有人言語,往來行走之聲。悄悄起來,摸門不著,只聽得赭巳鼾呼如雷。悄悄從壁縫中往外看時,只見七八個人坐在地下,將土堆成路徑,卻掃去,又堆,約有一二十遍。又見幾個人將竹竿在地上量來量去,也有一二十遍。仔細看時,卻是些小兒,不知是何緣故。看了約有一個更次,聽見赭巳翻身,他便輕輕上床睡下。
      天明時起來,四下看了,並無一人,止有一短童炊飯,因向赭巳問築堤之法。赭巳笑道:「且請用早飯。」飯畢,赭巳道:「小人隱此多年,並不出門。昨日偶過湖上訪友,得遇足下,亦是前緣。我授你治水之法。」遂向袖中取出一張紙,乃是畫成的圖本,指著上面說道:「如今築堤,必由高堰舊跡。然亦有改移處,不可盡依故跡,此圖上開載明白,依此而行,可建大功。」黃達道:「老丈指教,必定有成。但水勢湍激,難以下樁,奈何?」赭巳道:「事已有定。」遂攜著黃州同的手,走到屋後,見一園紫竹,對黃達道:「吾種此竹多年,以待今日之用。必做楠木大樁,以生鐵裹頭,只看有紫竹插處,即可下樁,管你成功。」黃州同謝道:「隱居行志,何如出世行道?」敢屈同見河院,共成大績,垂名竹帛。」赭巳道:「村野之人,不識官府,幸勿道我姓字。」又同到岸邊,已有童子艤舟相待。上得船,拱手相別,又囑咐道:「築堤時毋傷水族,慎之,慎之!」
      二人別後,童子撐開船。黃達取出圖來細看,少刻困倦,便隱几昏昏睡去。忽聽得童子叫道:「上岸了。」睜開眼看時,人船俱無,卻坐在大聖寺前石上。只得回到自己寓所,從人俱各驚駭道:「老爺不見已七日了,在何處的?院中差人四處找尋。」黃達即忙換了衣服,到院前進見。一見便問:「從何處來?曾探出舊堤來否?」黃達隱起前情,捻詞稟道:」卑職已訪出來,計較停妥,望大人作速催趲錢糧應用。仍求大人令箭,使卑職得便宜行事,各縣工匠人夫都要聽卑職調度。仍要撥幾員官,分工修築,方可速成。」朱公一一依允,當即行牌分頭行事。
      正是國家有倒山之力,不到半月,各事俱備,擇定十一月甲子日起工於大聖寺前,建壇祭告天地、山川、河瀆等神。河院親遞了黃州同三杯酒,各管河官員俱飲一杯,一齊上船。四五十隻大船,裝著樁石一齊開船,鼓樂喧天。
      行不上四五里,見水中果有紫竹影。黃州同就叫住船,將大船鎖住,紮起鷹架,依竹影下樁。十數人上架豎起樁來,將石打下。眾官並從人俱各暗笑。誰知那樁打了一會,果然定住了,便將大石鑿孔套在樁上,一層層壘起,眾皆駭然。凡遇竹影,即便下樁,一百四十里湖面,用樁三百六十根。定樁之後,水勢就緩了。各官分工,加工修築。不到二月間,五百七十里長堤,俱已完成。有詩道得好:
      誰道仙凡路不通,有緣天遣入鮫官。
      狂瀾不借神工助,安得黃君建大功?
      各管河官紛紛申文報完工,朱公即發牌由陸路至淮安看堤,就從新堤上一路而來。果然樁石堅固,有二十丈闊。又令兩邊種柳,使將來柳根盤結,可以固堤。行了三日,到白盧鎮住下。因無官舍,只得借民舍居住。朱公睡至半夜,夢中忽聽得一聲喊起,有千軍萬馬之聲,鼎沸不止。朱公慌忙披衣起來,差人打探。只見流星馬來報導:「赤練村新堤決了有二百餘丈,水勢沖激。離此有七里路,不妨事,大人不要驚慌。」朱公忙叫巡捕官安慰居民,遂駐紮在鎮上。天明時柑是何人所管,即請黃州同來議事。拐得係淮安府通判所管,因未遵黃達規畫,近了十五里,堤做直了,故容易沖倒。朱公即將本官參革,帶罪督修。其時黃州同因感冒風寒,不能來見,只得具了個稟帖,說:「赤練村堤勢太直,且當淮水發源之處,故此沖決。須建閘洞四座,起閉由人,旱則閉之以濟漕運,水則起之以固堤。」朱公依議,即行牌,仰揚州府通判同造。
      兩個通判晝夜催趲人夫,下樁卷埽興工,眾人並力下埽。到中間時,只見一條小紅蛇,繞樁一箍,那埽便淌去,反卸下十數丈土去。又帶下一二十夫去,不見蹤跡。從新又捲起埽來再下,依舊小蛇出來一箍,那埽就崩了。一連卷了二三十個埽,都被沖去了,又淹死一二百人,二官無奈。有本村老人說道:「此處一向聞人傳說有老龍在此,莫非是他作怪?」二官商議著水手下去看看真假,隨即差了四名水手下去,半日不見上來。又差四個下去,過了好一會,纔爬上兩個來。
      眾人齊上前拉起,只見二人渾身戰慄,說不出話來。定了半晌,纔說道:「初下水時,洑去十數丈,並不見動靜,後繞岸尋了一遍,也不見甚麼。及回到東首傍岸,見有個大穴,我等爬到穴邊,伸頭下去看時,穴口有宣缸大,裡面尚寬大許多,有無數紅蛇在內。還有幾條大的,頭如斗大,不知多長,見人時便竄出來。虧我等走得快,想先下去的,不提防滑了腳弔下去了,自然被他吃了。」二官聽見道:「可見村人之言不謬,既稱為龍,想必自有靈異,且祭他一祭看。」遂叫人備牲醴到穴邊行禮。祭畢,將豬羊等照定穴口傾下去。然後又卷埽下樁,依然淌去,那裡打得住?
      二官無奈,只得具稟申院。朱公來看了,心中大怒道:「本院奉皇上欽命治水,大功已完,何物妖蛇,敢行無狀!」遂行牌仰兩府管工官員,縱火焚燒,傾其巢穴。二官遂備竹纜火把,遍涂魚油,內包硫黃燄硝引火之物,又用竹筒打通節,藏著藥線,再用火炮地雷等物將亂草碎木填塞穴口,令水手將利刃架在洞口,敲石取火,點著藥線。不上半個時辰,水中火起,十分猛烈。但見:
      乒乒乓乓,轟轟烈烈。千條火燄徹天紅,一片黑煙隨地滾。金輪飛上下,華光神倒騎火馬離天關;震炮響東西,霹靂將共策火龍來地藏。火老鼠隨波亂竄,水鴛鴦逐浪齊飛。土穴焦枯,石崖崩損。渾如赤壁夜鏖兵,賽過阿房三月火。
      那火足燒了三晝夜,腥穢之氣臭不可聞。忽聽得一聲響,如天崩地裂一般,從火光中捲起一陣黑氣,衝到半天,化作十數道金光,四散而去。這火直燒到七日方息。管工官叫挖開土來看時,只見一穴赤蛇,盡皆燒死。纔下住了樁,加工修築,三十里內造了四座閘,一月間功成。
      朱公就由新堤前往淮安,見兩岸波光如練,柳色拖金,綠草依人,紅塵撲馬,心中歡喜。有滄溟先生詩道得好,詩曰:
      河堤使者大司空,兼領中丞節制同。
      轉餉千年軍國重,通漕萬里帝圖雄。
      春流無恙桃花水,秋色依然瓠子宮。
      大績但懷溝洫志,帝臣何減丈人風。
      朱公將五百七十里河堤逐一看來,淮安一路官員迎接。是時黃達已病痊了,跟隨看視,撫院設宴相待。朱公又往南去巡視高、寶河堤,下船由水路進發。將近午牌時,忽聞一陣香氣飄過,遂問道:「到何處了?」巡捕官稟道:「已過涇河。」離寶應縣只二十餘里,香氣越發近了,便問:「香氣是何處的?」巡捕官道:「寶應縣城北泰山廟,香煙最盛,四季皆是,挨擠不開。香氣嘗聞四五十里。」朱公道:「有何靈異?」巡捕官道:「去年黃淮決口,有一潭其深莫測,正與決口相聯。兩水相激,再打不住樁。正是三月清明日,因水溜,往來船只俱不敢過。岸上遊春的男女都到潭邊玩耍,見水上有一尾金魚遊戲,有人說是龍變化的,有的說是妖物,亦有丟麵食引他,也有拋土塊打他的。忽人叢中走出一個少年美貌女子來,道:『這是潭龍,待我下去擒他上來。』內中便有個少年人,見那女子有姿色,遂調戲了他兩句。那女子含羞,眾人纔轉眼,他便跳下潭去。眾人慌了,怕干連自己,都一哄而散。只有那少年兩腳便如釘釘住一般,莫想走得動。少頃,只見潭內水湧起來,高有數丈。只見一個女真人,騎一條白龍乘空而去。眾人一齊下拜,半日方沒。那個少年人忽然亂跳亂舞起來,口裡說道:『吾乃泰山頂天仙玉女碧霞元君,奉玉帝敕旨來淮南收伏水怪,保護漕堤,永鎮黃河下流,為民生造福。可於寶應城北建廟。因畜金箸一雙為信。』說罷,倒在地下,慢慢甦醒來。頭髮內果有一雙金箸,上面有字,乃宣德元年欽賜泰山神的。眾人奔告,知縣申文撫按,題請立廟,至今香火日夜不絕。祈禱立應,遠近之人絡繹不絕。黃淮決後即打住,潭中有白龍蛻一副。」朱公道:「既然靈應,本院去行香。」巡捕傳寶應縣備辦香燭等伺候。  少刻,船抵皇華亭,官吏等見過,朱公上轎,各官跟隨,一行儀從來到廟中,只見人煙湊集,香氣霾靄,果然好座廟宇。但見:
      凌虛高殿,福地真堂。凌虛高殿,巍巍壯若鬥牛宮;福地真堂,隱隱清如兜率院。花深境寂散天香,風澹谷虛繁地籟。珍樓杰閣,碧梧帶雨嘗遮;寶檻朱欄,翠竹畜空擁護。風雲生寶座,日月近雕樑。龍章鳳篆,懸掛著御墨輝煌;玉簡金書,鐫勒著神功顯赫。鐘鼓半天開玉道,香煙萬結擁金光。萬方朝禮碧霞君,永護漕河福德主。
      朱公同眾官至廟前下轎,禮生引導至大殿瘸手焚香。拜畢,見香案上有四個籤筒,遂命道士取過來。朱公屏退從人,焚香嘿祝道:「弟子工部侍郎朱衡,奉旨治水修築河堤,上保陵寢,中保漕運,下護生民,皆賴神功默助,僥倖成功。未知此堤可能日後常保無虞否?乞發一簽明示。」說罷將籤筒搖了幾搖,一枝簽落在地下。從人拾起,道士接過籤筒,朱公看時,乃是八十一簽中吉。道士捧過簽薄,拐出簽來,簽上四句詩道:
      帝遣儒臣纘禹功,獨憐赭巳喪離官。
      若交八一干開處,散亂洪濤滾地紅。
      朱公見了,不解其意。傳與各官詳解,眾官亦不能解。只有黃州同看了道:「怪哉!怪哉!」眾官只道他詳解出來,一齊來問。黃達迭著兩個指頭,言無數句,有分教:瓊樓玉宇,藏幾個雌怪雄妖;柏府烏台,害許多忠臣義士。正是:
      傷殘眾命驚天地,報復沉冤泣鬼神。
      不知黃州同說出甚麼來?且聽下回分解。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