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仁貴征東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第一回
      秦元帥興兵定北 唐貞觀御駕親征
  • 第二回
      白良關劉寶林認父 殺劉方梅夫人明節
  • 第三回
      秦瓊兵進金靈川 寶林槍挑伍國龍
  • 第四回
      鐵板道土遁野馬川 屠爐女夜棄黃龍嶺
  • 第五回
      貞觀被困木陽城 叔寶大戰祖車輪
  • 第六回
      程咬金長安討救 小英雄比奪帥印
  • 第七回
      老夫人訴說祖父冤 小羅通統兵為元帥
  • 第八回
      羅仁私出長安城 鐵牛大敗磨盤山
  • 第九回
      白良關銀牙逞威 鐵踹牌大勝唐將
  • 第十回
      八寶銅人敗羅通 羅仁雙錘救兄長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羅仁禍陷飛刀陣 公主喜訂三生約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蘇定方計窖羅通 屠爐女憐才相救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破番營康王奔逃 殺定方伸雪父仇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賀蘭山知節議親 洞房中公主盡節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龍門縣將星降世 唐天子夢擾青龍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勝班師羅通配丑婦 不齊國差使貢金珠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舉金獅叔寶傷力 見白虎仁貴傾家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大王莊薛仁貴落魄 憐勇士柳金花贈衣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富家女逃難托乳母 貧窮漢有幸配淑女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射鴻雁薛禮逢故舊 贈盤纏周青同投軍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樊家莊三寇破獲 薛仁貴二次投軍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樊繡花願招豪俠婿 薛仁貴怒打出山虎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金錢山老將薦賢 贈令箭三次投軍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尉遲恭征東為帥 薛仁貴活擒董逵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白袍將巧擺龍門陣 唐天子愛慕英雄士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小將軍獻平遼論 瞞天計貞觀過海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金沙灘鞭打獨角獸 思鄉嶺李慶紅認弟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薛禮三箭定天山 番將驚走鳳凰城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汗馬城黑夜鏖兵 鳳凰山老將破獲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尉遲恭囚解建都 薛仁貴打獵遇帥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唐貞觀被困鳳凰山 蓋蘇文飛刀斬眾將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薛萬徹殺出番營 張士貴妒賢傷害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梅月英法逞蜈蚣術 李藥師仙賜金雞旗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蓋蘇文大敗歸建都 何宗憲袍幅冒功勞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尉遲恭犒賞查賢士 薛仁貴月夜歎功勞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番將力擒張志龍 周青怒鎖先鋒將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薛仁貴病挑安殿寶 尉遲恭怒打張士貴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火頭軍仙救藏軍洞 唐天子駕困越虎城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護國公魂遊天府 小爵主掛白救駕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秦懷玉衝殺四門 老將軍陰靈顯聖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孝子大破飛刀陣 唐王路遇舊仇星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雪花鬃飛跳養軍山 應夢臣得救真命主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銀鑾殿張環露奸臉 白玉關薛禮得龍駒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長安城活擒反賊 說帥印威重賢臣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賣弓箭仁貴巧計 逞才能二週歸唐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猩猩膽飛砧傷唐將 紅幔幔中戟失摩天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寶石基彩金進貢 扶餘國借兵圍城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程咬金誘惑蓋蘇文 摩天嶺討救薛仁貴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薛招討大破圍城將 蓋蘇文失計飛刀陣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扶餘國二次借兵 朱皮仙播弄神通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香山弟子除妖法 唐國元戎演陣圖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蓋蘇文誤入龍門陣 薛仁貴智滅東遼帥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唐天子班師回朝 張土貴欺君正罪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平遼王建造王府 射怪獸誤傷嬰兒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王敖祖救活世子 平遼王雙美團圓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秦元帥興兵定北 唐貞觀御駕親征

      詩曰:
      欲笑周文歌燕鎬,還輕漢武樂橫汾。
      豈知玉殿生三秀,詎有銅龍出五雲。
      陌上堯尊傾北斗,樓前舜樂動南熏。
      共歡天意同人意,萬歲千秋奉聖君。
      話說真主登了龍位,改唐太宗貞觀天子年號。真個風調雨順,因泰民安,四方寧靜,百姓沾恩,君民安享三年。忽一日,貞觀天子臨朝,文武百官朝見已畢,分班站立。有黃門官啟奏道:「臣黃門官有事奏聞陛下。」「奏來。」
      「今有北番使臣官要見陛下,現在午門外侯旨。」朝廷說:「既有外邦使臣,快宣上殿來見寡人。」黃門官領旨傳宣。你看這個使臣,怎生模樣?只見他頭戴圓翅烏紗狐狸冠頂,身穿大紅補子宮袍。腰圍金帶,圓面短腮,海下鬍鬚,手捧本章,上殿俯伏金階。說:「南朝聖主在上,有外邦使臣周綱見駕。願陛下聖壽無疆。」朝廷說:「愛卿到朕駕前,可是進貢與寡人麼?」使臣回奏道:「臣奉瑯主赤壁寶康王,羅窠漢七十二島、流國山川紅袍大力子大元帥祖車輪之旨令到來,有表本獻與萬歲龍目親觀。」朝廷傳旨:「什麼表章,獻上來。」周綱把表章雙手呈獻,旁邊侍臣接上龍案,揭開抽封,龍目一看,只見數行字在上面寫著:北番赤壁寶唐王,大將先鋒誰敢當。立帝三年民盡怨,故我興乓伐爾邦。唐篡隋朝該一罪,殺父專權到處揚。欺兄滅弟唐童賊,自長威光壓眾邦。生擒敬德來養馬,活捉秦瓊挾將刀。若要我邦兵不至,只消歲歲過來朝。
      那太宗不看也罷了,一見數行言辭,不覺龍顏大怒,說:「阿唷唷!罷了,罷了。可惡那北番縷蟻之邦,擅敢如此無禮,前來欺負寡人!」吩咐把使臣官綁出午門梟首,前來繳旨。「「嘎!」兩旁一聲答應,唬得周綱魂不附體,說:「阿呀!南朝聖主饒命。狼主冒犯天顏,與使臣官何罪,望赦螻蟻之命。」
      爬起金階,喊聲大叫。那兩班文武百官,多不解其意。早有徐茂功出班說:「臣啟陛下,不知這赤壁寶康王表章上說些什麼?萬歲龍顏如此大怒?」太宗說:「徐先生,你拿去觀看就知明白。」茂功上前取過表章一看,說道:「陛下,這赤壁寶康王命使臣官來投戰書了,難道天邦反懼了他不成?況兩國相爭,不斬來使,今陛下若斬其臣,北番反道陛下懼怕番邦了,請萬歲命他使臣官報個信去,說我國隨後就來征服你們。」朝廷聽了茂功之言,把龍首顛顛說:「先生之言有理。也罷,把使臣官周綱割下兩耳,恕其一死。」
      傳旨未了,早有兩旁武將一聲答應,割去兩耳,弄做了一個冬瓜將軍,喊聲:「阿唷。謝南朝聖主不斬之恩。」太宗喝道:「你快快回去,對那個赤壁寶康王,羅窠漢聽講,叫他脖子頸候長些,只在百日之內,天兵到來取他首級,剿滅鳥巢,傳個信與他。」周綱說聲:「是!領南朝聖主旨意。」周綱退出午朝門外,把絹袱包滿了耳傷之所,當日上馬。見北番狼主之話,非一日之工夫,我且不表。
      單說唐貞觀天子開言說道:「徐先生,北番康王如此無禮,寡人這裡不發兵去征剿他們,他到反來討戰,寡人還是怎麼樣。」軍師徐茂功道:「陛下,從來只有中國去征服小邦,那裡小邦反打戰書到中國來?這叫做來者不善,善者不來。臣昨夜仰觀天象,見北方殺氣騰空,必有一番血戰之事,不想今日果有使臣官打戰書到來。百日之內,就要提兵前去平服北番,方除後患。若是遲延,他兵一到,就難抵了。」太宗道:「依徐先生之言,如此遲延不得了。」便對叔寶道:「秦王兄,寡人命你明日起,要在教場之內,把團營總兵大小三軍武職們等,操演半個月,演好了然後就此發兵。」叔寶道:「臣領陛下旨意,下教場操演便了。」那秦瓊出了午朝門,回到自己府中,就要發令與合府總兵官,明日大小三軍在教場中伺候操演,這話且慢表。
      單講徐茂功說:「陛下,這北番那些兵將,一個個多是能人,利害不過的,必須要御駕親征才好。」太宗道:「徐先生要寡人親領兵前去麼?」軍師道:「正是要御駕親征,才平定得來。」太宗道:「也罷了。父王在位,寡人領兵慣的。今日北番作亂,原是寡人領兵,今降朕旨意與戶部尚書,催趲各路錢糧。」朝廷把龍袍一展,駕退回宮,珠簾高卷,群臣散班。一宵晚話不表。
      單講次日清晨,秦叔寶在教場操演三軍,好不熱鬧。那朝廷在朝中,也是忙亂兜兜,降許多旨意,專等秦瓊演熟三軍,就要選黃道吉日,興兵前去。
      不覺過了半月,叔寶上金鑾復旨說:「陛下,三軍已操演得來精熟的了。」
      太宗就向軍師道:「徐先生,幾時起兵?」茂功道:「臣已選在明日起兵。」
      朝廷叫聲:「秦王兄,你回衙周備,明日就要發兵了。」叔寶領了旨意,退回衙署,自有一番忙碌。這些各位公爺,多是當心辦事,到了明日五更三點,駕發龍位,只有文官在兩班了。這些武將,多在教場內,有護國公秦叔寶戎裝上殿,當駕前掛了帥印。皇上御手親賜三杯御酒,與叔寶飲了。謝了恩,退出午門,跨上雕鞍,豁喇喇往教場來了。早有眾公爺在那裡候接。多是戎裝披掛,跨劍懸鞭,也有鐵箔頭、烏金銷,獅子盔、黃金甲,獬豸盔、紅銅鎧,銀箔頭、青銅甲。這班公爺,個個上前說道:「元帥在上,末將們等在此候接。」元帥叔寶道:「諸位將軍,何勞遠迎,隨本帥進教場內來。」眾公爺齊聲應道:「是。」一同隨元帥進教場來。只見有團營總兵官、游擊、千把總、參謀、百戶、都司、守備這一班武職們,也都是頂盔貫甲,跪接元帥。秦瓊吩咐站立兩旁,又見合教場大小三軍,齊齊跪下,送帥爺登了帳,點明隊伍,一共二十萬大隊人馬。點咬金帶一萬人馬為頭站先鋒:「須要逢山開路,遇水成橋。此去北番人馬甚是驍勇,一到邊關停住紮營,待本帥大兵到了,然後開鋒打仗。若然私自開兵,本帥一到,就要取你首級。」先鋒一聲答應:「是,得令。」那魯國公程咬金,好不威風,頭戴烏金開口獬豸盔,身穿烏油黑鐵甲,內襯皂羅袍,左懸弓,右插箭,手提開山大斧,鬚髯多是花白的了。若講到掃北這一班公爺們,多有五六旬之外,盡是鬢髮蒼蒼年老的了。這叫做:年老長擒年少將,英雄那怕少年郎。
      只看程咬金有六旬外年紀,上馬還與天神相似,這般利害得狠。他領了精壯人馬一萬前去,逢山開路,遇水成橋,竟望河北幽州大路而行,我且慢表。
      回言要講到朝廷龍駕,命左丞相魏徵料理國家大事,托殿下李治權掌朝綱。
      貞觀天子同軍師徐茂公,出了午朝門,跨上日月催驌驦馬,一竟到教軍場來。
      有秦瓊接到御駕,遂命宰殺牛羊,奠旗纛神祗。皇上御奠三杯,有元帥秦叔寶祭旗已畢,吩咐發炮起營。那一時哄嚨嚨三聲炮起,拔寨起兵,前面有二十萬人馬擺開陣伍,秦元帥戎裝打扮,保住了天子龍駕,底下有二十九家總兵官,多是弓上弦,刀在鞘,有文官送天子起程,回衙不表。
      單講那些人馬離了長安,正往河北進發,好不威靈震赫。這些地方百姓人家,多是家家下闥戶戶關門。正是:太宗登位有三年,風調雨順國平安。康王麾下車元帥,表中差使進中原。辱罵貞觀天子帝,今日興兵御駕前。旗幡五色驚神鬼,劍戟毫光映日天。金盔銀鎧多威武,寶馬龍駒錦繡鞍。南來將士如神助,馬到成功定北番。
      這個唐太宗人馬,旌旗招揚,正望北路進發。後有解糧駙馬小將軍,名喚薛萬徹,其人慣使雙錘,驍勇無敵,所以護送糧草來往。貞觀天子起了二十萬足數精壯人馬,前去定北平番,我且不表。
      單說那北方外邦,第一關叫做白良關,卻對中原雁門關。白良關遠雁門關有二百里,多是荒山野地之處。雁門關外一百里,是中原地方;白良關外一百里,是北番地方。在此處各分疆界,若是大唐人馬到來,必須要穿過雁門關而至白良關的。前日使臣官周綱,被太宗皇帝割去兩耳,早已回番,見過狼主,故此北番狼主傳令各關守將,日夜當心防備,又差探子遠遠在那裡打聽。那北番第一關上,有位鎮守總兵老爺,你道什麼人?他乃姓劉名方,字國貞,其人身長一丈,平頂圓頭,猶如笆鬥,膊闊一庭,腰大十圍。生一張黑威威臉面,短腮闊口,兜風一雙大耳,兩眼銅鈴,硃砂濃眉,兩臂有千斤之力。他若出陣,善用一條丈八蛇矛,其人利害不過,若講到北番之將,
      多是:
      上山打虎敲牙齒,下水擒龍剝項鱗。
      說不盡關關有好漢,寨寨有能人。此一番定北不打緊,只怕要征戰得一個:頭落猶如瓜生地,血湧還同水泛江。
      當下劉國貞正在私衙與偏正牙將們講究兵法,忽有小番兒報進來了,說道:「啟上平章爺,不好了,小將打聽得南朝聖主太宗唐皇帝,御駕親領二十萬大隊人馬,有護國公大無帥秦瓊,帶了數十員戰將,手下有合營總兵官,前來攻打白良關了。」劉國貞聞言,不覺駭然說:「唐朝天子親領人馬來了,可打聽得明白?」小番在雁門關探聽得明明白白的,故來通報。」國貞道:「既是明白的,可曉他人馬離此有多少路了?」「小番探得他此時頭站先鋒,差不多出雁門關了。」那國貞哈哈大笑道:「好好好,送死的來了。」這一班眾將連忙問道:「大老爺為何聞說南朝起兵前來,反是這等大笑?」國貞說:「諸位將軍,你們有所不知,俺們狼主千歲,欲取中原花花世界,錦繡江山,所以前日命周綱打戰書與太宗唐王。若是唐童不起兵來,到也奈何他不得。如今那唐王御駕,親領人馬前來,也算我狼主洪福齊天,大唐的萬里山河穩穩是我狼主的了,豈不快活。」眾將道:「大老爺,何以見得穩取中原,如此容易?」國貞道:「列位將軍,豈不曉那唐童全靠秦叔寶、尉遲恭利害。他只道北番沒有能人,所以御駕親自領兵前來征剿我們,他還不曉得北番狼主駕前,關關多是英雄豪傑,何懼叔寶、敬德乎?待唐兵到來,必然攻打白良關。待本鎮去活捉唐朝臣子以獻狼主,豈非本鎮之功。」諸將大喜。
      叫聲:「平章爺須要小心。小將們別過了。」不表這班花知魯達們回衙,單講劉國貞吩咐把都兒,關上多加些灰瓶石子,蹋弓弩箭,若唐兵一到,速來報本鎮知道。把都兒一聲答應,自去緊守關頭,我且不表。
      單講那先鋒程咬金領了一萬人馬,從河北一帶地方出了雁門關,又是兩日路程,有軍士報說:「啟上先鋒爺,前面是白良關北番地方了。」咬金道:「既到番地,吩咐安營,扣關下寨,放炮定營。」眾將一聲得令,頃刻把營盤扎住。咬金吩咐小軍打聽,大兵一到,速來報我。軍士答應自去。如今要說到貞觀天子,統領大隊人馬,過了雁門關,一路下來。早有程咬金遠遠相接說:「元帥,小將在此候接帥爺、龍駕。前面已是白良關了,不敢抗違帥令,等候三天,一同開兵。」元帥說:「本帥自令北番早定,馬到成功。」
      吩咐大小三軍紮下營盤,走進御營。天子說:「秦王克,行兵在路辛苦,明日開兵罷。」秦瓊說:「此來定北,非一日一月之功,要看日時開兵吉利的成日。」天子道:「秦王兄之言甚善。」按下唐營君臣之事,再講關內小番報進:「啟上平章爺,唐兵已到關下了。」劉國貞說:「方才關外放炮之聲,想必唐兵到來紮營,若有唐將討戰,前來報我。」小番得令,自往關上觀望不表。
      再說唐營元帥說:「諸位將軍,今當出兵吉日,那一個出去討戰?」道言未了,早有程咬金閃出說:「元帥,小將願往。」元帥說:「你是沒用的,北番番將不是當耍的,甚是利害,第一場開兵,須要取他之勝,才曉得我們大唐將軍的利害。若是你出馬殺敗了,反為不美。」程咬金最膽小的,一聞元帥之言,只得退立旁邊去了。只見部中又閃出一將道:「元帥,待小將出去討戰罷。」元帥一看,原來是尉遲恭,便說:「將軍出陣,須要小心。」
      尉遲恭一聲:「得令。」上馬提槍,掛劍懸鞭,頂盔貫甲,一聲炮響,大開營門,鼓聲嘯動,豁喇喇一馬衝出,直奔白良關下。那小番兒看見,好一個惡相的唐將,待我放箭。「吠!下面的蠻子,少催坐騎。看箭!」說是遲,射是快,阿唷唷,只見亂紛紛箭如雨點一般射下來。尉遲恭不慌不忙,把長槍亂使,如雪花飛舞相似,把亂箭盡行撇開。上面小番看呆了,箭也不射下來了。那尉遲大叫一聲,說道:「吠!關上的,快報你主將得知,今天兵到了,太宗皇帝御駕親征,叫他早早出關受死。」不表尉遲恭關下大叫,單講小番飛報進衙說:「啟上平章爺,有南朝蠻子在關外討戰。」劉國貞聽報,立起身來:「待我去擒南蠻。」吩咐備馬抬槍,脫下袍服,頂好盔,穿好甲,端住槍,跨上馬,出了總府衙門,來到關上,望下一瞧,說:「阿唷!好一個蠻子。」但見他頭戴鬧龍鐵箔頭,面如鍋底,濃眉豹眼,海下鬍髯,身穿鎖子烏金鎧。左懸弓,右懸箭,坐在馬上,好不威風。國貞就命把都兒發炮開關。只聽一聲炮響,關門大開,放下吊橋。劉國貞出得關門,後擁三百攢箭手,射住陣腳。尉遲恭抬頭一看,只見一個番將,望吊橋衝來,好不可怕:但見他頭上戴頂雙分鳳翅金盔,頂大紅纓,面如紙錢灰,獅子口,大鼻子,硃砂眉,一雙怪眼,短短一捧連鬢鬍鬚。身上穿一頓腥腥血染大紅袍,外罩龍鱗紅銅鎧。左懸弓,右插箭,手執一條射苗槍,坐下一匹點子昏紅馬,直奔上前,把槍一起。尉遲恭也舉烏纓槍架住,說道:「吠!那守關將留下名來。」國貞道:「你要問本鎮之名麼?乃赤壁寶康王狼主御駕前,紅袍大力子大元帥祖麾下加為鎮守白良關總兵,大將軍劉國貞。你可曉得本鎮槍法利害之處麼!」敬德說:「不曉得你這無名之輩!今天兵已到,你們一國的螻蟻,多要殺個乾乾淨淨,何在你這個把番奴,霸住白良關,阻我們天兵去路。」
      正是讓我者生,若還擋我者死。
      要知兩員勇將交戰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