繡像紅燈記鼓詞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趙飛熊嫌貧害佳婿
  • 第二回
      孫繼高受誣入縣牢
  • 第三回
      關心劉保信報孫門
  • 第四回
      賣髮王家孝傳龍氏
  • 第五回
      占龍頭孫繼成及第
  • 第六回
      傳雁足新狀元寄信
  • 第七回
      死者無棺賣身市上
  • 第八回
      佳人有意問話園中
  • 第九回
      趙蘭英修書贈銀錢
  • 第十回
      孫愛姐夜裡成殮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菜裡藏金傳書送飯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監中見叔話短哭長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小孫郎展讀蘭英書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無錫縣時屆掛燈期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約赴紅燈主僕用計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孝披白服泣哭瞻靈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趙蘭英揚鞭登大路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青峰嶺行李遇賊人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旅店燈孤佳人遇害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寒潭月淨王氏救親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殺張虎怒把芙蓉劍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中狀元喜報蓬蓽門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龍氏回書花生筆下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縣官懼禍火灼禍中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歷山河已到京華地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冒名姓真來宰相家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家門不幸氣死孫郎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情義堪嘉謝恩趙女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奏短長殿前求聖主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訴委曲堂上拜高公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賜三尺劍嚴辦仇人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披一品衣榮諧佳偶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趙飛熊嫌貧害佳婿

      詩曰:青雲杳杳紫雲現 正德皇爺坐金殿 十二治官造鑑書 選出一部烈女傳
      四句提綱敘過,引出一部鼓兒詞,名為紅燈記,乃是大明正德年間,有兩部臣宰,頭家老爺,家住常州府無錫縣南門以裡,姓趙名明字是飛熊,官拜戶部尚書。夫人王氏,所生一女,名喚蘭英小姐。這二家老爺,就住在無錫縣東門以外,姓孫名宏,字是廣德,官拜兵部侍郎。夫人徐氏,所生二子,長子繼成,次子繼高。繼成娶妻龍氏,乃是山東龍進士之女;繼高未曾婚配。趙孫兩家老爺一郡人氏,又在同殿稱臣,愛好結親,就把蘭英小姐許配繼高為婦。只因劉瑾專權,二家老爺無心在朝奉君,遂上辭王表章,帶職還家。孫爺為官清廉,家道只可糊混,及三年,孫爺下世去了,也是二位公子時運不濟,遭了天火,莊田地土盡行典賣。大公子上京赴考未回,撇下高堂老母、妻子素貞、女兒愛姐,家無用度。二公子無奈,大街賣水為生。一日趙明老兒從王府赴席而回,在此大街,見公子擔水過去,回到府中修書一封,差人將公子請在府中攻書。當初原是好意,後來聽了繼娶馬氏,及帶來之子趙能之言,到了七月七日,排下酒宴,將公子哄醉,趙能將丫環殺死,誣賴公子酒後行兇,送到公堂,遂與知縣送去百兩黃金。蔡知縣貪贓賣法,把公子苦打成招,問成死罪,下在監內;又逼他寫下退親文約。趙能拿回府來,見了趙明,正在客舍識論。不料被李夢月聽見,急忙回到繡樓,對他姑娘學了一遍。小姐問道:「你說的可是實言麼?」月姐說:「那個敢哄你不成!」唱:
      夢月訴一遍,蘭英聽在心,口中長出氣,秋波腮淚流。
      趙小姐聽罷言來淚紛紛,嚇得他幽悠頂上走靈魂,氣得他金蓮蹬的樓板響,疼得他繡鞋蹂綻好幾分。暗說道爹爹髮白似銀線,絕不該聽信妻言起禍根。想當初怎中舉來怎會試,為什麼堂堂男子默血心。孫老爺合你同朝把官做,因此纔兩家愛好結晉秦,次後來孫爺去世子貧苦,算來是萬般由命不由人。你既然邀請公子把書念,為何的將酒灌醉起歹心?安排著趙能殺死春香女,卻叫那賊子血口把他噴。一心要賄買贓官問死罪,你卻又打點使了百兩金。全不想誰殺人來誰抵命,也不顧舉頭三尺有神靈。你總然誣害夫君他身死,奴豈肯另尋豪富嫁旁門。繡樓上小姐哭的如酒醉,旁邊那夢月開言說原因。
      話說蘭英小姐聞聽夢月之言,數長道短,啼哭不止。夢月說:「姑娘少要悲慟,難道你哭一會子,孫公子果能不死麼?到底是設法打救公子,才是正理。」蘭英說:「月姐你說了幾句,老爺暗害孫公子的話,我這心如刀絞,那裡還有甚麼主意。」夢月說:「我這有個小主意,不知中與不中?」小姐說:「你有何主意快忙說來!」夢月說:「姑娘聽稟。」唱:
      夢月開言道,姑娘你是聽;莫在繡樓上,速速到前廳。
      夢月姐連把姑娘尊又稱,我有個拙見說到你心中:下樓去先誆退婚約一紙,還須得壓下惡氣長笑容。就說是退親正合你的意,要看那文約寫得清不清,誆到手給他撕他紛紛碎,準備著搭救公子出火坑。小夢月從頭至尾說一遍,提醒了三從四德女花容。說道是若非月姐定此計,氣得我那裡想起這一宗。一行說一行忙把繡樓下,急速的下了扶梯十三層。蘭英女心急只恨走得慢,後跟著夢月緊走不消停。來至了客廳以外足站住,李夢月開言有話說一聲。
      話說主僕二人,來至客廳以外,聽得裡邊有趙能的聲音。小姐停身站住,夢月一聲說道:「俺姑娘來了!」趙能聽說小姐到來,出離客廳作常去了。蘭英小姐來至他父親面前,深深拜了一拜,說道:「爹爹萬福。」趙明說:「女兒家禮不可常敘,坐下講話。」夢月搬了一把椅子,小姐一旁坐下。趙明問道:「女兒不在繡樓學習針黹,來到前廳,有何事情?」小姐說:「爹爹!孩兒昨夜枕上偶得一夢,夢見一輪紅日,醒來醮樓鼓打三更。也不知主何吉凶?爹爹照著夢書給孩兒圓一圓。」趙明聽說此言,滿心歡喜,仰面說:「兒呀,我想紅日乃是太陽吉兆,我兒必有大喜來臨。」小姐說:「孩兒本是閨門幼女,喜從何來?」趙明說:「這前廳沒有外人聽見,待我把實話對你學說。」遂把起初結親愛好,後來孫宏去世,撇下次子賣水為生,恐怕日後女兒受累,下帖請他攻書為由,將好酒哄醉,命趙能殺死丫環,誣賴他酒後行兇,用黃金百兩,賄官定成死罪,另尋富豪的話說了一遍。
      小姐聽得此言,猶如滾油滴心一般,只得勉強笑道:「爹爹為孩兒大事,費盡心力。」未知如何?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