繡屏緣原序
  晉人有言:情之所鍾,正在吾輩。顧言情,而不悉情之所由始,則流而為放蕩,為妖孽,為因果報應。甚至山魈木魅,得探花月之權;村婦田夫,競效江臯之贈。任情之誤,等於無情,是豈人之所為哉!
  小說家掇拾殘編,穢言狼籍,然猶沾沾自喜以為情在,於是進登徒而訾宋玉,良可憾已。蘇庵逸才曠識,迥異凡流,鑒巴裡之陳言,誠恐情懷汨沒,沉埋欲海,於是分江郎之夢筆,寫焉卿之清琴,乃掃頹波,獨呈新藻,憐才好色,自有其真,使千古幽情不致淪於 汶。
  而世之觀斯集者,恍然與玉山璧月,相對忘言,方抱形穢之慚,又何暇萌誨淫之念;故繡屏往事,軟障新緣,不為勝業坊之薄倖,遺恨脫鞋,不為章台路之失節。復申投盒,當其屏間一夢,彼 枝相契,已超尋常漁色之流。逮夫竹里數言而玉質守貞,遂同仙島埋名之什,則夫玉環之情而正也,季苕之情而順也,素卿之情而俠,絳英之情而節,蕙娘之情而智也。古今情種,萃集一屏,非才子不足以當之。
  蓋天下有緣,則有情,有情則纏綿不已。此皆慧男女之所為,非可與村夫浪子言也。
  昔子於雲,慧則通,通則流,茲集所錄,殆子於之意耶。從古無無情之人,亦無無緣而致情之事。苟情有所屬,緣有所期,置生死於浮雲等,具文於草菅。
  即或履危蹈險,天必報之以坦途。理或宜然,情有必至。餘惜世之不知情者多,而猶假情以文過是,則為妖、為孽,無德而非果報矣。遑問繡屏之知己哉,是為序。
  康熙庚戌端月望美香主人題於叢芳小圃之集豔堂
  
繡屏緣凡例
  ◎小說前每裝繡像數葉,以取悅時目。蓋因內中情事,未必盡佳,故先以此動人耳。然畫家每千篇一列,殊不足觀,徒災梨棗。此集詞中有畫,何必畫中有形,一應時像,概不發刻。
  ◎從來引用詩詞評語,俱以此襯貼正文。率皆敷淺庸陋,有識者未免遺恨。與其繁而無當,不若簡而可觀。餘於諸家,較有微勝。
  ◎全部書中,似同傳劇,正生正旦,事必有主。每見近時諸刻,顛倒錯亂,玉石不分,詞意雖工,無取乎爾。
  ◎一回一事,終屬卑瑣。況有竊里巷之穢談,供俗人之耳目。愚雖菲薄,稍異頹靡。
  ◎始較事之所必無,終揆理之所必有,稍有強附,便屬不文。故亂倫失節,鬼神變幻,醜惡果報,不敢具登,所重者才情兩字耳。
  ◎是書之發,本乎坊刻,穢褻諸語,時習所尚,雖於大段主腦,不集俚俗,然間散點綴,時或有之。正恐劉邕之嗜,非此不歡,如握丹黃,終有微憾。
  ◎行雲流水,文章化境,隨時逐景,信筆則書,既無成心,何敢濫涉。
  蘇庵漫識
  
蘇庵雜詩八首
  輕雲入夢綺窗秋,往事無成忍再愁;
  海燕去時花信斷,宮鶯啼散淚痕收。
  人間金谷朝朝變,天上銀河夜夜浮;
  青鳥不歸香篆冷,幾回悵望繞高樓。
  
  星虛碧落夜光寒,月姊移香降彩鸞;
  紅袖拂雲驚影瘦,翠屏行雨惜花殘。
  含情腕晚留芳芯,暫見分明對合歡;
  不道三山容易隔,至今幽恨淚闌干。
  
  花繞回欄月送更,夢殘猶自怨啼鶯;
  虛傳留枕憐曹植,誰惜能琳似馬卿。
  細雨春來金柳醉,澹煙秋去玉鉤情;
  尋思底事終難覓,知在瑤台第幾名。
  
  知是鶼鶼遇未長,若鸞燈暗鏡光涼;
  搔頭玉暈三更月,照骨金留五夜香。
  夢裡苕榮終惜命,峽中雲散未為祥;
  只今梵火疑禪寂,會得空花也斷腸。
  
  曾省驚魂度碧宵,至今幽夢未全遙;
  芙蓉嫩色添花勝,楊柳輕身壓絳綃。
  窗外影寒秋月瘦,燈前香散曉鬟嬌;
  多情剩有空梁燕,記得窺簾墮萃翹。
  
  九疑山南呂
  《香羅帶》
  一從鸞鳳分起,至首飾典無存止
  愁鸞埋鏡塵雙飛,斷雲關山夢轉衾,
  未溫畫圖難與喚,真真也!
  
  《犯胡兵》
  飯食何處有起,方終可救止
  向殘燈自忖,把題箋寄恨,
  莫不是我宿世姻緣,今生已荊
  
  《懶畫眉》
  強對南薰起,流水共高山止
  空歎離情暗傷神,想昔時,投佩偶,
  親把幽香,星下結深恩。
  
  《醉扶歸》
  只怕為你難移寵起,心先痛止
  繡幃彩鳳雙棲穩,說不盡惜花心,
  一段溫存,描不就嬌香體,五更殘困。
  
  《梧桐樹》
  黃鶯似喚儔起,故把人倔愁止
  巫山暮雨昏,洛水朝霞暈。
  不道吹簫弄玉非凡品,綺樓會晤迷方寸。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