題辭
  《蝸觸蠻三國爭地記》,蟲天逸史氏之所著也。隱射雙關,鉤心鬥角,涉筆成趣,妙語解頤,莊列寓言,主文譎諫。古人稱賈君房言語妙天下,蘇東坡嬉笑怒罵皆文章,不是過也。洵為稗史中別開生面之作,凡喜讀虞初者,當同深嗜癩之癖焉。牛角掛書客題


  蓋聞鴻濛剖判,世界屯蒙,狉榛荒渺,噩噩渾渾。遐哉,弗可稽矣。
  夫萬物之朔,脫始水胎。其次即為蟲天世界。莊子所謂「惟蟲能蟲,惟蟲能天」者也。然世界緜邈,前乎人類用石時代,尚不知幾萬億年。書缺有間,其文或不傳。即如蝸牛王之發憤為雄,不數近世之青吉斯汗、拿破倫。而蠻、觸二王,亦無愧為蠻夷大長。至百蟲將軍之戰功,比之威靈吞、納耳遜,可無愧色。而傅負版、伊威之主張變法,即東瀛之板垣退助、伊藤博文何以加諸。若朱知之闡明電學,其功尤不在瓦特之發明蒸汽機下。至於蝸牛國內之羹沸,外交之波詭,殉國之血忱,革命之風險,其他政界學界,以及社會之種種現象,皆足以考見世變焉。
  顧求當時之歷史,既已剝蝕於風霜,摧殘於兵燹,邈焉不可復睹。猶幸斯記乃蝸牛王命其臣話東,以國書蝌蚪大篆,作紀功碑,大書深刻,摩崖勒石,雖雨淋日灸,尚有偏旁點畫可尋。亟命蟲天逸史氏譯述之。好古之士,以覽觀焉。蝸廬寄居生序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