弁言

  曩聞譚瀏陽言:造物所以造成此世界者,只是一「仁」字。餘竊以為不然。蓋仁字之範圍甚褊,未足以組織乾坤,綱維宇宙也。
  餘以為造物之所以造成此世界者,只是一「情」字。世界上一切形形色色,如彼山川人物、草木鳥獸,何一非情之所集合者?使世界而無情,則天必墜、地必崩,山川人物、草木鳥獸,將莫不化為冰質,與世界末日無以異。故凡生存於此世界者,莫不有情。
  兒女之情,情之小焉者也。特是人為萬物之靈,自人之一部分觀之,則凡顛倒生死於情之一字者,實足為造物者之代表。是以善言情者,要必曲繪夫兒女悲歡離合之情,以泄造物者之秘奧而不厭其煩。
  茲編為言情小說,可與天下有情人共讀之。讀之而能勃然動其愛同種、愛祖國之思想者,其即能本區區兒女之情而擴而充之者也。若如譚瀏陽所言,則造物不仁,以人為芻狗之說,餘當起瀏陽於九原,請其下一轉語。著者識。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