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     突來之客

  姑蘇城外,有一處極大的花園。其地面積可五畝,園內有池一泓,碧划玻璃,藍拖綺彀,每值六月初旬,荷花盛開,彷彿變成了個香海。兩岸垂楊綠的可愛,掩映著飛樓高閣,看去不知有多少處數。
  往來遊人,都是些華貴眷屬,雲裳水佩,各鬥鮮妍。凡是到此地的人,心中除了留連景物,愛玩風光以外,別無遐想。
  內中單有一個紳士,獨自一人,在湖亭上靠著迴廊,對著一池的蓮花蓮葉,在那裡出神。那些紅裳綠鬢的游女,望他身邊擦著走過,他也一些不覺。正因荷花深處,有一對鸂鶒泳出來。他那眼光,就移在那鸂鶒身上,跟著他漸移漸近。只顧低著頭看,猛不防背後有人伸過兩隻手來,將他攔腰抱起,飛也似的,向前面假山洞裡奔去。一時措手不及,自己的腦後又被那人下頸壓住,毛刺刺的怪痛,轉不過去,只得嘴裡說著:「莫惡作劇!莫惡作劇!」那個背後抱著的人,只是吃吃的笑著不理他。一直奔到一所幽僻的院子裡,才把他放下地來,道:「施逖生,你今兒也被我撞見了麼?」施逖生看時,這人並不認識,一嘴的落腮鬍子,狀貌著實可怪。因正色道:「我與你索昧生平,怎的在這稠人廣眾之間,和我開這頑笑?可不是無禮太甚!」那人卻也並不辯白,仍笑著說道:「誰教你拋下了心愛人,一個兒賭氣跑到這個所在,惹的我好尋?如今沒有別的話講,你拿什麼謝我?我有句很密切的話告訴你。」
  施逖生道:「你這些話講的很詭異,誰教你尋我來?你有話什麼地方不好講,又怎麼不正正經經的和我講,要用這玩皮手段,抱挾我到這裡來?你到底是什麼樣人?須知我也是個有體面的紳士,回來不要翻了臉兒,使你下不去呢。」那人正色道:「施逖生,你難道真的不認得我嗎?你站著莫動,我終究教你認得我。」說著回身轉去,把那院子門砰的關上,轉身用背將門頂住,一手扯過施逖生,一手向腰袋裡掏出一樣東西,直對施逖生臉上道:「你可信得我認不得?」說時遲,那時快,施逖生瞥眼見那件東西,不是別樣,正是個要人性命的手槍,不禁阿嚇一聲,面無人色。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