續客窗閒話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卷
  • 第二卷
  • 第三卷
  • 第四卷
  • 第五卷
  • 第六卷
  • 第七卷
  • 第八卷
  • 辭典

      蓋以帷天席地,人生等稊米之觀;弄月吟風,客路作浮萍之寄。造化既成為傳舍,寰區何限於吾廬。往事可傳,藉消晨夕;閒情偶得,聊足光陰。即眼前之清談,驅腹中之宿墨。手同揮塵,爪證飛鴻。此薌厈吳公所以有《續客窗閒話》之著焉。吳公浙水名流,燕山遊幕。雖事申韓之學,實耽周孔之書。廣有見聞,善於言論,每當知己相對,奇語可驚。得來風月之談,書作棗梨之刻。茲又續成數卷,共為二編。禮制仿乎虞初,訛不必刪夫亥豕;文章間亦志異,傳不必合為鬼狐。漫作滑稽,等於遊戲。是固《說鈴》之嗣響,仰亦《觚賸》之新音也。念自萬物不外乎逆旅,古今可喻以浮漚。當來牛去馬之場,溯此泣彼歌之會。荒煙蔓草,昔年則競賞樓台;勝地盛筵,他日則誰親魚鳥。人世之閱歷,正如馬足之輪;天上之星辰,祗共蟻行之磨。苟使弗留翰墨,一任雲煙,聽散佚於無稽,薄荒唐而不述,吾恐古無說部,異書既失於傳聞;世乏稗官,汗簡且難於考鑒已。即持管見,以弁簡端。是為序。性甫謝理
      生年閱歷,恍悟秘詮。人有癖好,必爭投焉。故孟嘗好客,珠履三千;葉公好龍,虯螭見前。太白好飲,斗酒百篇;僕好閒話,與客言言。奇聞軼事,告述連綿。自少而壯,前三十年。所有聞見,已付雕鎸。自壯而老,又三十年。投僕所好,搜羅蕃宣。續成八卷,就正群賢。或曰,「讀子之集,似詔薛君以土偶桃梗,繪葉公之神龍蜿蜒。詞成白雪,舌吐青蓮。彰善闡惡,正正平平。續之無盡,越著新鮮。」對曰:僕古稀已屆,兩耳塞綿。客縱雕龍災轂,盡態極妍,其如無所聞問,難與周旋。賦聾而止,力盡情堅。詞多疵累,志欲求全。誰其訂正,高君寄泉。一經筆削,較勝於先。聊陳大意,韻語是編。時維道光庚戌中秋既望薌厈自序於泉州官舍之西齋

      題詞

      說苑紛紛各逞長,誰攀屈豔與班香。《蓴鄉》《觚賸》諸家後,合讓吳生遠擅場。
      客窗風月自年年,掇拾叢殘手劈箋。怪得蓮花開幕府,本來舌底粲青蓮。
      說法何妨偶現身,仙才豔福證蘭因。千金能卻豪家聘,不信紅閨大有人。
      邂逅畿南小滯留,瓊瑤先喜一編投。何時快把驚才筆,與爾同登海上樓。虹江陸元烺
      喚世婆心錦繡腸,縱橫椽筆發潛光。遙知蓮幕三更月,定有幽靈拜石牀。
      勸懲彰癉湧毫端,枵腹思移一字難。勝讀《毛詩》三百首,莫將閒話等閒看。
      客中滋味本無聊,魍魎情形盡態描。立意豈誇狐鬼傳,自將遺事溯前朝。
      閻羅王亦待人權,身毒國名尤駭然。漫道先生工說謊,先生此謊不須圓。
      封翁有後善通神,智勇偏教在婦人。喚醒幾多名利客,盜知守義鬼榮親。
      憶從筆墨訂交情,兩載相思未識荊。何日客窗一閒話,不須說鬼說生平。經圃達綸
      吾兄作客三十年,奉身橐筆向北燕。遂謝制舉專讀律,相與決事無間然。有時揮塵無一事,說有談空各盡意。卻於紛紜錯雜中,別出心裁森斷制。古來記載千餘家,或奇或正多紛拏。正則史乘志略詳明而核實,奇則鬼怪神仙詭譎而浮誇。無論機錦七襄才八斗,畀益人心始可久。伸紙過服如煙雲,作書玩志等瓿缶。人言道德變刑名,編排法律堅長城。操縱能得法外意,依然道德游至清。兄今此作非記實,借鑑記諷文而質。以犯為避真妙手,通觀即是申韓術。與兄睽隔廿載餘,登堂問訊風雪徐。地闊天長喜會面,此後著述當何如。

      同懷弟靖符卍生
      
      薌厈先生續刻客窗閒話台幸與校勘恭題二絕句王金台笠卿
      頻揮斑管藹如春,鐵案求生一念真。活潑天機隨處暢,階前蘭桂仰靈椿。
      幸讎亥豕正金根,藉對春風旦夕溫。我有一編慚刻楮,(舊著《墨塵》甲乙丙丁數編,尚未付梓。)何年負笥候班門。
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