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

  盛京長白山為我朝發祥之地,高二百餘里,綿亙千里。山上有潭,曰闥門,周八十里,鴨綠、混同、愛滹三江出焉。明中葉,有望氣者言其地將生聖人,統一諸國。山之東有布庫裡山,山下有池曰布爾湖裡。相傳有天女名佛庫倫浴於池,浴竟,有神鵲銜朱果置衣上。長吞之,遂有身。尋產一男。生而能言,體貌奇異。及長,母告之故,且命之曰:「天生汝以定亂國,其以愛新覺羅為姓。」語畢,母凌空去。子乘小舠順流至河,步登岸,折柳及野蒿為坐具,端趺其上。適其地有三姓搆兵不解。有取水者奇其貌,歸告眾。走問所來,具以實告。眾驚曰:「天生聖人也。」舁歸奉為主。居長白山東俄漠惠之野俄朵裡城,國號滿洲。十數傳至太祖高皇帝,英明神武,滅哈達、輝發、烏喇、葉赫諸國,開拓疆土,建元天命。再傳至世祖章皇帝,拯民水火,統一天下。我國家億萬年無疆之福,肇基於此。考諸往古,元鳥降祥,姜嫄履武,後先同揆,信有真也。
  范文肅公文程為本朝開國元勳文臣第一人。天命二年,文程見太祖高皇帝於撫順。偉其貌,詢知家世,謂諸貝勒曰:「此名臣後也。」天聰三年,從徵有功,時官文館,尚未有大學士職銜,而文肅所領皆樞密事。崇德元年,改六館為內三院,授秘書院大學士。每議大政,必資籌畫。八年,撥隸正黃旗。
  是歲,世祖章皇帝即位。明年為順治元年。四月,闖賊陷明北京。明山海關總兵吳三桂來乞師。遂召文肅於湯泉,決策進兵。
  時抱病,力疾趨朝建議曰:「自闖寇猖狂,中原塗炭,近且傾覆京師,戕厥君後。此必討之賊也。雖擁眾百萬,橫行無憚,揆其敗道有三:逼殞其主,天怒矣;刑辱縉紳,拷劫財貨,士忿矣;掠民貲,淫人婦,火人廬舍,民恨矣。備此三敗,行之以驕。可以一戰破也。我國家上下同心,兵甲選練,誠聲罪以臨之,恤其士夫,拯厥黎庶,兵以義動,何功不成?」復言:「好生者,天之德也。兵者,聖人不得已而用之。自古未有嗜殺而得天下者。國家欲統一區夏,非乂安百姓不可。」於是大軍遂發。扶病隨徵,申嚴紀律,妄殺者有罪。二十二日,敗流賊兵二十萬於山海關。我兵長驅而西,民多逃匿。為草檄宣諭,言:「義兵之來,為爾等復君父仇,非殺百姓也。今所誅者惟闖賊,官來歸者復其官,民來歸者復其業,必不汝害。」民心遂安。師入燕京,文肅建議,首先為明帝發喪,易梓宮,備儀衛。文肅親紀其事。
  國初有內三院:一國史院,二秘書院,三宏文院。各設大學士一員,學士一員。順治十五年九月,改內三院為殿閣:一中和殿,二保和殿,三文華殿,四武英殿,五文淵閣,六內閣。
  十六年初,以覺羅巴納哈為中和殿大學士,額色赫為保和殿大學士,蔣赫德為文華殿大學士,洪承疇為武英殿大學士,文淵、內閣未補人。裁三院學士官,另設翰林院,掌院學士一員,以折庫納為之。十八年七月,復改殿閣為內三院。康熙九年,復改內三院為殿閣,復設翰林院。
  天聰八年四月,太宗文皇帝命禮部考取通滿洲、蒙古、漢書文義者為舉人。取中滿洲習滿書者剛林、敦多惠,滿洲習漢書者察不害恩、國泰,漢人習滿書者宜成格,漢人習漢書者齊國儒、朱燦然、羅繡錦、梁正大、雷興、馬國柱、金柱、王來用,蒙古習蒙古書者俄博特、石岱、蘇魯木,共十六人。俱賜為舉人,並賜衣一襲,免四丁,宴於禮部。崇德三年八月,賜
  新中式舉人羅碩、常鼐、胡邱、阿濟格、畢禮克圖、王文奎、蘇宏祖、楊方興、曹京、張大任、於變龍等十名朝衣各一領,授半個牛錄章京品級,免四丁。六年七月,賜新中式舉人滿洲鄂貌圖、赫德,蒙古杜當,漢人崔光前、卞三元、章於天、卞為鳳緞朝衣各一領。是時取土之額雖少,名臣多出其中。
  太宗文皇帝用范文程議,特選士於盛京。沈文奎登第一名,字清遠,浙江會稽人,世居曹娥村。客游遵化,大兵破城,挈之行。受知登第,充秘書院纂修官。順治元年護從入關,累官至兵部尚書。人皆知本朝開科進士第一人為傅以漸,不知實自沈文奎始也。
  順治三年丙戍科狀元傅以漸,山東聊城人,授修撰,官至大學士。榜眼呂纘祖,直隸滄州人,授編修,官至侍講學士。
  探花李奭棠,順天大興人,授編修,官至侍郎。是科會試,首題:百姓足君孰與不足,百姓不足君孰與足。次題:見而民莫不敬,言而民莫不信,行而民莫不說。三題:王道之始也。會元即李奭棠,三藝渾穆,蔚然開國氣象。二甲七十七人,三甲二百九十三人。國初諸大老皆出此科。大學士四人:傅以漸、李霨、魏裔介、馮溥。尚書八人:沙澄、高景、傅維鱗、冀如錫、朱之弼、艾元徵、魏象樞、劉楗。督撫三人:袁懋功、朱之錫、林起龍。左都御史一人:劉鴻儒。侍郎十五人:李奭棠、石厥、張爾素、陳協、王天眷、胡兆龍、梁清寬,梁清遠、田六善、楊時薦、於嗣登、朱裴、季棠馥、楊運昌、王度。左副都御史一人:董篤行。右副都御史一人:張汧.通政使二人:晉淑軾、劉士蘭。大理卿一人:王景祚。內院學士一人:夏敷九。
  宛平王文靖公熙,順治四年進士,時年甫二十。改庶吉士,習滿書,拔前列。世祖召見宏文院,命以滿語奏對。大加褒賞。
  尋升國子監司業,累官至大學士。
  先時,廷對策俱用四六。順治己丑科,世祖臨軒策士,命不用四六舊套。劉子壯對策稱旨,親定一甲一名。與榜眼熊伯龍齊名。熊典試浙江,一榜得三狀元:乙未史大成、甲辰嚴我斯、庚戍蔡啟僔.士林榮之。
  山陰孟月心永光,工寫真,明季薄游遼東,後歸本朝,以畫祗候內廷。為世祖所知,命內侍張篤行受其筆法。
  合肥龔尚書鼎孳歸本朝後,頗與涿州相國齟齬,當時兩非之。後顧黃公《弔尚書》有云:「天壽還陵寢,龍輀葬大行。
  義聲歸御史,疏稿出先生。浮議千秋白,餘生七尺輕。當年溝瀆死,苦志竟誰明。」文人之筆能為人文過如此。
  順治己丑探花張次修天植,由編修至太常,轉通政。端午,世祖召人龍舟賜宴。人稱異數。
  順治七年,織造龍衣機上有異光,三日不止。欽天監占,以為一統天下、政治文明之瑞。
  順治壬辰會試,分滿漢為二榜。蒙古入滿洲榜,漢軍入漢人榜。是科滿榜中式五十人,殿試一甲一名麻勒吉、二名折庫納、三名巴海。乙未科滿榜亦取五十人,殿試一甲一名圖爾宸、二名賈勤、三名索泰。自此兩科以後,仍停滿榜,與蒙古漢榜合而為一。
  無錫鄒忠倚字子度,幼游錢塘,祈夢於忠肅祠。見忠肅倚其身,授以瓜子一握,數之得五十四粒,因名忠倚。後閒居,其夫人戲以瓜子排作狀元二字。壬辰會試,中式五十四名,殿試果一甲一名,與夢俱合。
  順治乙未冬,召日講官五人進講。王熙講《尚書.堯典》稱旨,並命嗣後講官不必立講,遂侍坐。其後講官因得侍坐,自王熙始。
  徐元粲字道力,順治乙未進士。廷試時為文敏捷,上顧見起草,奇之。及召對便殿,例舉少年習清書者中選,元粲列最後。上問其年,對曰:「臣年五十二。」上曰:「不欺。翰林居清要,須用不欺之臣。」遂用為庶吉士。
  陳澤州相國初名敬,殿試榜有通州同姓名者,上命加廷字以別之。官學士時,奉命進所作詩。上覽其《詠石榴子》云:「風霜歷後含苞實,只有丹心老不迷。」誦之至再。官至大學士,仍兼經筵。故事,大臣入閣不復侍經筵。兼之者桐城、澤州二相。蓋曠典也。
  涿州馮文敏公銓歸本朝,官中和殿大學士。順治十年,銓母范太夫人壽八十有七。世祖特命畫中繪銓母像,加寶璽以寵之。
  馮文敏公次子源濟,年十九成進士。改庶吉士,授編修,遷至秘書院侍讀學士。緣事降東城兵馬司指揮,遷淮安府山清同知。丁憂,起復授翰林院侍講官,至國子監祭酒。宦跡亦奇。
  無錫秦松齡,順治乙未進士。改庶吉士,授檢討。召試《詠鶴詩》有「高鳴常向月,善舞不迎人」之句。上大加稱賞,以為有品。
  蔚州魏敏果公象樞,順治丙戍進士。由庶吉士改刑科給事中。時世祖初親政,象樞上言:「宜慎起居,盡啟沃。責備時宰,人皆危之。」上深嘉納。在諫垣時,疏凡三十餘上。尋因事牽涉,左遷。康熙初,召授貴州道御史。具疏,言科臣餘司仁欺罔不法、湖南布政使劉顯貴侵公帑,不當內升。數年間,官至左都御史。劾最貪知州曹廷俞,薦舉清廉知縣陸隴其,又舉學道公明者二人,去貪墨者二人。吏治肅然。遷刑部尚書,上言:「臣忝司風紀,職多未盡。敢援漢臣汲黯自請為郎故事,乞辭新命,而領現職。」上鑒其無欺,從之,仍加刑部尚書銜。
  嘗曰:「法自天子,寬之則為施仁。自刑官,寬之則為骫法。」
  以病乞歸。御書寒松堂額賜之,以寵其行。
  順治己亥會元朱錦,上海人。由庶吉士授編修。先是,同邑潘尚書有家人朱錦。其子游庠,入謝潘。潘曰:「汝子係朝廷士子。可以門生禮見,勿再論主僕也。」因還其券。朱感泣矢報。潘曰:「我富且貴,安賴汝報?」朱籲請不已。乃曰:「現今文廟圮壞,汝能修葺,賢於報我遠矣。」朱欣然營繕,棟宇一新。此百餘年前事。至康熙壬子,會元公歿。同日,文廟正梁朽壞下折,刻有建造人姓名與會元同。始知即其後身也。
  順治己亥狀元徐元文、康熙庚戍探花徐乾學、癸丑探花徐秉義,同胞三及第。前明三百年來所未有。
  馬章民世俊性樸素,釋褐時,貧不能具軒,策蹇驢,老蒼頭攜宮袍隨之。傳為士林佳話。
  張文貞公玉書文春容典雅,渢▉乎盛世之音。其《拖諾仙》、《狼居胥山》二碑,敘述聖武神功,尤為詳贍,足以昭示萬世。紀平定江南事,紀滅闖獻二賊事,紀三路進師下雲南事,皆端緒詳明,足以彰開國之鴻烈。紀順治間樂章及錢糧戶口三篇,皆資掌故。紀陝西殉難官事一篇,足與史傳相參。他若《游玉泉山記》、《游化育溝苑後苑記》、《游喀喇河屯後苑記
  》、《游熱河後苑記》,皆足揄揚太平愷樂之象。其餘碑誌亦多國初將相事跡,可備考。
  益都馮相國溥二十一歲,鄉舉報到,酣眠不醒。太夫人大驚,以水噀面。乃張目曰:「夢登泰山,雲氣擁身,而行至一殿上,碧霞元君迎之。置錦幔張樂飲酒未終,見海日如車輪。大驚而醒。」醒時猶帶酒氣。
  順治癸巳正月十八日,夜大風。山東恩縣祁村陂中冰卓立成山,廣四丈,高二丈許。峰巒秀拔,谿壑迴環,一磴委蛇相通。觀者雲集。造物之巧有不可思議如此者。
  即墨藍見渚潤,順治丙戍進士。官翰林。性廉介,不異儒素。故事,直隸、江南皆以台員視學。世祖特簡詞臣,以潤為安徽學使。盡剔積弊。上謂廷臣曰:「居官如藍潤,可法也。」
  會直省監司多不稱。上以翰林官習法度,以潤品行端方,出為福建參政。此詞臣為監司之始。
  嘉善曹子顧爾堪,順治壬辰進士。改庶吉士,授職編修。
  召試瀛台南院,上霽顏顧問久之。嘗與吳學士偉業等同注唐詩,書成稱旨,特被褒嘉。儒林以為佳話。
  順治十四年二月,給事中張文光言:「魯哀公誄孔子曰尼父,漢平帝元始元年加諡曰宣尼父,後魏太和十六年改益文聖尼父,唐太宗貞觀十二年尊為宣聖尼父,明皇開元二十一年始進諡文宣王,元武宗至大元年加諡大成至聖文宣王,明嘉靖九年改為至聖先師孔子神位。前祭酒李若琳不加考訂,請易為大成至聖文宣先師孔子。不過仍元武宗舊諡,而不稱王耳。臣謂大成文宣四字豈足以盡孔子?請仍改至聖先師孔子神位。」上從之。
  徐立齋元文為諸生時,赴試金陵。船家一啞子見之,忽迎笑曰:「狀元來矣。」後果如其言。造一船與之,俾溫飽終身。
  立齋官修撰時,嘗從幸南苑,賜乘御馬,命學士折庫納執鞚。
  乃元文館師也。遜謝不敢,乃改命侍衛。又嘗晚對便殿,夜分賜饌。世祖又問:「從者得毋飢乎?」命侍衛與之食。嘗被命進《孚齋說》一篇,孚齋,世祖讀書所也。上賜覽稱善,為刊行之。
  順治戊子順天鄉試,第四名張永祺壬辰榜眼,第五名戴王綸乙未榜眼,第八名熊伯龍己丑榜眼,同榜三榜眼,亦奇。
  鎮國公敬一主人,世祖章皇帝之庶兄也。居瀋陽。性淡泊,如枯禪老衲。好讀書,善彈琴,工詩畫,精曲理,樂與文士游。
  以康熙九年七月薨。著有《恭壽堂詩》。
  法黃石若真,母夢應真入室而生,故名若真。學問淹博,順治乙酉以五經中式,丙戍成進士。由編修再遷秘書院侍讀,與時相不合,外用浙江道。調福建,御鄭寇有功,遷浙江按察使。平反王式誣告案,浙人詫為神明。
  新城傅麗農扆,修軀偉貌,鬚眉如戟,博學強記。嘗過一友家,其女為狐所崇。聞傅至,曰:「傅公正人,將來必貴,吾去矣。」果不復來。傅中順治乙未進士,官至江西道御史。
  國初時,山東有李神仙者,遊行京邸。庚子北闈鄉試前,有兩生密詢試題。曰:「公等皆道德仁藝中人也,無庸卜題,出乃志於道全章。」辛丑會試,又有以場題問者,李曰:「五後四可。」場中首題乃知止而後有定一節,次題乃夫子之文章一章,三題乃易其田疇二節。果五後字四可字。
  吳縣黃端木向堅,父孔昭作宰滇中,姚江道梗不得歸。向堅於順治八年十二月徒步出門,涉歷艱險,周遍於猺獞之地,趼足黧面,至白鹽井始遇二親。以十年六月歸里,承歡二十年。
  父母歿,負土營葬。不再期得疾以殉。世稱完孝。好事者為譜《三溪記傳奇》。至今世多演之。
  趙恒夫吉士讀書靈隱,偶憩冷泉亭,見文宗屏去騶從,攜一小童入寺。良久,步行去寺。僧告趙雲,黃公以尊名問僧,遞與文宗。雲寺中有一士子,未識其面,夜過午書聲不輟,當培植之。文宗唯唯而去,僧來報喜也。趙詢之,方知所僦居之旁有黃中丞鳴俊者,係文宗房師,避靜寺中,絕無人知。前輩之斂跡韜光而不憚提獎後進如此。
  句容笪重光未第時,夢其父曰:「汝功名在朝天宮某道士身上。」覺而異之,訪其人與訂交焉。既而辛卯金陵填榜,即某道士也。折卷到笪,官欲易之,道士已聞唱直書。官呵曰:「爾知笪字如何寫。」道士曰:「竹下加旦字。」官曰:「數也。」
  國初時,浙江用兵。諸暨陳氏女年十六,被地匪所掠,逼之不從。杭人郭宗臣、朱瞻生、尚御公者方創義醵金贖難民,聞女之貞,亟贖之。方至家,忽友人贖一童子至,問之,即其夫也。翌日贖兩嫗,即其母與姑也。正驚喜問訊間,有兩翁踉蹌至,覓其妻,蓋即女之父與翁也。兩家骨肉一時完聚。人皆以為貞節所感。三人為之治酒餚,具衣帨,合巹而歸之。高義亦足多也。
  五嶽皆祭於山,獨恒岳祭於曲陽。自漢宣帝神爵元年始。
  而恒山實在渾源州。相傳舜望於山川,北至大茂山,大雪不能前,有石飛墮,遂祀焉。即今曲陽廟。石長不滿丈,闊僅四尺餘。濮陽蘇侍郎谷疑石晉後燕雲陷遼,宋遂遙祀於此。然《史》、《歎》《唐書》之文甚明。不始宋也。沈存中《筆談》云:北嶽謂之大茂山,半屬契丹,以大茂脊為界。岳祠舊在山下,石晉之後稍遷近內,今祠乃在曲陽。蘇說本此也。明宏治中,馬端肅公曾請改祠於山,事下禮部,竟格於倪文毅公。按《南園漫錄》云:倪公父謙奉命祀曲陽,禱於神。神指旁侍一人與之,生公,因名岳。以是固執不肯改祀雲。順治十七年,上允刑科給事中黏本盛之請,罷曲陽廟祀,改祀渾源。千年因循之誤,至是始釐正焉。
  順治甲午,四明金良於鄉試前夢見天榜,解元乃金良也。
  寤而喜甚。及揭曉,解元乃鍾朗,夢中僅見其半耳。又己亥八月再行會試,朱若臣士綬夢看榜,會元朱姓,單名金字,偏傍左邊不甚了了。因具呈禮部,更名鎔.榜發,會元則朱錦也。
  二事相類,豈神或戲之與,不然何其巧也。
  賽圖字麟閣,滿洲科目解元。幼貧,嘗爇馬通讀書,尤好為詩。滿洲文學之開,實自賽公始。而滿洲文字則創於達海公,故諡曰文成。
  金壇蔣虎臣超,順治丁亥探花。以編修督學順天,事竣即告歸,不過里門,溯巴峽至峨嵋,寓伏虎寺。至癸丑正月,端坐說偈而逝。初生時,其祖母夢峨嵋老僧至其家,故幼不茹葷。
  至是果驗。
  劉克猷子壯,少穎慧,讀書一目數行,屬文奇肆。中崇禎庚午舉人。領薦後,夢神告之曰:「爾須朱之弼作房考,方中春榜。」及至京,偶出寓散步,見數童子攜書包經其門。一童特秀,出執手與談,見其書上寫學名朱之弼也。大驚,隨至其家。見其父,乃開柴廠者,贈筆硯數事,珍重而別。後遭流寇之亂,屢次不赴春官。及本朝順治己丑會試,之弼已為分校,得首卷,即劉也。
  本朝最重易名之典,京朝官惟閣臣、尚書、總憲得賜諡,侍郎以下不得與。如葉文敏文靄、沈文恪荃以久在侍從,宋端慤文運以廉介受知,加太子太保,皆予諡。蓋異數也。
  順治乙未進士李贊元,原名立。由翰林遷御史,奉命按湖北。收漢陽大猾段世昌,杖斃之。世昌謂家人曰:「少時遇道士,叩以終身。言他日遇非桃非杏、非坐非行,即祿盡時也。」
  長洲宋維新懋禧,順治癸已補博士弟子員,秋闈報罷,即絕意進取。多智略,三遇暴客,俱以計脫。晚耽禪悅,受戒退翁和尚。常作八悔警言,曰:幼不習學老時悔,富不惜福貧時悔,酒不節飲醒時悔,賭不戒貪輸時悔,建不養生臥病悔,貧不顧身傾家悔,善事因循臨回悔,惡念纏綿墮落悔。真見道之言也。
  崑山王聖開室畢氏,名著,書韜文,歙縣人。國初時,著父剿流賊陣亡,屍為賊所得。眾議請兵復仇,著謂請兵則曠日,賊知備,即於是夜率精銳入賊營。賊方飲酒,驚駭間,著手刃其渠。眾潰,以兵追之,多自相踐踏死者。輿父屍還,葬於金陵。於歸後,裙布釵荊,無往時義勇氣矣。其詩集序中有云:「梨花槍萬人無敵,鐵胎弓五石能關。」又云:「入軍營而殺賊,虎穴深探,奪父屍以還山,龍潭妥葬。」又云:「室中椎髻,何殊孺仲之妻。隴上攜鋤,可並龐公之耦。」其自紀殺賊奪屍事有云:「相期智勇士,慨焉賦同仇。蛾賊一時淨,萬年固金甌。」忠孝義勇兼而有之,可謂奇女子矣。
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