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序

  《廣東新語》一書,何為而作也。屈子曰:「予嘗游於西方,閎覽博物之君子,多就予而問焉。予舉廣東十郡所見所聞,平昔識之於己者,悉與之語。語既多,茫無端緒,因詮次之而成書也。或曰:「子所言止於父母之邦,不過一鄉一國,其語為小。予曰:不然。今夫言天者,言其昭昭,而其無窮見矣。言地者,言其一撮土,而其廣厚見矣。言山言水者,言其一卷石,言其一勺,而其廣大與不測見矣。夫無窮不在無窮,而在昭昭。廣厚不在廣厚,而在一撮土。廣大不在廣大,而在一卷石。不測不在不測,而在一勺。故曰:語小,天不莫能破焉。夫道無小大,大而天下,小而一鄉一國,有不語,語則無小不大。然而何以「新」為名也。曰:吾聞之君子知新,吾於《廣東通志》,略其舊而新是詳,舊十三而新十七,故曰《新語》。《國語》為《春秋外傳》,《世說》為《晉書》外史,是書則廣東之外志也。不出乎廣東之內,而有以見夫廣東之外。雖廣東之外志,而廣大精微,可以範圍天下而不過。知言之君子,必不徒以為可補《交廣春秋》與《南裔異物志》之闕也。書成,自《天語》至於《怪語》,凡為二十八卷,中間未盡雅馴,則嗜奇尚異之失,予之過也。番禺屈大均翁山撰。
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