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太祖三下南唐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憫忠冤赤眉示罰 奉師命余鴻下山
  • 第二回
      南唐主回書拒宋 趙太祖命將督師
  • 第三回
      高元帥兵進壽州 余軍師計困真主
  • 第四回
      落魂鑼連擒敵將 風火扇驚退宋軍
  • 第五回
      弄幻術高王險死 明妖法太祖釋疑
  • 第六回
      宋太祖當空叩禱 陳摶仙遣徒下山
  • 第七回
      駕風雲鄭印見主 詳讖訣苗訓秘機
  • 第八回
      唐軍師遇敵初敗 宋將軍破寨回朝
  • 第九回
      高君保背母私逃 陶三春領兵救駕
  • 第十回
      求借宿不啻東床 設夜筵何殊贅酒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君保打碎招夫牌 金錠設機賺鳳侶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佯敗陣一意招婚 硬拒戰三陳卻配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劉小姐癡心聯配 高公子硬性辭婚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多情女弄術驚夫 硬性郎應誓陷井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承師命初諧鳳侶 急國難暫拆鸞群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唐軍師怯敵退兵 高公子卸甲染病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陶元帥沖圍對壘 余軍師引敵交鋒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遇飛刀美容被傷 施靈丹金錠解厄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劉小姐敵殺四門 余軍師戰法兩敗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劉小姐靈丹調疾 高公子奉旨完婚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余軍師再演迷符 高藩王復被驅役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破迷符高王請罪 鬥法術余鴻敗奔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因敗北唐主灰心 被譏誚余鴻演術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劉小姐被害中傷 苗軍師觀星排卜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恩愛夫妻憂永別 情深師徒遽分離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破神鑼余鴻大敗 踩唐營馮茂立功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亂唐城馮茂盜書 破妖壇金錠脫難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賞戰功馮茂封王 失法寶余鴻演扇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恃技藝馮茂遭擒 薦姻緣銀屏強合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遇敵仇鄭高被獲 得囊書蕭鬱從權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兩佳人經權並濟 一美娃參駁同情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同歸宋奉旨聯婚 求借兵故舊重會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再鏖兵生擒復縱 屢敗陣讒獻成仇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余妖仙施威傷將 劉佳人抱病出師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鬥法術大敗余兆 破唐營進取徽州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下癀砂余兆肆凶 到軍糧馮茂急救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畏行險唐將辭勞 欺強敵余兆出醜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宋太祖悔縱妖道 劉佳人智賺旁門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冒赤眉余鴻授首 倚師長余兆逃生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思復仇余兆聘妖 急退敵唐主納邪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殘童婦妖道傷生 探陣圖佳人回報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請群仙馮茂奔勞 差眾將真人奧旨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取高唐鄭印奇逢 辨十靈君佩偶遇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楊公子因功結締 花小姐比武為媒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花小姐改裝賺妖 楊公子繳令招婚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五仙師進兵破陣 五妖道扶偽傷生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因兵敗李煜殘臣 欺敵劣余兆歿陣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緣城破乞恩準降 悼親亡奏主陰封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報預兆金錠請卜 聽來讒赤眉下凡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赤眉怒責五陰將 陳摶會請五仙師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詢國運太祖求判 泄天機陳摶預征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平南唐太祖班師 賞戰功二王懼罪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病癰疽太祖駕崩 承統緒晉王依詔
  • 辭典

      宋太祖當五季擾攘,首佐周世宗南征北伐,及世宗中道而崩,孤立幼兒將不撫,至有立點檢為天子議論,兵變於陳橋,黃袍加身,位登九五,亦天命所歸也。不然日下復有一日,黑光相蕩,天象原有異征,稽之天時則是,人事則非。當此立幼時艱之日,眾將士中孰不欲國有長君?無如周世宗崩日,祇有此孤幼兒耳。當宋太祖為眾所推,亦當卻眾請,而以周公佐相成王為心,但此非其時。然周公為成王季父,又當國家平寧之日。宋太祖雖與世宗同事於初,然不過以異姓手足君臣,實有比不得周公之於成王也。
      故宋之有天下,所取之順逆,不及於漢高,與唐太宗相儔匹耳。何也?唐於隋末而得天下,惟當初唐高祖曾事隋煬帝,而煬帝又為化及所弒,唐太宗雖誅化及與煬帝復仇,後不免取天下於隋幼主,同是與宋皆有君臣之嫌。故唐、宋二君之遜於漢高也。以此,雖然,五季之世,干戈不已,四方糜爛,其民各鎮,據疆守土,焉得其人一而統之!原宋太祖一心戒殺,以體上天好生之德,又有合乎漢高者。漢高睹項羽殘暴不仁,彼一入關,首與秦之父老約法,除秦苛政,正見體上天好生之君也。至宋太祖師下江南之日,囑曹彬用命則已,戒之嗜殺。及城破之日,彬稱病,諸將未明其心,以請病為問,彬言:行師之日,太祖命彬嗜殺之戒,故諸將入城不傷一人,是太祖體上天之心,彬又能體太祖之心,是君臣皆以戒殺人為首務,其興宜矣。
      即如太祖正大位之日,首尊儒重士,大開文明之教,其為知致治之本,是政之當首務,亦不在漢高、太宗之下。至於身當戎馬之地十八年,亦何異漢高亡秦滅項之勇敢,太宗清隋割據,雄才開基之神武之君,又其儔匹哉?特此傳之,以博一笑。為之序云云。
        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