輪迴之說,佛氏言之鑿矣。共曰:「孰為往世因?今生受者是;孰為來世因?今生作者是。大抵惝恍無憑,無怪其動俗子之聽,而適增學者之疑耳!抑知道物不孳孳與群生較銖兩之善惡,而自己出之,自己反之,恒有歷歷不爽者。世人之見淺,以為今世報施偶不如量,輒謂天道無知,何愚且惑歟!蓋淫為惡首,報尤慘毒。所謂:淫人妻女,得妻女淫泆報。此猶即其現世言也!夫不有一身肆毒,輾轉數世償之不盡,而不可旁貸諸妻女者哉!請試觀無極洞之蛇修之數百年,喪之在一日。一失足而前功盡棄。何異祖宗積德百年,敗諸不肖子之一蹷耶!其為犬為妓,相尋不已。茫茫宇宙,誰則為身後一回首思者?物猶如此,人何以堪?詩三百篇,兩言以括之曰:善者可以感發人善心,惡者可以懲創人之逸志。《婆羅岸》之作也,亦此物此志云爾。是為敘。
  嘉慶九年,清和月,谷旦。圓覺道人題
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