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君尚書,在章聖朝祥符中,以度支員外郎直集賢院,宰開封。民事多閒,潛心國史。博聞強記,研深覃精。至於前言往行,孜孜念慮,嘗如不及。得一善事,疏於方冊,曠日持久,乃成編軸,命曰《南部新書》。凡三萬五千言,事實千,成編五,列卷十。其間所紀,則無遠近耳目所不接熟者,事無纖巨善惡足為鑒誡者,忠鯁孝義可以勸臣子,因果報應可以警愚俗,典章儀式可以識國體,風誼廉讓可以勵節概。機辯敏悟,怪奇迥特,亦所以志難知而廣多聞。《爾雅》為六藝鈐鍵,而彩謠志,考方語。周詩形四方,風雅比興,多蟲魚草木之類。小子不肖,叨繼科目,嘗踐世宦,假字宮鑰,濬涸事休,閱繹家集。因以《新書》次為門類,繕寫淨本,致於鄉曲,以圖刊鏤。昔班氏家有賜書而擅史學,王涯之以左右舊事緘於青箱,卒用名代,敢跂而及,聊緝先志雲。子翰林侍讀學士錢明逸序。
  嘉祐元年十一月十二日
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