負曝閒談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陸直鎮當筵說嘴 元和縣擲稟傷心
  • 第二回
      沈金標無顏考月課 柳國斌得意打鹽梟
  • 第三回
      什長有才擊船獲利 老爺發怒隔壁擔心
  • 第四回
      裝模樣鄉紳擺酒 運財物知縣貪贓
  • 第五回
      兩角洋錢動嗟輪舶 一封電報敗興勾欄
  • 第六回
      家室勃谿闊買辦無端忍氣 園林消遣窮候補初次開心
  • 第七回
      恣遊覽終朝尋勝地 急打點連夜走京師
  • 第八回
      崇效寺聊寄遊蹤 同慶園快聆妙曲
  • 第九回
      失鑽戒大人恨小利 誆冤桶賤價得名駒
  • 第十回
      試驊騮天橋逞步 放鷹犬西山打圍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鄉秀才省闈觀光 老貢生寓樓談藝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講維新副貢失蒙館 作冶游公子出學堂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講哲學妓院逞豪談 讀薦書寓齋會奇客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安塏第改裝論價值 薈芳裡碰和起競爭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入棧房有心學鼠竊 辦書報創議起鴻規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開書局志士巧賺人 得電報富翁歸視妾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出鄉里用心尋逆子 入學校設計逼衰親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仗義疏財解圍茶館 賞心樂事並轡名園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花冤錢巧中美人計 打急電反動富翁疑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學切口中途逢小竊 搭架子特地請名醫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掉畫船夕陽奏簫鼓 開綺筵明月照琴樽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祝萬壽藍頂耀榮華 借士金綠毛招禍患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斷烏龜難為堂上吏 賠鳥雀訛盡路旁人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擺架子空添一夜忙 鬧標勁浪擲萬金產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演壽戲名角弄排場 報參案章京漏消息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落御河總督受驚惶 入禁省章京逞權力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紫禁試說軍機苦 白屋誰憐御史窮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急告幫窮員謀卒歲 濫擺闊敗子快遊春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坐華筵像姑獻狐媚 入賭局狎友聽雞鳴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割靴腰置酒天祿堂 栽筋斗復試保和殿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陸直鎮當筵說嘴 元和縣擲稟傷心

      俗語說的好:「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。」單說這蘇州,自從吳王闔閭築了城池直到如今,那些古蹟都班班可考,不要說什麼唐、宋、元、明了。卻說蘇州城外有一所地方,叫作陸直,古時候叫作甫裡。《千家詩》上「甫裡先生烏角巾」,就是指它而說。這陸直,姓陸的人居其大半。據他們自己說,一個個俱是陸龜蒙先生的後裔。明哲之後,代有達人,也有兩個發過榜,做過官的,也有兩個中過舉,進過學的。列公不信,只要到三高祠門口,看那報條貼得密密層層,有兩張新鮮的,有兩張被風吹雨打得舊的,都寫著貴祠裔孫某某大人、某某老爺、某某相公,扳了指頭也算不了。春秋二祭,城裡撫台派了官下來,開著鑼,喝著道,到祠堂裡主祭。旁邊站著房分族長,朝珠補褂,頂子花翎,沒有一個不是鄉紳面孔。所以陸直那些挖泥挑糞的平頭百姓,都敬重姓陸的如天地鬼神一般。
      如今單表一個姓陸的人,單名叫鵬,表字霄翥。他父親陸華園,務農為業。平日省吃儉用,掙了幾十畝肥田,又蓋了三四間瓦房,家中又養了兩三條耕牛,糶了十多擔糧食。陸直人眼淺奉承他,稱他作「財主大老官」。陸鵬自小有些聰明,他老子花了三百文一年的束脩,把他送在村塾裡唸書,不上數月,斗大的字就認識了不少。念到了十三四歲,更是來煞了,寫封把不要緊的信,雖有幾個別字,人家看了都還懂得。於是陸直鎮一傳十,十傳百,都說陸家孩子將來是個人物。這風吹在陸華園耳朵裡,自是歡喜。等到陸鵬十五六歲,他老子叫他跟了一個本家叔子,開筆作文章。這本家叔子雖是個老童生,到了縣府考復試團案出來,總有他的名字。學台大人也曾賞識過,說他文章做得平正,就可惜解錯了題,幾回要想進他,幾回又把他擱下了。他負此才學,不能見用於時,也就無志功名,在鎮上招幾個走從學生,一年弄個三四十吊錢,將就度日。那天陸華園親自把兒子陸鵬送過來,求他指教。兩面言明:每年束脩六弔,還有一錢銀子、一封的贄見。他何樂而不為,滿口答應了。從此以後,要陸鵬拿些錢交給航船上,叫航船上到城裡書坊店,買了幾本《啟悟集》之類,朝夕用功。
      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,陸鵬已是十九歲了,文章做得粗粗的通順,就是起、承、轉、合的法子,也會了個齊全八套。他叔子有天對他說:「你有了這點本事,可以去考他一考了。自古道:場中莫論文。一戰而捷,也是難說的事。」陸鵬聽了,回家與他老子陸華園商量。他老子陸華園一力攛掇叫他去考。
      當下收拾行李,僱了一隻柴船,父子兩個,一同進城。到了考棚左右,看明白了告示上開考的日期,又尋到禮房,買了卷子;為著要搭幾個沙殼子的小錢,和禮房大鬧,經旁人勸散。考過縣考,取了名字。接著府考。府太父姓錢,名有用,旗人出身,當過筆帖式、滿文卻十分精通,漢文上就不免吃虧了。幸喜幕中一位老夫子是個通品,無論哪一路文章他都識貨。陸鵬的卷子,恰好落在他手裡,打開一看,原來做的是未冠題,卻還清楚,便取了復試。一連兩復,到了三復的時候,因為搶粉湯包子吃,被人推跌了一個筋斗,一隻右手登時青腫起來,不能拿筆,只好氣憤憤的回船坐著。因他終復跌壞了手,沒有進去。
      發出長案,取在五十多名上。陸鵬看看離著道考尚遠,父子兩個,趁了原船,回到陸直。
      他叔子就是教文章的先生,知道姪子府考取了終復,過來道喜,說:「我說如何?頭一遭就高高取了,這是很不容易的事呢。不瞞你們說,我觀場的時候,府考連卷子都不曾完;除了名,扣了考,只得改了名字補考。整整用了四弔多錢,才夠得上道考。到現在想著,還是肉痛的呢。」他老子陸華園再三致謝,說:「這是你老弟的教法好,所以把這麼一個糊塗孩子都弄明白了。道考如果僥倖,那時候要好好送幾擔陳米,補補你的情。」他叔子說:「那倒不在乎此。」又說了些別的話自去。
      過了數日,便是關帝菩薩聖誕,陸直鎮上,大男小女都要到關帝高去進香。這廟在王家村後樹蔭裡面,房屋甚是寬大。
      到了這日,廟祝清早把地面打掃淨了,便有許多燒頭香的,一群去了一群來。到了晌午,有個王家村上的王老爹,備了副三牲,整齊了衣帽,來替關帝菩薩祝壽。住持和尚法雨,曉得是大檀越到了,趕忙出來招呼著。擺上茶盤,斟上茶,請王老爹坐下。恰好陸鵬也來了,法雨便請他陪客。二人本來認識,彼此閒談著。王老爹抹著鬍子道:「陸相公,你不日就是秀才了,我卻記得你抓周的日子,猶如在目前一樣,叫我怎樣的不老!」
      陸鵬道:「可不是麼!」王老爹又道:「陸相公,你們老人家巴了一輩子,才巴了你這麼一條根,也不枉東廟裡燒香,西廟裡還願。再過兩日,他倒要做老封君了。」說罷,哈哈大笑。
      少時擺飯,甚麼豆腐、麵筋、素菜、索粉大盤大碗的端上來。除掉王老爹跟陸鵬兩個,法雨又拉了幾個做買賣的來,坐了一桌。陸鵬一面吃著,一面說道:「前兒府裡終復,照倒有一席酒,是大廚房備的。燕窩、魚翅、海參那些倒還不稀罕;有一隻鵝,裡麵包著一隻雞,雞裡麵包著一隻鴿子,鴿子裡麵包著一隻黃雀,味道鮮的了不得。」
      同桌一個做買賣的,便把筷子放下說:「阿彌陀佛!一樣菜傷了四條命,罪過不罪過呢?」陸鵬板著面孔道:「你們沒福的人,吃了自然罪過,我們卻不相干。」另外有一個人插嘴道:「陸相公,據你如此說法,你是有福氣的了!」陸鵬把臉一紅道:「怎麼沒有!不要說別的,就是府太爺下座來替我們斟一巡酒,要不是有福氣的,就得一個頭暈栽了下來。你們當是玩兒的麼?」當下眾人聽了他的話,默默無言。一時吃完,各自散去。
      不想一天陸華園為了跟西莊李家糶麥子,李家一會說他升斛不對,一會說他麥子裡又攙了礱糠,口角了幾句。李家倚著人多勢眾,就打起來。陸華園挨了幾下拳頭,心下不服,便千方百計的想出出氣兒。他有個小舅子叫周老三,是在城裡元和縣當快班伙計。自己特地費了二十四文航船錢,趕到城裡找他小舅子。哪裡知道,他小舅子跟著本縣大老爺到黃埭鎮相驗去了,要三四天才回來。他小舅子有個妹子,是他的小姨,留他住下,問明來意,就說:「這個不妨。縣裡的針線娘跟我就如親姊妹一般。讓我過去言語一聲,托她在裡頭幫忙。外頭的事托了老三,李家小子叫他吃不了兜著走。」陸華園千多萬謝。
      不上五天,他小舅子果然回來了。陸華園見了面,如此長短述一遍。周老三把帽子一扔,拿小辮子望頭上一盤說:「這還了得!不是太歲頭上動土麼?」趕忙出去找著頭兒,細細的商量了半天,又叫代書做了張呈子,說是行兇傷人。陸華園裝作受傷,弄了兩個人扶著。扶到縣裡,元和縣大老爺把呈子看了一遍,叫仵作下去驗傷。仵作稟說:「腰裡有傷一處。」大老爺離座一看,卻一些影兒都沒有,便問仵作:「既然有傷,為什麼瞧不見?」仵作回說:「這是內傷。」縣大老爺道:「胡說!」仵作嚇得連忙退下。又問陸華園道:「你家裡還有什麼人沒有?」陸華園說:「有一個兒子。」縣大老爺說:「你兒子為什麼不來?」陸華園道:「小的本來要他同來的,他說:一字入公門,九牛拔不出。」縣大老爺道:「更胡說了!」把呈子丟了下來,不准。
      陸華園回到他小舅子家裡,互相埋怨。周老三想了半日,想出了一個主意道:「何不叫外甥上來,只說他也在場被打,叫他到學老師那裡去哭訴。學老師准了,移到縣裡,縣裡不好意思不答應他。」大家都說有理。周老三隨即替他姊夫寫了一封信燒上許多香洞,專門派了一個人下去,把陸鵬逼了上來。
      陸鵬心裡不情願,對他老子說道:「禍是你闖的,如今卻要我出頭,我哪裡有閒工夫管你的帳!」他老子再三央告,陸鵬方始允了。
      次日照計行事。陸鵬去了。等到下午,只見陸鵬怒衝衝的來了,一屁股坐在第一把椅子上說:「你們用的好計,哪知依舊落了空!」大家問起情由。陸鵬道:「不要說起!我跑到學裡,門斗進去回了,足足等了三個時辰,學老師才出來。我把情節說上去,學老師說我多事,把稟擲在地下,他竟自進去了。
      」說罷,在袖中拿出稟帖,面上果然有許多泥跡,大家面面相覷正在沒法的時候,忽然闖進一個人來。
      這人是誰,且聽下回分解。






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