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回
     梅魂幻 鬼彈琴妖龍造水劫

  癡人欲富貴,除非是,夢裡上瀛洲。奈夢裡瀛洲,比卻醒時更難僥倖,愈覺難求。眠不穩,燦燦紗窗月,迢迢譙鼓籌。總然一寐,夢來時候,又遭離亂,偏遇窮愁。只幸得,瀛洲夢,追歡處,方才騎鶴揚洲,又被鶯歌造語,喚醒紅樓。兼黃金美色,未經清受。繁華庭院,何處追求。誰道夢中富貴,易得牀頭。
  --右調《滿江紅》
  這首詞完。前半調,是說佳夢難成。後半調,是說佳夢難全。每見世上笑人癡想榮華,說道:「除非做夢。」嘻嘻笑我,我在夢醒處的榮華,妄想不來,那夢中的榮華,又何曾妄想得來。大凡人夢入福境福地,必須種得好夢根,方有好夢付來。
  比如邯鄲夢,因盧生原是仙風道骨,故此把一生的大富大貴,付之枕上,縱其消受,然後使之回首淒涼,引登仙岸。比如還魂夢,因杜小姐與柳秀才,原是因緣,故此引他魂鬼到牡丹亭上,恣情交媾,使之癡而死,死而復生,生而合為夫婦。此等奇夢,惟許奇人做著,自有奇神主張。不但奇人奇夢,即如平人平夢,也無非是因果中來。夜間所夢的善惡,全在日裡營為。
  倘然日間為非作歹,夜夢中自然魄動魂驚。日間為善行仁,夜夢中自然神安意穩。凡世上浮生事業,總是一般。比如人生,遇著夫榮妻貴,子孝孫賢,開好花,結好果,這是一場佳夢。
  想必前生為善為仁,所以把佳夢付來。倘如夜間食歉,妻不賢,子不孝,花殘果敗,這是一場惡夢,想必前生不善不仁,所以把惡夢付來。正是:
  因佳夢,醒時修,休把青春逐浪浮。上書樓,上書樓,譜出新文梅魂一段由。多情花鳥牽人惱,無情夙夜催人老。倒金甌,蝸角蠅頭,偷閒且暫丟。
  --右調《梅花引》
  話說明朝永樂皇帝登基,此時風調雨順,國泰民安。莫說萬民樂業,便是草木也欣欣向榮。御園中奇花異卉,獻彩爭妍。
  不在話下。獨有梅樹十二株,豔麗異常,枝枝嫋娜,朵朵鮮豔。
  御園梅樹甚多,都是開花結子的,惟有此十二株梅,不結子,只開花。永樂皇帝最為得意,因而封為十二美人。各賜美名:
  第一株名凌霄
  第二株名迎雲
  第三株名棲霞
  第四株名奪月
  第五株名寒香
  第六株名暖玉
  第七株名霜葩
  第八株名雪花
  第九株名春酣
  第十株名秋醉
  第十一株名諧琴
  第十二株名留鶴
  永樂皇把十二株梅樹,品題已定,隨即造小金牌十二面,牌上各刺十二美人名字,選宮中絕色美女十二人,分給金牌一面,各護一株。每加培植,不時宴賞。每每對東宮洪熙道:
  「我萬歲之後、山河雖當永固,但御園中豔梅十二株,朕素鍾愛,汝所盡知,尤宜加意護惜。敬此如敬朕也。」後來駕崩,洪熙將永樂皇卜葬於康山,號為長陵。這康山在倉州地方,出得勝門七十里便是,乃宋朝竇禹鉤的莊基,真個是活山活水,青龍白虎,朱雀玄武,八方朝拱,是天生成的福地。洪熙念父之命,將御園中十二株梅樹,遷葬陵旁,左右各六株,一如美人侍立。此時有一個守陵太監,名喚平均。為人風流倜儻,能琴善詩。一日正值陵上梅花盛開,十分豔麗。夜闌時,月上花梢,平均情思無聊,到陵前踏月。見皓魄與花容相映,花容倍加嫵媚,留連了半晌。一時琴興甚高,轉身到署中,攜了瑤琴,復到山前月下,石桌之上,撫動絲弦,彈出鳳求凰一調。這調,乃漢時司馬相如,挑引卓文君所作也。彈完,忽聽得陵上琴聲亦響。平均側耳細聽,卻是一曲宮商新調。料非凡音,因而不敢驚動,靜聽其詳。內云:
  姿分天上兮,御苑爭妍。恩來帝眷兮,長近天顏。
  芳香嫋娜兮,常占春先。冰霜雪月兮,每欲凌煙。傳語詩人兮,賦處相伶。寄言笛史兮,弄處休寒。寄語畫子兮,莫譜蜂前。傳言棋客兮,休驚夢殘。安得東君兮,留住芳顏。安得玉人兮,惜我華年。嗚呼,留住芳顏。嗚呼兮,惜我華年,惜我華年。
  平均聽了,即悄悄步到陵前偷看。只見有十二個絕色美女,在上彈琴作喜。平均將近身邊,十二個美人,竟忽然不見了。
  平均驚歎一番,又徘徊瞻顧了片時,慢慢的踱下陵來,攜琴而歸,怏怏而如有所失。到臥房,覺難排遣,因賦詩一首,寫於花箋之上云:
  陵殿今逢月殿人,康陵復聆廣陵音。
  安得仙娥重音意,花前再理月前琴。
  寫完了詩,見窗前花影參差,輕風搖擺,疑似美人復來。
  又坐想了一時,直至花影移宅,只得睡了。次早起來,見桌上另一花箋,內有和詩一首。香氣滿紙,字如鐵畫銀鉤。其詩云:
  配花自有惜花人,非鳳何為操鳳音。
  君今欲作朝陽鳳,五鳳樓前去理琴。
  平均見了,甚以為怪。想道:「此詩字字精工,分明譏誚咱家,又不傷雅道。所作所寫,俱有仙氣。想陵上豔梅十二株,乃先帝所寵,曾賜美人之名。此必是梅魂出現了。」次後,每至月夜,就攜琴到陵前,候至更深,再無蹤影。從此把豔梅愈加培護,按下不題。
  自永樂、洪熙以後,曆數遞傳,至天啟皇帝,天下兵戈荒旱,水怪山妖,一時迭見。且說浙江紹興府,離城五十里之地,有一座龕山。此山之北,正臨東洋大海。浩渺無極,水通四裔,中穿廣閩。沿山有數十里,海塘塘內,有百餘村人煙。內中有一樂賢村,村中有一家,姓南名暘,家資豪富,娶妻穎氏,夫婦同庚。不料年近四十,尚無子嗣。穎氏對南暘道:「你我無子,空有家資,日後俱是他人受用。何不廣修功德,萬一修得一子,也未可知。總然命該無子,也種來生之福。」此後,南暘修橋砌路,施醫藥,舍棺木,贈衣裘,無所不為。那龕山之南,山嶺上名為龍池嶺,登山有五里之高,嶺上平闊,有一龍王廟,廟前有一個龍潭。每年新春,各村男女,登山燒香者甚多。山下有一張神廟,此神出於宋朝,專管浙閩地方,河海江潮。前朝又屢顯神通,加封靈應英齊侯王。村中年年祭賽祈祥。
  此時正值崇禎改元,南暘夫婦於正月初一日拜過天地,即往龍池嶺齋僧祈嗣。完了功課,下山時,天色已冥。經過張神廟,廟門已閉。忽聽見內中有號哭之聲,南暘從門縫一張,只見琉璃燈半明半暗,內有許多披髮赤身的男男婦婦,大大小小,一齊跪著。聽見內中高聲道:「本村土地稟上,這些冤鬼,俱因無朝河決淹死,落在枉死城中。因今秋七月二十三日,當有水劫,此鬼已有替代,特此帶見侯王。今卑職已將本村應遭水劫姓名,纂成一冊呈覽。」那張神道:「可逐名唱來。」南暘與穎氏,因側耳細聽。聽見唱的是,第一名南暘,第二名穎氏。
  南暘夫妻驚得魂飛魄散,只得又聽:第三名萬下心,第四名平直,第五名隱切,第六名珂尼,第七名人中鐵,第八名賽侯七,第九名諸材。唱到此處,那張神道:「住了,此冊造得糊塗,不堪點用。那南暘,近今廣積陰功,貧家藉他舉火,餓鬼藉他超升,行夜路的他給燈籠,死無葬的他施棺木。如此陰功,汝豈不曉。此人命該無子,今已挽回造化,本年還當賜子,豈可充劫。那第三名萬下心,衙門作弊,移生換死,欺詐人財,罪惡貫盈,充劫應該。那平直,雖無大善,亦無大惡,臨期逐浪之時,可給他木板一片,使他死裡逃生。那第五名隱切,為前村寺僧,騙取檀越錢糧,與僧姑珂尼,姦淫枉法,充劫應該。
  那第七名人中鐵,他以屠酤為生,殺剝牛羊無數,充劫應該。
  第八名賽侯七,他忤逆父母,以致父母氣蠱病亡,充劫應該。
  那第九名諸材,是群癢名士,雖在本村處館,今年還要借其才學,著書勸世,名垂久遠,豈可充劫。以後可逐名細查善惡,另行清造一冊。待七月十五夜,送覽無違。」聽見那土地道:
  「侯王所教甚是。但南暘與諸材,俱處塘邊,何由遠去。萬下心住在郡城,何由得來。」張神道:「萬下心原放私債在村,臨期可勾他下來。南暘妻家在郡,臨期可引他上去。諸材去秋喪父,蘭盆必發孝思,他自然歸家。」說完,只見那些冤鬼,一齊號哭起來。南暘與穎氏,嚇得心驚膽戰。但聽張神所言,有賜子免劫的話,又覺驚中得喜。遠遠望見有燈籠近來,夫妻望燈而行,原是自己的管家二人,急急走歸。當夜穎氏道:
  「萬下心是我表弟,不料已充劫數,日後可通知他,叫他避過了。」南暘道:「天機一泄,你我罪禍不小,只是勸他為善,或者可改死回生。」
  光陰易度,已到七月十五。南暘同穎氏往張神廟中,大放燄口,超度餓鬼冤魂。到夜深時候,聽見空中笑語之聲道:
  「我輩二百年沉冤,今有替代矣。」忽又聞空中號哭之聲道:
  「我輩子孫,禍因惡積,將絕血食了。」他人不聞,獨有南暘聽見。當夜事完歸家,次日南暘即僱大船數隻,收拾家資,合家往府城住下。隨即去探萬下心,果然往海塘取債矣。穎氏即遣管家去探下心,下心回言道:「有一主債欠家,已賣男兒還我,訂在二十三日充銀,難以脫身。可去回復南娘,我二十四日即歸來矣。」及至七月二十三之期,東洋海中有一條純龍,修煉三百餘年。此夜應該是他際會之期,只因龍身浩大,帶水飛騰,風狂浪猛,那海水從海塘湧入。好不害怕,怎見得濤隨風起,勢若山移;風逐濤號,聲如雷震。後浪催前浪,瀠洄激湍,幾乎地動山搖;衝潮逼突潮,澎湃飛騰,欲把江翻海倒。百室傾頹,生靈與草木同滾。萬家沉沒,牛羊與魚鱉偕游。子偎母懷,一浪來不由不放;夫牽妻手,滾了去不得不開。天昏慘慘,哀聲遍野似猿啼;雲暗迷迷,哭響連天如鶴唳。可憐白面書生,頃刻做波中才鬼;堪痛幽閨窈窕,須臾成海底香魂。正是:浪水無情有日去,冤靈有恨幾時平。
  一晚之期,將浙閩地方,沿海的居民人畜,盡行飄沒。飛將各村關帝、觀音、土地等廟,一概消完。那應劫冊上無名,也枉淹死了萬千。此日南暘在郡城,見狂風飛瓦如雪,情知劫到,早早同穎氏到城隍廟中,虔修超度。到半夜功課方完,夫妻就在廟側間,和衣而臥。夢中看見城隍同許多神道,說妖龍作孽,枉害生靈。我等急奏天帝,以除此妖。只見去不多時,同神將捉了一條大龍而來,眾神進殿環立,神將把龍頭斬下,提了龍首龍身,恭身道:「小將去復天曹。」南暘與穎氏驚醒說夢,一樣相同。天明,南暘到臥龍山頂一望,見四野滔滔,無非是水,但有樹枝露出。歎惜一番,忙下山與穎氏歸寓。見紛紛有浮水不死的,披頭散髮,逃入城來。說起,也有遇一片木板的,也有遇一隻水桶的,也有遇一根凳子的,也有遇一張牀身的,扶著一件,便有性命。但見這些人,哭得恓惶。可憐見:
  一聲父兮一聲母,一聲兒子一聲妻。
  南暘睹此光景,好不心酸。思量自家,若不行仁,夫妻也為冤鬼了。隨即一面發出數百金,分給棺木鋪中,叫速舍棺材,以便撈屍埋葬,一面去探下心。有一個管家,扶木逃回,說下心當水來時,登樓躲避。不料水勢甚高,將樓衝倒,壓於水底了。過三日,水勢已退三尺,屍骸俱已浮起。南暘叫大船,載了棺木,出城撈屍。四顧一望,屍似浮萍,女多仰天,男多俯伏。內中撈著一屍,一和尚與尼姑連係,疑是隱切、珂尼。內中有一屍,面貌像本村屠酤人中鐵,有一個屍像惡子賽侯七,俱用薄棺殮葬。又往塘邊尋萬下心的屍骸,只因壓在樓底,再尋不著。南暘連撈葬了五日,又做道場超度。此時穎氏已懷五月之胎。後來臨盆之日,不知生下是男是女?且看下回分解。


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