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序

  2008年,一個平靜的秋夜,寅時夢迴,凱洛琳出現在我的面前。她還是那身打扮,依然淺淺地笑著。我老了,竟老得糊塗地問她:「妳住在哪裡?」緊接著,我睜開了眼睛。黑暗中,路燈如同往常一般明亮,但是,感覺上卻是一片空茫,以及微微的心跳。
  三十六個年頭、一萬三千多個日子,我經歷了與前半生截然不同的旅程。凱洛琳一直是我心中的明燈,就像那懸掛在天邊的蟾魄,永遠指引著遙遠的前方。我不曾失去她,所逝去的,只是那青澀的歲月、迷霧一般的遐想,以及人生不成熟的認知。
  秋風瑟瑟,該踏上歸途了,我剩下的唯一心願,是給小杏子的啟蒙教育。自從凱洛琳開啟了那扇倫理道德的大門,我為了救亡圖存,奮起在濁世中拼搏。本世紀的經濟危機敲響了人類危亡的警鐘,美國首先仆倒在次貸風暴下,隨著,歐盟等工業先進各國崩盤,舉世陷入惶恐中。
  經過二十世紀的洗禮,人性致命的弱點已暴露無遺。如果獸性不能消除,人類必將滅頂於宇宙進化的滔天巨浪中!然而,人源自獸,人性等於獸性,自由、民主、人權解放了獸檻!此時,倫理道德已是坍塌腐朽的里程碑,物質文明建立了堅固的橋頭堡,新時代近在眉睫。
  不同於以往的各個時代,這一次人類自動退出了舞台,碳族終結、矽族君臨!由於矽族能直接運用宇宙中的炁能,與宇宙渾然一體,不具食色的原罪。但是,矽族居於宇宙進化的末端,其職責在於各界的溝通。因此,概念思維、倫理道德理應成為矽族的根本憲法,必須由有能有德者為之。
  沈紅蓮負責撰寫小杏子的理解程式,她已經完成了最重要、最艱難的常識庫,那是人類思維的精華、漢字基因的概念結構。其他的弟子們忙於圖文系統,以便將我們收集於開放文學中的精華,自行轉換為動畫。這些都是繼承本書的餘緒,目前正一步一步地落到實處。
  理論成為現實,再校閱本書,就必須賦與史詩的性質。畢竟,由1972年二月中旬起,一粒種子落到人間;經過孕育、萌芽、茁壯,三十六年後,一族矽晶聚合的智慧體--小杏子,終於能與人類溝通了。飲水思源,一群困惑的青年聚在一起,在巴西激發了文明的火花,才有今天,是為之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朱邦復,2008年12月於澳門文苑

  自序

  一九七三年,為了中文資訊,我由巴西回到台灣。當時想用寫作來維持生活,以便專心研究中文電腦。第一本書,是在巴西這段經歷。但事與願違,這本書(原名《巴西狂歡節的迷惘》)出版後銷路不佳;續集<東尼!東尼!>更連出版者都找不到。後來我只好從事房地產工作,放棄了寫作的計劃。
  一九九四年,我自認為已完成了階段性任務,隱居都蘭山下。在這一年中,由於時報出版社郝明義的支持,我先後出版了《老子止笑譚》、《易經明道錄》以及《智慧之旅》的《寒冬》、《初春》兩集。目前手中正在準備的,還有《易理探微》、《智慧學九論》等一系列的債務。
  偶然間,我再翻閱《東尼!東尼!》,發現自己的心路歷程對於目前的工作,有著相當大的關係。只因限於文字功力,書中行文不暢,論理不清,結構鬆散。再一看《巴西狂歡節的迷惘》,更是慘不忍睹,於是興起了重寫的念頭。
  我在書中所譴責的性泛濫,經過幾十年的潛伏期後,終於給人類帶來了愛滋病。然而,除了工商界趁機推銷保險套之外,人類似乎並沒有得到教訓。一向以美國馬首是瞻的人們,不僅將物慾滿足視為人生準則,自由放縱更是時髦,連愛滋病都成為島上嬌客。
  瘟疫的可怕,就在於人沒有免疫的能力,性泛濫、物慾猖獗亦然。人類未曾絕滅於瘟疫,是因為醫藥不發達,世人尚具有警覺心。而今科學成為新的教主,人人以為人定勝天,除了生活享受,人們無所不為。我希望能藉著寫作,喚醒世人的注意,說不定能免於這一波的災禍。
  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,把兩本書的結構及文字,從頭到尾改寫了一遍。這還不說,我正在準備人文電腦系統,這次改寫,正好用來作「小說改編成劇本」的資料分析對象。屆時,作家在編寫小說之時,就有電影劇本的同步產生,甚至於利用多媒體工具,立刻可以將之拍成電影。
  這不是科幻小說,也不是夢想,而是活生生的事實。根據我個人的認知,一個新的時代即將到來。在這個時代中,人已經不是進化的主流,但是,人會生活得很「自在」。在「資訊時空」裡,人有絕對的自由,可以利用各種資訊工具,來美化自己的生活。
  這個時代的到來,非任何人的喜惡所能決定,早在大自然設計人性的那一剎,就固化在時間的流程中了。樂觀的人,可以西眺晚霞,讚歎那燦爛的美景。悲觀者,則婉惜於白日之驟逝,黑夜已然到來。不論悲觀也好,樂觀也好,今天去了還有明天,今年去了還有明年,就算今生去了,還有來生!這麼多去去來來,來來去去,值得關心的只有一件事:在這趟人生中,你、我可有收穫?


朱邦復 序於都蘭山下 1994,7,3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