補紅樓夢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賈雨村醒悟覺迷渡 甄士隱詳說芙蓉城
  • 第二回
      林黛玉夜照風月鏡 金鴛鴦魂歸離恨天
  • 第三回
      甄香菱雲路拜嚴親 史太君他鄉救僕婦
  • 第四回
      賈夫人遇母黃泉路 林如海覓女酆都城
  • 第五回
      青埂峰湘蓮逢寶玉 觀音庵鳳姐遇秦锺
  • 第六回
      鴛鴦鳳姐各遂初心 寶玉湘蓮同證大道
  • 第七回
      兩好同牀岫煙教夫 四喜臨門寶釵生子
  • 第八回
      史湘雲三宣新酒令 劉姥姥再醉榮國府
  • 第九回
      薛蝌中舉何用生疑 平兒生子允宜稱快
  • 第十回
      新孝廉迎巧姐出閣 官媒婆與賈蘭說親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平兒連與兩姪為媒 黛玉公向元妃祝壽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警幻仙詩和賈元妃 薛寶釵書寄林黛玉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遺帕相思今朝勾帳 尋春心事他日開懷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花氏襲人錯認寶玉 椿齡鶴仙喜遇薔芹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花襲人酬恩榮國府 賈惜春夢入芙蓉城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林如海觀書疑黛玉 賈夫人借故問鴛鴦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賈母惡狗村玩新景 鳳姐望鄉台潑舊醋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張金哥逢賈母喊冤 夏金桂遇馮淵從良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好友朋同志更同行 胞弟兄相逢不相識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沁芳橋臨流生畫稿 櫳翠庵靜坐鬥棋機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秋芳補畫大觀園圖 賈環承襲榮國世職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錦香院薛文起得妾 鹽運司賈探春留親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柳湘蓮再力救薛蟠 花襲人重錯認寶玉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林如海升任轉輪王 王熙鳳歸還太虛境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賈探春榮歸寧父母 薛寶釵雪夜擬詩題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王夫人復作消寒會 賈探春重徵詠雪詩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傅秋芳詩社賡前日 薛寶釵酒令憶先年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卜世仁與倪二醉打 賈郎中向裘良說情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佳子弟拜家塾先生 群麗人迎芙蓉城主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警幻宮歌紅樓餘音 芙蓉城舞鴛鴦寶劍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賈寶玉解襯衣慰婢 孫紹祖拔佩刀殺人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孫紹祖鼎烹轉輪府 賈元妃高會赤霞宮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史太君聚會離恨天 林如海赴任都城隍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榆蔭堂前大放煙火 大觀樓上看鬧花燈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春燈謎兒童清夜戲 鬧花燈閨閣賞元宵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稻香村上已踏青游 榆蔭堂清明風箏會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賈惜春屍解大觀園 史太君示夢榮國府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晴雯姐晝責善保婦 林黛玉夜會薛寶釵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城隍府賈母慶生辰 芙蓉城寶玉建詩社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怡紅院燈火夜談書 蘅蕪院管弦新學曲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大觀園荷露共烹茶 藕香榭彩蓮群賦景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大觀園中金盆蟋蟀 怡紅院裡錦盒蜘蛛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秋爽齋重陽群賞菊 怡紅院除夕共聯詩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瓊林宴賈甄同蕊榜 大觀園昆仲並完姻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凹晶館賞桂賦新詞 城隍府玩月歌舊曲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眾金釵暖香塢會飲 群麗人紫菱淵看梅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椿齡女劇演紅香圃 薛寶釵夢登芙蓉城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甄士隱重渡急流津 賈雨村再結紅樓夢
  • 辭典

      太上忘情,賢者過情,愚者不及情,故至人無夢,愚人無夢。是莊生之栩栩夢為蝴蝶,彼猶是過情之賢者,不能如太上之忘情,亦不能如至人之無夢者也;是鍾情者,正賢者之過情者也,亦正夢境纏綿之甚焉者也。不知莊周之為蝴蝶,蝴蝶之為莊周?然則夢生於情,抑情生於夢耶?
      古人云:情之所鍾,正在我輩,故情也,夢也,二而一者也。多情者始多夢,多夢者必多情,猶之善為文者,文生於情,情生於文,二者如環之無端,情不能出乎情之外,夢亦不能出乎夢之外。
      昔晉樂令云:未嘗夢乘車入鼠穴,搗齏啖鐵杵,皆無想無因故也。無此情即無此夢也,無此夢緣無此情也。
      妙哉,雪芹先生之書,情也,夢也;文生於情,情生於文者也。不可無一,不可有二之妙文,乃忽復有『後』、『續』、『重』、『復』之夢,則是乘車入鼠穴,搗齏啖鐵杵之文矣。
      無此情而竟有此夢,癡人之前尚未之信,矧稍知義理者乎?此心耿耿,何能釋然於懷,用敢援情生夢、夢生情之義,而效文生情、情生文之文,為情中之情衍其緒,為夢中之夢補其餘,至於類鶩類犬之處,則一任呼馬呼牛已耳。
      嘉慶甲戌之秋七月既望,嫏山樵識於夢花軒。 






     


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