續紅樓夢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絳珠宮黛玉悟天機 太虛境警幻談因果
  • 第二回
      訊鴛鴦鳳姐受虛驚 救妙玉香菱認親父
  • 第三回
      黃泉路母女巧相逢 青埂峰朋友奇遇合
  • 第四回
      觀音庵鳳姐遇秦鍾 豐都城鴛鴦見賈母
  • 第五回
      慶生辰元妃開壽宴 得家報黛玉慰芳心
  • 第六回
      試真誠果明心見性 施手段許起死回生
  • 第七回
      碧落黃泉尋蹤覓跡 紅顏白髮慟子思夫
  • 第八回
      夢相逢釵黛兩無嫌 敘幽情鵑鶯各為主
  • 第九回
      小寧馨喜降榮禧堂 母蝗蟲再醉怡紅院
  • 第十回
      艱子嗣平兒禱神明 滯婚姻賈環懟父母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豐都城賈母玩新春 望鄉台鳳姐潑舊醋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張金哥攔輿投控狀 夏金桂假館訴風情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胞弟兄相逢不相識 親姑姪完聚許完姻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林如海任滿轉天曹 賈夫人幻境逢嬌女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絳珠宮寶黛締良緣 丹霄殿僧道陳因果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史太君示夢絳雲軒 賈存老遇兒鐵檻寺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天上人間雙頒恩詔 癡男怨女大返幽魂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賈寶玉初登翰林院 林如海再授都城隍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榮國府張燈開鬼宴 城隍廟月夜會新郎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賈迎春擺佈薄情郎 史湘雲搜求短命鬼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六禮告成巧姐出閨 十月孕足平兒生子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推己及人咸成佳偶 以真為假錯認檀郎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真後悔黑夜暗投繯 念前情黃泉求豔魄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蔣玉函譬返茜香羅 馮紫英芹獻鮫綃帳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恣閨謔戲和石頭詩 逞才華再建海棠社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逢國慶賈氏增爵祿 沐皇恩元妃再省親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酬仙惠建廟祀三賢 報親恩稱觴祝二老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傳大道妙玉離太虛 證仙緣惜春成正果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享祭祀魂返大觀園 慶團圓神遊太虛境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警幻女增修補恨天 悼紅軒總結紅樓夢
  • 辭典

      序

      《紅樓夢》為記恨書,與《西廂記》等。顧讀者不附崔、張酸鼻,而咸為寶、黛拊心者,續與未續之分也。然離而合之易,死而生之難。
      雪塢秦都閫,以隴西世冑,有羊卻風。韜鈐之暇,不廢鉛槧。輾然謂余曰:「是不難。吾將▉返魂香,補離恨天,作兩人再生月老,使有情者盡成眷屬,以快閱者心目。」未操筆,他氏已有《後紅樓》之刻,事同而旨異。
      雪塢乃別撰《續紅樓夢》三十卷,著為前書衍其緒,非與後刻爭短長也。餘讀之,竟恍若游華胥、登極樂、闖天關、排地戶,生生死死,無礙無遮,遂使吞聲飲恨之「紅樓」,一變而為快心滿志之「紅樓」,抑亦奇矣!雖然,豈徒為夢中人作撮合哉?夫謝豹傷春、精衛填海,物之愚也而人效之;鯤弦莫續、破鏡難圓,天之數也而人昧之。要惟不溺於情者,能得其情之正;亦惟不泥於夢者,始博夫夢之趣。
      雪塢之以夢續夢,直以夢醒夢耳。嗟乎!夢有盡而情無盡,雖猶是遊戲筆墨,而無怨無曠之抱負已覘其概,此真十州連金泥、續弦膠也。彼續「西廂」之誚島脛貂尾者,又烏足並論。
      書以質之雪塢,以為然否?
      秀水弟鄭師靖藥園拜題《南柯子》詞
      將軍不好武,更搜今求古。只為那金釵無主,續纂黃粱,離恨天堪補。
      仙緣了孽冤,幻境無愁苦。漫擬猜,天曹地府。筆蕊生華,原向夢中吐。 


      易水弟譚濚拜題《續紅樓夢》弁言

      《紅樓夢》一書,膾炙人口者數十年。餘以孤陋寡聞,固未嘗見也。丁巳春,餘偶染瘡疾,乞假調養,伏枕呻吟,不勝苦楚。聞同寅中有此,即為借觀,以解煩悶。匝月讀竣,而疾亦賴是漸瘳矣!
      然餘賦性癡愚、多愁善病,每有夸父之迂、杞人之謬。疾雖愈,而於寶、黛之情緣終不能釋然於懷,夫以補天之石而仍有此缺陷耶!公暇,過東魯書院,晤鄭藥園山長,偶及其故。
      藥園戲謂曰:「子盍續之乎?」餘第笑而頷之,然亦不過一時之戲談耳。
      迨藥園移席於滕,復致書曰:「《紅樓夢》已有續刻矣,子其見之乎?」餘竊幸其先得我心也。因多方購求,得窺全豹。
      見其文詞浩瀚,詩句新奇,不勝傾慕。然細玩其敘事處,大率於原本相反,而語言聲口亦與前書不相吻合,於人心終覺未愜。
      餘不禁故志復萌,戲續數卷以踐前語。不意新正藥園來郡,見而異之。一經傳說,遂致同寅諸公群然索閱。自慚固陋,未免續貂;俯賜覽觀,亦堪噴飯。又何敢自匿其丑,而不博諸公一撫掌也耶!
      嘉慶三年九月中浣,雪塢子忱氏題於兗郡營署之百甓軒,詞曰:
      堪歎吾生真瞢瞢,一往情深,每代他人慟。曹子雪芹書可誦,收緣殊恨空空洞。釵、黛、菱、湘才伯仲,俶儻風流,更有妖韶鳳。斧在班門原許弄,無端濫續《紅樓夢》。
      --《蝶戀花》 



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