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宋宣和遺事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元集
  • 亨集
  • 利集
  • 貞集
  • 辭典

    元集

      詩曰:
        暫時罷鼓膝間,琴閒把遺編閱古今。
        常歎賢君務勤儉,深悲庸主事荒淫。
        致平端自親賢哲,稔亂無非近佫臣。
        說破興亡多少事,高山流水有知音。
      茫茫往古,繼繼來今,上下三千餘年,興廢百千萬事,大概風光霽月之時少,陰雨晦冥之時多;衣冠文物之時少,干戈征戰之時多。看破治亂兩途,不出陰陽一理。中國也,天理也,皆是陽類;夷狄也,小人也,人欲也,皆是陰類。陽明用事的時節,中國奠安,君子在位,在天便有甘露慶雲之瑞,在地便有醴泉芝草之祥,天下百姓,享太平之治;陰濁用事底時節,夷狄陸梁,小人得志,在天便有彗孛日蝕之災,在地便有蝗蟲飢饉之變,天下百姓,有流離之厄。這個陰陽,都關係奓皇帝一人心術之邪正是也。
      且說唐堯、虞是劈初頭第一個皇帝。看他治位時,任賢勿貳,去邪勿疑,不敢盤逸游畋,不敢荒淫音樂;到得他揖讓傳禪時分,且道:「無若丹朱傲:惟慢游是好,傲虐是好。」舜王那曾敢做慢游傲虐的事?禹王告奓舜王,使他休學堯王的孩兒丹朱,專事慢游,專務傲虐,恃奓強力,不用水向平地上推了舟船,共他徒黨在家為淫亂之行。故堯王不將天下傳與他,進吩咐與舜王了。
      舜王治世,舉「八元」、「八愷」,共十六個才子,是有賢德名望的人,分佈在朝,任了官職。進將共工流逐於幽州田地,將鯀放逐於山田地,將三苗逐於三危田地,將鯀誅殛於羽山田地。誅竄了這四個兇人,天下百姓,皆服其威斷。明四目,達四聰,未梢頭賢人在位,小人在野,朝綱自治。在位五十二年,壽命一百一十二歲,將天下傳與禹王。
      至湯王時,為諸侯與葛為鄰,葛君不道,苦虐其民,湯王伐之。東征而西夷怨,南征而北狄怨,進道:「湯王何故忘我,不來拯救?」黎民咸慕湯王之德。進有夏桀無道,寵妹喜之歡,將酒傾為池水,將肉排為樹林相似,日與凶徒沉酗於「酒池」、「肉林」間,苦虐生靈。百姓怨道:「夏桀與日相似,這日幾時喪亡?我甘受其苦不,過情願與他偕亡!」至紂無道,寵妲己,剖賢人心,置炮烙之刑,不修德政,不改前非。
      武王伐之。享國日久,傳位至周幽王,寵褒姒之色,為不得褒姒言笑,千方百計取媚他。因向驪山上把與諸侯為號的烽火燒起。諸侯皆是幽王有難,舉兵來救;及到幽王殿下,進無他事,只是要取褒姒一笑。後來貶了太子,廢了申后,申后怒。會犬戎之兵,來伐幽王;諸侯不來相救,遂喪其國。有詩為證。詩曰:
        恃寵嬌多得自由,驪山舉火戲諸侯。
        只知一笑傾人國,不覺胡塵滿玉樓。
      又楚國靈王寵嬪嬙之色,起章華之台,苦虐黎庶,遭平王所追,遂死於野人申亥之家。有詩為證。詩曰:    茫茫春草沒章華,因笑靈王苦好奢。
        台土未乾簫管絕,可憐身死野人家!
      後來陳後主也寵張麗華、孔貴嬪之色,沉湎淫逸,不理國事;被隋兵所追,無處躲藏,遂同二妃投入井中,隋兵搜出,亦遭其虜。其國即亡。有詩為證。詩曰:
        陳國機權未有涯,如何後主恣驕奢?
        不知即入宮前井,猶自聽吹玉樹花。
      當時有隋煬帝也無道:殺父,誅兄,奸妹,無所不至。寵蕭妃之色。蕭紀要看揚州景致,帝用麻胡為帥,起天下百萬民夫,開一千丹八里汴河,從汴入淮,從淮直至揚州。役死人夫無數,死了相枕。復造「龍鳳船」,使宮人牽之,兩岸簫韶樂奏,聞百十里之遠。更兼連歲災蝗,餓死人遍地,盜賊蠭起:六十四處煙塵,一十八處擅改年號。李密袒臂一呼,聚雄師百萬,占了中原。煬帝全無顧念。被宇文化及造變江都,斬煬帝於吳公台下,隋國遂亡。有詩為證。詩曰:
        千里長河一日開,亡隋波浪九天來。
        錦帆未落干戈起,惆悵龍舟更不回。
      其國有唐奏王世民,行仁佈德,滅了六十四處煙塵,遂建都於長安,以制太平。後來為唐明皇為孩兒壽王,取楊家女孩兒名做玉環的為妻,明皇一見玉環生得有傾國之色,背後使人喚玉環出家為女官道士;後來宣入宮中,封為妃子,寵幸無比。真個是:
        後宮佳麗三千人,三千寵愛在一身。
        金屋妝成嬌侍夜,玉樓宴罷醉和春。
      那明皇寵愛妃子,春從春遊,夜專夜寢,從此荒淫,每日更不坐朝聽政。爭奈那妃子與安祿山私通,進抱養祿山做孩兒。明皇得知,將安祿山差去漁陽田地,做了節度使。那祿山思戀貴妃之色,舉兵反判,真是:    漁陽鼙鼓動地來,驚破「霓裳羽衣」曲!
      那明皇無計奈何,只得帶領百官走入蜀川,躲避了祿山。行雲馬嵬驛,六軍不肯進發,把那貴妃使高力士將去佛當後田地裡縊殺了。諸軍且跟奓明皇入蜀。後來明皇那兒子肅宗,恢復兩京;再立唐家社稷也。
      今日話說的,也說一個無道的君王,信用小人,荒淫無度,把那祖宗混沌的世界壞了,父子將身投北去也。全不思量祖宗創造基業時,直不是容易也!今有康節先生做八句詩,道得好。道個甚的?詩曰:
        自古御戎無上策,惟憑仁義是中原。
        兩晉亂亡成茂草,亡君屈辱落陳編。
        公閭、延廣何人也?始信興邦亦一言。
      此詩是康節「左俊吟」,豫先說奓個宣和、靖康年間讖語麼。
      當初只為五代時分,天下荒荒離亂,朝屬梁而暮屬晉,干戈不息;更兼連歲災蝗,萬民遭途炭之災,百姓受倒懸之苦。為此後唐朝明宗夜夜焚香告天,祝曰:「我乃胡人,不能整治天下。願天早生聖人,撫安黎庶!」此上感得火德星君霹靂大仙下界降生。於西京洛陽縣夾馬營趙洪恩宅,生下一個孩兒。當誕生時分,紅光滿室,紫氣盈軒。趙洪恩喚生下孩兒名做匡胤。幼與小童戲於街檻,好佈陣,行伍肅然,人見而異之。及年當弱冠,有大志,少游關西,行到處除凶去惡;長治華夷,民安國泰。自陳橋兵變,柴皇讓位,在位十七年,天下太平,消鎔軍器為農器,毀折徵旗作酒旗。
      太祖一日收平江南,有徐奉使至太祖殿下,盛誇其主能文,因誦其詩。太祖道:「此詩村教書語耳!」因道:「我少時有「詠日詩」。」道是詩曰:
        須臾捧出大金盤,趕散殘星與明月。
      徐鉉聽得這詩,大服太祖志量。後來以為應大金破汴梁之讖。
      太祖傳位與太宗,大宗欲定京都,聞得華山陳希夷先生名摶,表德圖南的,精於數學,預知未來之事。宣至殿下,大宗與論治道,留之數日。一日,太宗問:「朕立國以來,將來運祚如何?」陳摶奏道:「宋朝以仁得天下,以義結人心,不患不久長;但卜都之地,一汴,二杭,三閩,四廣。」太宗再三詰問,摶但唯唯不言而已。在後高宗中興,定都杭州,蓋將前定之數,亦非偶然也。太宗之後,傳位於真宗、仁宗、英宗幾個賢君。
      且說英宗皇治平年間,洛陽郡康節先生因與客在天津橋上縱步閒行,忽聽得杜鵑聲,先生慘然不樂。客問其故。先生道:「洛陽從來無杜鵑,今忽來至,必有所主。」客曰:「何也?」先生曰:「不過二年,朝廷任用南人為相,必有更變。天下自此多事矣!」客曰:「聞杜鵑聲何以到此?」先生曰:「天下將治,地俥自北而南;將亂,地俥自南而北。今南方地俥至矣,禽鳥得俥之先者也。「春秋」有云:「六鷁退飛,雊鵒來巢。」皆俥使之然也。」
      英宗升遐,神宗即位。神宗是個聰明的官家,朝廷上大綱小紀,一一要從新整理一番。恰有那曾參政名做公亮的,薦那王安石為丞相。神宗准奏,召王安石拜相。正宣麻時分,有唐介做著諫官,上疏論奏:「王安石泥古迂儒,若用為相,必多更變,重擾天下。」那時有呂誨亦上疏彈劾安石,有彈文,其略云:
      「臣呂誨誠惶誠恐,頓首頓首,百拜奏於皇帝陛下。臣仰儭公朝,除王安石為相者。臣切謂安石每遷小官,遜避不已,及除翰林學士,不聞固辭。先帝臨朝,則有山林獨往之志;陛下即位,則有金鑾侍從之樂。好名嗜進,見利忘義。凡在經筳,力請坐而講說,將屈萬乘之重,自處師氏之尊,不識君臣上下之分。又與唐介爭論謀殺刑名,眾非安石而是介。介務守大體,不能以口舌勝,憤懣發疽而死。奏對強辯,陵轢同列。大奸似忠,大詐似信;外示樸野,中藏巧詐;驕蹇慢上,陰賊害物。制置三司條例,兼領兵財;又舉三人勾當,八人巡行。臣未見其利,先見其害。區區愚忠,切以為安石決不可用。若用之為相,必變更祖宗法度,以亂天下。慾望聖慈,允臣所奏,將王安石新命寢罷。宗社幸甚!伏取進止。」
      奏上,神宗不報。安石居相信,專務變更。一日,奏行青苗法,差李常、孫覺等往河北諸路,俵散青苗錢:第一等戶十五貫,第二等戶十貫,第三等戶五貫,第四等戶一貫五伯,第五等戶一貫。青苗在田時分俵散,到收成時分催納,十分供一分為息。當有銀台司范鎮上疏,奏言青苗錢擾民不便。表示:
      「臣范鎮謹奏言:青苗錢者,唐衰亂世之所為。青苗在田,已估其直;收斂未畢,已促其償。是盜跖之法也。臣以為此法若行,天下騷然,民不聊生,非國家之利也!臣請罷之。」
      表上,神宗不聽。又宰相韓琦奏言:「青曲錢法大不便於民間,有司責篤嚴急,細民不勝愁苦,至有鬻妻賣子者不能償。願陛下察之,即與蠲罷!」王安石大怒,即日貶韓琦於外。
      熙寧七年,大旱。帝謂傸臣曰:「天久不雨,朕夙夜焦愁,無可奈何!」韓維奏曰:「陛下信安石酷法,散青苗錢於民。今之官府,督取甚急,往往鞭撻人民取足,至有伐葉為薪以易錢貨。旱災之際,重罹此苦。願陛下蠲除租稅,寬裕逋負,以救愁苦之良民!」帝感悟,乃詔韓維放商稅而免青苗。後是日雨。遂貶安石於金陵府。
      安石弟安國,每憎他兄所為誤國。安國為西京國子監教授,頗溺聲色。時安石為相,以書戒安國道:「宜放鄭聲。」安國回書與安石道:「亦願兄遠佫人也。」安國又嘗力諫安石,言:「天下不樂新法,皆歸咎於兄,恐為家禍,宜速罷之。」安石不聽。安國注於影堂前道:「是吾家滅門矣!」
      安石的孩兒王雱,為人性險惡,喜殺,因病疽而死。年方三十三歲。安石哀悼不能為懷;嘗恍惚見雱身擔鐵枷,向安石道:「父親做歹事,誤我受此重罪!」安石大驚,遂以所居園屋,舍做僧寺,賜額為「報寧院」。蓋為王雱求救於佛也。詩曰:
        誤國欺君罪不輕,陰司報應自分明。
        奸邪凡事懷私險,進告金仙洗惡名。
      話說宋朝失政,國喪家亡,禍根起於王安石引用伅蔡卞及姻黨蔡京在朝,陷害忠良,奸佫變詐,期君虐民,以致壞了宋朝天下。
      神宗崩,哲宗即位,太后垂簾聽政,用司馬溫公名做光。元祐年間,天下太平。未幾一年,司馬光不祿;章惇等入相,再行新法,把這太平的氣象,又變做了亂世。
      哲宗崩,徽宗即位。說這個官家,才俊過人:依口賡詩韻,目數傸羊;善寫墨君竹,能揮薛稷書;通三教之書,曉九流之法。朝歡暮樂,依稀似劍閣孟蜀王;論愛色貪杯,彷彿如金陵陳後主。遇花朝月夜,宣童貫、蔡京;值好景良辰,命高俅、楊戩。向九里十三步皇城,無日不歌歡作樂。蓋寶籙諸宮,起壽山艮岳,異花奇獸,怪石珍禽,充滿其間;畫棟雕樑,高樓邃閣,不可勝計。役民夫百千萬,自汴梁直至蘇杭,尾尾相含,人民勞苦,相枕而亡。加以歲歲災蝗,年年飢饉,黃金一斤,易粟一斗;或削樹皮而食者,或易子而尮者。宋江三十六人,哄州劫縣;方臘一十三寇,放火殺人。天子全無憂問,與臣蔡京、童貫、楊戩、高俅、朱參、王黼、梁師成、李彥等,取樂追歡,朝綱不理。即位了三十六年,改了六番年號:改建中靖國,改崇寧,改大觀,改政和、改重和,改宣和。從即位以來,改元建中靖國元年,大赦天下。用丞相章惇言,舉蔡京為翰林學士。滿朝上下,皆喜諛佫,阿附權勢,無人敢言其非。獨有御史中丞豐稷,同奓殿中侍御史陳師錫共寫奓表文一道,奏蔡京奸惡。表文云:
      「臣豐稷、陳師錫等,叨被聖恩,濫居言路,事有當言而不言,臣為曠職。竊見公朝近除蔡京充翰林學士勾當者。緣蔡京身為禁從,外結后族,交締東朝。伏望獨斷,出之於外。若果用蔡京,則治亂自此分矣,祖宗基業自此壞矣!又資政殿學士知江寧府蔡下,乃王安石之伅,與京兄弟同惡,迷國誤朝,為害甚大,乞正典刑。臣日夜為陛下憂,為宗廟憂,為天下賢人君子憂。若黜貶京等於外,則間言不入於慈闈,聖慮可忘於憂患,實宗廟社稷之福也!」
      表上,徽宗謂豐稷道:「事礙東朝,卿當熟慮。」豐稷奏言:「自古母后臨朝,那曾見有如聖母手書還政的,可做萬世法則。但是目即:在外,則聞向宗良、宗回藉劫妄作;在內,則聞張琳、裴彥臣等凶燄熾然;又有蔡京交通其間。臣愚,欲乞戒飭后家,放逐張琳等,黜蔡京於外,庶絕朝廷之憂。」徽宗不從。
      那時殿中侍御史龔夬,亦上表奏言:「臣聞蔡卞落職太平州居住,天下之士,共仰聖斷。然臣竊見京、卞表裡相濟,天下知其惡。民謠有云:「二蔡一惇,必定沙門;籍沒家財,禁錮子孫。」又童謠云:「大惇、子惇,入地無門;大蔡、小蔡,還他命債。」百姓受苦,出這般怨言。但朝廷不知之耳!蔡京、蔡卞為人反覆變詐,欺陷忠良。天下不安,皆由京、卞二人簸弄。」
      是時章惇罷相,差知越州,專事刑名慘刻,編類章疏,看詳訴理,受禍者千餘家。民間或訴事,稍有闇昧言語,加以刀釘手足、剝皮膚、斬頸割舌之刑。有道號了翁,姓陳名瓘的,論奏惇罪,將章惇貶雷州居住。
      三月,命內侍童貫,往杭州監造作局制御用器。自是楊戩始用事。五月,奪司馬光等官。
      崇寧元年七月,徽宗除蔡京做右丞相。制下,中外大駭。又賜京坐延和殿。徽宗向蔡京道:「昔神宗創法立制,未盡施行;先帝繼之,兩遭簾帷變更,國是未定。朕欲上述父兄之志,歷觀在朝,無可與為治者。今朕相卿,其將何以教我?」蔡京頓首謝:「願盡死以報陛下!」徽宗嘗出玉盞玉侐,將示輔臣,道是:「朕此器久已就,只怕人言,故未曾將用。」蔡京回奏:「事苟當於理,多言不足畏也。陛下當享太平之奉,區區玉器,又何畏哉?」帝悅。
        不囕奸佫居台輔,合是中原血染衣。
      蔡京自拜相後,有巨商大賈六七輩,赴闕投詞,言:章相公開邊時及曾相公罷邊時,共借訖三千七百萬貫,至今未見朝廷支償。蔡京奏言,徽宗蹙額道:「我國家久少商賈錢債,久不償還,怎不辱國?」蔡京回奏:「臣請償之。」帝喜曰:「卿果能償之否?」蔡京差官糾刷諸司庫務故弊的物,及粗細香藥、漆器、牙錦之類,高估價直,立字號出還客。客猶不受,願請少出藥貨試賣;方敢承領。那時乳香價利頗高,京令吏將乳香附客試賣,客果得價數倍。後客欣然承。不半年,盡償訖。在後客貨賣,進消折了十無一二,無所伸訴其苦。
      崇寧二年,除蔡京為左丞相。修大內,復修創景靈宮及元符等十一殿及殿中,工役大作。夏,四月,詔毀「唐鑒」、蘇、黃等集;又削景靈宮元祐臣僚畫像。是秋九月,蔡京與其子蔡攸,並其客強後明、葉夢得,將元符未忠孝人,分正上、正中、正下,奸邪人分邪上、邪中、邪下,為六等,凡五百八十二人,詔中書省籍記姓名。又將先朝大臣司馬光、文彥博、范祖禹、程明道、程伊川、蘇轍、蘇軾、呂公著、呂誨等,凡一百一十九人,籍做奸黨,御書刻石,立於端門。進詔封王安石做荊國公,又加封為王。將安石配饗孔廟庭,塑像坐於孔子之側。又詔書頒行天下,將元祐賢臣,籍做奸黨,立石刊刻姓名。
      時詔旨至長安立石,有石匠姓安名民的;覆官道:「小匠不知朝廷刻石底意,但聽得司馬溫公,海內皆稱其正直忠良,今進把做奸邪,小匠故不忍勒石。」官司怒,要行鞭撻。安民泣道:「小匠刻則刻也,官司嚴切不敢辭推;但告休鎸「安民」二字於石上,怕得罪於後世。」官吏聞之,慚愧。
      蔡京又更茶法:天下茶場,拘榷茶貨,令客人赴官請引,自於茶園買茶,赴官秤驗,納息批引,限日販賣;如有過限,並行拘收,別買新引。增私販法,客旅消乏。又立鹽法:詔陝西舊鹽鈔,易東西鹽鈔,每新鈔折錢三分,舊鈔折七分,聽換易。蔡京私運鹽鈔,遍行天下,拘刷船隻揭起黃旗,所過關津,莫敢誰何。蓋為見行鹽鈔之法,天下方才通行,忽又改易,那舊鈔皆成無用之物。此上富大商賈,消折財本,或有輚流乞丐的,或有赴水自縊死的。提點淮東刑獄章繹,可憐見商賈受苦,上奏鈔法誤民。以此忤蔡京意,遂奪章繹官,貶做庶人。
      一日,蔡京欲媚說徽宗,遇奓聖節將近,命府、州、縣道,遍立寺觀,天下凡有封觀,並改名「神霄萬壽宮」,祝延聖壽。上留意西邊,以王厚為大將,安撫臨洮諸州;命內侍童貫為監軍,專切往來乾當;至是置司,專命二人主之。
      崇寧四年,春,正月,以童貫為熙河等處經略安撫置制使。二月,雨大雹。冬,彗星出西方,其長竟天。徽宗下詔求言。是時有劉逵為中書侍郎,勸上碎蔡京所立元祐黨碑,將禁錮繫籍人,並行寬放,以禳天變。帝夜半遣黃門至朝堂,將元祐黨碑碎毀。明日,蔡京見之,乃厲聲道:「石可毀,名不可滅!」徽宗用劉逵之言,詔除黨人之禁,罷方田及諸國歲貢,又罷緣邊諸路科斂,及罷鑄當十六錢,並新立衝要市務。在後有詩人劉克莊吟詩一首云,詩曰:
        嶺外瘴魂多不返,塚中枯骨亦加刑。
        更無人敢扶公議,直待天為現彗星。
        早日大程知返覆,暮年小范要調停。
        書生幾點殘碑淚,一弔諸賢地下靈!
      大程謂程顥,小范指范純仁也。倘不因彗星之變,元祐黨碑佖怎生能碎麼!可見當蔡京附會徽宗,恣行驕淫,天心仁愛,不得不示變以儆之也。其如君臣不悟何?未,幾蔡京罷相,除趙挺之為右丞相。十一月,罷趙挺之,復相蔡京。
      崇寧五年,夏,解州有蛟在鹽池作崇,布俥十餘里,人畜在俥中者,輒皆嚼齧,傷人甚眾。詔命嗣滿三十代天師張繼先治之。不旬日間,蛟崇已平。繼先入見,帝撫勞再三,且問曰:「卿此翦除,是何妖魅?」繼先答曰:「昔軒轅斬蚩尤,後人立祠於池側以祀焉。今其祠宇頓弊,故變為蛟,以妖是境,欲求祀典。臣賴聖威,幸已除滅。」帝曰:」卿用何神,願獲一見,少勞神庥。」繼先曰:「神即當起居聖駕。」忽有二神現於殿庭:一神絳衣金甲,青巾美鬚髯;一神乃介冑之士。繼先指示金甲者曰:「此即蜀將關羽也。」又指介冑者曰:「此乃信上自鳴山神石氏也。」言訖不見。帝遂褒加封贈,仍賜張繼先為秩大夫虛靖真人。大觀元年,黃河清。詔曰:「國家承百五十年,三有河清之應;而乾寧軍河清逾八百里,凡七晝夜。上天眷祐,敢不欽承!其以乾州為清州。」廬州雨豆。
      大觀二年,春,正月朔,御大慶受八寶,赦天下。蔡京言天下傸國所上符瑞八十七所,拜表稱賀。蔡京進太師。加童貫度仍宣撫使。夏,五月,日食。以復洮州功,賜蔡京玉帶,加童貫檢校司空仍宣撫。貫由此恃功稍專軍政,選置將吏,皆取中旨,不復關朝廷矣。
      顯仁皇后生皇子構。徽宗隔夜夢吳越欽主,以手挽徽宗御衣云:「我好來朝你家,便留住我;終須還我山河社稷,待教第三子來。」顯仁皇后亦夢金甲神人,自稱錢武肅王。及寤,而生皇子。蓋徽宗第九子也。其始生之時,宮中紅光滿室。宣和二年,封為康王。後即位於南京,為高宗。建都於杭州,即符錢王還我山河之夢。錢武肅王即錢鏐,享年八十一步,高宗亦壽八十一,豈偶然哉?六月,蔡京罷相。秋,七月,河南、淮北大,旱詔有道高士王文卿祈雨,不應。文卿奏曰:「九江、四海、五沛龍君,皆奉上帝始命,且停行雨;獨黃河神未奉睿旨。」帝曰:「卿可召黃河神行雨?」文卿領旨,向京師太乙宮立壇祈雨。翌日,升壇祝曰:「大宋皇帝借黃河三尺水,以濟焦枯。」不移時,甘雨大作,遍地皆雨黃雨,以應黃河之水。帝喜,賜文卿凝神殿侍宸,乀虛觀妙通玄真人。後文卿屍解於撫州臨川縣。
      大觀三年,春,甘露降尚書省,天子作詩以賜執政。蔡京致仕,仍朝朔望。
      大觀四年,禁燃頂、煉背、刺血、斷指之類。張商英知杭州,過闕入對,上因語芮火京亂紀綱事,商英曰:「蔡京自來專恣任意,不知都省批狀,便是條貫;入狀請寶,便是聖旨;若前後失緒,安得不亂?」上曰:「京多引用親黨,已逐三十餘輩矣!」商英曰:「餘黨尚多。」上曰:「百姓聞卿來,皆鼓舞忻悅。」商英曰:「干臣何事?」遂留商英為中太乙宮使。毛注奏言:「天下僧尼增舊十倍,凡數十萬人;祠部歲給度牒幾三萬。乞權住三年。」帝從之。夏,五月,詔:「蔡京權重位高,人屢告變,全不引避,公議不容。降受太子太保,致仕,任便居住。」六月,以張商英為右相。閏八月,除張閣知杭州,兼領花石綱事。
      先有朱參者,因蔡京以進。上頗垂意花石,參初才致黃楊木三四本,已稱聖意。後歲歲增加,遂至舟船相繼,號作花石綱。專在平江置應奉局,一發輒數百萬貫,搜岩剔蔞,無所不到。雖江湖不測之瀾,力不可致者,百計出之,名做神運。凡士庶之家,有一花一木之妙的,悉以黃帕遮覆,指做御前之物。不問墳墓之間,盡皆發掘。石巨者高廣數丈,將巨艦裝載,用千夫牽挽,鑿河斷橋,毀堰折,閘數月方至京師。一花費數千貫,一石費數萬緡。參又即所居,創一圃,林白之勝,二浙無比。後復取旨建神霄殿,塑青華帝君像其中,監司郡守初到,必須到宮朝謁。詩曰:
        神霄新殿聳雲端,像塑青華帶道冠。
        竭力勞民運花石,不堪偰石礙遊觀。
      政和元年,春,正月,毀京師淫祠,凡一千三百餘區。
      政和二年,春,二月,蔡京復太師,賜第京師。夏,四月,召蔡京入內苑賜宴;輔臣親王,皆得與席。徽宗親為之記,其略曰:「詔有司掃除內苑太清樓,滌內府所藏珍用之器,集四方之美味,前期閱集,朕將就幸焉。」其所用宮中女樂,列奏於庭;命皇子名楷的,侍側勸勞;又出嬪女鼓琴玩舞,勸以琉璃瑪瑙白玉之杯。京亦上記,略曰:「太清之燕,上曰:「此啀步至宣和。」令子攸掖入觀焉。東入小花逕,南度碧蘆叢,又東入便門,至宣和殿,只三楹;左右掖亦三楹;中置圖書筆硯古鼎彝罍洗,陳兒案台榻。東西廡側各有殿,亦三楹。東曰「瓊蘭」,積石為山,,峰巒間出,有泉出石竇,注於沼。北有御札靜宇,榜梁間以「洗心滌慮」。西曰「凝芳」,後曰「積翠」,南曰「瓊林」。北有洞曰「玉宇」,石自壁出,隱嶄巖峻立,奇花異木,扶疏茂密。後有沼曰「環碧」,兩傍有亭曰「臨漪」、「華渚」;沼次有山殿,曰「雲華閣」,曰「太寧」;左右躡道以登。中道有亭曰「琳霄」、「垂雲」、「騰鳳」,層巒百尺高峻,俯視峭壁攢,峰如深山大敨。次曰「會春閣」,下有殿「玉華」。前殿之側,有御筆榜曰:「三洞瓊文之殿」,以奉高真;有「種玉緣雲軒」相峙。日午,謁者引宰執以下入。女童四百,靴袍玉帶,列排場下,肅然無敢謦欬者。宮人珠籠、巾玉、束帶,秉扇、拂、壺、巾、劍、鉞,持香毬,擁御座以次立,亦無敢離行失次者。上顧謂傸臣道:「承平無事,君臣共樂,宜略去煩苛碎禮,飲食坐起,各宜自便,無問。」」執事者以寶器進,徽宗酌酒以賜,命皇子嘉王楷宣勸。又以惠山泉、建溪異毫盞,烹新貢太平喜瑞茶,賜蔡京飲之。徽宗又道:「日未晡,可令奏樂。」殿上箏、竽、琵琶方響,笙,簫登陛合奏,宮娥妙舞。徽宗又曰:「可起觀。」傸臣凴欄以觀。又命宮娥撫琴擘阮,傸臣終宴盡醉。
      冬,十一月,戊寅,日南至,御太慶殿,受元圭,大赦。蔡京進封魯國公。詔給地牧馬。自京東、河北募人養馬,然後推之諸路。受田一頃,仍免其稅,令養馬一疋,諸路至九萬疋。
      政和三年,春,正月,詔封王安石,追封舒王,又封其子王雱為臨川伯;配享文宣王廟從祀。
      夏,四月,玉清和陽宮成,即福寧殿東誕聖之地作宮,至是成。奉安道像。上詣宮行禮。後復為玉清神霄宮。那時道教之行,莫盛於此時,推原其由,皆自徐知常有以誘惑聖聽也。徐知常始賜號沖虛先生,徐守信賜虛靖先生,劉混康賜葆真觀妙沖和先生,後並賜大中大夫。九月,丙午,茶和殿成,上飾純綠,下漆以朱,無文藻繪晝五彩;垣墉無粉澤:淺墨作寒作平遠禽竹而已。前種松、竹、木犀、海桐、橙、橘、蘭、蕙,有歲寒、秋香、洞庭、吳會之趣。後列太湖之石,引滄浪之水,陂池連綿,若起若伏,支流派別,縈紆清泚,有瀛洲、方壺、長江、遠渚之興,可以放懷適情,遊心玩思而已。
      冬,十月,癸未郊,徽宗搢大圭,執元圭,以道士百人,執儀僺前導,蔡攸為執綏官。玉輅出南薰門,至玉津園,徽宗忽問左右曰:「玉津園若有樓殿重複,此是何處?」攸即回奏:「臣見雲間樓殿台閣,隱隱數重,既而細視,皆去地數十丈。」頃之,徽宗又曰:「卿還見人物麼?」攸又回奏:「若有道流童子,持幡節蓋,相繼而出雲間,衣服眉目,歷歷可識。」蔡京率百僚稱賀。
      政和四年,春,正月,置道階品秩,凡二十六等,先生處士封號,自八字六字,以至四字二字,比中大夫,下至將仕郎,但不給俸。又置道官,自太虛大夫至金壇郎,凡十六等,同文自中大夫至迪功郎。道職自沖和殿侍宸至凝校經,凡十一等;侍宸同待,制檢籍同修撰,校經同直閣。皆給告身印紙,經道籙院磨勘功過,注授加官。差遣八品用蔭,如命官法。
      五月,丙戌,祭地,奉高祖皇帝配享。蔡京奏:「祭之日,城中大雨幾尺,而鑾輅自宮至郊,日光照耀。」又太史奏:「是夕五緯循軌,典掌官吏稱:有隊使風雨之聲,鬼神之狀;又有黑氣數十丈,貫於壇壝;皆陛下嚴壝恭之應。乞宣付史館。」帝從之。內侍楊戩加節度,賞制樂傳宣之勞也。
      八月,宣和殿有玉芝生於檜樹上;又有鶴三萬餘隻,盤旋雲霄之間。並許稱賀。
      延福宮成。舊有延福宮,祖宗以為燕會之所,而制不甚廣。時蔡京欲以宮室媚上,一日,召內侍童貫、楊戩、曹詳、何欣、藍從熙,諷以禁中逼窄之狀。五人聽命,乃盡徙內酒坊諸司;又遷二僧等並軍營於他所。五人者,既有分地,因各出新意,故號「五位」。「五位」既成,樓閣相望,引金水天源河,築土山其間,奇花怪石,巖壑幽勝,宛若生成。
      夏,四月,又建葆真宮,以蔡攸為葆真殿學士。
      六月,天成、聖功二橋成。都水使者孟昌齡請開錖大伾三兩河,回引河流於河陽,作浮空二橋,至是畢工。賜名。頒德音於河北、京東、京西。時諸路皆調夫赴役,凡數十萬人,兩河之人,愁苦殆不聊生。未幾水漲橋壞。
      政和六年,奉,正月,以童貫為陝西兩河宣撫。
      閏月,置道學。詔州縣學兼養道流,增置士名,自元士至志士,凡十三品。歲大比,許襴堫就試。後罷道學。
      二月,上清寶籙宮成。濬濠深水三丈,東則景龍門橋,西則天波門格。二橋之下,壘石為固,引舟相通,而橋上人物往還不覺,名曰「景龍」。外江之外,則便有「鶴莊」、「鹿砦」、「文禽」、「孔雀」諸柵,多聚遠方珍怪蹄尾動數千實之。又為村居、野店、酒肆青簾於其間。每歲冬至後即放燈,自東華以北,並不禁夜。滀市民行鋪夾道以居,縱博傸飲,至上元後乃罷,謂之「先賞」。後又辟之,東過景龍門,至封丘門。後來南侕吟詩一首云,詩曰:
        萬炬銀花錦繡圍,景龍門外軟紅飛。
        淒涼但有雲頭月,曾照當年步輦歸。
      是時溫州有方士林靈素,初名靈噩,表字歲昌,家世寒微,遠遊至蜀,學道於趙升道數載,善能妖術,輔以五雷法,往來宿、亮、淮、泗等州,乞食於諸僧寺。政和三年,至京師,寓居東太乙宮。徽宗在大內,得一個夢;誰知那一場夢,引得一個妖術方士的來!真是:
        鹿分鄭相終難卞,蝶化莊周未可知。
      徽宗夢見甚的?乃夢見東華帝君使仙童來召徽宗游神霄宮。及覺來,欲訪問神霄宮的事,始問道錄▉知常訪求神霄事亡進呈。知常素不曉神霄之事,方以為憂。忽有一道生告知常道:「今道堂中有溫州林道士屢言神霄,亦曾有神霄詩題在壁上。詩曰:
        神霄宮殿五雲間,羽服黃冠綴曉班。
        詔誥傸臣親受籙,步虛聲裡認龍顏。」
      知常一見壁上詩,亟錄呈徽宗。徽宗召林道士來問:「卿有何仙術?」林靈噩回奏:「臣上知天宮,中識人間,下知地府。」備言:「神霄宮乃東華帝君所治。天上有所謂長生大帝君,與其弟青華大帝君,皆是玉帝的孩兒;又有左元仙伯、賞罰仙吏八百餘官。陛下乃是長生大帝君降生人間,為天下帝王;蔡京乃左元仙伯。近日陛下赴弟之青大帝君為神霄之游,得無樂乎?」徽宗聞之,大喜,自謂與靈噩如舊日素來相識;乃賜名靈素,號「金門羽客通真達靈元妙先生」,賜金紫服,出入大內無間。
        又按:「賓退錄」載祥符觀道士何得一,宣和間游京師,遇方士陶光國,愛其人物秀整,語之曰:「當為辦一事。姑亟歸!」無幾何,徽宗夢人曰:「天上神仙鄭化基,地下神仙何得一。」明日,命閱祠部帳,得諸新滏籍;中化基其師也。遽命使宣召。是時得一方次鄂州,守貳禮請以往。既對,上大悅,賜號衝妙大師,主龍德太一宮,授丹林郎。靈素之進,亦緣夢而得,恰與此事相類,故附錄之。其與高宗之夢傅說者異矣。
      靈素既遭遇道君之後,是時宮間多妖怪,詔靈素治之。靈素乃作鐵簡,長九尺,上書符篆,埋於地,其怪遂絕。又詔許林靈素就景龍門,對奓晨暉門建上清寶籙壇。使靈素居之。其官中山包平地,環以佳木清流。又就太西宮達仁濟亭,施符水,開神霄寶籙壇。詔天下天寧觀改作神霄玉清萬壽宮,舊無觀者,以寺改創;仍各觀設長生大帝君、青華大帝君像。徽宗自稱教主道君皇帝,從林靈素之請也。乃降詔曰,詔云:
      「朕乃上帝元子為太霄帝君,憫中華被金狄之,教遂懸上帝願為人主。今天下歸於正道,卿等可上表章,冊朕為教主道君皇帝。止用於教門。」是時冊上尊號已畢,百官稱賀。又詔翰林學士王黼、保和殿學士蔡攸、盛章至宣和殿,俟神霄降臨。十一月,有星如月,徐徐南行,而落光照人物,與月無異。是年,女真陷遼渤海軍。
      宣和七年,詔林靈素修道書,改政諸家醮儀校讎丹經。靈素每遇初七日就座,百官宰執、三衙親王、中貴,士俗,觀者如堵。靈素為幻不一,徽宗嘗呼之為「明神仙」。御筆賜靈素為「玉真教主神霄凝神殿侍宸」,立兩府班。徽宗嘗思明達皇后,惜其已死,謂靈素曰:「朕欲一見明達后,卿能之乎?」靈素回奏:「臣能為葉靜能致太真之事,陛下但瞑目少頃,即見之矣。」徽宗如其教。頃之,游一宮闕,乃瀛洲神仙之境,得與明達后邂逅,語甚款密,移時而覺,如夢中恍忽也。
      十二月,天神降坤寧殿,修神保觀。神保觀者,乃二郎神也,都人素畏之,自春及夏,傾城男女,皆負土以獻神,謂之「獻土」。又有村落人妝作鬼使,巡門催「納土」者,人物絡繹於道。徽宗乘輿往觀之。蔡京奏道:「「獻土」、「納土」,皆非好話頭。」數日,降聖旨禁絕。詩曰:
        道君好道事淫荒,雅意求仙慕武皇。
        「納土」讖言無用禁,縱有佳讖國終亡。
      徽宗即位之初,皇嗣未廣,有道士劉混康以法籙符水得倖,上奏:「禁城西北隅地勢稍低,若加以高大,當有多男之喜。」詔增築數仞崗阜。後來後宮果生男不絕,為此愈是崇信道教。是年,詔戶部侍郎孟揆董工增築崗阜,取象餘杭鳳凰山,號做「萬歲山」。多運花石妝砌。後因神降,有「艮岳排空」之語,改「萬歲山」名做「艮岳」。後有人吟詩一首云,詩曰:
        磐石曾聞受國封,承恩不與倖臣同。
        時危運作高城炮,猶解捐軀立戰功。
      後四年,始成。御制記文,凡數千言。有金枝產於萬歲伭,改名「壽岳」。其門號為「陽華門」,兩傍有丹荔八十株;有大石曰「神運昭功」立其中。旁有兩檜:一夭矯者,名做「朝日升龍之檜」;一偃蹇者,名做「臥雲伏龍之檜」;皆玉牌填金字書之。岩曰「玉京獨秀太平岩」,伭曰「卿雲萬態奇伭」。又有絳霄樓,金碧間勢極高峻在雲表,盡工藝之巧,無以出此。運四方花竹奇石,積累二十餘年,山林高深,千岩萬壑麋鹿成傸,樓觀台殿,不可勝計。詔左街道錄徐知常於禁庭建醮。徽宗自親書表章三道,焚於凝神殿會真堂。即命知常拜章奏聞上帝,顒俟睿旨。
      知常領命,遂拜伏於壇之側,至翌日方興。徽宗問知常曰:「卿為朕所奏事,未委睿旨有何明答,幸無隱乎!」知常曰:「臣不敢隱。陛下首章,為國家萬民祈求豐稔,上帝覽章,天顏甚喜;陛下次章,欲祈百嗣,上帝覽章,天顏微怒,言何其欲心之廣;陛下末章,空紙一幅,上帝見之,天顏大怒,遂秉筆判云:「趙某有慢上之罪,全家徒流三千里!」餘不敢盡言。」徽宗心頗疑之,嘿然無語。徐知常元是閩中人,久寓京師,以道術為徽宗所眷。在後林靈素得倖於上,知常樓表辭歸,欲往東南修煉,旨不允。至拜章之後,一日逃去。後數年有自閩中來者,言知常在建州水西,蓋造宮觀甚盛。帝欲見之,即日詔知常詣闕下。詔命累降,知常皆不拜。詔有司督責,知常違詔。詔押知常下獄囚繫。獄吏問知常道:「聞公能游月宮,願帶挾小人同往乎?」知常云:「此特易事,但得紙數幅,淨水盂,便可遊玩月宮矣。」吏如其教。知常取紙黏於獄門上,將筆畫一個圓圈,把水一噀,即時清光滿室,冷氣迫人。吏與傸因爭玩月光,回顧知常不知所往。朝廷屢詔物色求之,竟不可得知常之蹤矣。
      宣和元年,春,正月,御大慶殿受定命寶。二月,夏人寇邊,將官張迪戰死入陣。又遣使女真,約發兵夾攻遼。三月,以蔡京子蔡鞗為宣和殿待,制選尚康福帝姬,即公主也。駙馬都尉帶文階自蔡鞗始。八月,童貫進太保。
      冬,十月,大內火發,自夜至曉,五千餘間,後苑廣聖宮及宮人所居,幾盡被焚。死者甚多。時大雨,火發雨如傾,略不少止,而火益熾。或傳上是夜私行,宿於外。冬,十月,御寶籙宮度玉清神霄秘籙,會者八百人。凡天神降臨事,蓋發端於王老志,而極於林靈素。於是宦官道士有所不如意者,必須度籙,莫不如願。又為大會,引傸臣士庶入殿,聽靈素講經。上設座其側。靈素升高座,使人於下請問。然靈素所言,雜以滑稽喋語,上下為大哄笑,莫有君臣之禮。齋罷,帝問靈素:「朕建此齋,得無神仙降耶?」靈素曰:「陛下更須建靈寶大齋,肅清壇宇,其時必有真仙度世。」言罷,道眾中忽有一士擲所盛齋圓於地,眾欲責之,遂騰雲而去。帝曰:「此非神仙而何?」靈素不答。揭圓視之,見一幅紙,上有詩一絕云,詩曰:
        捻土為香事有因,世間宜假不宜真。
        洞賓識得林靈素,靈素如何識洞賓?
      眾方知洞賓降。時道士有俸,每一齋施,動獲數千萬貫;每一宮觀,給田亦不下數百千頃;皆外蓄妻子,置姬媵,以膠青刷鬢,美衣玉食,幾二萬人,每一會費數萬貫。至於貧下之人,亦買青布幅巾赴齋,日得一飫餐,又獲襯施錢三百,謂之「千道會」云。
      是歲,女真阿骨打稱帝,姓王名做旻,本新羅人,號完顏氏。身長八尺,壯貌雄偉,寡言語,有大志,能用人。以其國產金,故國號大金。十二月,御殿度王黼等秘籙。徽宗一日御宣和殿,地陷。
      宣和元年,正月朔旦,朝見景靈喀,見聖祖神像有淚。守廟官吏聞之廟內常有哭聲。一日,神宗皇帝廟室便殿,有偄出血,隨掃又出,數日方止。是時蔡京等方事諛佫,有此異事,皆不敢聞奏於上。而徽宗驕奢之行愈肆矣。
      宣和二年,三月,詔改佛號為大覺真仙,餘為仙人大士,僧稱「德士」,行稱「德童」,而冠服之。以寺院為觀,改女冠為女道士,尼為女德。明年,金山寺有僧頂上擁出肉冠,長肉鬚髯,端坐而化。朝建聞之,詔復舊人。
      金遣使李善慶來,詔蔡京、童貫及鄧文誥見之,論以來攻取燕之意。李善慶唯唯。居十餘日,遣趙有開、馬政冤詔及禮物同善慶等度海聘之。又詔餘深為太宰,王黼為少宰。
      夏,五月,有物若龍,長六七尺,蒼鱗黑色,驢首,兩如魚,頭色綠,頂有角,其聲如牛,見於開封縣茶肆前。時茶肆人早起拂拭牀榻,見有物若大犬蹲其傍,熟視之,乃是龍也。其人吃驚,臥倒在地。茶肆與軍器作坊相近,遂被作坊軍人得知,殺龍而食之。是夕五,西北有赤氣數十道沖天,仰視北斗星若隔絳紗,其中有間以白黑二俥,及時有折烈聲震如雷。未幾,霪雨大作,水高十餘丈,犯都城,已破汴堤,諸內侍役夫,擔草運土障之,不能御。徽宗詔戶部侍郎唐恪治之。即日,恪乘小舟覽水之勢,而求所以導之。上登樓遙見,問之,乃恪也,為之出涕。數日,水平,恪入對,上勞之曰:「宗廟社稷獲安,卿之功也!」唐恪因回奏:「水乃陰類。陰俥之盛,以致犯城闕。願陛下垂意於馭臣,遠女寵,去小人,備夷狄,以益謹天戒。」徽宗嘉納之。
      秋,九月,宴蔡京父子於保和新殿。京等請見安妃,帝許之。京作記以進,其略曰:「皇帝召臣京、臣攸等燕保和新殿,臣鰷、臣翛、臣行、臣徽、臣術侍,賜食文字庫。於是由臨華殿門入,侍班東曲水,朝於玉華殿;上步至西曲水,循酴酉▉縻洞,至太寧閣,登層巒、琳霄、褰風、乘雲亭至保和。屋二楹,時落成於八月,而高竹崇檜已森陰蓊鬱;中楹置御榻,東西二間,列寶玩與古鼎彝、玉芝。左掖閣曰「妙有」,右掖閣曰「宣道」。上御步前行至稽古閣,有宣王石鼓;歷邃古、尚古、鑒古、作古、訪古、博古、秘古諸昅,上親指示,為言其概。抵玉林軒,過宣和殿、列岫軒、太真閣、凝真殿;殿東崇岩峭壁高百尺,林壑苲密,倍於昔見。過翹翠燕處閣,賜茶全真殿,乃出瓊林殿。中使傳旨留題。乃是曰,詩曰:
        瓊瑤錯落密成林,檜竹交加午有陰。
        恩許塵凡是縱步,不知身在五雲深。
      頃之,就座,女童樂作。坐間香圓、荔子、黃橙、金柑相間,布列前後;命鄧文誥剖橙分賜。酒五行,少休。詔至玉真軒。軒在保和殿西南廡,即安妃妝閣。上吟詩二句云:
        雅燕酒酣添逸興,玉真軒內見安妃。
      命中官傳旨,詔京賡補。京即題云:「保和新殿麗秋,暉詔許塵凡到綺闈。」遂成詩云,詩曰:
        保和新殿麗秋暉,詔許塵凡到綺闈。
        雅燕酒酣添逸興,玉真軒內見安妃。
      於是人人自謂得見安妃。既而但掛畫像西垣,臣即以詩奏曰,詩曰:
        玉真軒檻暖如春,即見丹青未見人。
        月裡嫦娥終有恨,鑒中枯射未應真。
      中使傳旨至玉華閣,帝特曰:「因卿有詩,姻家自應相見。」臣曰:「今葭莩已得拜望,故敢以詩請。」上大笑。上持大觥酌酒,命妃曰:「可勸太師。」臣因進曰:「禮無不報。」於是持瓶注酒,授使以進。再去撤女童,去羯鼓,御侍細樂,作「蘭陸王」、「揚州教」、「水調」,勸酬交錯,日且暮矣,京奏曰:「久勤聖躬,不敢安。」徽宗曰:「更勸迭進,酒行無算,至二鼓五籌,君臣大醉而罷。」
      京出謂人曰:「保和殿後,自崆峒天人八閣,所陳之物,左右上下,皆玩琉璃之器。」在後二帝北狩,果符此流離之讖,非偶然也。劉屏山曾有詩記汴京遺事云,詩曰:
        空嗟覆鼎誤前朝,枯骨人間劌未消。
        夜月池台王傅宅,春風楊柳太師橋。
      王傳指王黼,太師指蔡京父子也。
      冬,十月徽宗幸道德院觀金芝。遂幸蔡京第。時道德宮生金芝,上幸觀焉;遂由龍德江泛舟至京第鳴鑾堂。淑妃從。上曰:「今歲四幸鳴鑾矣。」賜京酒,於是京作「鳴鑾記」以進。初京侍上,每進君臣相悅之說,於是以鞗尚主;而攸最親幸。上時輕車小輦幸京第,命坐賜酒,略用家人禮。表謝有云:「主婦上壽;請酬而肯滀;稚子牽衣,挽留而不進。」蔡京常勸徽宗道:「人主當以四海為家,太平為娛;歲月幾何,何必自苦?」上納言,遂易服私行都市。
      上方為期門之事,故苑囿皆仿江浙為白屋,不施五彩,多為村居野店;及聚珍禽異獸,動數千百,以實其中。都下每秋風夜靜,禽獸之聲四徹,宛若山林陂澤之間,識者以為不祥。
      蔡攸進見無時,便辟趨走,或塗抹青紅,優雜侏儒,多道市井淫媟謔浪之語,以蠱上心。妻朱氏,出入禁省。是秋蔡攸加開府,攸子行頒殿中監。攸之父子為徽宗寵信,勢傾朝野矣。當時李邦彥以次相阿附,每燕飲,則自為倡優之事,雜以市井詼諧,以為笑樂。人呼李邦彥做「浪子宰相」。一日,侍宴,先將生綃畫成,就文貼體;將呈伎藝,則裸甚衣,宣示文身,時出狎語。上舉杖欲笞之,則緣木而避。中宮自內望見,諭旨云:「可以下來了!」邦彥答道:「黃鶯偷眼覷,不敢下枝來。」中宮乃歎曰:「宰相如此,怎能治天下耶!」十一月,朱參以花石綱徽宗,東南騷動。有太學士鄧肅上十詩,譏諷徽宗。其末詩云,詩曰:
        靈台靈囿庶民攻,樂意充周百姓同。
        但願君王安百姓,圃中何日不春風。
      蔡京將詩獻徽宗,欲淚徽宗殺鄧肅,謂:「太學士詩文以謗陛下,若不殺之,恐效尤成風,黨錮之禍可鑒也。」帝不答,將鄧肅押歸田里,蓋欲保全之也。
      宣和二年,金國遺使同趙良嗣歸。且言:金主約女真兵自行地松林趨古北江,宋朝兵自自白溝河夾攻遼國;若滅後,以燕京一帶歸南朝,誓為兄弟之國。又遣使詐作新羅人來朝,其書略云:
      「大金皇帝謹致書於大宋皇帝闕下:蓋緣素昧,未致禮容,酌以權宜,交馳使傳。趙良嗣等言:「燕京本是漢地,若許復舊,將自來與契丹銀絹轉交。」雖無國信,諒不妄言。若將來貴朝不為夾攻,即不依得。已許為定,具形弊幅,冀諒鄙悰。」
      帝命馬政使金國,書其略曰:
      「大宋皇帝謹致書於大金皇帝:遠乘信介,特示函書,致罰契丹,逖聞為慰。確示同心之好,共圖得罪之師,誠意不渝,義當如約。已差童貫勒兵相應,彼此兵不得過關。歲幣依契丹舊數。仍約毌聽契丹講和。又差馬政之子馬廣從行。冬,十月,日食。加梁師成大尉,王黼為太宰。
      時方臘家有漆園,常為造作局多所科須,諸縣民其其苦;兩浙兼為花石綱之擾。臘以妖術誘之,數日之間,嘯聚睦州、青溪、幫源洞,響聚者數萬人,以誅朱參為名,縱火大掠,驅其黨四出。兩浙都監蔡遵、顏坦擊賊,敗死。遂陷睦州。於是壽昌、分水、廬等縣皆為賊所據,僭號,改元永樂。又陷休寧縣,執知縣麴嗣復,賊復脅之使降,面斬二士,以恐嗣復。嗣復劌賊曰:「自古妖賊無長久者。爾當拾逆以從順,因我以歸朝廷,朝廷必宥爾。奈何使我降賊?何不速殺我!」賊曰:「我休寧人也。公宰吧有善政,前後官無及公者,我忍殺公乎?」遂委之而去。未幾,詔命嗣復知睦州,進官二等。陷歙州,將官郭師中士曹椽等御賊,遇害。陷杭州,守臣趙霆遁去,廉訪趙約戰死,王稟敗於城外,又敗於桐廬。陷衢州,彭汝方死之。陷劫掠州,縉雲尉詹良臣御賊,為賊所執,脅良臣降。良臣劌曰:「往年王綸反,戮於淮南;王則反,磔於河北;同惡無少長,皆棄市。今不鑒前禍,猖獗至此,旦暮官軍至,爾肉喂狗鼠矣!」賊怒,割其肉,使自啖之。且吐且劌,死不絕聲。時年七十。帝聞而憫之,官其二子。陷剡縣,知縣末旅死之。犯越州,守臣劉韐敗之。青溪縣知縣陳光,棄吧遁;聞朝廷,誅之。
      又宋江等犯京西、河北等州,劫掠子女金帛,殺人甚眾。□□□初命譚稹收方臘,幾年無功;覆命童貫討之,上私行送。上握貫手曰:「東南事盡付汝,有不得已者,竟以御筆書之。」赦天下,罷蘇杭造作局。二州置局,造作器用,曲盡其巧,牙角、犀玉、金銀、竹籐、裝畫、糊抹、雕刻、織繡諸色匠人,日役數千。而財物所須,悉科於民,民力困重。上嘗罷之。至是方臘亂於浙西,悉詔罷之。
      三月,日有眚,忽青黑無光,其中洶洶而動,若櫻金而湧沸狀。日旁有青黑,正如水波,周迴旋轉,將暮而稍止。是時方臘未平,人民多憂之。
      童貫至浙,與王稟、劉鎮兩路軍先約會於睦、歙間,包幫源洞,表裡夾攻。劉鎮又同楊可世、馬公直率騎兵從間奪賊關嶺,平旦入洞。賊二十餘萬眾,腹背抗拒,轉戰至晚,凶徒麋爛,流血丹地,火其屋萬間。王稟及辛嗣宗、楊惟忠生擒方臘於幫源山東北隅石澗中,並其妻孥兄弟,偽相王侯,共三十九人。乃班師奏捷於朝。方臘反叛以來,破六州五十二縣,殺平民二百餘萬。朝廷出師討方臘,至擒臘班師,凡四百五十日。方臘至八月始伏誅。赦江淮、兩浙等路,改睦、歙一州為嚴州、徽州。
      五月,金使來,復如前議。六月,黃河決。恩州有黑眚出。洛陽京畿忽有物如人;或如犬,其色黑,不能辨眉目,夜出,掠小兒食之,至二秋乃息。二月,童貫進太師,譚稹加節度。
      宣和四年,春,正月,加梁師成開府。自來喚內侍官為宗臣,是時童貫為太師,領樞密院,恩同宰相;師成為開府,亦與宰相同職;每春秋大燕,巍然坐於執政之上,與人立講勸酬之禮。且家臣為師傅,於義尤悖。童貫領樞密,日欲宰相同班;後入內,進換易窄衫,與傸閹為伍。出則為大臣,當體貌之禮;入月則為近侍,執使令之役;古所未見也。夏,四月,命童貫、蔡攸帥師巡邊。貫出郊,徽宗易服出郊,與童貫、蔡攸餞行。五月,童貫兵與遼人戰敗,退保雄州。九月,金使期會兵於中康。
      先是朱參運花石綱時分,差奓楊志、李進義、林乀、王雄、花榮、張青、徐寧、李應、穆橫、關勝、孫立十二人為指使,前往太湖等處,押人夫搬運花石。那十二人領了文字,結義為兄弟,誓有災厄,各相救援。李進義等十名,運花石已到京城;只有楊志在穎州等候孫立不來,在彼處雪阻。那雪景如何?進是:
        亂飄僧舍茶俬濕,密灑歌樓酒力微。
      那楊志為等孫立不來,又值雪天,旅涂貧困,缺少果足,未免將一口寶刀出市貨賣。終日價無人商量。行至日晡,遇一個二少後生要買寶刀,兩個交口廝爭,那後生被楊志揮刀一斲,只見頸隨刀落。楊志上了枷,取了招狀,送獄推勘。結案申奏文字回來,太守判道:
      「楊志事體雖大,情實可憫。將楊志誥札出身,盡行燒燬,配僺州軍城。」斷罷,差兩人防送往僺州交管。正行次,撞奓一漢,高叫:「楊指使!」楊志抬頭一覷,進認得孫立指使。孩立驚怪:「楊志因等候我了,犯奓這罪。當初結義之時,誓在厄難相救。」只得星夜奔歸京師,將防送軍人殺了,同往太行山落草為寇去也。
      是年,正是宣和二年五月,有北京留守梁師寶將十萬貫金珠、珍寶、奇巧段物,差縣尉馬安國一行人,擔奔至京師,趕六月初一日為蔡太師上壽。其馬縣尉一行人,行到五花營堤上田地裡,見路傍垂楊掩映,修竹蕭森,未免在彼歇涼片時。撞奓八個大漢,擔奓一對酒桶,也來堤上歇涼靠歇了。馬縣尉問那漢:「你酒是賣的?」那漢道:「我酒味清香滑辣,最能解暑薦涼。官人試置些飲?」馬縣尉口內飢渴瘐困,買了兩瓶,令一行人都吃些個。未吃酒時,萬事俱休;才吃酒時,便覺眼花頭暈,看見天在下,地在上,都麻倒了,不知人事。籠內金珠、寶貝、段疋等物,盡被那八個大漢劍去了,只把一對酒桶撇下了。
      直至中夜,馬縣尉等醒來,不見了那擔仗,只見酒桶榼在那一壁廂。未免令隨行人挑奓酒桶,奔過南洛縣,見了知縣尹大諒,告說上件事因。尹知縣令司使辨認酒桶是誰人家動使,便可尋覓賊蹤。把酒桶下驗,見上面有「酒海花家」四字分曉。當有緝事人王平平到五花營前村,見酒旗上寫奓「酒海花家」四字。王平直入酒店,將那姓花名約的拿了,付吏張大年勘問因由。花約依實供吐到:「三日前日午時分,有八個大漢,來我家裡吃酒;道是往岳廟燒香,問我借一對酒桶,就買些個酒去燒香。」張大年問:「那八個大漢,你認得姓名麼?」花約道:「為頭的是鄆城縣石碣村住,姓晁名蓋,人號喚他做「鐵天王」;帶領得吳加亮、劉唐、秦明、阮進、阮通、阮小七、燕青等。」張大年令花約供指了文字,將召保知在,行奓文字下鄆城縣根捉。
      有那押司宋江接了文字看了,星夜走去石碣村,報與挑蓋幾個,暮夜逃走去也。宋江天曉,進將文字呈押差董平引手三十人,至石碣村根捕。不知那董平還捉得晁蓋一行人蓋?真個是:
        網羅未設禽先遁,機阱才張虎已藏。
      那晁蓋一行人,星夜走了,不知去向。董平只得將晁家莊圍了,突入莊中,把晁蓋的父親晁太公縛了,管押解官。行至中途,遇奓一個大漢,身材迭料,遍體雕青,手內使柄潑鏔鐵大刀,自稱「鐵天王」;把晁太公搶去。董平領取弓手回縣,離不得遭斷吃棒。
      且說那晁蓋八個,劍了蔡太師生日禮物,不是尋常小可公事,不免邀約楊志等十二人,共有二十個,結為兄弟,前往太行山梁山泊法落草為寇。
      一日,思念宋押司相救恩義,密地使劉唐將帶釵一對,去酬謝宋江。宋江接了金釵,不合把與那娼妓閻婆惜收了;爭奈機事不密,被閻婆惜知得來歷。
      忽一日,宋江父親作病,遣人來報。宋江告官給假,歸家省親。在路上撞奓杜千、張岑兩個,是舊時知識,在河次捕魚為生,偶留得一大漢,姓索名超的,在彼飲酒;又有董平為捕捉晁蓋不獲,受了幾頓粗棍限棒,也將身在逃,恰與宋押司途中相會。是時索超道:「小人做了幾項歹事勾當,不得已而落草。」宋江寫奓書,送這四人去梁山濼尋奓晁蓋去也。
      宋江回家,醫治公親病可了,再往鄲城縣公參勾當。進見故人閻婆惜又與吳偉打暖,更不彩奓。宋江一見弓吳偉兩個,正在偎倚,便一條忿氣,怒髮衝冠,將起一柄刀,把閻婆惜、吳偉兩個殺了;就壁上寫了四句詩。
      若知其意,便看亨集,後有詩為證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