瀛涯勝覽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瀛涯勝覽
  • 辭典

    瀛涯勝覽

        馬敬序
      昔蕭何入關,惟取圖籍﹔玄齡克城,獨採人物,使民筆之,良有以也。洪惟我朝太宗文皇帝、宣宗章皇帝,咸命太監鄭和率領豪俊,跨越海外,與諸番貨,其人物之豐偉,舟楫之雄壯,才藝之巧妙,蓋古所未有。然也二帝之心,豈真欲誇多鬥靡於遠方哉!蓋聲名施及蠻貊,使普天之下,含靈蠢動悉沾德化,莫不知有其君而尊親焉。然奉命而往者,吾不知幾千萬人,而盡厥事稱厥旨者,舍吾山陰宗道馬公其誰乎?公以才幹優裕,首膺斯選,三入海洋,遍歷番國,金帛寶貨略不私己,而獨編次《瀛涯勝覽》一帙以歸。其載島夷地之遠近,國之沿革,疆界之所接,城郭之所置,與夫衣服之異,食用之殊,刑禁制度,風俗出產,莫不悉備。公之用心,蓋欲使後之人,於千載之下,知國家道同天地,化及蠻夷,有若是之盛也。他日史氏大書,表公之心,將與蕭房同垂名於不朽,詎不偉歟!
      正統甲子菊月前一日,錢唐馬敬書。

        馬歡序
      余昔觀《島夷志》,載天時氣候之別,地理人物之異,慨然歎曰:普天下何若是之不同耶!永樂十一年癸巳,太宗文皇帝勑命正使太監鄭和,統領寶船往西洋諸番開讀賞賜。余以通譯番書,亦被使末,隨其所至,鯨波浩渺,不知其幾於萬里,歷涉諸邦,其天時氣候、地理人物、目擊而身履之。然後知《鳥夷志》所著者不誣,而尤有大可奇怪者焉。於是採摭各國人物之醜美,壤俗之異同,與夫土產之別,疆域之制,編次成帙,名曰《瀛涯勝覽》。俾屬目者一顧之頃,諸番事實悉得其要,而尤見夫聖化所及,非前代之可比。第愧愚昧,一介微氓,叨陪使節,與斯勝覽,誠千載之奇遇也。
      是帙也,措意遺詞,不能文飾,但直筆書其事而已。覽者毋以膚淺誚焉。是為序。
      大明永樂十四年歲次丙申黃鍾月吉旦,會稽山樵馬歡述。

      紀行詩
      皇華使者承天敕,宣佈綸音往夷域。
      鯨舟吼浪泛滄溟,遠涉洪濤渺無極。
      洪濤浩浩湧瓊波,群山隱隱浮青螺。
      占城港口暫停憩,揚帆迅速來闍婆。
      闍婆遠隔中華地,天氣煩蒸人物異。
      科頭裸足語侏□,不習衣冠疏禮義。
      天書到處多歡聲,蠻魁酋長爭相迎。
      南金異寶遠馳貢,懷恩慕義攄忠誠。
      闍婆又往西洋去,三佛齊過臨五嶼。
      蘇門答剌峙中流,海舶番商經此聚。
      自此分往錫蘭□,柯枝古裡連諸番。
      弱水南濱溜山國,去路茫茫更險艱。
      欲投西域遙凝目,但見波光接天綠。
      舟人矯首混西東,惟指星辰定南北。
      忽魯謨斯近海傍,大宛米息通行商。
      曾聞博望使絕域,何如當代覃恩光。
      書生從役何卑賤,使節叨陪遊覽遍。
      高山巨浪罕曾觀,異寶奇珍今始見。
      □□□□□□□,際天極地皆王臣。
      聖明一統混華夏,曠古於今孰可倫。
      使節勤勞恐遲暮,時值南風指歸路。
      舟行巨浪若遊龍,回首遐荒隔煙霧。
      歸到京華覲紫宸,龍墀獻納皆奇珍。
      重瞳一顧天顏喜,爵祿均頒雨露新。
       會稽山樵 馬歡

        占城國
      其國即釋典所謂王舍城也。在廣東海南大海之南。自福建福川府長樂縣五虎門開船往西南行,好風十日可到。其國南連真臘,西接交趾界,東北俱臨大海。國之東北百里有一海口,名新州港,岸有一石塔為記,諸處船隻到此艤泊登岸。岸有一寨,番名設比奈,以二頭目為主。番人五六十家,居內以守港口。西南百里到王居之城,番名曰占城。其城以石壘,開四門,令人把守。
      國王係鎖俚人,祟信釋教,頭戴金鈒三山玲瓏花冠,如中國副淨者所戴之樣。身穿五色線細花番布長衣,下圍色絲手巾。跣足,出入騎象,或乘小車,以二黃牛前拽而行。
      頭目所戴之冠,用茭蔁葉為之,亦如其王所戴之樣,但以金彩妝飾,內分品級高低。所穿顏色衣衫,長不過膝,下圍各色番布手巾。王居屋宇高大,上蓋細長小瓦,四圍牆垣用磚灰妝砌甚潔,其門以堅木雕刻獸畜之形為飾。民居房屋用茅草蓋覆,簷高不得過三尺,出入躬身低頭,高者有罪。服色禁白衣,惟王可穿。民下玄黃紫色並許穿,衣服白者死罪。國人男子髼頭,婦人撮髻腦後。身體俱黑,上穿禿袖短衫,下圍色絲手巾,赤腳。
      氣候暖熱,無霜雪,常如四五月之味。草木常青,山產烏木、伽藍香、觀音竹、降真香。烏木甚潤黑,絕勝他國出者。伽藍香惟此國一大山出產,天下再無出處,其價甚貴,以銀對換。觀音竹如細藤棍樣,長一丈七八尺,如鐵之黑,每一寸有二三節,他所不出。
      犀牛象牙甚廣。其犀牛如水牛之形,大者有七八百斤,滿身無毛,黑色,生鱗甲,紋癩厚皮,蹄有三跲,頭有一角,生於鼻樑之中,長者有一尺四五寸。不食草料,惟食刺樹刺葉,並食大乾木,拋糞如染坊黃櫨楂。其馬低小如驢。水牛、黃牛、豬、羊俱有,鵝鴨稀少。雞矮小,至大者不過二斤,腳高寸半,及二寸止。其雄雞紅冠白耳,細腰高尾,人拿中亦啼,甚可愛也。果有梅、橘、西瓜、甘蔗、椰子、波羅蜜、芭蕉子之類。其波羅蜜如冬瓜之樣,外皮似川荔枝,皮內有雞子大塊黃肉,味如蜜。中有子如雞腰子樣,炒吃味如栗子。蔬菜則有冬瓜、黃瓜、葫蘆、芥菜、蔥薑而已,其餘果菜並無。人多以漁為業,少耕種,所以稻穀不廣。土種米粒細長多紅者。大小麥俱無。檳榔、荖葉,人不絕口而食。
      男女婚姻,但令男子先至女家,成親畢,過十日或半月,其男家父母及諸親友以鼓樂迎取夫婦回家,則置酒作樂。其酒則以飯拌藥,封於甕中候熟。欲飲,則以長節小竹筒長三四尺者插入酒甕中,環坐,照人數入水,輪次咂飲。吸乾再添入水而飲,至無味則止。
      其書寫無紙筆,用羊皮搥薄,或樹皮薰黑,摺成經摺,以白粉載字為記。
      國刑,罪輕者以藤條杖脊,重者截鼻。為盜者斷手,犯奸者男女烙面成疤痕。罪甚大者,以硬木削尖立於小船樣木上,放水中令罪人坐於尖木之上,木從口出而死,就留水上以示眾。
      其日月之定無閏月,但十二月為一年,晝夜分為十更,用鼓打記。四時以花開為春,葉落為秋。
      其王年節日,用生人膽汁調水沐浴,其各處頭目採取進納,以為貢獻之禮。其國王為王三十年,則退位出家,令弟兄子姪權管國事。王往深山待齋受戒,或吃素。獨居一年,對天誓曰:「我先為王,在位無道,願狼虎食我,或病死之。」若一年滿足不死,再登其位,復管國事。國人呼為「昔唆馬哈刺劄」,此至尊至聖之稱也。
      其曰屍頭蠻者,本是人家一婦女也,但眼無瞳,人為異。夜寢則飛頭去,食人家小兒糞尖,其兒被妖氣侵腹必死。飛頭回合其體,則如舊。若知而候頭飛去時,移體別處,回不能合則死。於人家若有此婦不報官,除殺者,罪及一家。
      再有一通海大潭,名鱷魚潭。如人有爭訟難明之事,官不能決者,則令爭訟二人騎水牛赴過其潭。理虧者鱷魚出而食之﹔理直者雖過十次,亦不被食。最可奇也。
      其海邊山內有野水牛,甚狠。原是人家耕牛,走入山中,自生自長,年深成群。但見生人穿青者,必趕來抵觸而死,甚惡也。
      番人甚愛其頭,或有觸其頭者,如中國殺人之恨。
      其買賣交易使用七成淡金,或銀。中國青磁、盤碗等品,紵絲、綾絹、燒珠等物,甚愛之,則將淡金換易,常將犀角、象牙、伽藍香等物進貢中國。

        爪哇國
      瓜哇國者,古名闍婆國也。其國有四處,皆無城郭。其他國船來,先至一處名杜板。次至一處名新村,又至一處名蘇魯馬益。再至一處名滿者伯夷,國王居之。其王之所居以磚為牆,高三丈餘,周圍約有二百餘步。其內設重門甚整潔,房屋如樓起造,高每三四丈,即布以板,鋪細藤簟,或花草蓆,人於其上盤膝而坐。屋上月硬木板為瓦,破縫而蓋。國人住屋以茅草蓋之。家家俱以磚砌土庫,高三四尺,藏貯家私什物,居止坐臥於其上。
      國王之絆,髼頭或帶金葉花冠,身無衣袍,下圍絲嵌手巾一二條,再用錦綺或紵絲纏之於腰,名曰壓腰。插一兩把短刀,名不刺頭。赤腳出入,或騎象,或坐牛車。國人之絆,男子髼頭,女子椎髻,上穿衣,下圍手巾。男子腰插不剌頭一把,三歲小兒至百歲老人皆有此刀,皆是兔毫雪花上等鑌鐵為之。其柄用金或犀角、象牙,雕刻人形鬼面之狀,製極細巧。
      國人男婦皆惜其頭,若人以手觸摸其頭,或買賣之際錢物不明,或酒醉顛狂,言語爭競,便拔此刀刺之,強者為勝。若戳死人,其人逃避三日而出,則不償命。若當時捉住,隨亦戳死。國無鞭笞之刑,事無大小,即用細藤背縛兩手,擁行數步,則將不刺頭於罪人腰眼或軟肋一二刺即死。其國風土,無日不殺人,甚可畏也。
      中國歷代銅錢通行使用。
      杜板番名賭斑,地名也。此處約千餘家,以二頭目為主。其間多有中國廣東及漳州人流居此地。雞、羊、魚、菜甚賤。
      海灘有一小池,甘淡可飲,曰是聖水。傳言大元時命將史弼、高興征伐闍婆,經月不得登岸,船中之水已盡,軍士失措。其二將拜天祝曰:「奉命伐蠻,天若與之則泉生﹔不與則泉無。」禱畢,奮力插輪海灘,泉水隨槍插處湧出,水味甘淡,眾飲而得全生。此天賜之助也,至今存焉。
      於杜板投東行半日許,至新村,番名曰革兒昔。原係沙灘之地,蓋因中國之人來此創居,遂名新村,至今村主廣東人也。約有千餘家,各處番人多到此處買賣。其金子諸般寶石一應番貨多有賣者,民甚殷富。自新村投南船行二十餘里,到蘇魯馬益,番名蘇兒把牙。其港口流出淡水,自此大船難進,用小船行二十餘里始至其地。亦有村主,掌管番人千餘家,其間亦有中國人。其港口有一洲,林木森茂,有長尾猢猻萬數聚於上。有一黑色老雄獮猴為主,卻有一老番婦隨伴在側。其國中婦人無子嗣者,備酒飯果餅之類,往禱於老獼猴,其老猴喜,則先食其物,餘令眾猴爭食,食盡,隨有二猴來前交感為驗。此婦回家,即便有孕,否則無子也,甚為可怪。
      自蘇兒把牙小船行七八十里到埠頭,名章姑。登岸投西南行一日半到滿者伯夷,即王之居處也。其處番人二三百家,頭目七八人以輔其王。天氣長熱如夏,田稻一年二熟,米粒細白,芝麻菉豆皆有,大小二麥絕無。土產蘇木、金剛子、白檀香、肉豆蔲、蓽撥、斑貓、鑌鐵、龜筒、玳瑁,奇禽有白鸚鵡如母雞大,紅綠鶯哥、五色鶯哥、鷯哥,皆能效人言語﹔珍珠雞、倒掛鳥、五色花斑鳩、孔雀、檳榔雀、珍珠雀、綠斑鳩之類。異獸有白鹿、白猿猴等畜,其豬羊牛馬雞鴨皆有,但無驢與鵝耳。
      果有芭蕉子、椰子、甘蔗、石榴、蓮房、莽吉柿、西瓜、郎級之類。其莽吉柿如石榴樣,皮內如橘囊樣,有白肉四塊,味甜酸,甚可食。郎級如枇杷樣,略大,內有白肉三塊,味亦甜酸。甘蔗皮白麄大,每根長二三丈。其餘瓜、茄、蔬菜皆有,獨無桃李韮菜。
      國人坐臥無牀凳,吃食無匙箸,男婦以檳榔荖葉聚灰不絕口,欲吃飯時,先將水嗽出口中檳榔渣,就洗兩手乾淨,圍坐,用盤滿盛其飯,澆酥油湯汁,以手撮入口中而食。若渴則飲水,遇賓客往來無茶,止以檳榔待之。
      國有三等人:一等回回人,皆是西番各國為商,流落此地,衣食諸事皆清致﹔一等唐人,皆是廣東、漳、泉等處人竄居是地,食用亦美潔,多有從回回藪門受戒待齋者﹔一等土人,形貌甚醜異,猱頭赤腳,祟信鬼教,佛書言鬼國其中,即此地也。人吃食甚是穢惡,如虵蟻及諸蟲蚓之類,略以火燒微熟便吃。家畜之犬與人同器而食,夜則共寢,略無忌憚。舊傳鬼子魔王青面紅身赤,正於此地與一罔象相合,而生子百餘,常啖血為食,人多被食。忽一日雷震石裂,中坐一人,眾稱異之,遂推為王。即令精兵驅逐罔象等眾而不為害,後復生齒而安焉。所以至今人好兇強。
      年例有一竹輪會,但以十月為春首。國王令妻坐一塔車於前,自坐一車於後。其塔車高丈餘,四面有窗,下有轉軸,以馬前拽而行。至會所,兩邊擺列隊伍,各執竹輪一根。其竹輪實心無鐵刃,但削尖而甚堅利。對手男子各攜妻奴在彼,各妻手執三尺短木棍立於其中。聽鼓聲緊慢為號,二男子執輪進步抵戳,交鋒三合,二人之妻各持木棍格之曰「那剌那剌」則退散。設被戳死,其王令勝者與死者家人金錢一個,死者之妻隨勝者男子而去。如此勝負為戲。
      其婚姻之禮,則男子先至女家,成親三日後迎其婦。男家則打銅鼓銅鑼,吹椰殼筒,及打竹筒鼓并放火銃,前後短刀團牌圍繞。其婦被裸體跣足,圍繫絲嵌手巾,項佩金珠聯絡之飾,腕帶金銀聲裝之鑼。親朋鄰里以檳榔荖葉線紉草花之類,妝飾彩船而伴送之,以為賀喜之禮。至家則鳴鑼擊鼓,飲酒作樂,數日而散。
      凡喪葬之禮,如有父母將死,為兒女者先問於父母,死後或犬食,或火化,或棄水。其父母隨心所願而囑之,死後即依遺言所斷送之。若欲犬食者,即擡其屍至海邊,或野外地上,有犬十數來食盡屍肉無遺為好﹔如食不盡,子女悲號哭泣,將遺骸棄水中而去。又有富人及頭目尊貴之人將死,則手下親厚婢妾先與主人誓曰「死則同住」,至死後出殯之日,木搭高棰,下垛柴堆,縱火焚棺,候燄盛之際,其原誓婢妾二三人,則滿頭帶草花,身披五色花手巾,登跳號哭良久,攛下火內,同主屍焚化,以為殉葬之禮。
      番人殷富者甚多,買賣交易行使中國歷代銅錢。書記亦有字,如銷俚字同。無紙筆,用茭蔁葉以尖刀刻之。亦有文法,國語甚美軟。
      斤秤之法,每斤二十兩,每兩十六錢,每錢四姑邦,每姑邦該官秤二分一釐八毫七絲五忽。每錢該官秤八分七釐五毫,每兩該官秤一兩四錢,每斤該官秤二十八兩。升斗之法,截竹為升,為一姑刺,該中國官升一升八合。每番鬥一鬥為一黎,該中國官鬥一鬥四升四合。
      每月至十五十六夜,月圓清明之夜,番婦二十餘人或三十餘人聚集成隊,═婦為首,以臂膊遞相聯綰不斷,於月下徐步而行。為首者口唱番歌一句,眾皆齊聲和之,到親戚富貴之家門首,則贈以銅錢等物。名為步月行樂而已。
      有一等人以紙畫人物鳥獸鷹蟲之類,如手卷樣,以三尺高二木為畫幹,止齊一頭。其人蟠膝坐於地,以圖畫立地,每展出一段,朝前番語高聲解說次段來歷。眾人圜坐而聽之,或笑或哭,便如說平話一般。
      國人最喜中國青花磁器,并麝香、銷金紵絲、燒珠之類,則用銅錢買易。國王常差頭目以船隻裝載方物進貢中國。

        舊港國
      舊港,即古名三佛齊國是也。番名曰浡淋邦,屬瓜哇國所轄。東接爪哇國,西接滿剌加國界,南距大山,北臨大海。諸處船來,先至淡港,入彭家門,繫船於岸。岸上多磚塔。用小船入港內,則至其國。國人多是廣東、漳、泉州人逃居此地。人甚富饒。地土甚肥,諺云「一季種穀,三季收稻」,正此地也。地方不廣,人多操習水戰,其處水多地少。頭目之家都在岸地造屋而居,其餘民庶皆在木筏上蓋屋居之,用樁纜拴繫在岸,水長則筏浮,不能淹沒。或欲於別處居者,則起樁連屋移去,不勞搬徙。其港中朝暮二次暗長潮水。國人風俗婚姻死喪之禮,以至言語及飲食、衣服等事,亦皆與爪哇相同。
      昔洪武年間,廣東人陳祖義等全家逃於此處,充為頭目,甚是豪橫,凡有經過客人船隻,輒便刼奪財物。至永樂五年,朝廷差太監鄭和等統領西洋大寶船到此處。有施進卿者,亦廣東人也,來報陳祖義兇橫等情,被太監鄭和生擒陳祖義等,回朝伏誅,就賜施進卿冠帶,歸舊港為大頭目,以主其地。本人死,位不傳子,是其女施二姐為王,一切賞罪黜陟皆從其制。
      土產鶴頂鳥、黃速香、降真香、沈香、金銀香、黃蠟之類。金銀香中國與他國皆不出,其香如銀匠鈒銀器黑膠相似,中有一塊似白蠟一般在內,好者白多黑少,低者黑多白少。燒其香氣味甚烈,為觸人鼻,西番并鎖俚人甚愛此。香鶴頂鳥大如鴨,毛黑,頸長,嘴尖。其腦蓋骨厚寸餘,外紅如黃蠟之嬌,甚可愛,謂之鶴頂,堪作腰刀靶鞘擠機之類。又出一等火雞,大如仙鶴,圓身簇頸,比鶴頸更長,頭上有軟紅冠,似紅帽之狀。又有二片生於頸中,嘴尖,渾身毛如羊毛稀長,青色。腳長鐵黑,爪甚利害,亦能破人腹,腸出即死。好吃炭,遂名火雞。用棍打碎莫能死。又山產一等神獸,名曰神鹿,如巨豬,高三尺,前半截黑,後一段白花毛純短可愛。嘴如豬嘴不平,四蹄亦如豬蹄,卻有三跲。止食草木,不食葷腥。其牛、羊、豬、犬、雞、鴨,并蔬菜、瓜果之類,與爪哇一般皆有。彼處人多好博戲,如把龜、弈棋、鬥雞之類皆賭錢物。市中交易亦使中國銅錢,并用布帛之類。國王亦每以方物進貢朝廷,逮今未絕。

        暹羅國
      自占城向西南船行七晝夜,順風至新門台,海口入港,才至其國。國周千里,外山崎嶇, 內地潮濕,土瘠少堪耕種。氣候不正,或寒或熱。其王居之屋,頗華麗整潔。民庶房屋起造如樓,上不通板,卻用檳榔木劈開如竹片樣,密擺用藤紮縛甚堅固,上鋪藤簟竹蓆,坐臥食息皆在其上。
      王者之絆用白布纏頭,上不穿衣,下圍絲嵌手巾,加以錦綺壓腰。出入騎象或乘轎,一人執金柄傘,茭蔁葉做甚好。王係鎖俚人氏,崇信釋教。國人為僧為尼姑者極多。僧尼服色與中國頗同。亦住庵觀,持齋受戒。其俗凡事皆是婦人主掌,其國王及下民若有謀議、刑罰、輕重、買賣一應巨細之事,皆決於妻。其婦人志量果勝於男子,若有妻與我中國人通好者,則置酒飯同飲坐寢,其夫恬不為怪,乃曰:「我妻美,為中國人喜愛。」男子撮髻,用白頭布纏頭,身穿長衫。婦人亦椎髻,穿長衫。男子年二十餘歲則將莖物周回之皮,如韮菜樣細刀挑開,嵌入錫珠十數顆皮內,用藥封護,待瘡口好,才出行走。其狀累累如葡萄一般。自有一等人開鋪,專與人嵌焊銖,以為藝業。如國王或大頭目或富人,則以金為虛珠,內安砂子一粒,嵌之行走,玎玎有聲,乃以為美。不嵌珠之男子為下等人,此最為可怪之事。男女婚姻,先請僧迎男子至女家,就令僧討取童女喜紅,貼於男子之面額,名曰利市,然後成親。過三日後,又請僧及諸親友拌檳榔彩船等物,迎其夫婦回於男家,置酒作樂待親友。死喪之禮,凡富貴人死,則用水銀灌於腹內而葬之﹔閑下人死,擡屍於郊外海邊,放沙際,隨有金色之鳥大如鵝者,三五十數,飛集空中下將屍肉盡食飛去。餘骨家人號泣就棄海中而歸,謂之鳥葬,亦請僧設齋誦經禮佛而已。
      國之西北去二百餘里有一市鎮,名上水,可通雲南後門。此處有番人五六百家,諸色番貨皆有賣者,紅馬斯肯的石,此處多有賣者。此石在紅雅姑肩下,明淨如石榴子一般。中國寶船到暹羅,亦用小船去做買賣。
      其國產黃速香、羅褐速香、降真香、沈香、花梨木、白豆蔲、大風子、血竭、藤結、蘇木、花錫、象牙、翠毛等物。其蘇木如薪之廣,顏色絕勝他國出者。異獸有白象、獅子、貓、白鼠。其蔬菜之類,如占城一般。酒有米酒、椰子酒、二者俱是燒酒,其價甚賤。牛羊雞鴨等畜皆有。國語頗似廣東鄉談音韻。民俗囂淫,好習水戰。其王常差部領討伐鄰邦。買賣以海當錢使用,不拘金艱銅錢俱使,惟中國歷代銅錢則不使。其王每差頭目將蘇木降香等寶進貢中國。

        滿剌加國
      自占城向正南,好風船行八日到龍牙門。入門往西行,二日可到。此處舊不稱國,因海有五嶼之名,遂名曰五嶼。無國王,止有頭目掌管。此地屬暹羅所轄,歲輸金四十兩,否則差人征伐。永樂七年己丑,上命正使太監鄭和等統〔寶船〕齎詔勑,賜頭目雙台銀印冠帶袍服,建碑封城,遂名滿刺加國,是後暹羅莫敢侵擾。其頭目蒙恩為王,挈妻子赴京朝謝,貢進方物,朝廷又賜與海船回國守土。
      其國東南是大海,西北是老岸連山。皆沙鹵之地,氣候朝熱暮寒,田瘦穀薄,人少耕種。有一大溪河水,下流從王居前過入海。其王於溪上建立木橋,上造橋亭二十餘間,諸物買賣俱在其上。
      國王國人皆從回回教門,持齋受戒誦經。其王服用以細白番布纏頭,身穿細花青布長衣,其樣如袍。腳穿皮鞋,出入乘轎。國人男子方帕包頭,女人撮髻腦後。身體微黑,下圍白布手巾,上穿色布短衫。風俗淳樸,房屋如樓閣之制,上不鋪板,但高四尺許之際,以椰子樹劈成片縧,稀布於上,用藤縛定,如羊棚樣。自有層次,連牀就榻盤膝而坐,飲臥廚灶皆在上也。
      人多以漁為業,用獨木刳舟泛海取魚。
      土產黃速香、烏本、打麻兒香、花錫之類。打麻兒香本是一等樹脂,流出入土,掘出如松香瀝青之樣,火燒即著。番人皆以此物點照當燈。番船造完,則用此物熔塗於縫,水莫能入,甚好。彼地之人多採取此物以轉寶他國。內有明淨好者,卻似金珀一樣,名損都盧斯。番人做成帽珠而賣,今水珀即此物也。花錫有二處山塢錫場,王命頭目主之,差人淘煎,鑄成鬥樣,以為小塊輸官。每塊重官秤一斤八兩,或一斤四兩,每十塊用藤縛為小把,四十塊為一大把,通市交易皆以此錫行使。
      其國人言語并書記婚姻之禮,頗與爪哇同。
      山野有一等樹,名沙孤樹,鄉人以此物之皮,如中國葛根搗浸澄濾其樹作丸,如菉豆大,曬乾而賣,其名曰沙孤米,可以作飯契。海之洲渚岸邊生一等水草,名茭蔁葉。長如刀茅樣,似苦筍。殼厚,性軟,結子如荔枝樣,雞子大。人取其子釀酒,名茭蔁酒,飲之亦能醉人。鄉人取其葉結竹細簟,止闊二尺,長丈餘,為席而賣。果有甘蔗、巴蕉子、波羅蜜、野荔枝之類。菜蔥、薑、蒜、芥、東瓜、西瓜皆有。牛、羊、雞、鴨雖有而不多。價亦甚貴。其水牛═頭直銀一斤以上。驢馬皆無。其海邊水內常有鼉龍傷人。其龍高三四尺,四足,滿身鱗甲,背刺排生。龍頭撩牙,遇人即齧。山出黑虎,比中國黃虎略小,其毛黑,亦有暗花紋。其黃虎亦間有之,國中有虎化為人,入市混人而行,自有識者,擒而殺之。如占城屍頭蠻,此處亦有。
      凡中國寶船到彼,則立排柵,如城垣,設四門、更鼓樓,夜則提鈴巡警,內又立重柵,如小城。蓋造庫藏倉廒,一應錢糧頓在其內,去各國船隻回到此處取齊,打整番貨,裝載船內,等候南風正順,於五月中旬開洋回還。其國王亦自採辦方物,挈妻子帶領頭目駕船跟隨寶船赴闕進貢。

        啞魯國
      自滿刺加國開船,好風行四晝夜可到。其國有港名淡水港一條,入港到國,南是大山,北是大海,西連蘇門答剌國界,東有平地。堪種旱稻,米粒細小,糧食頻有。民以耕漁為業。風俗淳樸,國內婚喪等事,皆與爪哇、滿刺加國相同。貨用稀少,棉布名考泥,并米穀牛羊雞鴨甚廣。乳酪多有賣者。
      其國王、國人皆是回回人。
      山林中出一等飛虎,如貓大,遍身毛灰色。有肉翅,如蝙蝠一般,但前足肉翅生連後足,能飛不遠。人或有獲得者,不服家食即死。土產黃速香、金銀香之類。乃小國也。

        蘇門答刺國
      蘇門答刺國,即古須文達那國是也。其處乃西洋之總路,寶船自滿刺加國向西南,好風五晝夜,先到濱海一村,名苔魯蠻。繫船,往東南十餘里可到。其國無城郭,有一大溪皆淡水,流出於海。一日二次潮水長落,其海口浪大,船隻常有沈歿。其國南去有百里數之遠,是大深山﹔北是大海﹔東亦是大山,至阿魯國界﹔正西邊大海。其山連小國二處,先至那孤兒王界,又至黎代王界。其蘇門答刺國王,先被那孤兒花面王侵掠,戰鬥身中藥箭而死。有一子幼小,不能與父報仇。其王之妻與眾誓曰:「有能報夫死之讎,復全其地者,吾願妻之,共主國事。」言訖,本處有一漁翁,奮志而言:「我能報之。」遂領兵眾當先殺敗花面王,復雪其讎。花面王被殺,其眾想伏,不敢侵擾。王妻於是不負前盟,即與漁翁配合,稱「為老王」,家室地賦之類,悉聽老王裁制。永樂七年,效職進貢方物而沐天恩,永樂十年復至其國。其先王之子長成,陰與部領合謀弒義父漁翁,奪其位管其國。漁翁有嫡子名蘇幹剌,領眾挈家逃去,鄰山自立一寨,不時率眾侵復父讎。永樂十三年,正使太監鄭和等統領大寶船到彼,發兵擒獲蘇幹剌,赴闕明正其罪。其王子感荷聖恩,常貢方物於朝廷。
      其國四時氣候不齊,朝熱如夏,暮寒如秋。五月七月間亦有瘴氣。山產硫黃,出於巖穴之中。其山不生草木,土石皆焦黃色。田土不廣,惟種旱稻,一年二熟。大小二麥皆無。其胡椒倚山居住人家置園種之。藤蔓而生,若中國廣東甜菜樣,開花黃白色,結椒成實。生則青,老則紅,候其半老之時,摘採曬乾貨賣。其椒粒虛大者,即此處椒也。每官秤一百斤,彼處賣金錢八十,直銀一兩。果有芭蕉子、甘蔗、莽吉柿、波羅蜜之類。有一等臭果,番名賭爾(烏)〔焉〕,如中國水雞頭樣,長八九寸皮,生尖刺,熟則五六瓣裂開,若爛牛肉之臭。內有栗子大酥白肉十四五塊,甚甜美可食,其中更皆有子,炒而食之,其味如栗。酸橘甚廣,四時常有。若洞庭獅柑、綠橘樣,其味不酸,可以久留不爛。又一等酸子,番名俺拔。如大消梨樣,頗長,綠皮,其氣香烈。欲食簽去其皮,批切外肉而食,酸甜甚美。核如雞子大。其桃李等果俱無。蔬菜有蔥、蒜、薑、芥。東瓜至廣,長久不壞。西瓜綠皮紅子,有長二三尺者。人家廣養黃牛,乳酪多有賣者。羊皆黑毛,並無白者。雞無者,番人不識扇雞。惟有母雞,雄雞大者七斤,略煮便軟,其味甚美,絕勝別國之雞。鴨腳低矮,大有五六斤者。桑樹亦有,人家養蠶,不會繰絲,只會做棉。
      其國風俗淳厚,言語書記婚喪穿拌衣服等事,皆與滿剌加國相同。其民之居住,其屋如樓,高不鋪板,但用椰子檳榔二木劈成條片,以藤劄縛,再鋪藤簟,高八尺,人居其上。高處亦鋪閣柵。
      此處多有番船往來,所以國中諸般番貨多有賣者。其國使金錢、錫錢,金錢番名底那兒,以七成淡金鑄造,每個圓徑官寸五分,而底有紋,官秤二分三釐,一曰每四十八個重金一兩四分。錫錢番名加失,凡買賣恒以錫錢使用,國中一應買賣交易,皆以十六兩為一斤,數論價以通行四方。

        那孤兒國
      那孤兒王,又名花面王。其地在蘇門答刺西,地之界相連,止是一大山村。但所管人民皆於面上刺三尖青花為號,所以稱為花面王。地方不廣,人民只有千餘家,田少,人多以耕陸為生。米糧稀少,豬羊雞鴨皆有。言語動靜與蘇門答剌國相同,土無出產,乃小國也。

        黎代國
      黎代之地,亦一小邦也。在那孤兒地界之西。此處南是大山,北臨大海,西連南浡裡國為界。國人三千家,自推一人為王,以主其事,屬蘇門答剌國所轄。土無所產,言語行用與蘇門答剌同。山有野犀牛至多,王亦差人捕獲,隨同蘇門答剌國以進貢於中國。

        南浡裡國
      自蘇門苔刺往正西,好風行三晝夜可到。其國邊海,人民止有千家有餘,皆是回回人,甚是樸實。地方東接黎代王界,西北皆臨大海,南去是山,山之南又是大海。國王亦是回回人。王居屋處,用大木高四丈,如樓起造,樓下俱無裝飾,縱放牛羊牲畜在下。樓上四邊以板折落,甚潔,坐臥食處皆在其上。民居之屋與蘇門答剌國同。
      其處黃牛、水牛、山羊、雞、鴨、蔬菜皆(少)〔有〕。魚蝦甚賤,米穀少。使用銅錢。山產降真香,此處至好,名蓮花降。并有犀牛。
      國之西北海內有一大平頂峻山,半日可到,名帽山。其山之西亦皆大海,正是西洋也,名那沒洋。西來過洋船隻收帆,俱望此山為準。其山邊二丈上下淺水內,生海樹。彼人撈取為寶物貨賣,即珊瑚也。其樹大者高二三尺,根頭有一大拇指大根,如墨之沈黑,如玉石之溫潤。稍上椏枝婆娑可愛。根頭大處可碾為帽珠器物。
      其帽山腳下亦有居民二三十家,各自稱為王。若問其姓名,則曰「阿菰喇楂」,「我便是王」以答。或問其次,則曰「阿菰喇楂」,「我亦是王」甚可笑也。其國屬南浡裡國所轄。其南浡裡王常跟寶船,將降真香等物貢於中國。

        錫蘭國(裸形國)
      自帽山南放洋,好風向東北行三日,見翠藍山在海中。其山三四座,惟一山最高大,番名按篤蠻山。彼處之人巢居穴處,男女赤體,皆無寸絲,如獸畜之形。土不出米,惟食山芋、波羅蜜、芭蕉子之類,或海中捕魚蝦而食。人傳云:若有寸布在身,即生爛瘡。昔釋迦佛過海,於此處登岸,脫衣入水澡浴,彼人盜藏其衣,被釋迦咒訖,以此至今人不能穿衣,俗言出卵塢,即地也。
      過此投西,船行七日,見鶯歌嘴山,再三兩日,到佛堂山,才到錫蘭國馬頭名別羅裡。自此泊船,登岸陸行。此處海邊山腳光石上有一足跡,長二尺許,云是釋迦從翠藍山來,從此處登岸,腳踏此石,故跡存焉。中有淺水不乾,人皆手蘸其水洗面拭目,曰「佛水清淨」。左有佛寺,內有釋迦佛混身側臥,尚存不朽。其寢座用各樣寶石妝嵌沈香木為之,甚是華麗,又有佛牙并活舍利子等物在堂。其釋迦涅盤,正此慮也。
      又北去四五十里,才到王居之城。國王係鎖俚人氏,祟信釋教,尊敬象牛。人將牛糞燒灰,遍搽其體,牛不敢食,止食其乳。如有牛死,即埋之,若私宰牛者,王法罪死,或納牛頭大金以贖其罪。王之居址,大家小戶每晨將牛糞用水調稀,遍塗屋下地面,然後拜佛。兩手直舒於前,兩腿直伸於後,胸腹皆貼地而為拜。
      王居之側有一大山,侵雲高聳,山頂有人腳跡一個,入石深二尺,長八尺餘。云是人祖阿聃聖人,即盤古之足跡也。此山內出紅雅姑、青雅姑、黃雅姑、青米籃心、昔剌泥、窟沒藍等一切寶石皆有。每有大雨沖出土,流下沙中,尋拾則有。常言寶石乃是佛祖眼淚結成。
      其海中有雪白浮沙一片,日月照其沙,光彩瀲灩,日有珍珠螺蚌聚集沙上。其王置珠池,二三年一次令人取螺蚌傾入池中,差人看守此池,候其壞爛,則用水淘珠,納官。亦有偷盜賣於他國者。
      其國地廣人稠,亞於爪哇。民俗饒富,男子上身赤膊,下圍色絲手巾,加以壓腰。滿身毫毛俱剃淨,止留其,用白布纏頭。如有父母死者,其須毛即不剃,此為孝禮。婦人撮髻腦後,下圍白布。其新生小兒則剃頭,女留胎不剃,就養至成人。無酥油牛乳不食飯。人欲食飯,則於暗處潛食,不令人見。平居檳榔荖葉不絕於口。
      米穀、芝麻、菉豆皆有,惟無大小二麥。椰子至多,油糖酒醬皆以此物借造而食。
      人死則以火化埋骨,其喪家聚親鄰之婦,都將兩手齊拍胸乳而叫號哭泣為禮。
      果有芭蕉子、波羅蜜、甘蔗、瓜茄、蔬菜,牛羊雞鴨皆有。
      王以金為錢,通行使用,每錢一個,重官秤一分六釐。中國麝香、紵絲、色絹、青磁片碗、銅錢、樟腦,甚喜。則將寶石珍珠換易。王常差人賚寶石等物,隨同回洋寶船進貢中國。

        小葛蘭國
      自錫蘭國馬頭名別羅裡開船,往西北,好風行六晝夜可到。其國邊海,東連大山,西是大海,南北地狹,外亦大海,連海而居。國王國人皆鎖俚人氏。祟信釋教,尊敬象牛,婚姻喪葬等事與錫蘭國同。
      土產蘇木、胡椒不多,其果菜之類皆有。牛羊頗異他產。其羊青毛長腳,高二尺三尺者,黃牛有三四百斤者。酥油多有賣者。人一日二飡,皆用酥油拌飯而食。王以金鑄錢,每個重官秤一分,通行使用。雖是一小國,其王亦將方物差人貢於中國。

        柯枝國
      自小葛蘭國開船,沿山投西北,好風行一晝夜,到其國港口泊船。本國東是大山,西臨大海,南北邊海,有路可往鄰國。
      其國王與民亦鎖俚人氏,頭纏黃白布,上不穿衣,下圍紵絲手巾,再用顏色紵絲一匹纏之於腰,名曰壓腰。
      其頭目及富人服用與王者頗同。民居之屋,用椰子木起造,用椰子葉編成片如草苫樣蓋之,雨不能漏。家家用磚泥砌一土庫,止分大小,凡有細軟之物,俱放於內,以防火盜。
      國有五等人:一等名南昆,與王同類,內有剃頭掛線在頸者,最為貴族﹔二等回回人﹔三等人名哲地,係有錢財主﹔四等人名革令,專與人作牙保﹔五等人名木瓜,木瓜者,至低賤之人也,至今此輩在海濱居住,房簷高不過三尺,高者有罪,其穿衣上不過臍,下不過膝,其出於途,如遇南昆、哲地人,即伏於地,候過即起而行。木瓜之輩,專以漁樵及擡負挑擔為生,官不容穿長衣,其經商買賣與中國漢人一般。
      其國王祟信佛教,尊敬象牛,建造佛殿,以銅鑄佛像,用青石砌座,佛座邊周圍砌成水溝,傍穿一井,每日侵晨,則鳴鐘擊鼓,汲井水,於佛頂澆之再三,眾皆羅拜而退。
      另有一等人名濁,即道人也,亦有妻子。此輩自出母胎,不經剃,亦不梳篦,以酥油等物將搓成條縷,或十餘條,或七人條,披拽腦後。卻將黃牛之糞燒成白灰,遍搽其體,上下皆不穿衣,止用如拇指大黃藤,兩轉緊縛其腰,又以白布為梢子。手拿大海螺,常吹而行。其妻略以布遮其醜,隨夫而行。此等即出家人,倘到人家,則與錢米等物。
      其國氣候常暖如夏,無霜雪。每至二三月,日夜間則下陣頭雨一二次,番人各整蓋房屋,備辦食用。至五六月,日夜間下滂沱大雨,街市成河,人莫能行,大家小戶坐候雨信過。七月才晴,到八月半後晴起。到冬點雨皆無,直至次年二三月間,又下雨。常言半年下雨半年晴,正此處也。土無他產,只出胡椒,人多置園圃種椒為業。每年椒熟,本處自有收椒大戶收買,置倉盛貯,待各處番商來買。論播荷說價,每一播荷該番秤二十五封剌,每一封剌該番秤十斤,計官秤十六斤,每一播荷該官秤四百斤。賣波處金錢或一百個,或九十個,直銀五兩。
      名稱哲地者,皆是財主,專一收買下寶石珍珠香貸之類,候中國寶(石)船或別國番船客人來買,珍珠以分數論價而買。且如珠每顆重三分半者,賣彼處金錢一千八百個,直銀一百兩。珊瑚枝梗,其哲地論斤重買下,顧倩匠人,剪斷車旋成珠,洗磨光淨,亦秤分量而買。
      王以九成金鑄錢行使,名曰法南,重官秤一分一釐。又以銀為錢,比海螺靨大。每個官秤四釐,名曰答兒。每金錢一個,倒換銀錢十五個,街市行使零用,則以此錢。
      國人婚喪之禮,其五等人皆各從其類而不同。
      米、粟、麻、豆、黍、稷皆有,止無大小二麥。象、馬、牛、羊、犬、貓、雞、鴨皆有,只無驢騾與鵝爾。
      國王亦差頭目隨共回洋寶船將方物進貢中國。

        古裡國
      即西洋大國。從柯枝國港口開船,往西北行,三日方到。其國邊海,山之東有五七百里,遠通坎巴夷國﹔西臨大海﹔南連柯枝國界﹔北邊相接狠奴兒地面。西洋大國正此地也。永樂五年,朝廷命正使太監鄭和等齎詔敕賜其國王誥命銀印給賜,升賞各頭目品級冠帶,統領大寶船到彼,起建碑庭,立石云:「其國去中國十萬餘里,民物咸若熙皡同風,刻石於茲永示萬世。」
      國王係南昆人,祟信佛教,尊敬象牛。國人內有五等:回回人、南昆人、哲地人、革令人、木瓜人。其國王國人皆不食牛肉,大頭目是回回人,皆不食豬肉。先是王與回回人誓定,爾不食牛,我不食豬,互相禁忌,至今尚然。王以銅鑄佛像,名乃納兒,起造佛殿,以銅鑄瓦而蓋佛座。傍掘井,每日侵晨,王至汲水浴佛,拜訖,令人收取黃牛淨糞,用水調於銅盆如糊,遍擦殿內地面牆壁。且命頭目并富家,每早亦塗擦牛混糞。又將牛糞燒成白灰,研細,用好布為小袋盛灰,常帶在身,每日侵晨洗面畢,取牛糞灰調水,搽塗其額,并兩股間各三次,為敬佛敬牛之誠。傳云:昔有一聖人名某些立教化,人人知其是真天人,皆欽從,以後聖人同往他所,令其弟名撒沒嚟掌管教人,其弟心起矯妄,鑄一金犢,曰:「此是聖主,凡叩之則有靈驗。」教人聽命,祟敬其金牛,曰:「常糞金,人得金」,心愛而忘天道,皆以牛為真主。後某些聖人回還,見眾人被弟撒沒嚟惑壞聖道,遂廢其牛,而欲罪其弟,其弟騎一大象遁去。後人思之,懸望其還,且如月初,則言月中必至。及至月中,又言月盡必至。至今望之不絕。南昆人敬象牛,由此故也。
      王有大頭目二人,掌管國事,俱是回回人,國中大半皆奉回回教門。禮拜寺有二三十處,七日一次行禮拜。至日,舉家齋浴,諸事不幹,巳午時,大小男子到寺禮拜,至未時方散回家,才做買賣,幹理家事。人甚誠信,狀貌濟楚標緻。其二大頭目受中國朝廷升賞,若寶船到彼,全憑二人主為買賣,王差頭目并哲地未訥幾計書算於官府牙人來會,領船大人議擇某日打價,至日,先將帶去錦綺等物,逐一議價已定,隨寫合同價數,彼此收執。其頭目哲地即與內官大人眾手相拿。其牙人則言某月某日於眾手中拍一掌已定,或貴或賤,再不悔改。然後哲地富戶才將寶石珍珠跚瑚等物來看議價,非一日能定,快則一月,緩則二三月,若價錢較議已定,如買一主珍珠等物,該價若干,是原經手頸目未訥幾計算,該還紵絲等物若干,照原打手之貨交還,毫釐無改,彼之演算法無算盤,只以兩手、兩腳并二十指計算,毫釐無差,甚異於常。
      王以六成金鑄錢行使,名吧南,每個徑面官寸三分八釐,面底有紋,重官秤一分。又以銀為錢,名搭兒,每個約重三釐,零用此錢。衡法每番秤一錢,該官秤八分,每番秤一兩,計十六錢,該官秤一兩二錢八分。番秤二十兩為一斤,該官秤一斤九兩六錢。其番秤名番剌失,秤之權釘定於衡末,稱準則活動於衡中,提起平為定盤,星稱物則移准向前,隨物輕重而進退之。止可秤十斤,該官秤十六斤,秤香貨之類,二百斤番秤為一播荷,該官秤三百二十斤,若稱胡椒,二百五十斤為一播荷,該官秤四百斤。凡稱一應巨細貨物,多用天平對較。其量法,官鑄銅為升行使,番名黨戛黎,每升該官升一升六合。
      西洋布本國名撦黎布,出於鄰境坎巴夷等處。每疋闊四尺五寸,長二丈五尺,賣彼處金錢八個或十個。國人亦將蠶絲練染各色,織間道花手巾,闊四五尺,長一丈二三尺,每條賣金錢一百個。胡椒山鄉住人置園多種。到十月間,椒熟採摘曬乾而賣,自有收椒大戶來收,上官庫收貯。若有買者,官與發買,見數計算稅錢納官。每胡椒一播荷,賣金錢二百個,其哲地多收買下各色寶石珍珠,并做下跚硼珠等物,各處番船到彼,國王亦差頭目并寫字人等眼同而賣,就取稅錢納官。
      富家多種椰子樹,或一千株或二千三千株,為產業。其椰子有十般使用:嫩者有漿甚甜,奸契,可釀酒﹔老者椰肉打油,做糖做飯吃﹔外包之穰,打索,造船﹔椰殼為碗,為杯,又好燒灰打箱金銀細巧生活﹔樹好造屋,葉好蓋屋。蔬菜有芥菜、生薑、蘿蔔、胡荽、蔥、蒜、葫蘆、茄子、菜瓜、東瓜四時皆有。又有一等小瓜,如指大,長二寸許,如青瓜之味,其蔥紫皮,如蒜,大頭小葉,稱斤而賣。波羅蜜、芭蕉子廣有賣者。木別子樹高十餘丈,結子如綠柿樣,內包其子三四十個,熟則自落。其蝙蝠如鷹之大,都在此樹上倒掛而歇。米紅白皆有。麥大小俱無。其面皆從別處販來賣。雞鴨廣有,無鵝。羊腳高灰色,如驢駒子之樣。水牛不甚大。黃牛有三四百斤者,人不食其肉,止食其乳酪,人無酥油不吃飯。其牛養至老死即埋之。各色海魚其價極賤。山中鹿兔亦有賣者。人家多養孔雀,其他禽鳥則有烏鴉、蒼鷹、鷺鷥、燕子,其餘別樣大小禽鳥,則並無有。
      國人亦會彈唱,以葫蘆殼為樂器,紅銅絲為弦,唱番歌相和而彈,音韻堪聽。民俗婚喪之禮,鎖俚人、回回人各依自家本等體例不同。其王位不傳於子而傳於外甥。傳甥止論女腹所生為嫡族。其王若無姊妹,傳之於弟。若無弟,遜與有德之人。世代相仍如此。王法無鞭笞之刑,罪輕者截手斷足,重則罰金誅戮。甚則抄沒滅族。人有犯法者,拘之到官,即伏其罪,若事情或有冤枉不伏者,則於王前或大頭目前置一鐵鍋,盛油四五斤,煎滾,先以樹葉投試爆彈有聲,遂令其人以右手二指煠於油內片時,待焦方起,用布包裹封記,監留在官,二三日後聚眾開封視之,若手爛潰,其事不枉,即加以刑,若手如舊不損,則釋之,頭目人等以鼓樂禮送此人回家,諸親鄰友饋禮相賀,飲酒作樂以相慶,此事最為奇異。
      使回之日,其國王欲進貢,用好赤金五十兩,令番匠抽如細金絲,結綰成片,以各色寶石大珍珠廂成寶帶一條,差頭目乃邦進奉中國。

        溜山國
      自蘇門答刺開船,過小帽山投西南,好風行十日可到。其國番名牒幹,無城郭,倚山聚居,四圍皆海,如洲渚一般,地方不廣。國之西去程途不等,海中天生石門一座,如城闕樣。有八大處,溜各有其名:一曰沙溜,二曰人不知溜,三曰起泉溜,四曰麻裡奇溜,五曰加半年溜,六曰加加溜,七曰安都裡溜,八曰官瑞溜。此八處皆有所主,而通商船。再有小窄之溜,傳云三千有餘溜,此謂弱水三千,此處是也。其間人皆巢居穴處,不識米穀,只捕魚蝦而食,不解穿衣,以樹葉遮其前後。設遇風水不便,舟師失針舵損,船過其溜,落於瀉水,漸無力而沈,大概行船皆宜該防此也。
      牒幹國王、頭目、民庶皆是回回人。風俗純美,所行悉遵教門規矩。人多以漁為業,種椰子為生。男女體貌微黑,男子白布纏頭,下圍手巾。婦人上穿短衣,下亦以闊布手巾圍之。又用闊大布手巾過頭遮蓋,止露其面。婚喪之禮悉依回回教門親矩而後行。
      土產降真香也不多,椰子甚廣,各處來收買往別國貨賣。有等小樣椰子殼,彼人旋做酒鍾,以花梨木為足,用番漆漆其口足,甚為希罕其。椰子外包之欀,打成麄細繩索,堆積在家,各處番船上人亦來收買,賣與別國,造船等用。其造番船,皆不用釘,止鑽其孔,皆以此索聯縛,加以木楔,然後以番瀝青塗縫,水不能漏。其龍涎香,漁者常於溜處採得,如水浸瀝青之色,嗅之無香,火燒惟有腥氣,其價高貴,買者以銀對易,海彼人採積如山,罨爛其肉,轉賣暹羅、榜葛剌等國,當錢使用。其馬鮫魚切成大塊,曬乾收貯,各國亦來收販他處,名曰海溜魚而賣之。織一等絲嵌手巾,甚密實長闊,絕勝他處所織者。又有一等織金方帕,與男子纏頭,價有賣銀五兩之貴者。
      天之氣候,四時常熱如夏。其土地甚瘠,米少,無麥,蔬菜不廣,牛羊雞鴨皆有,餘無所出。王以銀鑄小錢使用。中國寶船一二隻亦到彼處,收買龍涎香、椰子等物,乃一小邦也。

        祖法兒國
      自古裡國開船投西北,好風行十晝夜可到。其國邊海倚山,無城郭,東南大海,西北重山。國王、國人皆奉回回教門。人體長大,貌豐偉語言樸實。王者之絆,以白細番布纏頭,身穿青花如大指大細絲嵌蓋頭,或金錦衣袍,足穿番靴,或淺面皮鞋。出入乘轎或騎馬,前後擺列象駝、馬隊,刀牌手,吹篳篥鎖,簇擁而行。民下所服衣冠,纏頭長衣腳穿靴鞋。如遇禮拜日,上半日市絕交易,男女長幼皆沐浴,既畢,即將薔薇露或沈香并抽搽面并四體,俱穿齊整新淨衣服。又以小土爐燒沈檀俺八兒等香,立於爐上,薰其衣體,才往禮拜寺。拜畢方回,經過街市,半晌薰香不絕。婚喪之禮,素遵回回教規而行。
      土產乳香,其香乃樹脂也。其樹似榆,而葉尖長。彼人每砍樹取香而賣。中國寶船到彼,開讀賞賜畢,其王差頭目遍諭國人,皆將乳香、血竭、蘆薈、沒藥、安息香、蘇合油、木別子之類,來換易紵絲、磁器等物。此處氣候,常如八九月,不冷。米麥豆粟黍稷麻穀,及諸般蔬菜、瓜茄、牛、羊、馬、驢、貓、犬、雞、鴨之類,亦皆不缺。山中亦有駝雞,土人間亦捕獲來賣。其雞身匾頸長,其狀如鶴,腳高三四尺,每腳止有二指。毛如駱駝,食綠豆等物,行似駱駝,因此名駝雞。其駱駝則有單峰者,有只峰者,人皆騎坐以適街市。將死,則殺之賣其肉。
      其王鑄金錢名倘伽,每個重官秤二錢,徑一寸五分,一面有紋,一面人形之紋。又以紅銅鑄為小錢,約重三釐,徑四分,零用。其國王於欽差使者回日,亦差其頭目將乳香駝雞等物,跟隨寶船以進貢於朝廷焉。

        阿丹國
      自古裡國開船,投正西兌位,好風行一月可到。其國邊海,離山遠。國富民饒,國王、國人皆奉回回教門,說阿刺壁言語。人性強梗,有馬步銳兵七八千,所以國勢威重,鄰邦畏之。永樂十九年,欽命正使太監李 等,齎詔勑衣冠賜其王酋,到蘇門答刺國,分內官周 領駕寶船數隻到彼。王聞其至,即率大小頭目至海濱迎接詔敕賞賜,至王府行禮甚恭謹感伏,開讀畢,國王即諭其國人,但有珍寶許令賣易。在彼買得重二錢許大塊貓睛石,各色雅姑等異寶,大顆珍珠,珊瑚樹高二尺者數株,又買得珊瑚枝五櫃、金珀、薔薇露、麒麟、獅子、花福鹿、金錢豹、駝雞、白鳩之類而還。
      國王之絆,頭戴金冠,身穿黃袍,腰繫寶妝金帶。至禮拜日赴寺禮拜,則換細白番布纏頭,上加金錦之頂,身穿白袍,坐車列隊而行。其頭目冠服各有等第不同。國人穿絆,男子纏頭,穿撒哈喇梭幅、錦繡紵絲等衣,足著靴鞋。婦人之絆,身穿長衣,肩項佩寶石、珍珠、纓絡,如觀音之絆,耳帶金廂寶環四對,臂纏金寶釧鐲,足指亦帶指環。又用絲嵌手巾蓋於頂上,止露其面。
      凡國人打造鈒細金銀首飾等項生活,甚精妙,絕勝天下。又有市肆、混堂,并熟食、絲帛、書籍、諸色什物鋪店皆有。王用赤金鑄錢行使,名甫嚕嚟,每個重官秤一錢,底面有紋。又用紅銅鑄錢,名甫嚕斯,零使。
      其地氣候溫和,常如八九月。日月之定無閨月,惟以十二個月為一年。月無大小,若頭夜見新月,明日即月首也。四季不定,自有陰陽人推算,如以某日為春首,後果然花草開榮。某日是初秋,果然木葉雕落。及於日月交食、潮信早晚,并風雨寒暖,無不准驗。
      人之飲食,米粉麥面諸品皆有,多以乳酪、酥油、糖蜜製造而食。米、粟、豆、穀、大小二麥、芝麻并諸色蔬菜俱有,果子有萬年棗、松子、把擔、乾葡萄、核桃、花紅、石榴、桃、杏之類。象、駝、驢、騾、牛、羊、雞、鴨、貓、犬皆有,止無豬鵝。棉羊白毛無角,頭上有黑毛二團,如中國童子頂搭。其頸下如牛袋一般,其毛短如狗,其尾大如盤。
      民居房屋皆以石砌,上以磚蓋,或土蓋。有石砌三層,高四五丈。亦有用木起架為樓居者,其木皆土產紫檀木為之。
      其地土所產草木,又有薔薇露、簷蔔花、無核白葡萄,并花福鹿、青花白駝雞、大尾無角棉羊。其福鹿如騾子樣,白身白面,眉心隱隱起細細青條花,起滿身至四蹄,細條如間道如畫。青花白駝雞亦有青花,如福鹿一般。麒麟前二足高九尺餘,後兩足約高六尺,頭擡頸長一丈六尺。首昂後低,人莫能騎。頭上有兩肉角,在耳邊,牛尾鹿身蹄有三跲,匾口,食粟、豆、麵餅。其獅子身形似虎,黑黃無斑,頭大口闊,尾尖毛多,黑長如纓。聲吼如雷,諸獸見之,伏不敢起,乃獸中之王也。
      其國王感荷聖恩,特造金廂寶帶二條,窟嵌珍珠寶石金冠一頂,并雅姑等各樣寶石地角二枚,金葉表文,進貢中國。

        榜葛剌國
      自蘇門答刺國開船,取帽山并翠藍島,投西北上,好風行二十日,先到浙地港泊船,用小船入港,五百餘里到地名鎖納兒港登岸,向西南行三十五站到其國。有城郭,其王府并一應大小衙門皆在城內。
      其國地方廣闊,物穰民稠,舉國皆是回回人,民俗淳善。富家造船往諸番國經營者頗多,出外傭役者亦多。人之容體皆黑,間有一白者。男子皆剃,以白布纏之。身服從頭套下圓領長衣,下圍各色闊手巾,足穿淺面皮鞋。其國王并頭目之服,俱奉回回教禮,冠衣甚整麗。國語皆從榜葛裡,自成一家言語,說吧兒西語者亦有之。國王以銀鑄錢,名倘伽,每個重官秤三錢,徑官寸一寸二分,底面有紋。一應買賣皆以此錢論廬零用。海番名考嚟,論個數交易。民俗冠喪祭婚姻之禮,皆依回回教門禮制。
      四時氣候,常熱如夏。稻穀一年二熟,米粟細長,多有細紅米。粟、麥、芝麻、各色豆黍、薑、芥、蔥、蒜、瓜、茄、蔬菜皆有。果有芭蕉子。酒有三四等,椰子酒、米酒、樹酒、茭蔁酒各色法制,多有燒酒。市賣無茶,人家以檳榔待人。街市一應鋪店、混堂、酒飯甜食等肆都有。駝、馬、驢、騾、水牛、黃牛、山羊、棉羊、鵝、鴨、雞、豬、犬、貓等畜皆有。果則有波羅蜜、酸子、石榴、甘蔗等類,其甜食則有沙糖、白糖、糖霜、糖果、蜜煎、蜜薑之類。土產五六樣細布:一樣蓽布,番名卑泊,闊三尺餘,長五丈六七尺,此布勻細如粉箋═般﹔一樣薑黑布,番名滿者提,闊四尺許,長五丈餘,此布緊密壯實﹔一樣番名沙納巴付,闊五尺,長三丈,便如生平羅樣,即布羅也﹔一樣番名忻白勤搭黎,闊三尺,長六丈,布眼稀勻,即布紗他,皆用此布纏頭﹔一樣番名沙榻兒,闊二尺五六寸,長四丈餘,如好三梭布一般﹔有一樣番名驀黑驀勒,闊四尺,長二丈餘,背面皆起絨頭,厚四五分,即兜羅綿也。桑柘蠶繭皆有,止會作線繰絲嵌手巾并絹。不曉成綿。漆器、盤碗、鑌鐵、輪、刀、翦等器皆有賣者。一樣白紙,亦是樹皮所造,光滑細膩如鹿皮一般。
      國法有笞杖徒流等刑。官品衙門印信行移皆有。軍亦有官管給糧餉,管軍頭目名吧斯剌兒。醫蔔陰陽百工技藝皆有之。其行術,身穿挑黑線白布花衫,下圍色絲手巾,以各色硝子珠間以珊瑚珠穿成纓絡,佩於肩項,又以青紅硝子燒成鐲,帶於兩臂,人家宴飲,此輩亦來動樂,口唱番歌對舞,亦有解數。有一等人名根肖速魯奈,即樂工也。每日五更時分,到頭目或富家門苜,一人吹銷,一人擊小鼓,一人擊大鼓,初起則慢,自有調拍,後漸緊促而息。又至一家,如前吹擊而去,至飯時仍到各家或與酒飯,或與錢物。撮弄把戲,諸色皆有,不甚奇異。止有一樣,一人同其妻以鐵索拴一大虎,在街牽拽而行,至人家演弄。即解其鐵索,令虎坐於地。其人赤體單梢,對虎跳躍,拽拳將虎踢打。其虎性發作威,咆哮勢若撲人。其人與虎對跌數交畢,又以一臂伸入虎口,直至其喉,虎不敢咬。其人仍銷虎頸,則伏於地討食。其家則與肉啖之,又與其人錢物而去。日月之定,亦以十二個月為一年,無閏月。節氣早晚臨期推。
      王亦差人駕船往各番國買賣,取辦方物珍珠寶石,進貢中國。

        忽魯謨廝國
      自古裡國開船投西北,好風行二十五日可到。其國邊海倚山,各處番船并旱番客商,都到此地趕集買賣,所以國民皆富。國王國人皆奉回回教門,尊謹誠信,每日五次禮拜,沐浴齋戒。風俗淳厚,無貧苦之家。若有一家遭禍致貧者,眾皆贈以衣食錢本,而救濟之。人之體貌清白豐偉,衣冠濟楚標緻。婚喪之禮,悉遵回回教規。男子娶妻,先以媒妁,已通禮訖,其男家即置席請加的。加的者,掌教門規矩之官也。及主婚人并媒人,親族之長者,兩家各通三代鄉貫來歷,寫立婚書已定,然後擇日成親。否則官府如奸論罪。如有人死者,即用白番布為大殮小殮之衣,用瓶盛淨水,將屍從頭至足澆洗二三次,既淨,以麝香片腦填屍口鼻,才服殮衣,貯棺內,當即便埋。其墳以石砌,穴下鋪淨沙五六寸,擡棺至,則去其棺,止將屍放石穴內,上以石板蓋定,加以淨土厚築墳堆,甚堅整也。人之飲食,務以酥油拌煮而食。市中燒羊、燒雞、燒肉、薄餅、哈喇潵一應麵食皆有賣者。二三口之家多不舉火做飯,止買熟食而契。
      王以銀鑄錢,名底那兒,徑官寸六分,底面有紋,重官秤四分,通行使用。書記皆是回回字,其市肆諸般鋪面百物皆有,止無酒館。國法飲酒者棄市。文武醫蔔之人絕勝他處。各色技藝皆有,其撮弄把戲,皆不為奇。惟有一樣,羊上高竿,最可笑也。其術用木一根,長一丈許,木竿頭上止可許羊四蹄立於木。將木立豎於地,扶定,其人引一小白羝羊,拍手念誦。其羊依拍鼓舞,來近其竿,先以前二足搭定其木,又將後二足一縱立於竿上。又一人將木一根於羊腳前挨之,其羊又將前兩足搭上木頂,隨將後二腳縱起。人即扶定其木,其羊立於二木之頂,跳動似舞之狀。又將木一段趲之,連上五六段,又高丈許。俟其舞罷,然後立於中木,人即推倒其竿,以手接住其羊。又令臥地作死之狀,令舒前腳則舒前,令舒後腳則舒後。又有將一大黑猴,高三尺許,演弄諸般本事了,然後令一閒人,將巾帕重重摺疊,緊縛其猴兩眼,別令一人潛打猴頭一下,深深避之,後解其帕,令尋打頭之人,猴於千百人中徑取原人而出,甚為怪也。
      其國氣候寒暑,春開花,秋落葉。有霜無雪,雨少露多。有一大山,四面出四樣之物。一面如海邊出之鹽,紅色。人用鐵鋤如打石一般鑿起一塊,有三四十斤者。又不潮濕,欲用食,則搥碎為末而用。一面出紅土,如銀朱之紅﹔一面出白土,如石灰,可以粉牆壁﹔一面出黃土,如薑黃色之黃。俱著頭目守管,各處自有客商來販賣為用。
      土產米麥不多,皆是別處販來糶賣,其價極賤。果有核桃、把聃果、松子、石榴、葡萄乾、桃乾、花紅、萬年棗、西瓜、菜瓜、蔥、韭、薤、蒜、蘿蔔、甜瓜等物。其胡蘿蔔,紅色如藕大者至多。甜瓜甚大,有高二尺者。其核桃,殼薄白色,手捏即破。松子長寸許,葡萄乾有三四樣:一樣如棗幹,紫色﹔一樣如蓮子大,無核,結霜﹔一樣圓顆如白豆大,略白色。把聃果如核桃樣,尖長色白,內有仁,味勝核桃肉。石榴如茶鍾大,花紅如拳大,甚香美。萬年棗亦有三樣:一樣番名垛沙布,每個如母指大,核小結霜如沙糖,忒甜難吃﹔一樣挼爛成二三十個大塊,如好柿餅及軟棗之味﹔一等如南棗樣略大,味頗澀,彼人將來喂牲口。
      此處各番寶貨皆有,更有青紅黃雅姑石,并紅剌、祖把碧、祖母剌、貓睛、金鋼鑽,大顆珍珠如龍眼大,重一錢二三分,珊瑚樹珠,并枝梗、金珀、珀珠、神珠、蠟珀、黑珀,番名撤白值。各色美玉器皿、水晶器皿,十樣錦翦絨花單,其絨起一二分,長二丈,闊一丈,各色梭幅,撤哈喇氊、氁羅氁紗、各番青紅絲嵌手巾等類皆有賣者。
      駝馬、騾、牛、羊廣有。其羊有四樣:一等大尾棉羊,每個有七八十斤,其尾闊一尺餘,拖著地,重二十餘斤﹔一等狗尾羊,如山羊樣,其尾長二尺餘﹔一等鬥羊,高二尺七八寸,前半截毛長拖地,後半截皆翦淨,其頭面頸額似棉羊。角彎轉向前,上帶小鐵牌,行動有聲。此羊性怏鬥,好事之人餵養於家,與人鬥賭錢物為戲。又出一等獸,名草上飛,番名昔稚鍋失,如大貓大,渾身儼似玳瑁斑貓樣,兩耳尖黑,性純不惡。若獅豹等項猛獸,見他即俯伏於地,乃獸中之王也。
      其國王亦將船隻載獅子、麒麟、馬疋、珠子、寶石等物并金葉表文,差其頭目人等,跟隨欽差西洋回還寶船,赴闕進貢。

        天方國
      此國即默伽國也。自古裡國開船,投西南申位,船行三個月方到本國馬頭,番名秩達。有大頭目主守。自秩達往西行一日,到王居之城,名默伽國。奉回回教門,聖人始於此國闡揚教法,至今國人悉遵教規行事,纖毫不敢違犯。其國人物魁偉,體貌紫膛色。男子纏頭,穿長衣,足著皮鞋。婦人俱戴蓋頭,莫能見其面。說阿剌畢言語。國法禁酒。民風和美,無貧難之家。悉遵教規,犯法者少,誠為極樂之界。婚喪之禮皆依教門體例而行。
      自此再行大半日之程,到天堂禮拜寺,其堂番名愷阿白。外周垣城,其城有四百六十六門,門之兩傍皆用白玉石為柱,其柱共有四百六十七個,前九十九個,後一百一個,左邊一百三十二個,右邊一百三十五個。其堂以五色石疊砌,四方平頂樣。內用沈香大木五條為梁,以黃金為閣。滿堂內牆壁皆是薔薇露龍涎香和土為之,馨香不絕。上用皂紵絲為罩罩之。蓄二黑獅子守其門。每年至十二月十日,各番回回人,甚至一二年遠路的,也到堂內禮拜,皆將所罩紵絲割取一塊為記驗而去。剜割既盡,其王則又預織一罩,復罩於上,仍復年年不絕。堂之左有司馬儀聖人之墓,其墳壠俱是綠撒不泥寶石為之,長一丈二尺,高三尺,闊五尺,其圍墳之牆,以紺黃玉疊砌,高五尺餘。城內四角造四堆塔,每禮拜即登此塔喝班唱禮。左右兩傍有各祖師傳法之堂,亦以石頭疊造,整飾極華麗。
      其處氣候四時常熱如夏,並無雨電霜雪。夜露甚重,草木皆馮露水滋養。夜放一空碗,盛至天明,其露水有三分在碗。土產米穀僅少,皆種粟麥黑黍瓜菜之類。西瓜、甜瓜每個用二人擡一個者亦有。又有一種(纏)綿花樹,如中國大桑樹,高一二丈,其花一年二放,長生不枯。果有蘿蔔、萬年棗、石榴、花紅、大梨子,桃子有重四五斤者。其駝、馬、驢、騾、牛、羊、貓、犬、雞、鵝、鴨、鴿亦廣。雞、鴨有重十斤以上者。土產薔薇露、俺八兒香、麒麟、獅子、駝、雞、羚羊、草上飛,并各色寶石、珍珠、珊瑚、琥珀等物。其王以金鑄錢,名倘加行使,每個徑七分,重官秤一錢,比中國金有十二成色。
      又往西行一日,到一城,名驀底納。其馬哈嘛聖人陵寢正在城內,至今墓頂豪光日夜侵雲而起。墓後有一井,泉水清甜,名阿必糝糝。下番之人取其水藏於船邊,海中倘遇颶風,即以此水灑之,風浪頓息。
      宣德五年,欽蒙聖朝差正使太監內官鄭和等往各番國開讀賞賜。分到古裡國時,內官太監洪 見本國差人往彼,就選差通事等七人,齎帶麝香、磁器等物,附本國船隻到彼。往回一年,買到各色奇貨異寶,麒麟、獅子、駝雞等物,并畫天堂圓真本回京。其默伽國王亦差使臣,將方物跟同原去通事七人獻齎於朝廷。
      景泰辛未秋月望日會稽山樵馬歡述。

        後序
      余少時觀《異域志》,而知天下輿圖之廣,風俗之殊,人物之妍媸,物類之出產,可驚可喜,可愛可愕,尚疑好事者為之,而竊意其無是埋也。今觀馬君宗道、郭君祟禮所紀經歷諸番之事實,始有以見夫《異城志》之所載信不誣矣。祟禮乃杭之仁和人,宗道乃越之會稽人,皆西域天方教,實奇邁之士也。昔太宗皇帝勑令太監鄭和統率寶船往西洋諸番開讀賞勞,而二君善通譯番語,遂膺斯選,三隨軿軺,跋涉萬里。自閩之五虎發跡,首入占城,次爪哇、暹羅,又次之舊港、阿魯、蘇門、南浡、錫蘭、柯枝,極而遠造夫阿丹、天方,凡二十餘國。每國寄往非一日,於輿圖之廣者,紀之以別遠近﹔風俗之殊者,紀之以別得失﹔與夫人物之妍媸,紀之以別美惡﹔土地之出產,紀之以別輕重,皆錄之於筆,畢而成帙,其用心亦勤矣。二君既事竣歸鄉里,恒出以示人,使人皆得以知異城之事,亦有以見聖朝威德之所及若是其遠也。祟禮尚慮不能使人之盡知,欲鋟梓以廣其傳,因其友陸廷用徵序於予,遂錄其梗概於後云。
      是歲監察御史古樸劇弘書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