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宮十三朝演義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杏花天裡鶯鳴燕唱 布爾湖邊月證山盟
  • 第二回
      洞房天半神仙眷 氈幕地中龍虎兒
  • 第三回
      三尺粉牆重溫舊夢 六十處女老作新娘
  • 第四回
      燈前偷眼識英杰 林下逐鹿遇美人
  • 第五回
      割發要盟英雄氣 裂袍勸駕兒女情
  • 第六回
      腰間短刀斬伏莽 枕邊長舌走英雄
  • 第七回
      依佟氏東牀妙選 救何太西遼鏖兵
  • 第八回
      古埒城覺昌死難 撫順關尼堪斷頭
  • 第九回
      脂香粉陣靡雄主 睡眼矇矓退敵兵
  • 第十回
      奸外母蒙格枉死 避內訌努爾求屍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羨繁華觀光上國 賴婚姻得罪鄰邦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殺親子禍起骨肉 投明主初試經綸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被底紅顏迷降將 腔中熱血贈知人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蘇子河邊淹戰將 薩滸山下困雄師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兄逼弟當筵結恨 甥殺舅登台焚身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翠華園神宗醉玉膚 慈慶宮妃子進紅丸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依翠偎紅將軍短氣 嬌妻雛兒天子托孤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逼宮廷納喇氏殉節 立文後皇太極鍾情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朱唇接處嫂為叔媒 黃旗展來臣尊帝號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傳疑案宸妃逝世 驚豔遇洪帥投誠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多爾袞計殲情敵 吉特後巧償宿緣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露姦情太宗暴姐 見美色豫王調情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救愛妾三桂借兵 殺宮眷祟禎殉國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酬大勛太後下嫁 報宿恨天子重婚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悲離鸞小宛入宮 誓比翼世祖遊園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入空門順治遜國 陷情網康熙亂倫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劫民婦暗移國祚 逋國師計害儲君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小二哥暫充欽差 皇四子大戰俠客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甘鳳池座上獻技 白泰官山中訪盜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鬥法術計收血滴子 換嬌兒氣死陳閣老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康熙帝揮淚廢太子 汪紳士接駕失弱女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改遺詔雍正登位 好美色胤喪命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紅燈熱酒皇子遺愛 煮豆燃萁兄弟化灰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牛鬼蛇神雍和宮 鶯燕叱咤將軍帳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鳥盡弓藏將軍滅族 妻離子散國舅遭殃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破好事大興文字獄 報親仇硬拆鶯鳳儔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破腹挖腦和尚造孽 褰簾入幃親王銷魂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弓鞋到處天子被刺 手帕傳來郎君入彀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寶親王私通舅嫂 乾隆帝愛寵香妃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獄中回婦深夜被寵 宮裡天子靜晝竊聽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念父母乾隆下江南 爭聲色雪如登龍舟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東征西討福康安立功 依翠偎紅皇太子偷香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證前盟和珅弄權 結深歡高宗宿娼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鶯鶯燕燕龍須纖 葉葉花花雲雨樓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脫簪苦諫皇后落髮 奮拳狠鬥天子被擒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涿州府皇孫出現 同樂園宦女失身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鶯啼燕唱江南去 匣劍帷燈刺客來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文字奇冤塚中戮屍 姊妹絕豔水底定情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紅燭照處美人死 綠樹蔭中帝子來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死寶妃高宗傷往事 游離宮嘉王窺秘像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燕瘦環肥國外選色 偷寒送暖宮內納姬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老頭子紀昀妙解 女孩兒福公祝壽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奇珍異寶和珅抄家 擎石蹋樹成得獻技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遇宮變煤黑子效死 獻巧藝王董氏傷生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崇節儉滿朝成乞丐 慶功勞一室做餓夫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棄舊憐新宮中殺眷 鶯啼獅吼牀上戕妃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敬事房馱妃進御 豫王府奸婢殺生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皇兒仁慈不殺禽獸 天子義俠挽救窮酸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姑謀婦皇后中毒 妾救夫烈婦偷屍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創異教洪氏起義 知死期穆相辭行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昏燈哀語慈後逝世 香鉤情眼蕩子銷魂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美人計宣嬌救阿兄 烈女行文宗罷選秀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宣武門外名媛倚閭 釘鞋鋪中貞婦投梭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皇恩浩蕩冰花失志 依情旖旎四春承歡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金蓮貼地瓊兒被寵 粉龐失色紫瑛喪生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目成心許載澂淫族姑 歌場舞謝玉喜識書生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傾心一笑杏花春解圍 祝發三年陀羅春守節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金蓮點點帝子銷魂 珠喉嚦嚦阿父同調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美人落魄遭橫暴 天子風流選下陳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瓊珠翠玉聘兒去 婉轉歌吟引鳳來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殺漢女胭脂狼藉 攻粵城炮火縱橫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蘭貴妃寄腹產載淳 咸豐帝避難走熱河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泣脂啼粉夢驚三更 畫棟雕樑園付一炬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防懿妃文宗草遺詔 立怡王肅順奪國璽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除異己慈禧有急智 燭奸謀安後運獨斷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安德海好貨取禍 鄭親王貪色遭殃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十年富貴奴凌主 一曲昆簧帝識臣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李鴻藻榻前奉詔 嘉順後宮中絕食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爭大統吳可讀屍諫 露春色慈安後滅奸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李蓮英擅寵專權 慈安後遭妒惹禍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榮祿初入宮禁地 懿妃死償恩情債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慈安太後為嘴喪命 峒元道士望氣得意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白雲觀太後拈香 神仙會鬱氏納贄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花明柳暗頤和園 彈雨硝煙高麗宮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西苑內皇帝聽豔歌 坤寧宮美人受擄掠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勸親政翁師傅薦賢 興醋波瑾珍妃被謫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幸名園太後圖歡娛 坐便殿主事陳變政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三月維新孤臣走海上 半月密議皇帝囚瀛台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寇太監殿前盡忠節 游浪子書館驚寵遇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接木移花種因孽果 劍光血痕禍發蕭牆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烽火滿城香埋枯井 警騎夾道駕幸西安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植蠶桑農婦辱吏 鬧宮苑喇嘛驅魂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舒鬱憤無聊踏春冰 憶舊恨有心擲簪珥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碧血濺衣寡君自晦 青衣入侍稚子蒙恩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開賄賂奕劻鬻爵 興賭博小德擺莊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恨綿綿瀛台晏駕 陰慘慘廣殿停屍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亂禁闕再建晶園 爭封典兩哭寢陵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保家聲醇王忍小節 斮國脈宣統讓大位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喪心病狂大辮兒復辟 衣香鬢影小皇帝完婚
  • 第一百回
      封閉清宮溥儀走天津 暢談風月全書結總目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杏花天裡鶯鳴燕唱 布爾湖邊月證山盟

      翠巒列枕,綠野展茵﹔春風含笑,杏花醉人。在這山環水繞、春花如繡的一片原野裡,黃金似的日光,斜照在一叢梨樹林子裡。那梨花正開得一片雪白,迎風招動﹔那綠頂紫領的小鳥,如穿梭似的在林子飛來飛去,從高枝兒飛到低枝兒,震得那花瓣兒一片一片的落下地來,平鋪在翠綠的草地上,好似一幅綢子上繡束花朵兒。夾著一聲聲細碎的鳥語,在這寂靜的林子裡,真好似世外桃源一般。
      正靜悄悄的時候,忽然遠遠的聽得一陣鈴鐺聲響﹔接著一片嬌脆說笑的聲音。只見當頭一匹白馬,馬背上馱著一個穿紫紅袍的女孩兒。看她擎著白玉也似的手臂,一邊打著馬,斜刺裡從梨樹林子裡跑了出來,後面接二連三的有兩個姑娘,一般也騎著馬,從林子裡趕出來。看去,一個穿翠綠旗袍的年紀大些,約摸也有二十前後了﹔另一個穿元色旗袍的,年紀大約十七八歲。她兩個一邊趕著,一邊嘴裡笑罵道:「小蹄子!看你跑到天上去?」看看趕上,那女孩兒笑得伏在鞍轎上,坐不住身﹔後面一個姑娘,拍著手笑嚷道:「倒也!倒也!」這穿紅袍的女孩兒,一個倒栽蔥真的摔下馬來。後面兩個姑娘,已經趕到面前,她們急忙跳下馬來,搶上前去,一個按住肩兒,一個騎在她胸脯上,按得個結實,一起捋起了袖子數她的肋骨。那地下的女孩子,笑得她只是雙腳亂蹬。她擎起了兩條腿兒,袍服下面露出蔥綠色的褲腳來,一雙瘦凌凌的鞋底兒向著天。她們玩夠多時,才放手,讓她坐起來。
      這小女孩子,望去年紀也有十五六歲了,長著長籠式的面龐兒,兩麵粉腮兒上擦著濃濃的胭脂,一雙水盈盈的眼珠子斜溜過去,向那姑娘狠狠的瞪了一眼,接著嗤的一聲笑了出來。這一笑,真是千嬌百媚,任你鐵石人看了也要動心。那年紀大的姑娘,指著她對那穿元色旗袍的姑娘說道:「二妹子,你看三妹子,又裝出這浪人的樣兒來了。」那三妹子笑說道:「我浪人不浪人,與你們什麼相干?」說話的當兒,那大姑娘蹲下身去,擎著臂兒,替三妹子攏一攏鬢兒。說道:「你看梳得光光的後鬢兒,出門便弄毛了﹔回家去給媽見了,又要聽她嘰咕呢!」那三妹子一邊低著脖子讓姊姊給她梳頭﹔一邊嘴裡嘰咕著說道:「還說呢!回家去媽媽問我時,我便說兩個姊姊欺侮一個妹妹。」原來她姊妹三人,梳著一式的大圓頭,油光漆黑,矗在頭頂上,越顯得裊裊婷婷。那兩片後鬢,直披在腦脖後面,襯著白粉也似的頸,便出落得分外精神。前鬢兒兩邊,各各插一朵紅花,越顯得眉清目秀,唇紅齒白。
      一會兒,那二姑娘拔著一小把小草兒來。三人團團圍坐著鬥草玩兒。正玩得出神,忽聽得一聲吹角響,大姑娘嚷道:「爹爹回來了,咱們看去!」三姑娘回頭看時,果然見他父親跨著一匹大馬,領頭兒跑在前面。後面跟著一大群驢馬,有七八條大漢,手裡擎著馬鞭子,個個騎著馬趕著,望去黑壓壓的一串,慢慢的在山坡下走過去。三姑娘看見了,便丟下她兩個姊姊,急急爬上馬背,飛也似的趕了過去。這裡大姑娘和二姑娘,也個個騎上馬背,跟在後面。
      父親乾木兒,遠遠的見女兒們趕來,便停住了馬候著。他是最喜歡三姑娘的,看到三姑娘一匹馬跑到面前,便在馬背上摟了過來,和自己疊坐在一個鞍子上,一面說笑著走去。走了一程,遠望山坳裡,露出一堆屋子來,那屋子也有五六十間,外面圍著一圈矮矮的石牆。乾木兒回過頭來,對他的同伴說道:「我們快到家了!」一句話不曾說完,忽然聽得半空中嗚嗚嗚一聲響,三枝沒羽箭落在他馬前。乾木兒看了,臉上陡的變了顏色,只說得一聲「惡!」便氣得他鬍鬚根根倒豎,眼睛睜得和銅鈴一般大。自言自語道:「他們又來了嗎!」隨即回過頭去高聲嚷道:「伙計,留神呵!我們又有好架打了!」那班大漢聽了,齊喝一聲:「拿傢伙去!」便著地上捲起了一縷塵土,飛也似的向山坳裡跑去。
      那姊妹三人也跟著快跑。三姑娘一邊跑著,一邊回過頭去看看布庫裡山尖上,早見有一個長大漢子,騎著馬站著,好似在那裡獰笑呢。靜悄悄的一座山鄉,一霎時罩滿了慘霧愁云。乾木兒家裡,人聲鬧成一片。乾木兒的大兒子諾因阿拉,爬在屋脊之上,不住的吹號角兒,嗚嗚的響著。這一村裡的人聽了這聲音,知道又要械鬥了,便各個跳起身來,手裡拿著傢伙,往屋外飛跑,也有騎牲口的,也有走著的。乾木兒領著頭兒,一簇人約有三五百個,一齊擁出山坳來。山坳口原築有一座大木柵門,他們走出了柵門,乾木兒便吩咐把柵門閉上,娘兒們都站在柵門裡張望。
      那布庫裡山北面梨皮峪的村民,和山南面布爾胡裡的村民原是多年積下的仇恨,兩村的人常常尋仇雪恨,一言不合,便以性命相搏。梨皮峪的村主名喚猛哥,已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兒,他膝下有一個兒子,名喚烏拉特,出落得一表人才,膂力過人。他常常帶領村眾過山去報仇,總是得勝回來。這布爾胡裡村上的人,吃他的虧已是不少﹔人人把這烏拉特恨入骨髓。如今打聽得乾木兒從嶺外趕得一批驢回來,他又帶領著一大群村民過山來,意欲劫奪那一群驢馬。他一個人立馬山頂,先發三枝沒羽箭,算是一個警報。後來見乾木兒領了大隊人馬出來,他便把槍桿兒一招,那梨皮峪的村民,跟著他和潮水似的衝下山來。到得一片平原上,兩邊站成陣勢,發一聲喊,刀槍並舉,弓箭相迎,早已打得斷臂折腿,頭破血流。乾木兒騎在高大的馬上,指揮著大眾﹔見有受傷的,忙叫人去搶奪回來,抬到柵門裡面去。那班娘兒們忙著包腿的包腿,紮頭的紮頭。便是那乾木兒的三個女兒,也擠在人群裡幫著攙扶包紮。
      那姊妹三人,大姑娘名叫恩庫倫,二姑娘名叫正庫倫,三姑娘名叫佛庫倫。恩庫倫已嫁了丈夫﹔正庫倫已經說定了婆家﹔只有佛庫倫還不曾說得人家。她三姊妹都長得美人兒似的,只有佛庫倫格外標緻。平日村坊上的男子們見了佛庫倫,誰不愛她!便是沒有話說,也要上去和她兜搭幾句,借此親近美人兒的香澤。無奈這布裡爾胡村坊上的男子雖多,卻沒有一個是她看得上眼的。見了這班男子,連正眼都不肯瞧他一瞧。如今見自己村坊裡的人和別人打架,不覺激發了她興奮的心腸,便幫著她母親姊姊在柵門裡管那班受傷的。一會兒攙扶這個男人,一回兒安慰那個男人﹔一會兒替他們包紮傷口,一回兒拿水漿牛奶喂他們吃。說也奇怪,那班受傷的人,凡是經過三姑娘服侍的,便個個精神抖擻,包好了傷口,重複跳出柵門去廝打。
      這一場惡鬥,布爾胡裡的村民,和前三年大不相同﹔人人奮勇,個個拼命。看看那邊梨皮峪的村民,漸漸打敗下來。那烏拉特站在馬背上,看著自己的村民漸漸有點支持不住了,他便大喊一聲,跳下馬來,舞動長槍向人叢裡殺進去。他那枝槍舞得四面亂轉,大家近不得他的身﹔讓出一條路來,他直奔乾木兒馬前。乾木兒眼明手快,看看他到來,便在馬上挽弓搭箭,颼的一聲向烏拉特射去,那烏拉特肩窩上早中個著﹔只聽得他大喊一聲,轉身便走。這裡乾木兒拍馬追去,三五百村民跟著大喊:「快捉烏拉特!快捉烏拉特!」
      這時,梨皮峪的村民見頭兒受了傷,人人心驚,個個膽寒。大家轉身把烏拉特一裹,裹在人叢裡,向山頂上逃去。這裡面獨惱了一個諾因阿拉,他在三年前和梨皮峪的人械鬥,曾中烏拉特一箭﹔如今他見烏拉特也中了一箭,他如何肯捨?便緊緊的在後面追著,一心要把烏拉特生擒活捉過來,以報一箭之仇。他逢人便殺,見馬便刺,把梨皮峪的人殺得落花流水,東奔西跳。他們到這時恨爹娘不給他多生兩條腿跑得快些。看看殺到布庫裡山頂上,離自己人也遠了﹔那梨皮峪村民,也七零八落,逃的逃,死的死,剩下不多幾個了。但是,那仇人烏拉特兀是找尋不到。諾因阿拉到底膽小,不敢追過嶺去,便停槍勒馬,跑下山來。
      這一遭,布爾胡裡人得了大勝,人人興高采烈,狂呼大笑,立刻斬了三頭牛,六頭豬,十二腔羊,一百隻雞,召集了許多村民,男女老少,在乾木兒院子裡大吃大喝起來。恩庫倫姊妹三人,也跟著他爹娘吃酒。這一夜是四月十五日,天上掛著圓圓的月兒,照在院子裡,分外精神。那佛庫倫姑娘,重勻脂粉,再整雲鬢,在月光下面走來走去,那臉上出落得分外光彩,引得那班吃酒的人,未飲先醉。只聽得滿院子嚷著三姑娘的名字。有幾個仗著酒蓋住臉,上去和她胡纏,惱得三姑娘一溜煙避出院子去玩月兒。
      天上明月,人間良夜。這布爾胡裡地方,位置在長白山東面,胡天八月,冰雪載途,又在這萬山叢中。雖說是偏僻荒涼,絕少生趣﹔但是一到了這春夏之夜,一般也是清風入戶,好花遍野。如今這佛庫倫,是人間絕豔,天上青娥!長在這山水窮僻之鄉,毳幕腥氈之地,她孤芳獨賞,對此良辰美景,便不覺有美人遲暮之歎。她想到布爾胡裡的村民,都是一般勇男笨婦,絕少一個英姿颯爽的男兒和我佛庫倫匹配得上的。她想到這裡,又回到日間那個烏拉特:他立馬山頭,何等英雄氣概!後來他指揮村民,直衝柵門,他那面龐兒越發看得親切,真可以稱得上「唇紅齒白,眉清目秀」八個字。像我佛庫倫,倘能嫁得這樣一個夫婿,才可稱得才子佳人,一雙兩好呢。如今我和他是世代仇家,眼見得這段姻緣,只得付之幻影空花了。這是佛庫倫女孩兒的心事。她站在院子外面,抬著脖子,一邊望著月兒,一邊勾起了她一腔情思。佛庫倫想到心煩意亂的時候,便忙撇下,忽然想起那布爾胡裡湖邊的夜景,一定不弱。這湖邊是她和兩個姊姊常去遊玩的地方,離家門又不遠。她便悄悄的一個人分花拂柳的走去,才過山坡,便露出一片湖水來。這時四山沉寂,臨流倒影。湖面上映著月光,照得和鏡子一般明淨。她揀一塊臨水的山石坐下,一股清泉從山腳上流下來,流過石根,發出潺潺的響聲來。佛庫倫到了這時,覺得心曠神怡,心中塵俗都消。她仰著臉,只是怔怔的看著天上的月兒。忽然,聽得山腳下有人微微喘息的聲音,接著悉悉索索的一陣響,從長草堆裡爬出一個人來。他面龐映著月亮,佛庫倫認得他便是烏拉特。這時她一寸芳心不覺一陣跳動,忙把手絹兒按住了朱唇,靜悄悄的在一旁看他。只見烏拉特在地下爬著,可憐他渾身血跡模糊,臉色青白,嘴裡不住的哼著。他掙扎著爬到那泉水邊,低下頭去,伸著兩手,掬起泉水來,往嘴裡送。一連吃了幾口,才覺得精神清爽些。誰知他一回頭,見一個美人兒站在他面前,不覺嚇了一跳。便喘著氣問道:「姑娘,可是布爾胡裡村中的人麼?」佛庫倫聽了,不好意思和他答話,便微微的點了一點頭。烏拉特見了,便顫微微的站了起來,一步一步的向佛庫倫身邊走來。佛庫倫看了,認做他要來報仇,忙轉身要逃去。那烏拉特在後面氣喘吁吁的說道:「我烏拉特受了重傷,如今被姑娘看見了,料想要逃也逃不脫身﹔姑娘你也不用回去驚動大眾,我有一柄刀在這裡,請姑娘把我的頭割下來,拿回村去。一則也顯了姑娘的功勞﹔二則我死在美人兒似的姑娘手裡,也是甘心的。」他說著從懷裡拔出一柄刀來,哐當一聲丟在地下,他自己的身子也跟著倒了下來。
      佛庫倫聽他話說得可憐,又見他撲倒在地面上,身子動也不動,一時倒也弄得她進退兩難。候了半晌,佛庫倫便忍不住上前去扶他起來。誰知那烏拉特傷口痛得早已暈絕過去,他那衣襟上血跡沾了一大塊,那血水還是往外流個不住。不覺打動了佛庫倫的慈悲心腸,便伸手插在他肋下,慢慢的把他的身子拖到水邊。她屈著一條腿,把烏拉特的頭枕在自己膝蓋上,輕輕的把他衣襟解開,把自己的一方手絹蘸著水,替他洗去血跡﹔又扯下他一幅衣襟來,扎住傷口。這時烏拉特的臉迎著月光,越發覺得英俊動人﹔他的鼻息,直衝在佛庫倫的粉腮兒上。佛庫倫正在細細的打量他的面貌,忽聽得他嘴裡喊出一聲「阿唷」來,烏拉特醒過來了。他睜開眼,見自己倒在美人兒懷裡,不覺微微一笑。佛庫倫羞得忙推開他的身子,一摔手要走去。誰知那只左手被他攥得死緊,任你如何掙扎,他總死捏住不放,不覺惱了這位美人,就地上拾起那柄刀來,向烏拉特的手臂上砍去﹔烏拉特卻毫不畏懼,只是抬著脖子,不住嘴的說道:「幾時再得和姑娘相見?好說說我感謝姑娘的心意。」佛庫倫說道:「你要和我相見麼,除非到真真廟裡去!」她一句話說完,『嗤』的笑了一聲。一摔手,轉身去得無影無蹤了。
      蘭關雪擁,巫峽雲封。布庫裡山東面有一座孤峰,壁立千仞,高插雲霄。從布爾胡裡村望去,好似駱駝頸子,昂頭天外。村裡人便喚它駱駝嘴。那駱駝嘴峰上,隱約望去,繬佛閣,好似有一座廟宇,村裡的人每每要爬上峰去探望探望。苦得羊腸石壁,無可攀援﹔況又是終年積雪,無路可尋。一到春夏之交,有一股瀑布,從駝嘴直瀉下來,長空匹練,直流湖底。山下面便是布爾胡裡湖,到這時,水勢澎湃,早把入山的路逕沒入水底裡去了。一到秋天,四山雲氣,又迷住了桃源洞口。所以村裡人雖想盡千方百計,終不得見廬山真面目。因此,這一座孤廟,總如海上仙山,可望而不可接,村裡人便把這座廟宇稱做真真廟。村裡人有一句話:「你要相見麼,除非到真真廟裡去。」這是說不容易見面,和不容易到真真廟裡去一般。佛庫倫姑娘對烏拉特說這句話,只因和他是世代仇家,不容易見面的意思。
      閒話少說,這時候又過了一個月。布爾胡裡村上早又是四望一白,好似盤銀世界一般。村坊裡人農事早罷,便各個背著弓騎著馬,向山之巔水之涯,做那打獵的營生。乾木兒也帶五七個大漢,天天到西山射雕去。有一天,他射得好大一頭獐,肩在肩膀上,嘻嘻哈哈的笑著回來﹔恩庫倫和佛庫倫接著進去。一個眼錯,她姊妹三人,在後院子裡商量生烤獐肉下酒吃。乾木兒一腳跨進院子去,那獐肉氣味正熏得觸鼻,便嚷道:「好香的肉味啊!」一眼見姊妹三人,正烤著火吃得熱鬧﹔乾木兒便嚷道:「來來來!俺們大家來吃。莫給她姊妹們吃完了我們的!」一招手便來了十二三個,都是一家人,男女老小便團團圍住大嚼起來。吃到一半,乾木兒指著他三姑娘,笑說道:「小妮子!人小心腸乖,瞞著人悄悄吃這個,也不知我和你大哥,去打得這只獐來,多麼的累贅呢!你們女孩子們,只知道圖現成。」一句話,說得佛庫倫不服氣了,她把粉脖子一歪,哼了一聲,說道:「女孩子便怎麼樣?爹爹莫看不起我們女兒。明天我和我姊姊上山去,照樣捉一隻來給爹爹看。」乾木兒聽了,也把脖子一側,說道:「真的麼?」佛庫倫說道:「有什麼不真!」乾木兒說道:「拿手掌來!」佛庫倫真的伸過手去,和他父親打了手掌。頓時引得屋子裡的人哄堂大笑,都說明天看三姑娘捉一頭大獐來呢!
      俊犬快馬,禿袖蠻靴。第二天一早,佛庫倫悄悄的拉著她兩位姊姊,出門打獵去。三匹桃花馬,馱著三個美人兒,一溜煙上了東山。到得山坡上,各個跳下馬來,每人牽著一條狗,東尋西覓。見那雪地上都是狼腳印子,恩庫倫說道:「二位妹妹,我們須要小心些!這地方有大群的狼來過了,還留著爪印兒呢。我們要在一起,不要走散才好。」佛庫倫一邊答應著,一邊只是低著頭找尋。一回兒只見那頭黑狗兒,仰著脖子叫了一聲,飛也似的跑到那山岡子下面去,在壁腳上一個洞口,用它的前爪亂爬亂抓。佛庫倫跟在它後面,知道洞裡面有野獸躲著,忙向她兩個姊姊招手兒。正庫倫和恩庫倫見了,便悄悄的走上去。見壁子下面有三個洞,西面一個洞大些。忙把腰上掛著的網子拿下來,罩住了洞口,對著那小洞裡放了一鳥槍。突然有六七頭灰色野兔,跳出洞外來,一霎時被網子網住了,左衝右突,總是逃不脫身,把個佛庫倫歡喜得什麼似的。她兩手按住那網子,只是嘻嘻的笑。正庫倫上去,把網子收起,把六隻兔子分裝在她三姊妹的口袋裡。正庫倫說道:「我們雖捉得幾頭兔子,三妹子在爹爹前曾誇下海口,說去捉一隻獐來,我想那獐兒是膽小的,必得要到荒山僻靜的地方去找,才有呢。」恩庫倫聽了,說道:「二妹子說得有理。」佛庫倫說道:「既這樣,我們何妨駱駝嘴下面找去?」三姊妹齊說一聲「不錯」!重複走下山坡來,騎上馬,繞過山峽去,便見那駱駝嘴高矗在面前。那布爾胡裡湖緊靠著山腳,這時湖面上只看見層冰斷木,凍水不波。她三人騎著馬,繞著湖邊走去,在那盡頭,便露出一條上山的路逕。這山勢十分峻險,又是滿山鋪著冰雪,不容易上得去。大家下得馬來,攀藤附葛往上爬。走了一程,這三姊妹走得嬌喘吁吁,香汗涔涔。正庫倫一抬頭,見那山壁子上飛出一群野鷹來。便嚷道:「大姊姊快射!」那恩庫倫這時也看見了,忙抽箭挽弓颼的一聲,一枝箭上去,一隻鷹跟著翻身落下地來﹔她的狗名叫「盧兒」的,見了嗚的一聲,飛也似的上去,叼在嘴裡。
      她三姊妹這當兒,便在路旁一塊山石上坐下來,說些閒話,把身邊帶著的乾糧,掏出來大家吃一個飽。那「盧兒」嘴裡叼著死鷹送到恩庫倫跟前。佛庫倫又誇張大姊姊眼力手法如何高強,怪不得大姊夫見了姊姊害怕。正說時,正庫倫一眼瞥見一隻山狸,遠遠的沿著山壁走來﹔她急忙從大姊姊手裡搶過弓箭來,也是颼的一箭,射中在山狸的脊樑上。那山狸正在雪地上翻騰,那頭盧兒也跑去攔頸子一口咬住,拖到正庫倫跟前。佛庫倫看了,便嚷道:「好哇!你兩個上得山來,都得頭彩,獨我沒有嗎?」她話不曾說完,只聽得山岡子上有獐兒的叫聲。佛庫倫聽了,一拍手說道:「好哇!我的也有了!」說著,便站起身來,挾了弓箭,也不等她姊姊,急急繞過山岡子去。恩庫倫在後面喚她,她也不睬。正庫倫看看佛庫倫去得遠了,忙在後面趕上去﹔恩庫倫看看,只剩下她一個在山腰裡,便也只得跟上去。山陡路滑,一步一步的挨著﹔挨了半天,看看前面,不見她兩人的影子。誰知才轉過山腰,只聽得正庫倫在前面哭喊﹔恩庫倫心下一急,腳下一緊,忙追上去。她往前一看,不覺嚇得身子軟癱了半邊。原來那佛庫倫在半山上,正被一隻斑斕猛虎攔腰咬住,往林子裡死拽。那頭「黑盧兒」,也嚇得倒拖著尾巴,跟在正庫倫身後狂吠。一轉眼,那大蟲拖著佛庫倫,向林子裡一轉便不見了。嚇得恩庫倫嚎啕大哭。她和正庫倫兩人死力掙扎著趕上前去。到得林子裡,四面一找,靜悄悄的不見蹤跡,也聽不到佛庫倫的哭喊聲。再看看雪地上的腳跡,見一陣子亂踏。到了林子西面,便找不出腳印兒來了。
      她姊姊兩人心裡十分慌張,一邊哭著,一邊喚著,四處亂尋。看著天色昏黑,也找不出一絲影跡來。正庫倫急了,只見她大喊一聲,一縱身向山下跳去。虧得恩庫倫眼快,忙上前挽住了。兩人沒法想,只得淒悽慘慘的尋路下山。回得家去,把這情形一層一節對他父親說了。她兩人話沒有說完,滿屋子的人便嚎啕大哭起來。她母親格外哭得傷心,逼著她丈夫要連夜上山去找尋。乾木兒也懊悔昨天不該和她賭手掌說這句玩兒話,逼得她今天鬧出這個亂子來。當下便招呼了許多伙計,擎槍提刀,燈籠火把,一大簇人上山尋去。要知佛庫倫性命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