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岳全傳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天遣赤鬚龍下界 佛謫金翅鳥降凡
  • 第二回
      泛洪濤虯王報怨 撫孤寡員外施恩
  • 第三回
      岳院君閉門課子 周先生設帳授徒
  • 第四回
      麒麟村小英雄結義 瀝泉洞老蛇怪獻槍
  • 第五回
      岳飛巧試九枝箭 李春慨締百年姻
  • 第六回
      瀝泉山岳飛廬墓 亂草岡牛皋剪徑
  • 第七回
      夢飛虎徐仁薦賢 索賄賂洪先革職
  • 第八回
      岳飛完姻歸故土 洪先糾盜劫行裝
  • 第九回
      元帥府岳鵬舉談兵 招商店宗留守賜宴
  • 第十回
      大相國寺閑聽評話 小校場中私搶狀元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周三畏遵訓贈寶劍 宗留守立誓取真才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奪狀元槍挑小梁王 反武場放走岳鵬舉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昭豐鎮王貴染病 牟駝岡宗澤踹營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岳飛破賊酬知己 施全剪徑遇良朋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金兀朮興兵入寇 陸子敬設計御敵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下假書哈迷蚩割鼻 破潞安陸節度盡忠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梁夫人炮炸失兩狼 張叔夜假降保河間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金兀朮冰凍渡黃河 張邦昌奸謀傾社稷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李侍郎拼命罵番王 崔總兵進衣傳血詔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金營神鳥引真主 夾江泥馬渡康王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宋高宗金陵即帝位 岳鵬舉劃地絕交情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結義盟王佐假名 刺精忠岳母訓子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胡先奉令探功績 岳飛設計敗金兵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釋番將劉豫降金 獻玉璽邦昌拜相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王橫斷橋霸渡口 邦昌假詔害忠良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劉豫恃寵張珠蓋 曹榮降賊獻黃河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岳飛大戰愛華山 阮良水底擒兀朮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岳元帥調兵剿寇 牛統制巡湖被擒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岳元帥單身探賊 耿明達兄弟投誠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破兵船岳飛定計 襲洞庭楊虎歸降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穿梭鏢明收虎將 苦肉計暗取康郎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牛皋酒醉破番兵 金節夢虎諧婚匹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劉魯王縱子行兇 孟邦傑逃災遇友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掘陷坑吉青被獲 認兄弟張用獻關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九宮山解糧遇盜 樊家莊爭鹿招親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何元慶兩番被獲 金兀朮五路進兵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五通神顯靈航大海 宋康王被困牛頭山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解軍糧英雄歸宋室 下戰書福將進金營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祭帥旗奸臣代畜 挑華車勇士遭殃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殺番兵岳雲保家屬 贈赤兔關鈴結義兄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鞏家莊岳雲聘婦 牛頭山張憲救主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打碎免戰牌岳公子犯令 挑死大王子韓彥直衝營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送客將軍雙結義 贈囊和尚泄天機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梁夫人擊鼓戰金山 金兀朮敗走黃天蕩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掘通老鸛河兀朮逃生 遷都臨安郡岳飛歸里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兀朮施恩養秦檜 苗傅銜怨殺王淵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擒叛臣虎將勤王 召良帥賢後賜旗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楊景夢傳殺手鐧 王佐計設金蘭宴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楊欽暗獻地理圖 世忠計破藏金窟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打酒壇福將遇神仙 探君山元戎遭厄難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伍尚志火牛衝敵陣 鮑方祖贈寶破妖人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嚴成方較錘結義 戚統制暗箭報仇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岳元帥大破五方陣 楊再興誤走小商河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貶九成秦檜弄權 送欽差湯懷自刎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陸殿下單身戰五將 王統制斷臂假降金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述往事王佐獻圖 明邪正曹寧弒父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演鉤連大破連環馬 射箭書潛避鐵浮陀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再放報仇箭戚方殞命 大破金龍陣關鈴逞能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召回兵矯詔發金牌 詳惡夢禪師贈偈語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勘冤獄周三畏掛冠 探囹圄張總兵死義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東窗下夫妻設計 風波亭父子歸神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韓家莊岳雷逢義友 七寶鎮牛通鬧酒坊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興風浪忠魂顯聖 投古井烈女殉身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諸葛夢裡授兵書 歐陽獄中施巧計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小兄弟偷祭岳王墳 呂巡檢貪贓鬧烏鎮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牛公子直言觸父 柴娘娘恩義待仇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趙王府莽漢鬧新房 問月庵兄弟雙配匹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牛通智取盡南關 岳霆途遇眾好漢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打擂臺同祭岳王墳 憤冤情哭訴潮神廟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靈隱寺進香瘋僧遊戲 眾安橋行刺義士捐軀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苗王洞岳霖入贅 東南山何立見佛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黑蠻龍提兵祭岳墳 秦丞相嚼舌歸陰府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胡夢蝶醉後吟詩遊地獄 金兀朮三曹對案再興兵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赦罪封功御祭岳王墳 勘奸定罪正法棲霞嶺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萬人口張俊應誓 殺奸屬王彪報仇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普風師寶珠打宋將 諸葛錦火箭破駝龍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山獅駝兵阻界山 楊繼周力敵番將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黑風珠四將喪命 白龍帶伍連遭擒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施岑收服烏靈聖母 牛皋氣死完顏兀朮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表精忠墓頂加封 證因果大鵬歸位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天遣赤鬚龍下界 佛謫金翅鳥降凡

      三百餘年宋史,中間南北縱橫。閑將二帝事評論,忠義堪悲堪敬。
      忠義炎天霜露,奸邪秋月痴蠅。忽榮忽辱總虛名,怎奈黃粱不醒!
             調《西江月》
      詩曰:
      五代干戈未肯休,黃袍加體始無憂。那知南渡偏安主,不用忠良萬姓愁。
      自古天運循環,有興有廢。在下這一首詩,卻引起一部南宋精忠武穆王盡忠報國的話頭。
      且說那殘唐五代之時,朝梁暮晉,黎庶遭殃。其時西岳華山,有個處士陳摶,名喚希夷先生,是個道高德行仙人。一日,騎著騾兒在天漢橋經過,抬頭看見五色祥雲,忽然大笑一聲,跌下騾來。
      眾人忙問其故,先生道:「好了,好了!莫道世間無真主,一胎生下二龍來。」列位,你道他為何道此兩句?祇因有一宦家,姓趙名宏殷,官拜司徒之職。夫人杜氏在夾馬營中生下一子,名叫匡胤,乃是上界霹靂大仙下降,故此紅光異香,祥雲擁護。那匡胤長大來英雄無比,一條杆棒,兩個拳頭,打成四百座軍州,創立三百餘年基業,國號大宋,建都汴梁。自從陳橋兵變,黃袍加體,即位以來,稱為見龍天子。傳位與弟匡義,所以說「一胎二龍」。自太祖開國至徽宗,共傳八帝,乃是:太祖,太宗,真宗,仁宗,英宗,哲宗,神宗,徽宗。
      這徽宗乃是上界長眉大仙降世,酷好神仙,自稱為道君皇帝。其時天下太平已久,真個是馬放南山,刀槍入庫;五谷豐登,萬民樂業。有詩曰:
      堯天舜日慶三多,鼓腹含哺遍地歌。雨順風調民樂業,牧牛放馬棄干戈。
      閑言不道。且說西方極樂世界大雷音寺我佛如來,一日端坐九品蓮臺,旁列著四大菩薩、八大金剛、五百羅漢、三千偈諦、比丘尼、比丘僧、優婆夷、優婆塞,共諸天護法聖眾,齊聽講說妙法真經。正說得天花亂墜、寶雨繽紛之際,不期有一位星官,乃是女土蝠,偶在蓮臺之下聽講,一時忍不住,撒出一個臭屁來。我佛原是個大慈大悲之主,毫不在意。不道惱了佛頂上頭一位護法神祗,名為大鵬金翅明王,眼射金光,背呈祥瑞,見那女土蝠污穢不潔,不覺大怒,展開雙翅落下來,望著女土蝠頭上,這一嘴就啄死了。那女土蝠一點靈光射出雷音寺,徑往東土認母投胎,在下界王門為女,後來嫁與秦檜為妻,殘害忠良,以報今日之讎。此是後話,按下不提。
      且說佛爺將慧眼一觀,口稱:「善哉,善哉!原來有此一段因果。」即喚大鵬鳥近前,喝道:「你這孽畜!既歸我教,怎不皈依五戒,輒敢如此行兇?我這裡用你不著,今將你降落紅塵,償還冤債,直待功成行滿,方許你歸山,再成正果。」大鵬鳥遵了法旨,飛出雷音寺,徑來東土投胎不表。
      再說那陳摶老祖一生好睡。他本是在睡中得道的神仙,世人不曉得,祇說是「陳摶一睏千年」。那一日,老祖正睡在雲床之上,有兩個仙童,一個名喚清風,一個叫做明月。兩個無事,清風便對明月道:「賢弟,師父方纔睡去,又不知幾時方醒,我和你往前山去,遊玩片時如何?」明月道:「使得。」他二人就手攙著手,出洞門來閑步尋歡。但見松徑清幽,竹陰逸趣,行到盤院石邊,猛見擺著一副殘棋。清風道:「賢弟,何人在此下棋,留到如今,你可記得嗎?」明月道:「小弟記得當年趙太祖去關西之時,在此地經過,被我師父將神風攝上山來下棋,贏了太祖二百兩銀子,逼他寫賣華山文契,卻是小青龍柴世宗、餓虎星鄭子明做中保。後來太祖登了基,我師父帶了文契下山,到京賀喜,求他免了錢糧,這盤棋就是他的殘局。」清風道:「賢弟好記性,果然不差。今日無事,我請教你,對弈一盤何如?」明月道:「師兄有興,小弟即當奉陪。」二人對面坐定,正待下手時,忽聽得半空中一聲響亮。二人急抬頭看時,祇見那西北角上黑氣漫天,將近東南,好生怕人!清風叫一聲:「師弟,不好了!想是天翻地覆了。」兩個慌慌張張走到雲床前跪下,大叫道:「師父,不好了!快些醒來,要天翻地覆了。」老祖正在夢酣之際,被那二人叫醒了,祇得起來,一齊走出洞府。抬頭一看,老祖道:「原來是這個畜生,如此兇惡,也難免這一劫!」清風、明月道:「師父,這是甚麼因果?弟子們迷心不悟,望師父指點。」老祖道:「你們兩個根淺行薄,那裡得知?也罷,說與你們聽聽罷!這段因果,祇為當今徽宗皇帝元旦郊天,那表章上原寫的是『玉皇大帝』,不道將『玉』字上一點,點在『大』字上去,卻不是『王皇犬帝』了?玉帝看了大怒道:『王皇可恕,犬帝難饒!」遂命赤鬚龍下界,降生於北地女真國黃龍府內,使他後來侵犯中原,攪亂宋室江山,使萬民受兵革之災,豈不可慘!」二童道:「師父,今日就是這赤鬚龍下界麼?」老祖道:「非也!此乃我佛如來恐赤鬚龍無人降伏,故遣大鵬鳥下界,保全宋室江山,以滿一十八帝年數。你看,這孽畜將近飛來,你兩個看好洞門,待我去看他降生何處。」就把雙足一登,駕起祥雲,看那大鵬一氣飛到黃河邊。這黃河,有名的叫做「九曲黃河」,環繞九千里闊。當初東晉時,許真君爺斬蛟,那蛟精變作秀才,改名慎郎,入贅在長沙賈刺史家,被真君擒住,鎖在江西城南井中鐵樹上,饒了他妻賈氏,已後往烏龍山出家。所生三子,真君已斬了兩個,其第三子逃入黃河岸邊虎牙灘下,後來修行得道,名為「鐵背虯王」。這一日,變做個白衣秀士,聚集了些蝦兵蟹將,在那山崖前排陣玩耍,恰遇著這大鵬飛到。那大鵬這雙神眼認得是個妖精,一翅落將下來,望著老龍,這一嘴正啄著左眼,霎時眼睛突出,滿面流血,叫一聲:「呵呀!」滾下黃河深底藏躲。那些水族連忙跳入水中去躲。
      卻有一個不識時務的團魚精,仗著有些氣力,舞著雙叉,大叫道:「何方妖怪,擅敢行兇!」叫聲未絕,早被大鵬一嘴,啄得四腳朝天,嗚呼哀哉!一靈不滅,直飛至東土投胎,後來就是萬俟卨,鍛煉岳爺爺冤獄,屈死風波亭上,以報此讎。這也是後話。當時老祖看得明白,點頭嘆道:「這孽畜落了劫,尚且行兇,這冤冤相報,何日得了!」一面嗟嘆,一面駕著雲頭,跟著大鵬。那大鵬飛到河南相州一家屋脊上立定,再看時就不見了。當時老祖也就落下雲頭,搖身一變,變做一年老道人,手持一根拐杖,前來訪問。
      卻說那個人家姓岳名和,安人姚氏,年已四十,纔生下這一個兒子。丫鬟出來報喜。這員外年將半百,生了兒子,自然快活,忙忙的向家堂神廟點燭燒香,忙個不了。不道這陳摶老祖變了個道人,搖搖擺擺來到莊門首,向著那個老門公打個稽首道:「貧道腹中飢餓,特來抄化一齋,望乞方便。」那個老門公把頭搖一搖,說道:「師父,你來得不湊巧。我家員外極肯做好事,往常時不要說師父一個,就是十位、二十位俱肯齋的。祇因年已半百,沒有公子,去年在南海普陀去進香求嗣,果然菩薩靈驗,安人回來就得了孕。今日生下了一位小官人,家裡忙忙碌碌,況且廚下不潔淨,不便,不便!你再往別家去罷。」老祖道:「貧道遠方到此,或者有緣,你祇與我進去說一聲。允與不允,就完了齋公的好意了。」門公道:「也罷,老師父且請坐一坐,待我進去與員外說一聲看。」
      說罷,就走到裡邊,叫一聲:「員外,外邊有一個道人,要求員外一齋。」岳和道:「你是有年紀的人,怎不曉事!今日家中生了小官人,忙忙碌碌,況且是暗房。那道人是個修經唸佛的人,我齋他不打緊,他回到那佛地上去,我與孩兒兩個身上,豈不反招罪過麼?」
      門公回身出來,照依員外的話對老祖說了。老祖道:「今日有緣到此,相煩再進去稟復一聲,說『有福是你享,有罪是貧道當』便了。」門公祇得又進來稟。
      員外道:「非是我不肯齋他,實是不便,卻怎麼處?」門公道:「員外,這也怪他不得,荒村野地又無飯店,叫他何處投奔?常言道:『出錢不坐罪。』員外齋他是好意,豈反有罪過之理?」岳和想了一想,點頭道:「這也講得有理,你去請他進來。」門公答應一聲,走將出來叫聲:「師父,虧我說了多少幫襯的話,員外方肯請師父到裡邊去。」老祖道:「難得,難得!」一面說,一面走到中堂。
      岳和抬頭一看,見這道人鶴髮童顏,骨格清奇,連忙下階迎接。到廳上見了禮,分賓主坐下。岳和開言道:「師父,非是弟子推托,祇因寒荊產了一子,恐不潔淨觸污了師父。」老祖道:「積善雖無人見,存心自有天知。請問員外貴姓大名?」岳和道:「弟子姓岳名和,祖居在此相州湯陰縣該管地方。這裡本是孝弟里永和鄉,因弟子薄薄有些家私,耕種幾畝田產,故此人都稱我這裡為岳家莊。不敢動問老師法號,在何處焚修?」老祖道:「貧道法號希夷,雲遊四海,到處為家。今日偶然來到貴莊,正值員外生了公子,豈不是有緣?但不知員外可肯把令郎抱出來,待貧道看看令郎可有甚麼關煞,待貧道與他攘解攘解。」員外道:「這個使不得!那污穢觸了三光,不獨老夫,就是師父也難免罪過。」老祖道:「不妨事!祇要拿一把雨傘撐了出來,就不能污觸天地,兼且神鬼皆驚。」員外道:「既如此,老師父請坐,待老夫進去與老荊相商。」說罷,就轉身到裡邊來,吩咐家人收拾潔淨素齋,然後進臥房來。
      見了安人,問道:「身子安否?」安人道:「感謝天地神明、祖宗護佑,妾身甚是平安。員外,你看看小孩子,生得好麼?」岳和看了,就抱在懷中,十分歡喜,便對安人道:「外邊有個道人進門化齋,他說修行了多年,會得攘解之法。要看看孩兒,若有關煞,好與他解除消災。」院君道:「纔生下的小廝,恐血光污觸了神明,甚不穩便。」員外道:「我也如此說。那道人傳與我一個法兒,叫將雨傘撐了遮身出去,便不妨事,兼且諸邪遠避。」院君道:「既如此,員外好生抱了出去,不要驚了他。」員外應聲:「曉得!」就雙手捧定,叫小廝拿一把雨傘撐開遮了頭上,抱將出來,到了堂前立定。
      道人看了,讚不絕口道:「好個令郎!可曾取名字否?」員外道:「小兒今日初生,尚未取名。」老祖道:「貧道斗膽,替令郎取個名字如何?」員外道:「老師肯賜名,極妙的了!」老祖道:「我看令郎相貌魁梧,長大來必然前程萬里,遠舉高飛,就取個『飛』字為名,表字『鵬舉』,何如?」員外聽了心中大喜,再三稱謝。老祖道:「這裡有風,抱了令郎進去罷。」員外應聲道:「是!」便把兒子照舊抱進房來睡好,將道人取的名字,細細說與院君知道,那院君也十分歡喜。
      員外復到中堂,款待道人。那老祖道:「有一事告稟員外,貧道方纔有一道友同來,卻往前村化齋去。貧道卻走這裡來,約定若有施主,邀來同享。今蒙員外盛席,意欲去相邀這道友同來領情,不知尊意允否?」員外道:「這是極使得的,但不知這位師父卻在何處,待弟子去請來便了。」老祖道:「出家人行蹤無定,待貧道自去尋來。」遂移步出廳,祇見那天井內有兩件東西,老祖連聲道好!
      不因老祖見了這兩件東西,有分教:相州城內,遭一番洪水波濤;內黃縣中,聚幾個英雄好漢。正是:萬事皆由天數定,一生都是命安排。
      畢竟後來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