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回
     極樂天大佛論道 情天女應敕散花

  詩曰:
  天道人情大不同,慈悲快樂屬成空。
  上蒼惟望人皆善,福壽天時享受同。
  天女散花,乃西天佛祖鑒於世界善少惡多之舉。如來為佛家之祖,老君為道教之宗,天女乃天宮之仙女,被如來佛祖請其散放天花,查禁妖孽,試閱世人之善惡,化除愚蒙之凡心。所以,這部小說從唐三藏到西天佛國取經之後,發出來的一段故事。唐三藏脫了凡胎,回到東土唐朝,唐太宗不勝欣喜迎接。開經之後,唐三藏及諸徒弟仍往西天佛國。
  如來佛淨坐雷音寺寶殿蓮台當中,兩旁三千諸佛、千八伽藍、五百羅漢、八金剛、四菩薩,排立森嚴。如來佛即向諸佛說道:「去年今天,乃唐三藏到來取經之日。今年又到了這一天,本佛祖曾派執殿金剛駕雲護送,至今尚未回來,不知途中有何險處?」大首羅漢啟答道:「佛祖放心,執殿金剛既駕雲護送,必無危險之處。況唐三藏已脫凡胎,他那三個徒弟皆是神通廣大。想路途遙遠,到唐朝必有許多耽擱的。」正在談論之中,忽見金剛帶同唐三藏等落下雲頭,謁見如來佛。如來佛見了大喜,便問至唐朝見君情形及路上經過的事。唐三藏啟稟道:「小僧昔年奉唐君之旨到西天極樂世界取經,一來普度群生,二來教化世人,誰知在途中受了八十一次苦難。今蒙佛祖慈悲,另眼看待,又派金剛佛駕雲護送。今仍來至佛祖台前繳旨定奪。」如來佛道:「唐聖僧,你乃真心善士,耐苦守勞,不辭跋涉之艱,取經度鬼度人,升為西天佛國誦壇功德佛。孫悟空升為鬥勝金剛,豬悟能升為淨壇使者,沙悟淨升為金身羅漢,白龍馬升為八路天龍王。」如來佛逐一升賞畢,唐三藏等眾皆叩謝,各應職任而去。
  如來佛因此發生試禁善惡之心,即向諸佛提議道:「今番據唐三藏所稱,一路來有許多妖魔鬼怪為非作歹,殘害善良,實在可惡之極。本佛祖欲設法制度,爾等諸佛中可有什麼善策麼?」當下並無答應之聲。只有大首羅漢走近蓮台,聲言道:「老佛祖發慈悲之念,這是我們佛家的本意。只要降一道法旨,派一靈幹的伽藍,往天宮瑤池請下天女,採取鮮花十萬八千朵,攜帶仙娥等挨次往各處,見妖魔剿滅警化,見善良散花消災。因那些妖魔專愛美色,故以天女試察若輩孽心。若有道德之神人,及修真之妖精,見了天姿仙容,必不心動意亂的。」如來佛聽了大首羅漢的話,頗以為然,即降法旨道:「就依你之言而行。左侍伽藍可領本佛祖旨意,到瑤池仙宮請來天女,有事商量。」左侍伽藍領了佛旨,出了雷音寺,駕起祥雲走了。這是如來佛宣旨畢,即命諸佛各歸靜修室,打坐蒲團。當下諸佛遵旨散去。正是:
  佛有慈悲之念,人無好德之心。
  話說瑤池天女宮,這日正當七月七日清晨,眾天女皆聚會議論,欲與天孫女賀喜。天孫女似覺羞而不見,辭卻眾仙女:「勿行舊俗套。萬古千秋年年如此,何必要作羞人的賀喜?」那第五天女笑道:「雖然年年如此,但是一年之間你與那牛郎離別了三百六十日,好容易巴望到會逢佳期,自然有一番離情相敘。」天孫女面紅過耳,恍如映出桃花,聞得天女說出許多取笑的話,便勉強說道:「且夫婦之間乃天倫之常事,不算是什麼奇見罕聞之事,凡人尚可無拘無束,何況我們在天宮的夫婦?不過因那年受玉帝之責貶,因而有七夕相逢之事。此節流傳凡世,凡世以為千秋風俗。但在我們天仙之中,本不應有凡心之事,所以玉帝只許一年一夕相逢,這是我們極情願的事。」第五天女聽得天孫女對答之語,頗有道理,當即誇贊幾句。
  當下,眾仙女互相談話之間,忽有守宮仙娥進來稟報道:「宮外有西天佛祖差來一位伽藍,聲稱要見天女,有事面稟。」眾天女命仙娥將伽藍請進。少時,伽藍走進天女宮來,至瑤池階前。天女問其有何佛旨,伽藍便將如來佛有除妖免災之念,請天女散花的事,說了一遍。眾天女聞言,皆推舉第五天女往西天佛界,面與如來佛接洽一切。天女依允,即命伽藍先回西天轉稟如來佛,說天女頃刻就到。那伽藍得命,轉出天女宮,仍駕雲頭直往西天而來,以情稟報如來佛,暫且慢提。
  但說第五天女被眾天女推舉應如來旨邀,只得整理仙裝,帶同四個仙娥,告辭眾仙女,出了天女宮,駕著五色祥雲飛往西天。立在雲頭上,天女因自歎道:「凡世那些深山野嶺雖有數百年之精妖,可惜這些逆畜不想修成正果,得道昇天,只知有了一點妖法,就要作怪弄勢,輕舉妄動,一心想受快活。照這等道理看起來,還是上天不應有好生之德。早知這些畜物成精作惡,當以雷電置於死地,倒也免了後患。實在可恨而可惡!」天女自歎,思想之間不覺已到西天雷音寺前。天女與仙娥下了雲頭,早有伽藍前來迎接,帶入雷音寺寶殿。
  如來佛見天女到來,便合掌相迎,邀坐一旁,即命伽藍奉上甘露茶。如來佛笑道:「今勞天女之跋涉,實因普度群生之事,與天女商量,才可辦理穩妥。」
  要知天女如何對答,且看下回分解。 
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