醒世新編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綠意軒中思著作 西溪村裡說原由
  • 第二回
      明眼人勸夫改業 癡心老縱妾持家
  • 第三回
      迂監生赴省求名 老學究臨場做夢
  • 第四回
      畫船書舫懷同暢 綠鬢紅燈志更殊
  • 第五回
      兩毒纏身難救藥 片言提要枉勞心
  • 第六回
      先愁蓮瓣難逃難 十踏槐花頓勒韁
  • 第七回
      經大難居然悔過 愛小腳遽爾結親
  • 第八回
      真愛色獨饒卓識 死吃煙異樣哀鳴
  • 第九回
      中煙毒父子歸陰 窺隱事弟兄析產
  • 第十回
      赤腳婦耕田度日 長毛賊到境移家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三件事普天遭難 一片火小腳亡身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禍臨門家室傾覆 天降罰骨肉分離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慶生機弟兄得窖 尋死路學究投營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游滬瀆時文不售 羨妓院大腳生財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拒惡少巧力保貞 臥破廟神明垂訓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蹈前轍仍遭文劫 悔舊事未破迷途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煙燈困體難興業 色界迷人又累身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撞時文償他夙願 嫁小腳得了禍胎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意外遭兩人錯配 夢中事一半先靈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冷眼旁觀知利害 熱心獨抱替勤勞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覓生機山中立業 悔往事客舍談心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苦蓮娘夜夫失業 老學究訪舊投親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歷宦途英雄氣短 昭冥報惡逆戮屍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訪門生縱談時事 得家書息影蓬廬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耐貧窮能勤操作 生悔悟思變形骸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恃夫憐因風生事 避家難出外尋生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暢遠遊觀風問俗 回故土捨舊圖新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小試端革除惡習 大作用彩彔名言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策富強作書寄友 陳利弊得旨加官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聚村婦能擒草寇 得水法創造木輪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礦苗識得成巨富 學館分研見至文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綠意軒追書往事 春申浦夢逐邪魔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綠意軒中思著作 西溪村裡說原由

      自古富強之道不外乎興利除弊,然而此四個字人人皆知,而至於今日我中國所以不及泰西諸國,其利弊安在?綠意軒主人嘗篙目時艱,未始不知時世之日非,思欲著一書以醒世。竊念我中國之人,士、農、工、商,人有四等,無人不知謀利,亦皆各竭其心思智力搜奇爭異,其聰明非不如泰西諸國講求氣學、化學、電學、礦學、水法、機器等項生財之道,能以人巧代天工。中國之人原在不學,其學有等,不學時務者直以為不屑學有等。善趨風氣者固亦心羨其學,而無位元權,雖心知其利而卒不能獨行其言,此中國人居心大概如是,綠意主人固無位無權者也。嘗欲設法以興利,又苦於力不能行,莫如獨善其身為一室一家之計。蓋弊不去則利不生,吾既無力以興利,吾豈無法以革弊。然居家弊端百出,欲革弊而末得其最切要,最關係,最有益於人生者,則如理亂絲,苦無頭緒,思欲有下手處而不得其門,用是居恒鬱鬱覺滿腔救世苦心無處發洩,如是者積數十年。
      光緒乙末仲夏薄游吳門,閱滬報有英國儒士傅蘭雅求著時新小說,啟其略曰:「竊以感動人心,變易風俗莫如小說,推行廣速,傳之不久,輒能家喻戶曉,習氣遂為之一變。今中國積弊最重大者計有三端:一鴉片、一時文、一纏足,若不設法更改,終非富強之兆」云云。綠意軒主人閱之,不禁跌足歎賞,拍案叫絕,謂此三端確切深中時弊,今之中華若不去此三弊,男女生機日蹙,生計日窮。因思閱歷半生,有得諸耳聞者,有得諸目見者,皆末始不以此三者喪其家財,戕其性命,可以演為小說者,指不勝屈,筆不勝書,就近說數人,述數事,亦足以資警戒,寓勸懲者看官知之。
      主人家住漸東,物產豐饒。風俗華侈,若說生財之道無乎不可而卒不免於貧窮,漸次受盡苦辛,忽因悔悟而變其俗。主人鄰近有一巨族,姓魏名隱仁字鑒堂,生子四人:長名鏡如,次名華如,三名水如,四名月如,女一名阿蓮。其上代原係簪纓世族,至隱仁之父名耿號伯廉,曾在廣東作監運使,發家告老回籍,居漸東之西溪村,於是買田造屋,田盡膏腴,屋亦宏敞,其家自運使公以下無不喜吸鴉片,子弟爭相效尤。運使公僅生一子即隱仁,性喜詩書,不問家產,而於鴉片尤最好,然平時嘗戒其四子,謂:「我家以做官起家,不用功上進,實屬自暴自棄。爾祖年老,爾父多病,特借鴉片以驅病延年,爾等各有執業,何可吃此?我時常知爾等在外偷吃,爾先生從不責罪,亦是不便開口之意,將來我必告先生,若再偷吃,輕則撲打,重則驅逐門外,決不收留。此種下流子弟,若聽我說,從今以後用心寫字讀書,趁此年輕專心八股,將理法細細講解,並將國朝三十名家擇其聲調鏗鏘,格律嚴整,不落俗套,能合時趨者抄彔數十家以供揣摩,此方是有益身心之學。」父親語末畢,其四子月如,年僅十二歲,三子水如,年僅十五歲,早巳垂頭思想。長子鏡如,已十九歲,聽父親一片迂腐之言,暗中竊笑,意謂讀書者:「我們村中左右前後,十家九讀書,其子弟並不見有好處。何者謂有益身心?若說做八股做得好能作官,眼見我祖老頭兒是從未入流捐起,一路路捐上去,是從知府巴巴結結做到運使的,何嘗是必工八股方能做官,此明是父親欺人之語。」次子華如,年已十七歲,生性喜好讀書,愛酒貪色,相貌又生得如婦人女子一般,雖年未弱冠而娼寮妓館是其長走大路。浙東有一種花船,名為頭亭船,船中皆有女妓,或二三妓,或四五妓,能侑灑,能歌彈,華如素常遊歷卻苦於無錢使用,今聽父親說文章做得好即可做官,想做得官來必有錢用,若我發財時,必討他一二個絕色船中妓女。當時一面呆想一面聽裡面丫環名喚春雲出來傳話道:「老太爺吩咐,連日先生放館,少爺們已頑得不像樣,可請老爺自己教教,大少爺已將上房老太爺地板下埋的三年陳膏偷了二三罐去,此次可饒恕他,下次切不可再偷,此膏係老太爺心愛的,老太爺說此膏係趙姨娘親手煎制,雖不值甚錢,趙姨娘卻不慣搧風爐,泡籠頭腳小立不穩,走動吃力。」原來運使公致仕回家,自正夫人賈氏去世,在揚州去銀一千五百兩買一妾姓趙名俏菱,以其雙腳尖小俊俏如紅菱故取名俏菱。
      運使公所有衣服銀錢皆趙俏菱經管。隱仁之正妻張氏生了四子一女即早去世,故趙姨娘得以把持家事。時阿蓮方八歲,運使公愛憐孫女,因其無娘,即令趙姨娘撫養,自四歲為其裹腳。
      浙江風俗,世家大族之女無不裹腳,若裹腳至三寸則以為做女子分所應得。若尋常居家者則個個腳皆三四寸,若五寸外,不但做媒者礙口。則女子自己亦覺難以見人,必不敢至親友處赴席,至出閣時,親友見其腳大無不恥笑,甚有以「滿牀腳大鯾魚」取為渾名,大腳女子至羞愧不能自容,且有以腳大而為本夫所棄者。浙東風俗如此,故趙姨娘為阿蓮裹腳恐其不小。特從上海屈臣氏買妙蓮散等藥為其煎洗。看官知道,此藥係圖利起見假立名目,其藥係矯揉造作,約束氣血,有干天和。煎洗以後,未有不因之腫爛者。阿蓮不勝痛苦,日間寸步難移,夜間宿在被中,稍得熱氣,血氣融和,奈纏裹太緊,血氣不能流通異常疼痛。趙姨娘聽其啼哭,起初尚起牀為其解視,後一夜三五起,心不能耐,極口痛罵將兩足纏緊,咬牙切齒叫阿蓮:「我今明說,汝母既然去世,自然是我看管,若不能將汝腳裹小,旁人必說我是壞心,將來長大出閣嫁人必定為轎夫婆。」蓋浙東風俗轎夫婆皆遂安人,腳皆蠢大,趙姨娘一面駕一面仍將阿蓮腳裹緊。次早即著女僕黃媽背至館中,其時先生早已到館,令阿蓮與鏡如五人同讀,阿蓮頗穎悟,書一到口即能成誦,兄妹五人唯華如稍可比擬。阿蓮膽最小,見先生責打大哥二哥,阿蓮即不待訓飭便專心致志埋頭用功起來。水如月如亦不過隨班誦讀而已。唯華如想發財好有錢嫖妓女。因立志亦用起功來。先生心亦甚喜,嘗對運使公說:「二令孫及令孫女將來必有出息,令大孫為人謹飭,做文章亦能謹守成格,不若如今所稱時髦鬼做得兒句陳腐文章,自謂龍吟虎嘯,其實鴻文無範,難人識者之目。」運使公本不是科甲出身,點頭稱是。隱仁是從八股中忘身捨死用過功來的,一聞此言,便極口贊先生之言不錯。又說出一段大議論來,未知所論何事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