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序
  2008年,我將《巴西狂歡節》重校了一遍,前塵已幻,往事如煙。「東尼」一書雖是下集,但此時之朱復已經脫胎換骨,成為一段公案的旁觀者。對作者而言,本書少了上集的迷惘與痴情,但卻多了明智與瀟灑。而且作者又經過了多年的人生經歷,再校本書,倍感親切。
  本書見證了人類社會的敗壞、地球環境的污染,

  這次校正,拜古戈地球儀之助,我找到了當年所去的地方,名叫「伊遼士(Ilheus)」。初寫時,因手頭沒有參考資料,僅憑健忘的記憶寫成「伊達勃昂」。其實伊達勃昂只是沙爾瓦多市的一個區名,好在本書籍籍無名,丟人也不致丟到巴西去!



  本書完成於民國六十三年,係《巴西狂歡節的迷惘》之續集。由於前集銷路不佳,本集無人願意出版,為了避免浪費心血,乃自行出資印刷,再交由某出版社代為發行。不料該出版社因盜印教科書被揭發而遭查封,我也不免池魚之殃。
  今年文書星動,由時報出版社一口氣出了四、五本書。偶翻閱舊作,始發覺當年行文遣字稚嫩不堪。特此花了一個月的時間,把《巴西狂歡節》與本書從頭到尾,徹底改寫一遍,一併交給時報出版。
  本書全係創作,素材取諸身邊瑣事,手法則採用電影場景方式,力求以明快的對話及動作,表達出時代背景與個人遭遇。
  看過《巴西狂歡節》或《智慧之旅》之讀者,對書中人物及事件固然會有較明確的認識。然而本書實為獨立之單元,以秀子口中呼喚「東尼!東尼!」開始,展現出其無可奈何的心情與各種的因果循環。到秀子再度喊出「東尼!東尼!」時,這個團體已經演變到無可挽回的絕境。
  人類社會又何獨不然?

朱邦復 序於都蘭山麓 1994,6,18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