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史演義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卷
      魏宣武聽讒害賢 高領軍固寵獻女
  • 第二卷
      於皇后暗中被弒 彭城王死後含冤
  • 第三卷
      改舊制胡妃免死 立新君高肇遭刑
  • 第四卷
      白道村中困俊傑 武川城上識英雄
  • 第五卷
      怒求婚蘭春受責 暗行刺張僕亡身
  • 第六卷
      諧私願六渾得婦 逼承幸元懌上蒸
  • 第七卷
      幽母後二賊專權 失民心六鎮皆反
  • 第八卷
      太后垂簾重聽政 統軍滅賊致亡身
  • 第九卷
      騁騎射沃野遇仙 迫危亡牛山避寇
  • 第十卷
      五原路破胡斬將 安亭道延伯捐軀
  • 第十一卷
      天寶求賢問劉貴 洛周設計害高歡
  • 第十二卷
      剪劣馬英雄得路 庇倖臣宮闕成仇
  • 第十三卷
      賜鐵券欲圖邊帥 生公主假作儲君
  • 第十四卷
      內釁成肅宗遇毒 外難至靈後沉河
  • 第十五卷
      改逆謀重扶魏主 賈餘勇大破葛榮
  • 第十六卷
      魏元顥長驅入洛 爾朱榮救駕還京
  • 第十七卷
      趙嬪無辜遭大戮 世隆通信泄群謀
  • 第十八卷
      明光殿強臣殞命 北中城逆黨屯兵
  • 第十九卷
      戰丹谷陣亡伯鳳 縮黃河天破洛陽
  • 第二十卷
      救帝駕逢妖被阻 戰恒山釋怨成親
  • 第二十一卷
      爾朱兆晉陽敗走 桐花女秀容立功
  • 第二十二卷
      立廣陵建明讓位 殺白鷂高乾起兵
  • 第二十三卷
      假遣軍六鎮願反 播流言萬仁失援
  • 第二十四卷
      據鄴城四方響應 平洛邑百爾歸誠
  • 第二十五卷
      立新君誓圖撥亂 遇舊後私逼成婚
  • 第二十六卷
      運神謀進兵元旦 追窮寇逼死深山
  • 第二十七卷
      乙弗氏感成奇夢 宇文泰獲配良緣
  • 第二十八卷
      思政開誠感賀拔 虛無作法病高王
  • 第二十九卷
      妖術暗侵凶少吉 神靈阿護死還生
  • 第三十卷
      宇文定計敵高王 侯莫變心害賀拔
  • 第三十一卷
      黑獺興師滅陳悅 六渾演武服婁昭
  • 第三十二卷
      魏孝武計滅晉陽 高渤海兵臨京洛
  • 第三十三卷
      逼京洛六渾逐主 奔長安黑獺迎君
  • 第三十四卷
      娶國色適諧前夢 遷帝都重立新基
  • 第三十五卷
      送密函還詩見拒 私宮婢借逕圖成
  • 第三十六卷
      施邪術蠱惑夫人 審私情加刑世子
  • 第三十七卷
      改口詞曲全骨肉 佯進退平定妖氛
  • 第三十八卷
      黑獺忍心甘弒主 道元決志不同邦
  • 第三十九卷
      夢遊仙玉女傳音 入輔政廷臣畏法
  • 第四十卷
      潼關道世寧捐軀 鎖雲軒金婉失節
  • 第四十一卷
      結外援西魏廢後 棄群策東鄴亡師
  • 第四十二卷
      奔河陽敖曹殞命 敗黑獺侯景立功
  • 第四十三卷
      歸西京一朝平亂 懼東鄴三將歸元
  • 第四十四卷
      私靜儀高澄囚北 逼瓊仙仲密投西
  • 第四十五卷
      縱黑獺大將懷私 克虎牢智臣行計
  • 第四十六卷
      玉儀陌路成婚媾 勝明誓願嫁英雄
  • 第四十七卷
      攻玉壁高王疾作 據河南侯景叛生
  • 第四十八卷
      用紹宗韓山大捷 克侯景渦水不流
  • 第四十九卷
      烹荀濟群臣惕息 杖蘭京逆黨行兇
  • 第五十卷
      陳符命群臣勸進 移魏祚新主登基
  • 第五十一卷
      宇文後立節捐軀 安定公臨危托後
  • 第五十二卷
      晉公護掌朝革命 齊主洋亂性敗常
  • 第五十三卷
      燒鐵籠焚死二弟 棄漳水殺盡諸元
  • 第五十四卷
      齊肅宗叔承姪統 周武帝弟繼兄尊
  • 第五十五卷
      棄天親居喪作樂 歸人母懼敵求成
  • 第五十六卷
      爭宜陽大兵屢卻 施玉珽天誅亟行
  • 第五十七卷
      和士開穢亂春宮 祖孝征請傳大位
  • 第五十八卷
      瑯琊王擅除宵小 武成後私幸沙門
  • 第五十九卷
      齊後主自號無愁 馮淑妃賜稱續命
  • 第六十卷
      拒敵軍延宗力戰 棄宗社後主被擒
  • 第六十一卷
      捋帝須老臣愛國 捫杖痕嗣主忘親
  • 第六十二卷
      修舊怨股肱盡喪 矯遺詔社稷忽傾
  • 第六十三卷
      隋公堅攬權竊國 尉遲迥建義起兵
  • 第六十四卷
      代周家撫臨華夏 平陳國統一山河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卷
         魏宣武聽讒害賢 高領軍固寵獻女

      粵自炎漢之末,天下三分:曹操誇有中原,孫權雄據江東,先主偏安西蜀,鼎峙者數十年。司馬氏興,篡魏、滅蜀、吞吳,四海一統。晉武帝崩,惠帝繼立,庸懦昏愚,賈后亂政,諸王日尋干戈,遂成五胡之亂。劉淵稱漢,李特號蜀。劉曜繼漢而稱前趙,石勒滅曜而稱後趙。前秦則苻氏,後秦則姚氏,西秦則乞伏國仁。燕則前有慕容廆,後有慕容垂,西為慕容衝,南為慕容德。其後馮跋據昌黎,又稱北燕。涼亦分四:前涼張軌,後涼呂光,南涼禿髮烏孤,西涼李暠,北涼沮渠蒙遜。而赫連勃勃據朔方,國號大夏。晉之子孫在北者屠滅殆盡。唯瑯琊王睿係宣帝曾孫,相傳其母夏侯妃通小吏牛金而生。當日見中原大亂,遂同西陽王羕等渡江南來,眾遂奉之為君。延西晉之統,而棄中州於不問,一任五胡雲擾,互相吞噬。於時拓拔珪興於代北,改代稱魏。乘燕慕容氏衰,南取並州,東舉幽、冀,國日以大。晉安帝隆安二年即帝位,建都平城,是為道武皇帝。道武殂,明元帝立。明元殂,太子肅立,是為太武帝。其時諸邦皆滅,唯北涼、北燕、夏三國尚存。太武悉平之,除卻東南半壁,中土皆為魏有。太武殂,延及文成、獻文,國家無事。
      孝文即位,寬仁慈愛,精勤庶務,以平城地寒,遷都洛陽,改稱元氏。性好讀書,善屬文,詔策皆自為之。好賢樂善,百姓皆安,天下大治。魏世稱為極盛。使承其後者克肖其德,則魏業之隆,再傳之千世萬世,何至一傳而後奸雄並起,遂成高氏、宇文氏篡奪之禍哉!賈子曰:「天下,大器也。置諸安處則安,置諸危處則危。」語云:「物必先腐也,而後蟲生之。」自古敗亡之禍,未有不自朝廷無道始也。
      話說魏自孝文帝崩,太子恪立,是為宣武帝。帝年十六,不能親決庶務,委政左右近臣。最用事者,國丈于烈、皇舅高肇。肇又尚帝姑高平公主,與于烈並為領軍,手握重兵,權重一時,群臣側目,雖諸王亦皆畏之。時有咸陽王元禧,係獻文帝子,與于烈不睦,見帝寵信他,屢加顯職,而身為帝叔反遭疏忌,深懷怨望,府中蓄養丁壯,招納四方術數之士。與御前直寢符承祖、薛魏孫,黃門侍郎李伯尚,直閣將軍尹龍武結為死黨,耑待朝廷有釁,從中舉事。一日,帝將駕幸北邙,六軍從行。禧謂承祖、魏孫曰:「主上出幸,京師虛弱。汝等為侍駕臣,朝夕在側,圖帝甚易。吾起於內,汝應於外,大事可立成。富貴共之。」二人應諾而去。次日,遂集其黨數十人,在城西宅內同議起兵。尹龍武曰:「主上雖出,高肇、于烈留守,必有嚴備,府中兵士何足以濟?貿然為之,恐無成而受禍,王宜緩之。」伯尚亦以為不可。
      於是眾皆疑懼,其謀遂寢。
      再說帝在邙山,因天氣酷熱,乃止於山之浮屠陰處,擺設臥具,假寐帳中。直寢薛魏孫、符承祖先預逆謀,而咸陽疑懼中止卻未知之。魏孫見帝睡熟,將利刃藏於衣底,便欲行刺。走至帳下。見帝容貌如神,未敢下手。承祖從後牽其衣曰:「吾聞殺天子者身當癩,汝何利乎?」魏孫持刀而退。帝開眼見二人密語,形狀閃爍,忙即起身。時于烈之子於登亦司直寢,適至階下,帝遂呼令執之。隨駕者俱到,搜出利刃,將二人背剪。帝親拷問,二人料難瞞隱,大呼曰:「非臣敢反,乃咸陽王教臣如此耳!」帝大驚,遂囚二人於幕下。忽御前軍士奏報,拿獲一人劉小苟,係咸陽親卒,來告咸陽反狀。
      帝訊之得實,恐京師有變,深為疑懼。於登奏曰:「臣父為領軍,必無所慮。」
      帝乃遣登飛馬入京觀之。登至京,其父于烈已下令嚴備。使登回奏曰:「臣雖朽邁,心力猶足。禧等猖狂,不足為慮。願帝徐還,以安人心。帝聞奏大悅,謂登曰:「朕嘉卿忠款,賜卿以忠為名。」於是於登改名於忠。帝遂連夜起駕,五更即抵皇城。入宮後,即著于烈父子領兵去捉咸陽。
      且說咸陽王謀叛不成,心不自安,尚不知事已敗露,與兩個愛姬申屠夫人、張玉妹宿於洪池別館。夜半左右來報,有千萬馬嘶之聲從洪池西北而來。
      王大驚,知事泄,急上馬走。二姬及心腹二三十人亦狼狽上馬,相從而逃。
      行未數里,兩姬在後,已被捉去。從人皆散,單存尹龍武一人。因向龍武道:「今投何處去好?」龍武道:「不如投梁。」蓋其時南朝已易四代,正值梁武開基,故龍武勸其南奔。咸陽不應,龍武道:「我生死從王,今追兵已近,奈何?」行至柏塢嶺,于烈父子追及,遂與尹龍武一同被執,解至洛陽。帝命囚之華林都亭,使軍士守之。時熱甚,帝敕斷其水漿,咸陽渴悶垂死,侍中崔光見而憐之,進以酪漿升餘,王始蘇。
      卻說咸陽兄弟七人:長孝文、次咸陽、三趙郡王、四廣陵王、五高陽王、六彭城王、七北海王。昆弟中唯彭城王勰最賢。當日聞咸陽反事,不勝悲悼,因在帝前與諸王大臣共議咸陽之罪,勸帝斥為庶人,幽之內省,盡其天年。
      帝未決。于烈、高肇共奏道:「咸陽無父無君,死罪難赦。」帝從之,乃命歸舊邸,並其妃李氏同日賜死;幽其子女,黨叛者皆斬;籍沒財產,以賜高、于兩家;選其歌姬舞女,充入內廷。有舊宮人感咸陽之恩,作歌悲之。其歌曰:
      可憐咸陽主,奈何作事誤。金牀玉幾不能眠,夜宿霜與露。洛水湛湛彌長岸,行人那得渡。
      其歌流至江表,北人之在南者聞之,無不灑淚。
      再說彭城友愛異常,當日不能救咸陽之死,心甚慘戚。後又聞其長子元通逃往河內太守陸琇家,琇不念舊恩,殺之,封首入朝,心益悲痛。故不遇朝謁,終日在府悶坐。一日,有天使來召,入朝見帝。帝賜坐,啟口道:「有一事勞卿,卿為朕玉成之。朕大婚三載,尚無子嗣。今聞已故皇舅高偃有女秀娥,年十六。前日高平公主來朝,稱說其女才色兼備,德貌無雙。朕欲納之,煩卿去宣朕意。」彭城知事出高肇,欲圖椒房之戚以固其寵,便奏道:「此係文昭皇后姪女,於陛下為表姊妹,不宜充作妃嬪。」帝曰:「此卻何害。朕欲遣卿去者,觀其色果何如耳。」彭城不敢違,先至肇家,宣達帝意。
      然後與肇同至偃府,肇令秀娥出見,果然天姿國色。暗想:「此女入宮,必得帝寵。但眼俊眉豐,恐無淑德。況肇非良善,現已恃寵弄權,將來又得內援,必更橫行無忌,貽禍國家。」因即起身相別,回奏道:「此女雖有顏色,但輕盈而無肌骨,恐非受福之人。」帝聞奏,遂置不問。肇知之,深怨彭城。
      一日,帝坐便殿,直寢於忠侍。帝偶言:「高偃女有美色,彭城言其福薄不可入宮,朕甚惜之。」忠亦與彭城不睦,因言:「彭城誤我主矣,此女美麗如仙,豈無異福?」帝遂決意納之,便命有司具禮迎入。帝見秀娥芳華淑質,光彩動人,後宮罕有其匹,不勝驚喜。是日,即冊為貴嬪,寵冠六宮。於是疑彭城為欺己,益加恩高氏。
      且說魏自孝文以來,崇尚佛教,大興寺院,王侯貴家女子有入道修行者。
      武安伯胡國珍之妹在胡統寺為尼,號曰靜華真淨禪師,以家門貴顯住持山門。
      國珍夫人皇甫氏久無生育,於太和十三載忽然懷孕,生下一女,紅光紫氣照曜一室,國珍奇之。有卜人趙明者,密令卜之。趙云:「此女大貴,異日當為天下母,但恐不獲善終。」國珍大喜,名之曰仙真。此即武靈胡太后也。
      後夫人又生一女,名曰瓊真。夫人早卒,二女皆幼。淨師哀其無母,攜仙真入寺撫養。仙真漸長,性質聰明,妙通文墨,聖經佛典一覽便曉,容色更極美麗。淨修初欲收之為徒,恐其不了。年十六,送歸國珍。時帝以皇嗣不生,引僧道於朔望日在式乾殿廣修善事,召集諸王、駙馬、宰輔大臣,講求佛典。
      又齋僧眾於廣陽門以求太子。后亦延召女僧,於後宮誦佛求福。國珍妹淨師亦入講經。于后見其精通佛典,甚加敬重。每入宮輒二三月不出,朝夕談論,情意投合。一日,後語淨師曰:「師在外見有良家女子才色兼備者乎?」淨師道:「有。」后問:「誰家之女?」淨師道:「尼兄國珍之女。年十七,名仙真,才貌德性,世無其偶。」后曰:「汝能引來一見乎?」淨師道:「娘娘欲見此女,尼即帶他來見。但宮禁深嚴,出入恐於未便。」后曰:「汝奉我命有何干礙?」淨師應諾而去。遂到胡國珍家,傳述于后之命欲見仙真,著他帶領入宮。國珍道:「女孩兒家從未識朝廷禮數,如何見得帝后?」淨師道:「姪女自幼聰慧,入宮見駕斷不至於失禮。況有我在,可以無憂。」
      因向仙真道:「後命難違,定當從姑入見。汝心懼否?」仙真曰:「後猶母也。以女見母,何懼之有?」國珍、淨師聞之皆喜。次日五更起身,遂同淨師入宮。宮門上見是淨師,往來慣熟,便即放入。淨師先至後前奏知,然後帶領仙真跪在金階,行朝拜之禮,口呼娘娘千歲。于后便命平身,召上賜坐。
      細看仙真,態度端凝,容顏美麗。啟口之間不但聲音清楚,亦且應對如流,心中大喜。仙真初入大內,不敢久留,便即告退。后以明珠一粒賜之。仙真拜謝。內侍送出宮門,自有家人迎接回府。淨師亦欲辭出,于后道:「師且莫歸,我尚有話與你說。」未識于后所言何事,且聽下回細講。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