隋唐兩朝志傳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興宮室剪彩為花
  • 第二回
      隋煬帝遊幸江都
  • 第三回
      竇建德兵殺郭絢
  • 第四回
      楊義臣掃清河北
  • 第五回
      楊玄感兵起黎陽
  • 第六回
      瓦崗寨群雄聚義
  • 第七回
      翟讓李密據洛倉
  • 第八回
      李密移檄數帝罪
  • 第九回
      文靜世民議大事
  • 第十回
      世民說李淵起兵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李淵遣使如突厥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唐兵大破宋老生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李淵合兵圍長安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李淵奉迎立代王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屈突通潼關射子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王世充東都救援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含嘉城秦瓊戰丘瑞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李密誘殺翟讓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化及江都弒煬帝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化及鴆殺少帝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李淵受禪即帝位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竇建德自立夏帝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凌敬義說楊義臣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冀州城麴稜降夏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劉黑闥智賺范願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化及招募眾豪傑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范願大戰宇丞基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聊城暗火燒倉庫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義臣智破楊士覽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楊義臣遺書睡榻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秦王北邙山射獵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秦王被擒囚南牢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徐世績私放秦王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王世充借糧背德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秦叔寶洛陽大戰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魏徵四馬自投唐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殷開山獨戰四將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秦王十計羞李密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劉武固定揚稱帝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宋金剛義釋張達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元吉逃回長安城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石州唐兵敗崇茂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唐殺民部劉文靜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廢越王世充篡隋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李世績復歸大唐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蘇世長結連朱粲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世績雲遊訪叔寶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秦叔寶棄鄭投唐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叔寶污敬德畫像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郭孝恪謀退北虜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世績大破王行本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柏壁關唐劉大戰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美良川秦王三跳澗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敬德三鞭換兩鐧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世績智取柏壁關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唐兵介休燒糧草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金剛敗走北突厥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休城敬德詐降唐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劉世讓謀殺武周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敬德舉介休降唐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單雄信割袍斷義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尉遲恭榆窠救主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李世民興兵伐鄭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竇建德興兵救鄭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竇建德大戰唐兵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建德敗走牛口谷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楚朱粲醉烹段確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尉遲恭怒擊妖婦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李秦王平定東都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孝恭李靖破蕭銑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劉黑闥反唐報仇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黑闥箭射羅士信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肥鄉城唐兵大戰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建成平定河東府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秦王謀據洛陽城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秦王推刃同氣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太宗代父即帝位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李靖陰山破突厥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玄武門奏七德舞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太宗廢太子承乾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薛延陀納幣絕婚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秦瓊含血噀敬德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太宗教場定先鋒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薛仁貴降服火龍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唐太宗跨海征遼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薛仁貴五箭取榆林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摩天嶺三雄被戮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李世績祭白玉山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白岩城紅袍戰白袍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薛仁貴箭射飛刀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高麗王輿櫬出降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褚遂良叩頭流血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武氏殺王后蕭妃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薛仁貴三箭定天山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廢中宗武后專權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李敬業起兵匡復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李孝逸兵敗敬業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婁師德唾面自乾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千騎奔斬李多祚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誅韋后睿宗即位
  • 第一○一回
      李太白立掃番書
  • 第一○二回
      華陰李白倒騎騾
  • 第一○三回
      安祿山范陽作反
  • 第一○四回
      祿山計困顏杲卿
  • 第一○五回
      真源令張巡起兵
  • 第一○六回
      張巡縛草計取箭
  • 第一○七回
      哥舒翰靈寶戰賊
  • 第一○八回
      馬嵬驛楊氏伏誅
  • 第一○九回
      張許協守雎陽城
  • 第一一○回
      睢陽城張許死節
  • 第一一一回
      駱悅殺賊史思明
  • 第一一二回
      郭子儀大破吐蕃
  • 第一一三回
      吐蕃回紇連入寇
  • 第一一四回
      郭子權權重天下
  • 第一一五回
      段秀實笏擊朱泚
  • 第一一六回
      李晟斬汶復京城
  • 第一一七回
      李希烈殺顏真卿
  • 第一一八回
      陳仙奇毒殺希烈
  • 第一一九回
      李瑀雪夜克蔡州
  • 第一二○回
      韓文公上佛骨表
  • 第一二一回
      韓文公雪擁藍關
  • 第一二二回
      柳公權用筆諫帝
  • 第一二三回
      王仙芝大寇荊南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興宮室剪彩為花

      隋煬帝姓楊名廣,小字阿摩,弘農華陰人也。漢太尉楊震之裔,文帝堅之子。為人資辨敏捷,貪虐荒淫。初封晉王之時,貪心不足,欲奪其兄楊勇太子之位。無計可施,乃謀於安州總管宇文述曰:「吾兄懦弱,素無令德。父皇立為家嗣,有失人望,不足以承大統。吾觀滿朝將相,皆非統馭之才;細推英雄,惟有公耳。」宇文述驚曰:「殿下何出此言耶?某有甚德,獎譽太過。」廣曰:「吾有一事,特來告汝,勿得漏泄。」宇文述曰:「願聞其詳。」廣曰:「公抱勇敢之資,當國家之重任,吾欲奪兄權位,未有良策,盍與我圖之?」述慨然許曰:「殿下欲謀東宮,何難之有。必須得一人相為輔翊,此事即成耳。」廣曰:「遍觀文武,皆土木之人,無可與謀者,願指教之。」述曰:「吾見僕射楊素,帝之近侍寵臣也。此人見利忘義,多將金帛,以結其心,使於帝前日夜用意,事必諧矣。」廣即探楊素誕日,以千金為壽。楊素大喜,受之,乃教廣行孝,曲盡子情,承事父意。於是述、素二人協心共謀廢立,旦夕於文帝之前,稱羨晉王仁孝,恭而好禮,謙己下士,足有人君之度。譖毀太子懦弱貪淫,不足以當大位。文帝聽之,遂自心疑,於是漸失愛於勇。勇不知是計,荒淫愈甚。帝大怒,遂廢為庶人,而立廣為皇太子。未及數日,廣又謀勇而殺之。至仁壽四年,弒父文帝於太寶殿而自立,號為煬帝,改元大業元年。封楊素為尚書令,宇文述為許國公,加封開府儀同三司。
      煬帝自即位後,縱心為樂,欲窮耳目之觀,乃命舍人封德彝、宇文愷二人,奉詔營造洛陽顯仁宮。南接皂澗,北跨洛濱。起發大江以南、五嶺以北奇材異石,俱令送納洛陽。又求海內麗花佳卉,珍禽怪獸,以實苑囿之中。自長安以至江都,離宮四十餘所。乃遣黃門侍郎王弘逕往江南,造龍船數萬艘,以備遊幸之用。又開永濟之渠,南達黃河,北通涿郡。又穿江南之河,起自京口,直至餘杭,八百餘里。置洛口倉於鞏城,周圍二十里,內穿三千窖。置興洛倉於洛陽北城,周圍十里,內穿三百窖,每窖內可容粟八百石。又築西苑,周圍二百里。其內為海,周圍十里,造成方丈、蓬萊諸山,高百餘尺,無數台觀宮殿,羅列其上。外有龍鱗渠,旋流之水,注於海內。渠畔建造一十六院,首尾相接,每一院以四品女官主之。堂殿樓觀,刻龍鳳之像,繪五彩之紋,極其華麗。旁築御道,栽植松柏雜樹。至於秋冬凋落之時,則剪彩為花,綴於枝條之上,常如春景。又於沼內剪彩為荷,帝每遊幸,即去水而布之。時十六院之妃,爭以肴饌美麗相高,以媚於帝。每於月夜,放宮女數千騎,游於西苑,作清夜遊曲,令宮女善歌舞者,於馬上奏之。自是之後,或游於渠,或玩於苑,俱以女樂相隨,荒淫宴樂,無時休息。凡有所欲,不計其費,務令如意。日與美女沉醉於顯仁宮內,笙歌盈耳,聲聞數里之外。如此心猶不足,欲事遠遊。是時蕭皇后者,揚州之妓女也。先事太子勇為妻,後帝殺太子,取立為皇后。后極有美色,甚得帝所寵愛。一日奏曰:「陛下此樂,不足為奇。欲窮耳目之觀,必往揚州可矣。」帝曰:「汝乃女流,居深宮內室,何以識其景乎?」后曰:「妾乃生長於彼,何所不識。雖未能遍覽,亦每聽聞是天下最樂之地,名賢隱跡之鄉。四時有不謝之花,八節如長春之景,南北往來之人,無不停驂瞻仰。今江都又有離宮,遊玩於彼,豈不美乎?」帝聞奏大喜,即下詔,準備車駕前行。是時,群臣聞帝欲遠遊,無不驚駭。次日會朝,忽有一臣,峨冠博帶,皓首濃眉,進朝上諫。眾視之,乃京兆萬年人也,姓高名炯,字昭玄,官封尚書僕射之職。敬具諫表呈上,帝於御案覽之。表曰:
      臣聞自古人君以政治為先,聲色為戒。奢者禍之基,淫者禍之本。昔周穆巡遊而有膠舟之失;始皇遠行遂致沙丘之亡。今陛下不務修德,外縱強越,內興土木,殫費財力,資益寇仇,大為不可。處於瑤室瓊宮,宴樂至矣,尚猶不足,而欲遠遊乎?且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,況以萬乘之尊,累欲輕出,倘有敵人乘虛而入,內生不測,陛下將安所適?乞以二君為戒,罷巡遊,遠讒佞,黜美人,理國政,則社稷生民無疆之福。臣今披肝露膽,伏惟聖德,照臣愚悃,萬死不辭。
      帝覽罷,勃然怒曰:「今承平之世,朕仿古為治,籌策已定,汝何出逆耳之言,以忤朕意耶?」言未絕,只見內史舍人虞世基出奏曰:「僕射所奏非矣,陛下聖鑒不錯。古者天子有巡狩之理,諸侯有述職之事。譬之田舍翁,多收十斛麥,即自朝歌暮唱,東樂西遊,何況陛下貴為天子,富有天下乎!且人生如白駒過隙,與百姓同樂,有何不可?昔穆王、始皇之游,皆因用人不當,朝廷之上,朽木為官,以致貽禍。今則四海昇平,兵強國富,監國之嚴,護衛之謹,雖有萬里之行,有何虞哉?」帝曰:「卿所見甚明,大合道理。高炯之表,情實違忤,本欲加誅,係是先朝老臣,權罷其職,免為庶人。」遂命越王侗、與光祿大夫段達、大府卿元文都、民部尚書韋津、右武衛將軍皇甫無逸、右司郎盧楚等總留後事。帝作詩留別宮人曰:「我夢江都好,征遼亦偶然。」於是遂發文官武將五百餘人,帶領雄兵二十五萬離了顯仁宮,安排香車寶馬,玉輅神駒,逕望江都進發。但見船騎並往,水陸雙行。帝坐龍舟之上,其舟樓閣殿甍宮院之式,一如長安所造。內藏宮娥采女,鼓樂駢闐;更雜以百戲,歌舞於前。隨行大小之船五百餘只,首尾相接三百餘里。兩岸挽船之夫八萬餘人。夜則秉燭,照耀如同白日。騎兵輔翊兩岸而行,旌旗蔽野,劍戟森嚴。所過州縣,官吏於五百里內皆令供獻酒食,以饗軍士。麗泉有詩云:
      大業之年九十秋,長驅百萬離神州。
      只因昏主江都樂,致使英雄血淚流。
      總批:煬帝以逆謀而坐承大統,已不可君臨天下;況奢縱不已,又欲車駕遠遊,以窮耳目之觀。雖有高僕射之正諫,其如虞世基之從諛何也?亡道若此,而能保其不身弒國亡乎!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