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支璣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老侍郎兔鶻題詩童子笑 村先生龍蛇染翰美人驚
  • 第二回
      欲坦東床先引良人開絳帳 要爭西席旁牽野蔓繫紅絲
  • 第三回
      驚座賣才自是佳人覓夫婿 當場塗面何殊醜婦見公婆
  • 第四回
      逼才子題詩引賊入室 薦春卿促駕調虎離山
  • 第五回
      才自憐才只一言而婚姻定 惡偏黨惡早多謀而機詐生
  • 第六回
      慧女心靈用假聘消真禍 奸人計拙裝暗鬼哄明人
  • 第八回
      償金贖聘有心用術反墮人術中 信筆題詩無意求婚早攛身婚內
  • 第九回
      無心羅雀羅得了一網全收 有意釣魚釣不著兩頭齊跳
  • 第十回
      卜公子使勢老拳頭送客 管小姐弄巧乞兒救人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管小姐巧用鬆鬆中著緊 卜公子強尋死死裡逃生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卜公子驚欲死而惡夢顛狂 長孫肖想不了而詩箋喪失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老丞相一怒害人情性惡 小書生兩番登第姓名香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長孫肖不忘生死請旨歸娶報深仇 管青眉巧變姓名暗地養姑行大孝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祖夫人捨不得捉李代桃 卜公了慌殺了移花接木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管不聞婉轉探才費小心 卜紅絲信筆題詩存大禮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二小姐驚驚喜喜說幽心 兩尚書真真假假討情面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乍相見未說破猶自疑 大團圓看分明方知巧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老侍郎兔鶻題詩童子笑 村先生龍蛇染翰美人驚

      詞曰:
        白面書生,紅顏女子,灼灼翩翩非不美。若無
      彩筆附高名,一朝草木隨流水。
        江夢生花,謝庭絮起,千秋始得垂青史。閑將
      人品細評論,果然獨有才難耳。
                   右調《踏莎行》
      話說浙江處州府,有一個青田縣。這縣為何叫做青田?蓋因昔人有一個葉法善仙師,曾棲此學道,道法成時,忽田中生出許多青芝來獻瑞,故一時驚美其事,遂相傳叫做青田。這青田縣,峰巒高峙,十分秀美,內有一個石門洞,更是幽奇,書中稱為玄鶴洞天者,即是此地。洞之西南懸崖上,飛下一道瀑布來,冬夏不竭,甚為奇觀勝賞。只因地脈靈異,往往生出高人。在國初,已生過一個劉伯溫先生,做了一番事業,享了一個大名。
      只道山川秀气泄發無余,不期天地精華,生生不盡,後又生出一個高人來。這高人姓管名灰,表字春吹,乃宋仁宗時管師復的子孫。這管灰生來天資出類,才美過人,二十外,便中了明成化年間的進士,歷官中外,大有賢聲。還未及五十,早已做到禮部侍郎。因素志慕漢張子房辟谷之高,便棄職而歸隱於林下,每欲飄然遺世而去。只因夫人早喪,遺下一女一子。若是子女生得尋常,他也不暇顧惜,不期生得這個女兒,美如春花,皎同秋月,慧如嬌鳥,爛比明珠。這還是女子之常,不足為異,即其詩工詠雪,錦如回文,猶其才之一斑。至於俏心俠膽,奇志明眼,真有古今所不能及者。生到一十六歲,裊裊翩翩,竟是一個女中的儒士。父親愛之如寶,因與他起個名宇,叫做彤秀,別字青眉。又不期生得這個兒子,神清骨秀,又自不凡,自小兒便不好婚戲。到了五六歲上,便隨著姐姐讀書習字,朝夕不懈。到了七八歲,延師教訓,果能默默領受。放到了十歲,便知書能文,已宛然是一個成人。父親愛之不減青眉,望其大振家聲,因替他起個名字,叫做管雷,表字不聞。因有了這等兩個兒女,夫人許氏又早喪了,一時去不暇,故將辟谷的念頭只管耽擱了。卻喜自家年還不老,尚有可待,故急急要完兒女婚姻之事。只奈青田僻在山中,哪裡便有可意兒郎,招為門婿。雖然沒有,他卻時時留心請求。
      一日春光明媚,柳舒花放,他在家中悶坐不住,因帶了家人童子,並攜了游春之具,依舊到石門洞西來看瀑布。原來這看瀑布所在,已有人造了一座亭子,叫做噴雪亭,緊對著這瀑布,供游人玩賞。管灰到了,坐在亭子上,賞玩多時,心下甚是快暢,欲到題一詩以寄興。因想起李太白題瀑布詩,有「飛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銀河落九天」之句,精警豪放,一時難與爭衡,故拿著筆在粉壁上將要寫,又歇下了。想一想,忽又提起筆來。及待要寫,卻又沉吟縮手,不敢下手。不半晌,如此者兩三遍。
      正爾思索枯腸,不防背後有人看見,嘻的一聲笑將起來。管灰聽了,心涼道:「甚人笑我?」忙回頭一看,只認做是甚詩人韻士,誰知大不相干,卻是一個八九歲發還不曾齊眉的小村學生。初看時,半是抱慚,半是含怒。及看明是個村學生,轉笑起來。就問道:「學生,我在此題詩,你笑些甚麼?」那小村學生卻甚老實,也不避忌,竟說道:「戲看見你這等一位齊齊整整的老先生,為何題詩拿著支筆兔起鶻落的這等煩難,故不覺失笑。」管灰道:「我做詩煩難,你笑也罷。只是你曾看見哪個做詩容易。」小學生道:「別人我不看見,只看見我家先生,年紀還沒有二十歲,在館中哪一日不做詩。凡做詩,提起筆來就寫。要三首便三首,要五首便五首,要律詩便律詩,要絕句便絕句,要長篇古風便長篇古風,從不見他提起放下,象老先生這等吃力。」管灰道:「你這先生姓甚名誰?」小學生道:「我們這先生叫做長孫無忝。」管灰道:「他的學館開在哪裡?」小學生道:「先生的學館。就在前面豹吠村裡。管灰道:「离此多遠?」小學生道:「不上一里,遠是不遠,只是彎彎曲曲都是小路,不甚好走,有些難認。」管灰道:「我要到館中去望望你先生,你肯領我去麼?」小學生搖著頭道:「這個我不領你去。」管灰道:「你為何不領我去?」小學生道:「我那先生為人甚是疏冷,只喜自家讀書,怕與人往來。我若領你去,妨了他的功夫,他就要打我哩!說罷,慌忙就走去了。
      管灰想道:「鄉下先生題詩,信筆胡塗亂抹,自無可取。但他說年未二十,肯讀書,不喜交接人,這就不可量矣。我左右閑在此,況路又不遠,何不步去探訪一回。」一面就叫一個家人先去暗暗訪問,然後叫童子收了筆硯,也不做詩,就隨後緩步而來。路雖曲折,卻花迎柳引,甚有幽逸之致。果不甚遠,即找著了豹吠村。家人忙復命道:「轉彎竹林裡有個學堂,定然就是了。不知老爺還是自去,還是竟用帖子去拜?」管灰道:「不知是何等之人,不消用名帖,待我且自去看看。」遂單帶了兩個童子,步人竹林中,繞至學堂邊,未見人早聽得書聲琅琅,忽高忽低,悠然而有韻。及走入學堂,只見一少年先生,高据師席,端然而坐。細視之,神清骨秀,了無村俗之態。怎見得,但見:
        瀟灑風流迥出塵,不衫不履自精神。
        漫言錦繡藏胸腹,只看姿容也玉人。
      管灰看得分明,因走近前,將手一拱道:「先生請了。」那長孫無忝,正讀到忘情之處,忽聽得有人叫,忙定神一看,見是一位先達行藏,忙將書掩了,立起身走下位來,相迎施禮道:「鄉村訓蒙之地,為何有貴人到此?想是春游足倦,不妨小憩。」管灰道:「春游則然,足倦則非。到此者,特訪無忝兄也。」長孫無忝聽了驚訝道:「小子姓名,何由掛大人之齒,可謂奇矣!」管灰道:「珠藏溪媚,玉蘊山輝,賢兄霧雨滿山,怎勉人之物色。」長孫無忝聽了,大喜道:「果有此耶。」遂延之上座,命學生入內取茶。
      茶罷,長孫無忝因問道:「老先生貴人也,既肯下臨我晚學生,必有所聞,實不知何所聞而來?」管灰道:「他尚未知,惟聞先生詩才敏捷,不減青蓮。因思青田小邑,素不聞有其人,故趨而領教。」因命童子取出一柄金扇,送上道:「欲求一揮,不識可能惠賜一新詠否?」長孫無忝道:「巴人下里之句,本不當污白雪陽春之目。然道在青氈謀食,又不敢過辭而失職,只得要呈醜了。」因提起筆來,信手題於扇上道:
        題詩只道野無人,何意門停長者輪。
        榮藉閑花如素笑,寵加幽草也生春。
        漫言路近尋來易,猶恐山深認不真。
        欲借文章聯一脈,未知筆墨可如神?
      長孫無忝題完,因未曾請問得管灰姓名,難以稱呼,故詩尾落款,只寫個「村塾偶遇先達索書,晚學生長孫肖漫題呈政」,就雙手送與管灰道:「下學俚言,老先生休哂。」
      管灰先見其落筆就寫,不假思索,已自驚訝,及接一看,又見其吐詞高爽,落筆風流,字字皆有微意。因不勝嘆息道:「天下何曾無才,特人不識以致埋沒耳。長孫兄青年才美如此,若非唐突識荊,幾乎錯過。」因叫家人取個名帖送上,重又作揖道:「長孫兄之才,大用之才也。為何小隱於此?」長孫肖接名帖看了,故知就是禮部待郎管灰。因答道:「晚生栖此者,一為自安蹇劣,一為竊薪水以養母耳。」管灰道:「舊年宗師按臨處州,何不假途以取青紫?」長孫肖道:「奈籍不對,故守舊耳。」管灰道:「原籍何地?為何居此?」長孫肖道:「原籍滄州,因隨先人宦此。不幸先人見背,宦囊廉薄,貧不能歸,故留於此。留將十年,所以母子煢煢也。」管灰道:「這等說來,莫非就是長孫父母的後人麼?」長孫肖道:「正是。」管灰又嘆息道:「長孫父母廉吏也,未及大用,而即謝世,常怪天道之無知。今見長孫兄青年才美,定當跨灶,方知屈於前伸於後,天道又未始無知也。」長孫肖道:「無文小子,既貧且賤,方愧不能繼志,而老先生反為此言,豈不令我晚學生羞死乎!」管灰道:「人生天地,第患無才耳。眼前貧賤,安得限人?」因又問:「曾娶否?」長孫肖道:「一母供給尚且煩難,何輕言娶婦。」管灰道:「娶或未曾,定想自然定了?」長孫肖道:「縱有紅絲,誰牽到此?並不曾定。」
      管灰因見長孫肖青年才美,人物軒昂,言詞爽朗,心甚愛之,不忍就別。因又說道:「才人難遇,春晝甚長,我學生有便攜的樽盒,欲假此與賢兄盤桓片晌,不識可乎?」長孫肖道:「銜春觴而侍高人之座,何幸如之。但以貴下賤,反客為主,似非禮也,無乃不可乎?」管灰笑道:「古人有言:『老子於此,興復不淺。』又言:『禮豈為我輩而設。』安見學生與賢兄獨不如古人?」因命家人將攜來的酒肴,擺設上來,二人對飲。
      飲到半酣,管灰又將經書上的學問來盤駁他。長孫肖皆從從容容,一一對答如流。管灰甚喜,因說道:「兄才已不啻青錢,自萬選萬中,若慮籍貫,我學生尚可為兄周旋。」長孫肖道:「周旋,固老先生憐才之盛心,但思功名一途,欲致此身而取重於朝廷也,若始進而即涉於欺,恐非朝廷之所重。」管灰聽了,又驚嘆道:「如此說來,則長孫兄不獨才美過人,存心又君子矣。可敬,可敬!但只是故鄉二三千里,非一蹴可至。而村童之館俸無多,何以為行李之費也。當設處若坐失青年,則非算也。」長孫肖道:「君子修其在,已無可奈何,只合聽之。」管灰聽了,愈加敬重。又飲了半晌,家人以天晚催促,方才別了回來。
      一路上暗想道:「少年人眉目可對,世間或有之,至於才華,則往往未見。若論才美相兼,又少年,到了長孫無忝,可謂十全矣。我為彤秀擇婚,閱人多矣,實無過此。但可惜他此時尚處寒賤,未必入兒女之眼,且慢說出。」
      到了家中,女兒彤秀與兒子管雷接著,問道:「爹爹春游,今日為何歸晚。莫非又遇了甚麼好景留連?」管灰道:「倒不是好景留連,只因閑步到一個村學館中,偶見了一個教書先生,與他談論詩文,甚是有些趣味,故不覺坐到此時。」彤秀道:「村館教書,無非老學究腐儒常談,有何足聽,而爹爹卻留連忘返?」管灰道:「館便是個村館,先生卻非老學究,轉是一個後生,言論皆出人意外,並無一字涉於迂腐,所以聽之津津不倦。就是所作之詩,亦有別致可賞。我兒若不信,他有當面寫的扇子在此,你看便知。」因叫童子將詩扇遞與小姐看。
      彤秀接在手中,還不甚在心,及看一遍,便肅然起敬。又看一遍,因大驚訝道:「此詩不衫不履,果是才人之筆,且字字俱有微意,開口『野無人』,何等自負。卻妙在承得不驕不亢,卻又贊譽得不諂不媚。至於後聯『認不真』。還恐爹爹識他不透,結語精警,直與起句相映,大合詩人之法,為何塵埋村館?爹爹賞鑒不差。且前日縣中送爹爹的錦屏,其題詠皆青田名流,渠公非牙後餘唾,即甑中塵飯,並無一新警之句,何堪寓目。為何村野訓蒙,轉有此奇雋之才,殊令人不解也。」管灰道;「此生若是青田本縣人,或親或友,或者還有吹噓。因他不是青田人,鄉曲生疏,故淪落在野,無人知道。」彤秀道:「不是青田人,卻是何處人?因何流落在此?」管灰道:「此生乃滄州人,就是前任長孫縣令之子。因奉母隨任在此,後父親死了,宦囊廉薄,不能北還,所以母子遂寄居於此。」彤秀道:「這等說起來,他今雖流落,卻原是宦家,爹爹既念他青年有才,何不尋一條門路,提拔他一提拔,也是斯文中美事。」管灰道:「說起來又可笑,這長孫肖,他人物雖甚清俊,為人卻又十分迂腐。」彤秀道:「怎見得他迂腐?」管灰道:「不說起考事來,他說籍不對;我許他周旋,他轉說冒籍涉於欺,不足取重,反若怪我教之不以正,你道好笑麼?」彤秀道:「以世情論之未免可笑,若在名教中求人,則殊可敬。爹爹不可不婉轉成全,勿使孤寒喪志。」
      管灰大喜道:「我兒所言甚得我心。但要成全此生,卻比不得他人,甚是不易。」彤秀道:「有甚不易?」管灰道:「他青年有才,除非功名。功名,他又不願冒籍,惟有設處路費,使還故鄉。在他人,不過贈之一二百金便可完事。我看他矜矜自守,如何肯受人無名之贈,所以難耳。」彤秀道:「何不薦他一個豐厚之館?便贈之有名,受之無愧矣。」管灰道:「俗人眼淺,見他未進,如何有豐厚之館?前日,雷兒若不請了冷先生,加厚些束修請了他,倒是一件美事。況少年砥礪,定然不同。」父女們商量了半晌,無可奈何,也只得罷了。
      不期過不得些時,恰恰這冷先生老病死了,又要請先生。故管灰便立定了主意,要請長孫肖。不意謀館的多,不一時就有三封顯達書來,薦了三個先生。一個姓裴名選,一個姓平名鐸,一個姓強名之良,都是青田縣裡的秀才。倒把個管灰弄得沒了主意,只得又與女兒商量。彤秀道:「他們既求了薦書來,若竟一個葫蘆辭謝了,不獨本人致怨,就連薦主也未免要芥蒂於心。女孩兒倒有一算,可使本人心服,又可使薦者無辭,又不費回覆之詞,又不露但絕之形,不知爹爹以為何如?」管灰道:「若從如此,可知可吐。但不知是何美計?試說與我聽。」只因這一說,有分教:青氈吐氣,絳帳生輝。不知說出甚麼計來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