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回
     蚰蜒精奉旨作亂

  青雲渺渺紫雲現,嘉慶皇爺登金殿。
  十二纔官造監石,此書名為《紅風傳》。
  四句提綱敘過,引出一部《紅風傳》來。
  話說,道光皇爺駕坐北京七年上,朝中有位中書出身大臣,姓江名百萬,做過山東三年主考。自幼娶妻徐氏,所生二子一女,長子江嵐,濟南府裡做佈政司。次子江峒,宛平縣裡做知縣,一女許配山東榮大人為婚。江嵐無後。江峒也是無後,身邊所生一女,名喚秀英,年方一十七歲,有沈魚落雁之容,閉月羞花之貌。江老爺在宛平縣做知縣,不曾帶著家眷,夫人小姐們住在山西洪洞縣。
  單說道光皇爺駕坐北京七年,正月十七,適逢太山廟裡大會。小姐說:『我父親在宛平縣裡作官二年,未曾回家,今日逢太山廟大會,咱母女二人前去降香,進廟求籤問卜,一來問我父親官星可現,二來保佑父親官星。』老夫人說:『兒呀,言之有理。你回繡樓梳洗打扮,叫家童喚上轎來,前去降香。』
  老夫人堂前以下停殘步,叫聲家郎院子恁聽我言,只因為千金姑娘來把香降,眾人侍候不許托延。街上買賣都攆走,不得貼近姑娘前。家童兩旁來喝道,防止閑人偷眼看,老夫人一聲吩咐回宅轉,再說小姐和丫鬟。
  眾位明公,單說小姐領四個丫鬟冬梅。春香、秋菊、海棠,來到繡樓,把那梳頭家夥擺在桌中,打開頭上青絲,長有三尺,好不愛殺人得緊呀。
  一頭青絲如墨涂,梳又梳來盤又盤,左梳右挽盤螺髻,右梳左挽抹雲端,前梳燕子三點水,後梳猛虎歸山林,中間閃掇亂頭,一堆堆個菊花心。那根小簪別十字,鍍金耳環墜耳輪。南京宮粉淨了面,蘇州胭脂點嘴脣。上穿日月龍風襖,下束山河地裡裙。織金褲腿描走獸,鴛鴦帶子紮兩根,三尺白綾把金蓮裹,紅緞花鞋足下穿。
  小姐打扮停當,帶領四個丫鬟,一同母親下了繡樓,穿堂過院,來到大門以外,上了轎車方纔落座。單說家童吆喝一聲,催騾馬順著大街,穿街越巷,來到廟門以外住下。一同下了轎車,進了山門,來到大殿以裡求籤問卜,把他寄在大殿以裡,這且不表。
  再說,山西洪洞縣離城十五里,有個毛家寨,寨北有個地穴,穴內有個妖精,有人說是蚰蜒精。蚰蜒怎麼成精?受過日精月華,百年的道行,變化人形,頭上有角,肚下有鱗,一百零八條腿。只為東鬥星臨凡,紅鸞星降世,他夫妻隔著路途遙遠,不能成其夫婦,上皇玉帝傳下旨意,差下城隍土地使出蚰蜒精作亂。嘉慶十四年正月十七,天到午時,蚰蜒正在地穴修真養性,忽聽城隍土地有令,領了玉皇爺敕旨,使東鬥星夫妻團圓。蚰蜒精把威一抖,只聽的一聲響亮,平地陷個地坑,有數十餘丈,驚動男女一齊觀看,只聽裡邊鬼哭神號,笙琴百樂,狂風大起,從裡冒出一股黑煙來,上至天下至地,先掛龍後刮紅風,只刮的天昏地暗,日月無光,那些男男女女各自回家,生意買賣關門閉戶。
  單說江秀英小姐主僕來到廟門以外,纔要上車,那大風呼聲來到,只聽一聲響亮,把小姐刮去了,老夫人丫鬟也刮去了。
  單說蚰蜒精托著小姐把威風一抖,『喀叉』一聲響亮,起在半虛空中,這可了不得了。
  上方刮到梭羅村,回頭稍帶鬥牛宮,往東刮到東洋海,回頭稍帶雷音寺。刮的渾身流虛汗,二目緊閉不能睜。刮了三天並三夜,刮到江南蘇州城。
  列位明公,洪洞縣到蘇州有多少路途,有三千餘里,怎麼刮這麼遠,上節書已交代明白,玉皇爺差蚰蜒精送紅鸞星與東鬥星團圓,所以纔刮恁樣。閑言不必多敘,書歸正傳,蚰蜒精仍還到毛家寨修真養性。
  單說江小姐刮到蘇州大街以上,停了多時,方纔還陽。舉目抬頭一看,也不是洪洞縣的光景,又不是太山廟的光景,也不是江家亭的光景。小姐自己叫自己的名字說:『江秀英呀!
  你本是女流之輩,年方一十七歲,不出家門,最不該出頭露面前去降香,偶遇大風刮到外鄉,休說想到回家,只怕你貞節難保。』江秀英想到這裡,長叫一聲:『蒼天呀!天呀!』不由的滿眼落淚。小姐哭了多時,抬頭一看,路北有個土地廟,求告:『土地老爺,與我母親托上一夢,俺娘知道我在這裡,差一家童帶上轎去,把我接回來家去。』小姐想到這裡,欠身起來往前緊走幾步,來到土地廟內。土地老爺大吃一驚,說:『小鬼,你急速出去,小姐本是狀元之妻,無有我的坐處,那有你的坐處。』小鬼站在廟門以外,小姐雙膝跪下,尊聲:『土地老爺在上容稟,把你的神靈顯一顯,搭救小奴回轉洪洞縣去。』
  土地爺不知我家何處住,細聽小奴表姓名。家住山西洪洞縣,城南十里江家亭。先祖名字江百萬,三任主考在山東。伯父名字叫江嵐,濟南府裡作布政。
  我父江峒官職小,宛平縣裡受朝封。無生多兒共多女,生下一女江秀英。正月十七把香降,不料西北起紅風,刮了三天並三夜,刮到江南蘇州城。我好比喪家之犬無處奔,斷線風箏無根繩。土地爺你把神顯一顯,搭救小姐轉洪洞。保佑母親團圓了,翻改廟字塑金身。
  江小姐土地廟內來祝告,土地老爺吃一驚。
  欲知後來怎麼樣,下回書裡說分明。

  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