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回
     莊王往西嶽求嗣

  鷓鴣天
  國主妙莊王,幼女妙善娘。父欲招女婿,修行不嫁郎。
  發去園中禁,容貌越非常。白雀寺中使,天神相助忙。
  遣兵去燒殿,精誠感上蒼。逍遙樓上勸,苦苦不相降。
  押赴法場絞,虎背密山藏。靈魂歸地府,十殿放毫光。
  究囚蒙解脫,香山得返陽。九載修行滿,功成道德強。
  父疚合乎眼,醫疾得如常。文武入山謝,方知骨肉傷。
  一家登佛國,快樂在西方。

  話說金天大吳氏十一年,有西域王靈人,姓婆名伽,表字羅玉。自一十七歲起兵,二十歲登位,國名興林,年號妙莊。治平三十六載,東至佛齊國、西至天竺國、南至天真國、北至遏羅國,地方三千里。文有趙震,武有褚杰,君明臣良,刑清政理,萬民樂業,四海無虞。當時大赦天下。於是,立寶德皇后伯牙氏為正宮。
  誰想王與皇后年俱四十並無子息,三宮六院俱亦乏嗣。莊王對皇后曰:「寡人百戰千征,千辛萬苦纔取得一個金甌天下,指望子孫承守,傳位無窮,今日妃嬪雖多,並無太子,朕心十分煩惱,不知梓童有何高見?」伯牙皇后奏曰:「和氣致祥,乖氣致戾。想是當年我王東征西討,殺人大多,恐乖天和,所以致我夫婦四十已過,尚無一子傳後。妾近聞得西嶽華山聖帝十分靈感,凡有祈禱皆獲果報。我王何不發一道旨意,差禮部掌禮官悉怛喃、支都二人前去那殿上,命僧道廣建羅天大醮七日七夜,懺過生前罪愆,求嗣繼後。倘或至誠格天,求得一子,江山有靠,豈不甚美?」
  莊王聞奏,心中大喜,即時設朝。乃宣文丞相趙震上殿,吩咐曰:「寡人無子,要往西嶽求嗣。卿可命掌禮官備辦齊整,二月十九日,朕與皇后親往行香。不得有誤。」趙震領旨,即差司祭司大使悉怛喃,紀善司承務即支都二人前往西嶽廟。點起僧道五十人,自二月十三日建醮起,十九日完滿,皇帝親來行香。
  二人領旨,乃急辦下成都錦十匹、珠雀香五十斤、高麗紙五箱、令支豬四隻、太和雞八對、曲江魚十尾、木線龍荔、洞庭金橘、密雲小棗、水陸珍饈、百般果品,無不俱備。二人帶領百數校尉,搬運祭禮,竟奔西嶽廟。
  國使悉怛喃將聖旨開了,宣讀已畢。只見嶽廟住持道士,姓安,道號志空,率眾徒弟遠接聖旨。已了,即吩咐首班弟子一處打掃嶽廟中殿,選集山前山後僧道數滿五十,登時勤起法器,誦符請聖,建起無量清醮。真個是:
  金鐘法鼓鬧喧天,揭帝哆哪件件全。
  僧道兩邊齊拜咒,莊王果是結良緣。
  卻說莊王一連設醮七月七夜不歇,及到十九日清晨,莊王夫婦換了潔淨祭服,大將軍褚杰保駕,點起羽林親軍二百名,前後護持來到嶽廟下輦。掌壇道士志空俯伏接入,皇帝夫婦升殿將祭物擺開,悉怛喃讀祝文,支都行酒,將莊王心事一一禱罷。志空復引入誠齋閣坐下更衣,眾僧道俱各叩頭已畢。莊王吩咐曰:「今日為朕之事,多虧了你眾人忙了七日七夜。朕若後日得子承繼,決不輕慢你眾人。」吩咐已罷,乃將祭奠之牲盡賞給與僧道去了。莊王同皇后及文武大臣一同治裝回朝,將朝內大小官員俱各平升一級,命光祿司設宴,於是夫婦退入後宮去訖。
  虔誠秉壁拜西華,夫婦惟求子克家。
  當日殺威難懺悔,特教三女布毗伽。

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