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鳳奇緣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漢帝得夢選妃 奸相貪財逼美
  • 第二回
      太守被責獻女 昭君用計辱奸
  • 第三回
      美人圖奸臣點痣 魯家莊金定掉包
  • 第四回
      使奸計太守被誑 苦分離昭君上路
  • 第五回
      獻圖謊奏惑君 妒美追舟遇貶
  • 第六回
      真冷宮昭君受苦 假聖旨太守充軍
  • 第七回
      彈琵琶月洞相思 歎五更冷宮訴怨
  • 第八回
      王太守遼東受軍棍 漢天子越州召皇親
  • 第九回
      王嬙病纏冷宮 姚氏分娩遼東
  • 第十回
      坐孤燈思想漢天子 開科選取中劉狀元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見西瓜吟詩散悶 踏夜月憶古傷情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鳳凰台林後聽琵琶 望月樓昭君會皇后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唆天子正宮暗聽 打西宮魯妃吃驚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分宮亭皇后白冤 王昭君冷宮訴怨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真昭君親見漢王 勇李陵鎖捉奸臣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毛相拐圖逃走 魯妃仇報自盡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東教場抄斬毛門 西宮裡初整鸞衾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出邊關奸相裝醉漢 到番邦延壽找門生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召王忠總兵趨炎附勢 造相府太守進爵加官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獻昭君圖挑番王 進啞謎詩難漢主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劉狀元看破番詩 單于國大興人馬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彭總兵失機敗陣 李元帥奉旨征番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李陵敗石家父子 吳鑾差左右先鋒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智困李陵遭活捉 急差都督起救兵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百花女怒殺番將 石慶真暗箭傷人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報妻仇李虎陣亡 踹番營老將交兵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困番邦李陵不屈 說忠良番相受辱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美人計哄忠臣 李陵忿羞公主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公主含羞全節 忠臣盡義輕生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虎牙口忠臣立碑 雁門關蘇武和番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大小逼衛律遭辱罵 風雪嶺蘇武牧羝羊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蘇武軟困飛來洞 番王病想王昭君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延壽探病獻計 番王臨朝發兵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婁相掛帥操人馬 甘奇比武奪先鋒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盤陀山妖仙逞異術 番元帥單騎請軍師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攻雁門李廣斬甘奇 擺異陣妖術困漢將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現白虎大敗李廣 放火龍燒破雁門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金雀關趙英救李廣 水晶球妖仙打漢將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張玉龍中計失銀燕 黃崇虎被寶走鐵鴉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渡黃河妖風吹戰艦 圍京城怪石衝漢兵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漢帝嚇倒金鑾殿 張相獻計假昭君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番人班師歸本國 大封功臣見美人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對圖畫假美露破綻 指真形延壽進佞言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二犯雁門驚魂膽 一紙戰書逼美人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保江山苦舍昭君 和番邦哭別天子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辭父母十分難捨 拜皇后萬箭攢心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收御弟文龍賜姓 哭西宮昭君換服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芙蓉嶺王龍和新詩 太行山土地逐大蟲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雪擁馬蹄見學士心 眼盼雁門譜昭君曲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出雁門昭君自恨 思鄉里王龍吟詩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寫血書征鴻寄信 看雁翅天子傷情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黑水河談詩矢名節 九姑廟得夢贈仙衣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單于城昭君約三事 銀安殿番王宴天使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昭君智哄番邦主 王龍計下蒙昏藥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報冤仇怒斬延壽 仗仙衣嚇住番王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欲全名節說假夢 要還心願造浮橋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救忠臣蘇武回朝 找丈夫猩猩追舟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彈琵琶帶病思鄉 囑御弟含悲生別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深宮夜坐苦怨漢王 浮橋燒香悲訴求神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斷腸詩猿啼鵑唳 洋河水玉暗香沉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見凶兆哭倒番王 賜金銀贈送天使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教授哭祭白洋口 昭君魂返芙蓉嶺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昭君魂怨失約事 王龍面訴和番情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百鳥護屍收仙衣 滿朝送葬遇國丈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漢天子初見賽昭君 長朝殿加封劉教授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教授衣錦還鄉 國丈給養續婚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痛王嬙皇親思女 游花園九姑傳法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林皇后得病歸天 賽昭君續姻為後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掌昭陽哭祭芙蓉嶺 想冤勸伐征單于國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漢王懶征北地 番主思奪國寶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土金渾入寇雁門 漢李廣大破番兵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報宿仇老將施威 請救兵二王掛帥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番僧寶傷漢將 皇后勸駕親征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掛先鋒鐵花自請令 打頭陣金渾落陷坑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破妖法異獸現形 踹番營二王被捉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破城番王哭求 顯靈昭君討情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收降書准赦番王 看碑文親祭忠臣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奏凱歌苦祭昭君 還天朝大封功臣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猩娘中國寄子 蘇武早朝請封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得佳夢始終異兆 生太子慶賀團圓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漢帝得夢選妃 奸相貪財逼美

      詩曰:
      月貌花容最可親,漢宮曾說有佳人。
      一生種下風流債,直使多情悟夙因。
      話說自古及今,奇男子與奇女子,雖皆天地英靈之氣所鍾,奇處各有不同:奇男子重忠、孝二字,做一番掀天播地的事業,名貫古今。奇女子重節、義二字,完一生冰清玉潔的堅貞,名重史冊。
      你道那奇女子是何人?就出在漢朝十一帝。相傳元帝在位,其時天下太平,百姓安樂,文有宰相張文學、翰林院掌院學士蘇武;武有元帥李廣、總兵李陵、都督李虎,一班文武忠良輔佐漢主,治得國家盜賊不起,旱澇不興,要算有道的氣象。只因寵任一個奸臣毛延壽,其人狡猾異常,善迎主意,貪財愛寶,無所不為,這也不在話下。
      且說越州地方,有一位太守,姓王名忠,乃本京人氏,一身清正,愛民如子。夫人姚氏,年俱半百,膝下無子,只生一女,取名皓月,又叫昭君,生得有沉魚落雁之容,閉月羞花之貌。女工針指,自不必說,且精通翰墨,又善曉音律,父母愛如掌上珍珠,不肯輕於議婚,所以昭君年方十七,尚待字閨中。
      那年八月中秋佳節,一家同坐飲酒賞月,但見一天月色,照得如同白晝,令人開懷暢飲。昭君多飲了兩杯,有些醉意,告別雙親,先進香閨,和衣上牀,朦朧睡去。得一奇夢,兆她一生奇緣。就是當今漢天子,也於此夜睡在龍牀夢見芍藥階前、太湖石畔,有一美貌女子冉冉而來,生得那:
      比花花解語,比玉玉生香。
      漢王見此美貌女子,就是三宮六院,也找不出這個絕色來,由不得渾身酥軟,心中沉醉,急急搶步向前,把美人的袖子扯住,問道:「美人住居何處,姓什名誰,青春多少,可曾婚聘?」那女子回道:「奴住在越州,姓王名嬙,乳名皓月昭君,年方十七,尚未適人。」漢王聽說大喜,叫聲:「美人,孤只有正宮林後、東宮張后,西宮尚缺妃子,孤欲把美人選進西宮,以伴寡人,不知美人意下如何?」那女子道:「只怕奴家沒福,若王爺不嫌奴容顏醜陋,可到越州召取奴家便了。」漢王見她依允,此刻春情難鎖,便叫聲:「美人,既蒙你憐愛寡人,奈水遠山遙,一時難以見面,今夜且赴佳期去罷。」說著要來摟抱美人。那女子被漢王糾纏不過,心生一計,便叫:「陛下放手,後面有內侍來了。」哄得天子回頭一看,她就用力把漢王一推,漢王叫聲:「不好!」一跤跌倒在地驚醒。
      漢王南柯一夢,睡在龍牀,心中一想:「此夢好奇遇也!美人明明說了名姓地方,等早朝時分,差官到越州訪問,自有下落。」想罷,天色已明。漢王登殿,文武拜呼丹墀,漢王連呼平身,眾臣口稱萬歲,站起分班侍立。漢王先召圓夢官,當殿訴說夢境。圓夢官回奏:「夢是心頭想,有是心必有是夢,有是夢必有是人。此夢上吉,吾主傳旨召選,夢自遂心。」漢王聞奏大喜,打發圓夢官下殿,便問兩班文武:「哪位卿家,代孤到越州訪取皓月昭君?」話言未了,班內閃出奸相毛延壽,俯伏金階道:「臣願往越州走遭。」漢王大喜道:「卿到越州,選取應夢美人,如選得來時,加官進爵外,賞黃金萬兩。只不許私受買囑,有負寡人重托。」
      延壽領旨謝恩,退出朝門,回了相府,料理家務一番,不敢耽擱,帶了二十名長班跟隨,上馬出京。一路地方文武官員都來迎接饋送,好不十分暢意。又思:「昏君得了此夢,認定將假作真,我往越州,此差乃是一件好買賣,哪管昭君真不真。」打算已定。
      在路行程非只一日,到了越州,也不先行報程,就到金亭館驛下馬。入內坐定,便連喚驛丞,只嚇得驛丞急忙出來迎接,雙膝跪下,口稱:「相爺在上,小官叩見。」奸相假意喝道:「好大膽狗官,明知欽差入境,不來遠接,理當問不敬上之罪,法當取斬!」驛丞連叩響頭道:「相爺請休怒,容小官告稟:一來相爺未打報帖;二來驛丞官卑職小,不敢擅專;三來本府無文差委,故此得罪相爺,望乞海涵寬恕。」奸相點點頭道:「也罷,恕你罪名。速喚知府前來見我。」
      驛丞連聲答應,站起上馬,離了館驛,飛星來到府衙,下馬入內,跪稟知府道:「今朝廷差了毛延壽到來,選取后妃,未行報帖。現在館驛,立請大老爺相見,作速便行。」這一報不打緊,只嚇得王太守面皮失色,急急起身上馬,帶了驛丞,來到金亭館驛。下馬入內,投了稟帖,見了奸相口稱:「趙州知府王忠稟見相爺。」說著,跪將下去。奸相把臉一沉道:「如此大膽!明知朝廷旨意,到你地方選取昭君娘娘,不來遠接,該當何罪?」王忠道:「因相爺未曾報帖,卑府有誤公務,還望相爺寬宥。」毛相道:「且饒不究。這裡有告示一道,速拿至人煙雜處張掛,著地方總甲舉保美貌女子,自十一二歲起至十七八歲止,盡行報名,要選取皓月昭君,如有隱匿,以欺君罔法論罪。」
      王忠接了告示,退出館驛,回到衙內,一面差人送席打掃館驛,張燈結綵,一面將告示散佈地方總甲,四門張掛。退到私衙,夫人接住,分賓主坐定,問道:「相公有何心事不快,面帶憂容?」王忠道:「夫人有所不知,只是漢王差了毛丞相到此,要選取皓月昭君,此名乃是女兒乳名,眼見要來選取女兒了。你我夫妻只生此女,後來靠她收成,若選進宮,今生就不能見面了。」夫人道:「我女名叫昭君,外人並不知曉,只吩咐家人不許泄漏。」王忠連聲有理。
      只說地方總甲,在外逐戶細查,並無昭君。回報太守,太守即來稟知奸相。奸相因見王忠不曾有金銀來打點,心中已是著惱,又見王忠回說沒有昭君,不禁大怒道:「哪裡沒有昭君?顯見狗官不用心細查,違逆聖旨。左右與我將狗官拿下。」下面一聲吆喝,好似鷹捉燕雀一般。未知王忠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