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雲記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西王母瑤池宴蟠桃 釋性真石橋戲明珠
  • 第二回
      咸寧縣性真投胎 眾鄰舍潘瞽說命
  • 第三回
      百花姑合席說功過 八仙娥同時降塵凡
  • 第四回
      華陰閨女唱和楊柳詩 紫虛真人傳授陰符經
  • 第五回
      楊解元獨點花魁 桂蟾月自擬月姥
  • 第六回
      假女冠鄭府彈琴韻 巧春娘妝閣喻弓影
  • 第七回
      說婚媾老司徒起怒 通關節大學士發誓
  • 第八回
      楊少游金榜擢狀元 鄭司徒花園迎嬌客
  • 第九回
      鄭瓊貝書齋賭棋 賈春雲繡閨詠鞋
  • 第十回
      賈春云為仙為鬼 鍬驚鴻乍陰乍陽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金鑾直廬學士吹簫 蓬萊別殿宮娥請詩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秦宮娥掩泣隨黃門 楊學士陳情叩青鎖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鄭司徒承旨賴婚 楊學士再疏下獄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日本國潛師犯青州 楊元帥練兵出濟南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楊元帥擺開鵾鵬陣 倭總兵敗走泰安州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沈裊煙舍劍訴真情 吉乎飛出兵說奇計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廖先鋒誤陷盤蛇谷 楊元帥做夢白龍潭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白龍潭元帥破陰兵 洞庭湖龍王設宮樂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平秀突卷兵渡海 楊元帥奏凱還朝。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蘭陽主微服拜佛 鄭小姐承旨入宮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鄭小姐賜爵英陽主 賈春雲續詠喜鵲詩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賞三軍元帥辭封爵 歸花園春娘傳假音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兩公主一席合巹 雙親堂聯車入京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英陽主諱名貶鄭氏 魏國公假病說鬼話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西園新第兩公主出閣 東樓壽席二佳姬入門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舉賢良楊少璉登第 求直言鄭雲鎬陳疏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胡伯遠按獄假犯人 嚴學初臨刑招吏部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悖逆子舍父喪命 奸黨賊籍產就戮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樂遊園賞秋詠菊詩 打圍場看劍聽寶瑟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杜蘅院丞相夢八仙 凝暉閣英陽誕雙男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英陽主細評柏葉茶 白凌波雅宣牙牌令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蘭陽主約詠美人詩 桂蟾月鬥趣骰角令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三場試六子聯金榜 九雲樓八美說笑話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庾太君大宴群芳園 兩公主文誓白衣佛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楊丞相陳疏乞養 真上人返本還原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西王母瑤池宴蟠桃 釋性真石橋戲明珠

      自古英雄豪傑功名勛業之人,富貴兼備,福祿雙全。有如唐朝之郭汾陽,朝相暮將,為國家之柱石。又若列國時陶朱公,積金累貨,埒公侯之殷富。重以子孫繞膝,榮華無侔者,史冊載錄,稗說傳稱,指不勝屈。
      難得如今《新增九雲記》,萃一時之豪貴,傳萬世之奇異。
      這般好話兒,寧可因事涉煩瑣,跡近荒唐,使之泯滅,故於燈前月夕,長夏餘冬,濡筆戲墨,匯為一編。奇奇幻幻,有常有變,總要歸之於正。淫詞穢語,概所不錄。試看首尾,便知梗概。
      再說道書所云天上,有一位萬劫不壞之金仙,聖號稱做王母,居於瑤池。池在東天之西偏,亦曰西池。王母亦名西母。
      天上各有境界:東天是道祖、三清及群仙所居;西天是如來佛祖及諸菩薩、阿羅漢所止;北天是玄武大帝暨眾神將治焉;昊天上帝之宮闕,則在中央,而統轄南天;南天雖有南極老人與南斗星官,要皆在上帝統轄之內。上帝好生,故居中而治南。
      南有長養萬物之意。玄帝統雷霆神將,以肅殺為主,故居於北。
      佛宗寂滅無生,故以西方為極樂。道家以一氣長生為主,是以占於東方,取氣始生之義。
      王母所居,珠宮貝闕,在瑤池之畔。瑤池之北,有三座大殿。中間一座大殿,名碧桃殿;東曰青鸞,西曰石鱗。三殿皆因物命名的。
      這碧桃樹,在西池之南,非同小可,高八千尋有咫。俗說:蟠桃子著地三千歲,出土三千歲,開花又三千歲,結子又至三千載。成熟總為一萬二千年。正對中間大殿,玲瓏盤鬱,不但下界所無,即佛家的婆羅,廣漢之丹桂,與夫三島的珠林瓊樹,亦迥乎不同。這是何故?只為他有瑤池的瑤水浸潤,其枝葉花葩皆帶玉的精華,在仙樹為獨冠。所結蟠桃,吃一枚,壽與天齊;若是三枚,能超萬劫。
      每歲三月初三日,是王母聖誕,正要開宴蟠桃會,前去祝壽,止請素日相契的佛菩薩、道祖、天尊與上帝,及諸大仙真。
      其餘一切仙官仙吏,海島洞府歇仙,鬥牛宮二十八宿,總不得與。是以歲星東方朔,每至竊食。今此一度碧桃,繁盛倍於從前,凡散仙列宿,亦多邀請,為萬劫以來第一盛會了。
      這日,佛祖、仙真、星官,次第咸集,惟上帝後至。遙見鸞駕雍容,御的是綠瓊輦,張的是紫雲蓋,星幢前導,羽葆後傭。那先至的眾仙,皆恭恭敬敬,俯伏遠迎。上帝先與如來諸佛祖、三清道祖,東西向,皆諸大菩薩。東間,上帝南向;左坐昭位,第一玄武大帝,以下皆是天尊;右坐穆位,青華帝君第一,以下皆為諸大真人。西間,南向獨坐,是南海大王;北向兩座,左為斗姥天尊,右為九天玄女;東向首座,鬼母天尊;西向首座,天孫織女。餘為太美左夫人、九華安妃、昭靈夫人、觀香夫人、月殿嫦娥、南嶽衛夫人、魏元君、許飛瓊、殷安香、何仙姑、麻姑、樊夫人、王太真、阮靈華、周瓊英、鮑道姑、吳彩鸞、百花仙女。都腳駕風火輪,前前後後,到了西池行禮。
      各獻祝壽的土儀禮物,侍從一一收了。王母坐在中間陪席。
      那個蟠桃,每人各獻一顆。上帝、三清道祖各獻兩顆,惟釋迦如來是三個。佐以交梨、火棗、雪藕、冰桃。說不盡天疱盛饌,王府仙醪。又有仙樂和鳴,雲停風靜。
      如來手舉蟠桃,而說偈道:桃有千年子,人無百歲春。
      可憐虛實筏,若個渡迷津?
      然後剖食。迦葉在側流涎,阿難睨而笑之。如來即以一桃與迦葉,一桃與阿難。道祖老君亦以一枚與金、銀二童子分食。
      時南極老人跨來的青鶴,俯首伏地,若乞憐狀。南極笑道:「你這兩個畜生,也想要吃這樣好東西。」因以瓜各掐一片與之。
      大士見善財童子在傍注視,亦授以一枚。善財道:「菩薩,想是年老健忘了。我在西天路上做大王,要吃唐僧時,菩薩拋下一個箍兒,將我兩手合住,再不得開。如何有來接桃子工夫?」大士向著眾女仙道:「這個孩子,雖是牛種,到也聰明。只是他學好的心卻還未定,是以至今箍住他雙手。」眾女仙皆各稱善。大士將手一指,善財兩手分開,接去桃子吃畢,仍舊合攏了。這個多話,不必細贅。
      不多時歌舞已畢,嫦娥向眾仙道:「今日王母聖誕,難得天氣晴和。這茲各洞仙長,諸位星君,莫不齊來祝壽。今年之會,比別的極盛。適才眾仙女歌舞,是桃宴都曾見過。小仙偶然想起,素聞鸞鳳能歌,百獸能舞。既有這般妙事,難道如此良辰,百鳥、百獸二位大仙,吩咐手下眾仙童,來的歌舞一番,諸位大仙以為使得麼?」眾仙剛要答言,那百鳥、百獸二仙都躬身道:「既蒙仙姑的諭,自當應命。但歌難悅耳,舞不娛目。兼恐眾童兒鹵莽成性,倘有失儀,王母見罪,如何禁當得起?」王母莞爾道:「仍爾遊戲,這有何妨?」百鳥仙同百獸仙聽了,隨即招喚侍從傳命。
      登時只見眾大仙童圍著丹鳳、青鸞兩個童兒,腳踏祥雲,到了瑤池,拜過王母,見了百鳥大仙,領了旨,將身一轉,變出丹鳳、青鸞兩個本相。一個是彩毫炫耀,一個是翠翼鮮明。
      那些隨來之童兒,也都變出各色禽鳥。
      隨後,麒麟童兒帶著仙童們,如飛而至,一個個參拜王母,見了百獸大仙,領了法旨,都變出本像。無非虎豹、犀象、獐狼、麋鹿、猿猱之類。
      那邊是眾鳥圍著鳳鸞,歌喉宛轉。這邊是麒麟帶著百獸,舞態盤旋。在瓊陛玉砌之上,各獻其藝。連那瑤草琪花,到也分外披拂有致。
      王母此時不覺大悅,隨命待從,托他百花瓊漿,各勸一杯。
      又問侍女董雙成謝長珠:「還剩下蟠桃多少?」董仙女就知要與嫦娥、百鳥、百獸仙,答道:「往年結得少,倒剩三十枚。今年結得多,反剩得十九顆。」王母道:「這丫頭慳吝。可取九顆來,餘十枚留與你們分吃罷。」董仙女因撿九枚,送到王母前。王母隨遞與嫦娥、百鳥、百獸仙各一顆。剩下的六枚,便分賞眾鳥眾獸,以酬其勞。嫦娥、百鳥、百獸仙欠身拜領頒賜,眾鳥眾獸們歡天喜地的分了吃下了。
      鬥戰勝在傍大言道:「誰謂仙家無情?以我看來,比凡人還勝些。請看王母剩下蟠桃,若說分與百鳥、百獸兩仙,合當到與嫦娥一顆。不是有情,因何不多送我一顆?」如來道:「悟空,你已成佛,何猶似舊日粗鹵?」老君道:「前次蟠桃會,他一人偷食許多。今止一個,豈能遂意。怪不得他要爭了。」鬥戰勝佛笑道:「我這個成佛,猶之乎盜賊做了官,今已撞著了對頭呢。」合座大家一笑。王母與上帝,亦為微笑。
      王母復命董仙女,再賜鬥戰勝佛一顆。鬥戰勝佛不勝大喜,登時嚼下了。老君道:「鬥戰佛,今也劫人而緣化。他年桃會,恐不能再屈高駕了。」說的大家都大笑。按下不表。
      且說西日向晚,花影屢移。如來先起身,合掌向王母謝宴。
      諸菩薩、眾仙真君,各隨如來謝畢。先送佛祖、道祖、上帝起行,然後次第稽首,盡的驂素鸞,駕彩雲,冉冉而各歸其所。
      這是一編之頭一辭,別的有全局奇變的事,有如龍門一脈,千支萬派,引前開後,撰成一部。
      卻說天地肇判之後,自鼇頭立極,三才奠位,黃帝疆理於南北。帝堯命禹平水上,分天下為十二州。至秦,併吞為三十六郡。後平百粵,增置其四,再為四十郡。伊後漢、唐以來,分合多異,沿革有殊。替至五季,僭亂極甚。至於宋朝,削平僭煩,撫有四京、二十三路。其中江西省,即古荊州地,亦是楚國,東北界南京,東抵浙江,西南界湖廣。
      天下五嶽之外,又有天台山。這一山非同小可,山高三千九百九十丈七尺,上方三十里,十分峻極的很,非可比擬於他山。昔文人孫綽,作茲《天台山賦》,有云:窮山海之環富,盡人神之壯麗。世罕能登著者。
      漢明帝時,佛骨自西域始入中國,佛教滋滿中華。至於六朝,陳后主、隨煬帝之世,名山峻岳,嶄避幽貝之地,梵樓宏高,杰峰秀巒,雲籠霧藏之處,庵宇縹渺。
      及到盛唐貞觀、開元之間,聖僧神緇,往往多有講道育經,修身說教,祈禳天災,以濟眾生,設法制咒,以除鬼神。道成的,也有屍解成佛,出類的,也有肉身騰空。這難道一概論,由是民生敬奉,有若一佛出世,二佛出天。
      這時,天台山蓮花峰上,有一聖僧,道號六觀,名智禪。
      徒弟六百餘人,悟道者七十人。每眾會講道之時,蓮花亂墜,天神降臨,神通廣大,咸稱謂六觀大師。
      這日,王母娘娘聖誕,盛開蟠桃宴。上帝、如來、諸天尊俱赴宴筵,南海大王一同往參。大師心內想道:「斗姥天尊往日枉屈,講了大乘道場。南海王每化為白衣老人,三回五次,參會法筵。我既不能躬往謝禮,倒好送以一個徒弟,等等路次,賀了盛會,以敬我一心,有所不已。」就問眾沙彌道:「今日斗姥天尊、南海龍王赴他蟠桃勝會,盡日而散。今送徒弟中謹慎的一人,往南天門外,蓬萊歧路。一來賀敬王母壽誕勝會,二則說了我不克造禮,惟性真師弟一番下山,走一遭回來罷。」性真應聲道:「弟子謹承依教。」原來性真是六觀傳缽高弟,年今二十歲,聰明乖覺。經文釋教,無有不精。通貫奧旨,修戒成道,心誠識慧,聞一知十。
      古今 黎中,百個難得他一個。又生得面如傅粉,唇若涂脂,神凝秋水,眉分春山,一表超眾。
      是日承師父之,退歸禪房,登時浴了身,抓了瓜,用過早齋,淨了手。頭上戴著嵌寶毗盧帽,身上穿著雲孫織成無縫八寶錦練袈裟,項上掛著一百八顆攢結長穗一串法珠,手提鬥水降魔照妖禪杖,足著厚底白編多耳麻鞋。打扮得齊齊整整,飄然下山。風彩瑩清,道氣超卓,真真似天仙降凡,活佛生世。
      隨到山門外十里多路,一個石橋上,俯看了春水溶溶,山花幽幽。乍住禪杖,一壁廂心內自言道:「前歲之重九節,師父講說金剛法席的日,斗姥天尊來參,天尊駕雲而還。我陪師你送至那橋上,今為半歲光陰,才又到石橋了。」因看了一回,復悵然前去,向蓬萊歧路去了。
      且說九疑之北,洞庭之南,湘江環了三面,中有一座大山。
      這是五嶽中南嶽衡山。這山儼然中處,那七十二峰,擁護拱揖,勝躍嶄萶,雲朧霧藏,就是元氣所鍾,森羅卓竦。贏秦之時,有一女仙,修煉悟道,受上帝之職,鎮守此南嶽,號南嶽衛夫人。後復賜元君之任,觀號紫清。
      當日,元君亦赴王母聖誕。侍女八人,趁著晚上,隨迎接衛元君於南天門外,各駕著彩雲,過了天台山。一仙娥道:「這天台山蓮花峰,是六觀大師之居。疊嶂瑞靄,斷壑清流,可供一時的娛。今天日猶早,夫人星幢未回。我們暫且遲回於此地,探嘖幽景,弄得春妍,倒是難得的。」諸娥一時答應道:「正合我們的意。一番疏暢疏暢,有何不可。」當下各自按下雲頭,輕移蓮步,玩玩幽景,沿流暫住,青苔白石,毫無半點塵累。但見谷鳥和鳴,溪遼風。眾仙娥不勝有趣,逶迤至於石橋上。一娥道:「這麼一個好好的居,多勝了我們之衡岳,比不得了。」一娥道:「可不是呢!真真是生佛之居」相與喝采,說說笑笑,忘歸逍遙了。按下不表。
      再說性真,白蓮花峰山門外,一路賞玩,到了南天門外,蓬萊岔路。候了一盞茶時,便見繡幢翠蓋,飄飄揚揚的來。仙童五六輩,護著一位白首仙官而來,正是斗姥天尊。
      性真躬身立於路側,見鶴駕到前,上前稽首,請了安,徐道:「小的奉了六觀師父之命,賀了天尊大老,會過盛筵,駕過近地,忒地頂禮,以伸敬恭之忱。」王尊停驂,謝了安,道:「多承大師之盛意。又勞動賢師之玉趾,遠遠等著了多時。」性真行禮罷,復道:「小的隨留了此,奉候南海大王,一般請安,不敢遠陪了。天尊大老,就此告辭呢。」斗姥天尊道:「就是這麼著。天也不早,南海王寶輦在後,想不遠的。賢師請留罷,多多上了老師兄請安。」便向袖裡取出一粒金丹、兩枚仙果,贈與道:「賢師遠路勞乏,只怕也餓了。可將此吃些兒罷。」性真雙手恭接了,道:「大老惠賜,不敢不受。只恐不得克當。」天尊道:「賢師說那裡話。路次只表芹意,賢師領受才是了。」性真拜謝,就藏了袖中。天尊再三稱勞,便隨一輯而遐舉。
      但聞遠遠的有鼓樂的音,久的不聞。性真只為佇立,等了一回。又見許多僕從,擁來著一乘寶轎至了。性真向前就問:「何位仙官來了?」引路的答道:「可不是南海大王麼?」性真迎了進來,道:「小的性真,以六觀師父之命,請安於大王了。」南海王常常慣的就蓮花峰,參聽六觀大師之說法,如何不認得性真,驚喜答應道:「好教賢師候的工夫久了。」下車隨問道:「師父如今可還康健麼?」性真答道:「師父康健呢。」南海王又道:「蓮花峰裡諸徒菩薩,可能好麼?」性真道:「賴王爺之福蔭,都好了。」南海王道:「賢師幾時來此了?」性真道:「老師父為請王爺之安,又請了斗姥天尊,並賀今天西池盛會。貧道剛才的來了,斗姥爺寶輪聿至,才敘申勤而別的。無多,王爺玉駕際到呢。」南海王喜的不勝道:「難得賢師遠勞,天也尚早些,請賢師一同去了陋居,供了一壺熱茶,回去好的正經呢。」性真道:「恐師父企的多了。」南海王那裡肯放,又道:「曾者寡躬三回五次四擾禪宇。大師難望下山的。賢師剛來半程,豈惜了一步賁屈麼?」性真一來被南海王堅意不放,二者曾未睹水府瓊宮貝闕,因順勢謝道:「今蒙王爺如是錯愛,敢不承命。」南海王大喜,先即上車。性真駕雲隨後。不消一刻,到了水宮,龍王落下車來,宮娥侍從一時簇擁著上殿。性真輕移步捷,走入宮門,不敢上前。龍王隨命侍御引上殿來。但見珠宮貝樓,金碧輝煌,耀人眼目,錦筵繡毯,翠訞晶屏,迥非人間所有。正中設著一大金爐,不知焚著怎麼香。傍有一盤佛手,金色燦爛,異香撲鼻。登時侍御奉將引枕、靠背挪好了,讓性真坐定。
      性真避席躬身道:「小的是一個緇徒,那裡與王爺對席?」南海王道:「賓東主西,禮固然也。賢師無為過讓。坐下好多說說話兒。」性真方才跪下,告了坐,側席坐了。
      坐定,又捧上香茶。只見十數侍女,俱各丰姿秀曼,羽衣蹁躚,傍邊侍立。茶罷,又擺上杯盤,羅列桌上,真是水府之珍品,都不認名,但覺香美異常。此刻性真也覺肚中乏了,吃過果菜的類。
      龍王親自酌酒以勸,性真謙讓道:「酒者,伐性之狂藥,佛家之大戒。貧道不敢承賜了。」龍王笑道:「釋氏五戒,酒為是最。寡躬豈為不知而勸乎?賢師,此與人間之狂藥有異也。
      是沉香琥珀用百花釀成,不用曲孽溶化的。只暢人之氣,定人之神。賢師用過,乃知道呢。」性真再辭唐突,吃了半杯,頓覺香留口脗,神清氣爽。
      飲訖,侍御撤去傢伙,性真告退。龍王隨命侍御們,奉把禮物來了,擺兩道分上。龍王道:「這個是水府之產。東邊,敢為大師老師父獻上薄儀。又這西邊,為賢師哂留,以存芹意呢。」性真看他東一道,是珊瑚如意一把,蝦須簾子二副,真珠項掛一串;西一道,龍須編成蒲葵扇一把,珊瑚拇指大的五尺七寸禪杖一部。
      性真起身,頂禮拜謝道:「師父送的厚禮,王爺特的盛誼,小的不敢擅辭,總是山家無用的。且佛家規模,寂滅為本。這般華麗,只為喪志。貧道斷乎不敢拜領,惟王爺曲恕罷。」龍王道:「這不過是薄表寸枕。老師父薄儀,敬當另日修呈,惟賢師復見卻。」性真堅意固辭,龍王知不可強,復道:「就此姑留,以成賢師之高操了。」性真再三稱謝,因為起身拜別。
      龍王答輯,親自下階,達出水府而別。
      這裡,性真別了南海王,依前復了舊路。行不多時,已至山門外。便到石橋之下,猛然抬頭一看,這時八仙娥尚在橋上,相與說說笑話,性真驚訝,就整一整袈裟,向前叉手道:「是蓮花峰六觀大師徒弟性真,奉師父之命,請安於斗姥天尊、南海大王。今日蟠桃勝會勞動勞動,方才的回去復命。不料諸位菩薩玉趾臨此石橋之上,橋路多狹,惟願菩薩特垂慈悲,借此歸路罷。」八仙娥連忙答禮道:「妾等是南嶽衡山衛元君娘娘侍女。今朝娘娘赴西池王母宴席,猶未回鑾。妾等就等了半天,偶爾憩此橋上。師父願找怎麼他路了罷。」性真道:「一道溪水,迥隔南北。難道貧道從何飛越過的好些兒?」八仙娥笑道:「昔達摩天尊,駕了蘆葉,也涉大海。今又師父隨著南海王,辟琉璃之波,入水晶之宮,可不是這麼溪水,深不滿丈餘,難道非橋不涉過麼?」性真一笑道:「仙家素無買路錢。諸仙娥必欲索買道錢,貧道有數顆明珠,願獻諸位菩薩,買這一路,有何不可?」說罷,手把一朵芍藥花,笑擲石橋上,這一花回回了一番,登時化為八枚明珠,鋪地轉環,祥光燦爛。
      八仙娥不勝詫異,各拾了一顆,回顧了性真,嘻嘻的一笑,一身騰空,駕著祥雲而去。性真抬頭望望,但聞一陣環 咚玎,香風撲面,良久不息。性真不由之心蕩神搖,悵然佇立。一頓飯時,剛才勉強定神,才過了石橋,歸到方丈,拜見了大師。
      正值大師講罷,存神趺坐了。性真向前,回明了天尊申勤致意的話,隨到南海王之水府,龍王致禮物,謙讓他不受的情意,一一告訴了一遍。大師只為默默不答一句話。性真不敢即聲,侍立傍邊良久。大師便復朝著別處,閉目無話。
      性真只自回至禪房,除了毗盧帽,脫了袈裟,倚置了禪杖,坐了蒲團之上。一壁廂詫異,大師默然無語;一邊又想念八仙娥之豔容嬌態,森然在目,神魂恍惚。
      忽然肚裡想起來,道:「到底是丈夫,生於天地之間,力學孔、孟之書,躬逢堯、舜之世,事業隆於當世,功名垂於竹帛。上孝父母之養,下育室家之樂。榮親耀宗,封妻蔭子,侍妾數百,一呼百諾。這為古今豪傑,得志榮華。爭奈怎麼佛教,主了玄冥寂滅,棄卻家國,拋離骨肉,縱能悟了上乘之法,傳了祖師之統,得此參祥悟道之路逕,明心見性之工夫,可不是辜負五倫,自絕於天?畢竟是人生一世,草生一秋,如何捨此正經道理,難道不是捨近取遠,致人疑感麼?」這般講來,心猿意馬,一時亂跳,以致更深,自不免呆呆的發了怔,睡不著來。倒又霎時合眼,八仙娥羅立於前,嬌笑香語,若在跬步。
      於是性真忽復驚語,心內自言道:「釋教萬殊,只在一心。我從師父,十年講道。豈可一朝壞了。豔羨富貴,誤我心機!」便起身引了炕桌,起旃檀,整襟危坐。隨取斗姥天尊賜的一粒金丹,溶成了湯水,一口吃下了。一時有如醍醐灌頂,恍然大悟,存化良久,復歸正果,依然妥志,才剛一夜安寢。
      次日,天才黎明,性真起來,盥洗畢,進了方丈。大師業已大會六百餘個徒弟,設了法場。性真赧然不句起早赴會。大師一言不加,只與諸徒談玄說幽。性真不敢坐下,只為側立傍邊。
      日已旬午,講筵才畢。大師方才的稭然變色,就性真跪在筵下道:「汝雖菲薄佛、道,豔羨富貴,不知釋、儒、道三教,名雖殊而理則一也。釋、道的明心見性,即是儒教之克已復禮。釋教的坐靜參禪,便是儒教之正心誠意。釋道的定慧,就是儒教之慎獨也。塵心一動,萬事都休。到底是差毫謬千,此之謂也。你沒埋怨,任你所之。」性真一聽師父之言,有似青天中分明打下一個霹靂,只得抽抽噎噎的哭成個淚人一般,叩頭流血道:「這個是弟子自作的不是。雖跳到黃河,洗不清呢。幸虧剎那裡覺悟,還了得正果。師父當著眾徒們,給了弟子留點臉了罷。也是弟子一時走錯了路也,後悔不來了。弟子蒙師父不棄,收靈門牆,凡幾年些兒好,師父念十稔的恩愛,恕一時的過失,容了弟子頭一番過誤了罷。今也弄出事來,害的弟子好苦呵。」大師道:「這個罪業了不得,容的倒是容的,在缽盂之中,道不可成的,你自有你的去處。夜來我看了天機,不敢輕泄。你其勉之。」性真只自那眼淚就像雨點兒一般滾了下來,連一句話兒也說不出來。
      大師向空細細兒的作數句咒語來。忽見一個道士,從空中下來,立在大師面前。眾人看時,但見他頭戴星冠,身披鶴憋,兩道劍眉濃似墨,一雙鶻眼明於電。
      大師復謂性真道:「前生果報,來生緣情,自在天定,他日就有更會的時了。」又顧道士低低說道幾句話來,道士領命。
      性真無奈,只為拜了四拜,別了師父,又九拜辭了佛座,復與眾徒兒徒弟灑淚各各別了,便隨了道士,悠悠蕩蕩的,不知那裡去了。
      你道這道士是誰?天上原有了送生真人,專掌人世投胎來生的。是日領了性真前去。
      如何投生?且看下回分解。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