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朝秘史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晉室將亡廊廟亂 宋家應運帝王興
  • 第二回
      劉寄奴滅寇立功 王孝伯稱兵受戮
  • 第三回
      楊佺期演武招婚 桓敬道興師拓境
  • 第四回
      京口鎮群雄聚義 建康城偽主潛逃
  • 第五回
      扶晉室四方悅服 代燕邦一舉蕩平
  • 第六回
      東寇乘虛危社稷 北師返國靖烽煙
  • 第七回
      除異己暗襲江陵 剪強宗再伐荊楚
  • 第八回
      任諸將西秦復失 行內禪南樂聿興
  • 第九回
      廢昏庸更扶明主 殺大將自壞長城
  • 第十回
      急圖位東官不子 緩行誅合殿弒親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誅元兇武陵正位 聽逆謀南郡興兵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子業兇狂遭弒逆 鄧琬好亂起干戈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計身後忍除同氣 育螟蛉暗絕宗祧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輔幼主道成懷逆 殉國難袁粲捐身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沈攸之建義無成 蕭紀伯開基代宋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縱敗禮宮闈淫亂 臣廢君宗室摧殘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救義陽蕭衍建績 立寶卷六貴爭權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行亂政外藩屢叛 據雄封眾士咸歸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蕭雍州運籌決勝 齊寶卷喪國亡身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寶寅潛逃投北魏 任城經略伐南梁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停洛口三軍瓦解 救種離一戰成功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築淮堰徒害民生 崇佛教頓忘國計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伐東魏淵明被執 納叛臣京闕遭殃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羊侃竭忠守建業 韋粲大戰死青塘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侯景背誓破台城 諸王斂兵歸舊鎮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除霸先始興舉義 王憎辯江夏立功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侯景分屍懲大惡 武陵爭帝失成都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魏連蕭詧取江陵 齊納淵明圖建業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慕狡童紅霞失節 掃餘寇興國稱尊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廢伯宗安成篡位 擒王琳明徹立功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張麗華善承寵愛 陳后主恣意風流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陳氏荒淫棄天險 隋軍鼓勇下江南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晉室將亡廊廟亂 宋家應運帝王興

      粵自西晉之季,惠帝不綱,賈后亂政,宗室相殘,群雄四起,天下土崩瓦解,遂至大壞。瑯玡王睿,避難渡江,收集餘眾。以王導專機政,王敦總征討。江東名士賀循、顧榮輩,相率歸附,奉以為君,即位建康,遂開東晉之基,是為元帝。其後遭王敦謀逆,鬱鬱成疾,在位六年而崩。子明帝立,會敦死,其黨皆伏誅,大亂乃定。明帝在位,三年而崩。太子即位,是為成帝。庾亮、王導、卞壺同受顧命。蘇峻反於曆陽,兵人台城。卞壺戰死,庾亮出亡,天位幾失。賴有溫嶠、陶侃諸賢,奮義起兵,入平內難。峻以敗死,晉室復寧。帝在位十七年,國家無事。及崩,二子俱幼,乃迎帝弟瑯玡王嶽為嗣,是為康帝。二年去世,太子聃即位,是為穆帝。其時桓溫都督荊、梁等州,坐擁強兵,遙執朝政。出師平蜀,進封臨賀郡公,威名大震,朝廷畏之。時殷浩有盛名,帝引為心膂,欲以抗溫。哪知浩徒負虛聲,全無實用,出兵屢敗,溫上表廢之。由是大權一歸於溫。穆帝崩,無子,乃立成帝長子丕,是為哀帝。帝在位四年崩,無子,弟瑯玡王奕立,是為廢帝。溫有篡奪之志,誣帝夙有痿疾,嬖人來靈寶等參侍內寢,穢亂宮掖,所生三男皆非帝出,恐亂宗祧,遂廢帝為海西縣公,迎會稽王昱登極,是為簡文帝。帝美風儀,善容止,神識恬暢,然無經濟大略。
      謝安以為惠帝之流,清談差勝耳。在位二年,常憂廢黜,俄以疾崩。太子矅即位,是為孝武帝。其時桓溫已死,桓沖繼之,盡忠公家。又任謝安為相,總理朝政。安有廟堂之量,選賢使能,各當其任,內外稱治。大元八年,苻堅入寇,發兵八十七萬,前臨淝水,旗鼓相望,千里不絕,舉朝大恐。安不動聲色,命謝玄、謝石率兵八萬拒之。將士奮勇,大敗秦師。死者蔽野,走者聞風聲鶴唳,皆以為晉兵將至,心膽俱裂。虧此一捷,國勢遂固。人皆謂安石之功,實同再造。那知良臣去世,君志漸侈,日復一日,漸漸生出事來。
      今且說孝武帝,初政清明,信任賢良,大有人君之度。既而溺志於酒,不親萬機。有同母弟道子,封瑯玡王,悉以國事委之。道子亦嗜酒,日夕與帝酣飲為樂,復委政於中書令王國寶。以故左右近習,爭弄威權,交通請托,賄賂公行,朝局日壞。尚書令陸納嘗望宮闕歎曰:「好家居,纖兒欲撞壞之耶?」群臣上疏切諫,帝皆不剩國寶既參國政,竊弄威福,勢傾朝野,卻一無才略,唯以追佞為事。凡道子所欲,無不曲意逢迎,故道子寵信日深。一日,道子色若不懌,國寶問故。道子曰:「吾府中宮室雖多,苦無遊觀之所,可以消遣情懷。」
      國寶曰:「易耳。府吏趙牙最有巧思,何不使辟東第為之,可以朝夕遊賞?」道子從之。乃使趙牙於東第外闢地數,疊石為山,高百餘丈;環以長渠,列樹竹木,高臺傑閣,層出其中。
      臨渠遠近皆築精舍,使宮人開設酒肆其間。道子與左右親臣乘船就之,宴飲以為樂。一日,帝幸其第見之,謂道子曰:「府內有山,遊覽甚便。然修飾太過,毋乃太耗物力。」道子默不敢對。帝還宮,道子謂趙牙曰:「上若知山是人力所為,爾必死矣。」牙曰:「王在,牙何敢死?」營造彌盛,帝由是惡之。
      國寶欲重道子之權,諷令群臣奏請道子位大丞相,假黃鉞,加殊禮。侍中車胤拒之曰:「此成王所以尊周公也。今主上當陽,非成王之比。相王在位,豈得自比周公乎?」議乃止。帝聞大怒,而嘉胤有識。又道子為太后所愛,內延相遇,如家人一般。
      每恃寵乘酒,失禮於帝。帝欲黜之,而慮拂太后意,含忿不發。時朝臣中王恭、殷仲堪最負重望,因欲使領藩鎮,以分道子之權。一日,王雅侍側,謂之曰:「吾欲使王恭為兗、青二州刺史,鎮京口;殷仲堪為荊州刺史,鎮江陵,卿以為何如?」雅曰:「王恭風神簡貴,嚴於嫉惡。仲堪謹於細行,以文義著稱,然皆局量峻狹,果於自用,且幹略皆其所短。若委以方面,天下無事,足以守職;一旦有事,必為亂階,恐未可用也。」帝不以為然,卒任二人為刺史。由是君相疑貳,友愛漸衰。
      太后欲和解之,暗使中書郎邈,從容言於帝曰:「昔漢文明主,猶悔淮南,世祖聰達,負愧齊王。兄弟之際,宜加深慎。瑯玡王雖有微過,尚宜宏貸。外為國家之計,內慰太后之心。」帝納其言,復委任如故。
      太元二十一年,長星晝見。群臣進奏,勸帝修德禳災。帝正在華林國飲酒,見奏,起立離座,舉杯向天祝曰:「長星,我勸汝一杯酒,自古豈有萬年天子乎?」左右皆竊笑。
      卻說酒色二字,從來相連。帝則唯酒是耽,而於色慾甚淡。
      凡嬪御承幸者,一不快意,即貶入冷宮,或賜之死,宮中謂之薄情天子。獨張貴妃侍帝有年,寵愛無間,然貌慈心狠,妒而且淫。自承寵之後,即不容帝有他幸。枕席之私,流連徹夜,猶為未足。故雖獨沾恩寵,尚未滿意。及帝末年,嗜酒益甚,幾乎晝夜不醒。才一就枕,便昏昏睡去,任你撩雲撥雨,漠若不知。弄得張妃慾念彌為熾,終夜煎熬,積想生恨。以故愁眉常鎖,對鏡不樂。有宮婢彩雲者,善伺主意,私謂妃曰:「帝與娘娘夜夜同衾,有何不足,而鬱鬱若此?」妃歎曰:「如此良宵,身與木偶同臥,尚有生人之趣否?教人懷抱怎開?」彩雲笑曰:「此非帝誤娘娘,乃是酒誤帝耳。」妃為之失笑。
      一夕帝宴於後官,張妃陪飲。飲至半酣,帝忽問張曰:「卿年幾何?」妃曰:「三十。」帝曰:「以汝年,亦當廢矣。吾意更屬少者,明日貶汝於冷宮何如?」帝本戲言,而張妃積怨已久,忽聞是言,信以為實,益增惱怒,頓起不良之意,強作歡容,手持大杯敬帝。帝本好飲,且不知是計,接來一飲而盡。飲已無數,猶頻頻相勸。及帝大醉,不省人事,張妃乃命宮人扶入,寢於清暑殿內。餘宴分賜內侍,命各去暢飲,不必再來伺候。內侍退訖,獨存心腹宮婢數人,泣謂之曰:「汝等聞帝飲酒時言乎?帝欲殺我,汝等明日皆賜死矣。」宮女亦泣。
      妃曰:「汝欲免死,今夜助我舉一大事,不但可免大難,且有金帛給汝。否則唯有死耳。」宮人皆曰:「唯命。」乃走至帝所,見帝仰面而臥,爛醉若死。妃令宮女以被蒙帝面,身坐其上,按住四角,使不得展動。良久起視,則帝已悶絕而死矣。
      妃見帝死,召內傳至前,悉以金帛賂之,囑其傳報外延,但言帝醉後,遇大魘暴崩。外延一聞帝殂,飛報道子。道子聞之,又驚又喜:驚者,驚帝無故暴崩;喜者,喜帝崩之後,則大權獨歸於己。急召國寶謀之。國寶曰:「臣請人作遺詔要緊。」遂飛騎入朝。時已半夜,禁門尚閉,國寶扣呼求人。黃門郎王爽,厲聲拒之曰:「大行宴駕,皇太子未來,敢入者斬!」
      國寶失色而退。黎明,百官齊集,共詣道子,請立新君。道子意欲自立,而難於啟口,使國寶示意群臣。車胤附道子耳語曰:「王恭、殷仲堪各擁強兵於外,相王挾天子以令之,誰敢不服?倘若自為,彼興問罪之師,長驅至京,相王何以禦之?」道子悟。辛酉,率百官奉太子即帝位,是為安帝。當是時,執政者一昏聵之人,登極者又一愚幼之主,群臣依違從事,唯務苟安。
      帝崩之由,皆置不問。張妃始猶疑慮,恐怕廷臣究問情由,大禍立至。及梓宮既殮,外延無人問及,私心暗喜。可憐,一代帝王死於數女子之手,把一親弒逆的人,竟輕輕放過。識者,有以知晉祚之不長矣。
      卻說王恭聞帝宴駕,星夜起身到京,舉哀畢,仰宮殿歎曰:「佞人得志,國事日非,榱棟惟新,便有黍離之歎,奈何?」
      故每見道子、國寶,輒厲聲色。二人積不能平,遂有相圖之意。
      國寶說道子曰:「王恭意氣淩人,不如乘其入朝,伏兵殺之,以絕後患。」道子膽怯不敢動,或亦勸恭以先誅國寶,可免後憂。恭不能決,謀之王珣。珣曰:「國寶罪逆未彰,今遽誅之,必大失朝野之望。況身擁強兵,發於輦轂之下,誰謂非逆?我意俟其惡布天下,然後順眾心除之,亦無憂也。」恭乃止。冬月甲申,葬孝武帝於隆平陵。恭亦還鎮去了。自是道子益無忌憚,日夜沈湎,杯不離手。除二三諧臣媚子外,賓客罕見其面。
      一日有客進謁,道子以其求見數次,不得已見之。其人姓桓,名玄,字敬道,溫之庶子也。其母馬氏,常與同輩夜坐月下,見一流星,墜銅盆水中,光如二寸火珠,炯然明朗。同輩竟以瓢接取,皆不能得,馬氏取而吞之,遂有感懷孕。及產時,有光照室,人以為瑞,故小名靈寶。妳母每抱詣溫所,必易人而後至,皆云體重於常兒數倍,溫甚愛而異之。臨終,命以為嗣,襲爵南郡公。及長,形貌瑰奇,風神秀朗,博綜藝術,兼善屬文,每以雄豪自處,負其才地,謂直立朝居要。而朝廷以其父溫得罪先朝,疑而不用。年二十三,始拜太子洗馬。後出補義興太守,鬱鬱不得志,嘗登高望震澤,歎曰:「父為九州伯,兒為五湖長,戀此何為?」遂棄官歸國,上疏自訟曰:「先臣勤王之勳,朝廷遺之,臣不復計。至於先帝龍飛,陛下繼明,請問率先奉上者,誰之功耶?」疏寢不報。今見孝武已崩,道子當國,望其引用,故來進謁。哪知桓玄來見時,道子已在醉鄉,蓬首閉目,昏昏若睡。玄至堂階,眾賓起接,道子安坐如故。左右報曰:「桓南郡來。」道子張目謂人曰:「桓溫晚途欲作賊,其子若何?」玄伏地流汗,不得起。長史謝重舉笏對曰:「故宣武公,黜昏立明,功高伊、霍,紛紜之言,宜不足信。」道子國視重曰:「儂知儂知。」因舉酒囑玄曰:「且飲此。」玄乃得起,由是切齒於道子,不發一言而退。
      歸至家,獨坐堂中,怒氣不息。其兄桓偉見之,曰:「弟有何事而含怒若此?」玄曰:「吾父勳業蓋世,子孫失勢,為庸奴所侮。」因備述道子語,曰:「吾恨不手刃之也!」偉曰:「朝政日紊,晉室將敗,時事可知。吾桓氏世臨荊州,先宣武遺愛在彼,士民悅服,荊、益名流,皆吾家門生故吏,策而使之,孰不心懷報效?況仲堪初臨荊州,資望猶淺,今往歸之,彼必重用。借其勢力,結納群才,庶可得志。毋庸留此,徒受人辱也!」玄恍然大悟,乃盡室以行,往投仲堪。
      先是仲堪到官以來,好行小惠,政事繁瑣,荊人不附。又與朝廷不睦,恐為國寶等所圖,正愁孤立,一聞玄至,知其素有豪氣,為荊人畏服,不勝大喜,忙即接見,邀入密室細語。謂玄曰:「君從京師來,必知朝廷虛實,近日人情若何?」玄曰:「大臣昏迷,群小用事,朝政顛倒,日甚一日,是以脫身西歸,委誠足下。且更有一說,君及王恭,與道子、國寶,素為仇敵,唯患相斃之不速。今道子既執大權,與國寶相為表,其所黜奪,莫敢不從。孝伯居元舊之地,尚未敢害。君為先帝識拔,超居大任,人情不附,彼若假託帝詔,征君為中書令,君將何以辭之?如是,則荊州失而君危矣!」仲堪曰:「吾正憂之,計將安出?」玄曰:「孝伯疾惡深至,切齒諸奸,君直潛與之約,興晉陽之甲,以除君側之惡,東西齊舉,玄雖不肖,願帥荊、楚豪傑荷戈先驅,此桓、文之勳也,君豈可坐而失之?」仲堪然其計,即與共謀軍事。
      卻說王恭自還鎮後,深惡國寶所為,正欲舉兵誅之。一日致書於仲堪回:「國寶等亂政益甚,終為國禍,願與君並力除之。」仲堪得書以示桓玄,玄曰:「恭有是心,正君之大幸也!烏可不從?」於是仲堪復書王恭,殷、王遂深相結,連名抗表,罪狀國寶,舉二州之兵,同時向闕。國寶聞王、殷兵起,恇懼不知所為,命其弟王緒,率數百人,戍竹以伺動靜。夜遇風雨,人各散歸。道子召國寶謀之,國寶茫無以對,但云內外已經戒嚴。國寶退,王珣、車胤入見,道子向二人問計,珣曰:「王、殷與相王,素無深怨,所竟不過勢利之間耳。」道子曰:「得無曹爽我乎?」珣曰:「是何言與,大王甯有爽之罪,孝伯豈宣帝之儔耶?」道子曰:「國寶兄弟,勸吾挾天子以征討,卿等以為然否?」車胤曰:「昔桓宣武伐壽陽,彌時乃克。今朝廷遣兵,恭必拒守。若京口未拔,而上流奄至,不識何以待之?」道子曰:「然則若何而可?」二人曰:「今有一計,恐相王未必能行,若能行之,兵可立退。」道子急問何計,二人曰:「王恭、殷伸堪所欲討者國寶耳,於相王無與也。若正國寶之罪,誅之以謝二藩,則二藩有不稽首歸順者哉?」道於默然良久,曰:「苟得無事,吾何惜一國寶。」遂命驃騎將軍譙王尚之收國寶,付廷尉,賜死。並斬其弟王緒。遣使詣恭,深謝愆失,恭遂罷兵還鎮,仲堪亦還荊州。
      桓玄又謂仲堪曰:「今雖罷兵,干戈正未戢也。荊州兵旅尚弱,玄請為君集眾以自強。」仲堪許之。玄於是招募武勇,廣置軍旅,陰養敢死之土,為己爪牙,令行禁止,士民畏之,過於仲堪,雖仲堪亦憚之矣。今且按下不表。
      且說一代將終,必有一代開創之主,應運而興。此人姓劉名裕,字德輿,小字寄奴。漢楚元王二十一世孫,世居晉陵郡丹徒縣京口;祖名靖,為東安太守;父名翹,為郡功曹;母趙氏。裕生於晉哀帝元年三月壬寅夜。數日前,屋上紅光燭天,鄰里疑其家失火,往視則無有。將產之夕,甘露降於屋上,人皆謂是兒必貴。哪知生未三日,趙氏旋卒,家貧不能僱人乳,父將棄之。裕有從母張氏,生子懷敬未期,聞將棄兒,奔往救之,抱以歸,斷懷敬乳而乳之,兒得無恙。及長,風骨奇特,勇健絕倫,粗識文字,落拓嗜酒。事繼母蕭氏以孝聞。俄而父卒,家益貧,蕭氏善織履,賣以給用,亦令裕為之。裕曰:「昔劉先主賣履為業,終為蜀帝,裕何人斯,而敢不為?」同皆賤之,而裕意氣自若。居常行動,時見二小龍左右附翼,樵漁於山澤間,同侶亦或見之,咸歎為異。及後所見龍形漸大。
      家乏薪,每日伐荻新洲,給薪火用。一日持斧往伐,有大蛇數十丈,盤踞洲中,頭大如斛,見者驚走,裕有家藏弓箭,歸取射之。大蛇傷,忽失所在。明日復往,聞有杵臼聲,從荻中出,跡而尋之,見童子數人,皆衣青衣,搗藥其間。問何用,童子對曰:「吾王神也,昨遊於此,為劉寄奴所傷,故搗藥敷之。」裕曰:「既為神人,何不殺之?」對曰:「寄奴王者,不死,不可殺。」裕以為妄,厲聲叱之,忽不見,乃取其藥而返。嘗至下邳,遇一沙門,端視之曰:「江表尋當喪亂,能拯之者君也。」見裕有手創,指之曰:「此何不治?」裕曰:「患之積年,猶未獲愈。」沙門笑曰:「此手正要用他,豈可患此?」
      出懷中黃散一包,曰:「此創難治,非此藥不能瘳也。」授藥後,沙門遂失所在。裕取藥敷之,創果立愈。其後凡遇金創,將所存黃散,及童子所搗之藥,治之皆驗。偶過孔靖宅,靖正晝臥,忽有金甲神人促之曰:「起,起!天子在門。」靖驚起遽出視,絕無他人,獨裕徘徊門外。因延入設酒相待,倍致慇懃,裕訝其禮待太過,問曰:「君何為若此?」靖執其手曰:「君必大貴,願以身家為托,異日元忘今日之言。」裕曰:「恐君言未必確耳,裕何敢忘?」相笑而別。有呂嫗者,開酒肆於中,嘗聞裕多怪瑞,心異之。裕至肆中飲酒,每不計值。一日裕索飲,嫗曰:「室內有酒,劉郎自入飲之。」裕入室,即飲於盎側,不覺過醉,倒臥於地。適司徒王謐,遣其門人至丹徒,過京口,走路辛苦,至肆中沽飲。嫗曰:「請容內坐,送酒來。」其人入室,驚懼奔出,謂嫗曰:「汝室中何為有此異物?」嫗曰:「劉郎在內飲酒,有何異處了『其人曰:「現有一物,五色斑爛,如蛟龍狀,蹲踞在地,不見劉郎也。」姬入,裕已覺,起立謂嫗曰:「飲酒過多,醉倒莫怪。」嫗笑而出。
      其人問裕姓氏,略飲數杯便去,心竊訝之,歸以告謐。謐曰:「我知其人久矣。吾前遊京口竹林寺,乍及門,見一人從內走出,容貌奇偉,器宇不凡,詢之旁人,乃知為劉寄奴也。」入寺,群僧譁然稱異,予問其故,僧曰:「刻有劉寄奴,醉臥講堂禪榻上,隱隱有五色龍章覆其體,眾目皆見,及覺,光始散,故眾以為異。」予疑僧言為妄,據子所見,僧言不虛。此非池中物也。」因戒門人匆盲,陰欲與裕結納。一日,謐以公事赴丹徒,便道訪裕,帶從者數人,步行至京口,適過刁逵門口,只見從眾紛紛,縛一人大樹上。刁逵在旁,大聲喝打,謐視之,乃寄奴也,大驚,喝住眾人,謂刁逵曰:「汝何無禮於寄奴?」建曰:「寄奴日來呼盧,負我社錢三萬,屢討不還,故執而笞之。」謐曰:「三萬錢小事,我代寄奴償汝,可速去其縛。」刁逵遂釋寄奴。謐執裕手曰:「吾正訪君,不意遇君於此。」裕便邀謐至家,拜謝救解之惠。
      謐曰:「此何足謝,君乃當代豪傑,何不奮志功名,而甘守窮困,致受小人之侮?」裕曰:「吾有志四方久矣,苦無門路可投。」謐曰:「前將軍劉牢之,開鎮江北,號曰北府,廣招才武之士,以君投之,必獲重用,何患功業不建。吾寫書為君先容,何如?」裕拜謝,謐即修書一封,付裕自投,便將三萬錢還了刁送逵,厚贈其資而去。裕從此怨逵而德謐。但未識裕去投軍,果得牢之重用否,且候後文再講。晉祚將衰,王位無常,權奸繼起,社稷之畿,傾者數矣。
      孝武繼統,差強人意,乃正人凋謝,沈酣曲櫱,致斃於數宮人之手,亦可哀矣。道子久有窺伺之心,不得已而扶立安帝。然大權獨握,與國寶諸人,朋比為奸,而又一無才略,徒以酣飲為事。王恭、殷仲堪興兵誅之宜矣,乃亦不知大義,只誅國寶以了事。則其所爭不過意氣之私,非為國家也。內外無紀,卒啟寄奴。太史公曰:「為賢者驅除難耳。」《傳》曰:「天之所興,誰能廢之?」信哉。
      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