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仙得道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借龍丹仙人助孝子 起貪念惡吏索神珠
  • 第二回
      兩點龍淚灑成望娘灘 一柄仙劍刺破篾龍眼
  • 第三回
      試道心特設迎龍閘 解凡體投入孝女懷
  • 第四回
      受謗言不夫而孕 明心跡烈女投河
  • 第五回
      錢塘江龍游傳古蹟 東海岸徒弟覓師尊
  • 第六回
      爭意氣二龍搶珠 鬧上界玉帝求賢
  • 第七回
      說份上名師救高徒 提往事老鼠化蝙蝠
  • 第八回
      老蛟登岸毀福德 月老下海作龍媒
  • 第九回
      邀天眷實授龍王 博庭歡假制螺肉
  • 第十回
      鰥夫驚豔 田螺報恩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遷怒迷人蛟龍泄恨 法師收妖當場出醜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文美化身驅妖孽 仙賜被攝入御園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試心田少年立志 全孝道三姐善言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夫妻雙修道 骨肉生異心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千載老狐說明因果 少年公子斬斷俗緣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孝子下海訪螺母 狐仙入宮謁龍王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孫仙賜海中見母 張果老轉世成丹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金山成古蹟報德在來生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為修仙不辭險阻 因求道反遇妖魔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老祖下凡救世 李玄脫險成仙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日觀峰收妖為僕 紫霞洞女怪劫經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成功參老祖 得道省雙親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投清流孝子殉慈母 施大法仙人拯危難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李仙人施術儆淫暴 楊孝子感德入玄門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說偈語老君示因果 遭火劫李玄失法身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借體附魂化成鐵拐 背師喪母哭倒仙徒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施仙法楊母重生 應聘請李仙下海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螺仙奉旨建道場 蚌精開腹宴群妖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攝魂瓶難藏仙體 葫蘆洞慣弄妖精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償夙債螺殼作道場 攻異己蚌腹擺擂台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蚌宮鬥法 葫蘆藏仙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鬥法術悶葫蘆打破 生意見蚌殼精歸降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大戶竟被妖戲 謔土地演說鬼打牆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裸群女神牛肆毒 放鐵砂仙法有靈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何仙姑奉旨入世 趙公子糾眾調情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辱仙姬公子受侮 護義子權閹求君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諫暴君仙姑發善念 擒大豹小孩奮雙拳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好身手制伏猛獸 真功夫感悟神童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酒罐能裝鐵拐 葫蘆悶住仙姑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說前生人畜有世誼 破疑團新友即故知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為防胡暴君造長城 因迎客小孩遇怪物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鍾離權遇神獸 帝君得高徒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見老妖鍾離權用計 保丈夫孟姜受災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幽州地師徒談往事 東海中徐福立新邦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法寶誤用幾惹大禍 金針發去立奏奇功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泥團鑽出腦袋 頑仙隱入耳朵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仙狐戲弄何仙姑 暴兵臠割孟姜女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姜女肉質化銀魚 孟婆亭中留龍魄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紫霞洞中仙師談因果 娑婆樹下雄王變匠人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懲暴君月中鋸巨木 憐故主靈府即情關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填城堙誓言終有應 締新歡好事竟成空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論電力萬方如一面 傳玄經諸弟各殊緣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費長房因憤開殺戒 二郎神下世儆凶橫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費長房奉令治鬼 玄珠子受任防蛟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防後患收聚浙江潮 悟前生勘透人世夢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王小姐勸夫修道 胡舅爺助姊為奸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遭家難椿萱歸樂土 惑名利夫婿戀紅塵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下狠心狠婦施辣手 動義憤義僕抱不平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為謀財先須害命 因救主反被惡名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雷電逞威誅惡奴 神仙施法救高徒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李鐵拐訪晤玄珠子 王月英試察藍采和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一蟒攀兩山劈山成路 孤身訪大道為道捨生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土地廟暢談玄理 溫柔鄉引誘道童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王月英計探藁砧東方朔智竊蟠桃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歲星弄狡請君入甕 守吏誇口不打自招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聖母回山明冤案 鬼吏徇情借貞魂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張幕借魂妖物欺主 救徒助法神仙下凡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受官法了結偷桃案 煉穢鏡打破遮眼球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拐仙首創歸屍 淑女誤嫁蛟精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顯原形嚇煞泰水 得夢兆打破疑雲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吐真情妖人誘賢婦 傳邪術平地起風雲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正道破邪神諸仙施法 一桶盛半海蛟妻復仇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婆心勸化頑婦 一口吸盡海洋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何女執迷受鎮壓 張仙惻隱賜水光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大井巷仙人留古蹟 白雲山鬼吏訪名師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藍采和長歌諷俗客 費長房短見入歧途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求仙人反上仙人當 制鬼物竟被鬼物迷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重九登高狗眼避疫 鬼王入坑進士受欺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鬼迷張天師手印失效 喝醒鬼打牆遺矢有靈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發預言張天師被廢 踐前約呂純陽誕生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呂祖高論驚老父 鍾仙吟句儆賢徒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作棒喝點醒迷境 發偉論傾倒真仙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桃花山犬祟王小姐 夏口鎮狗咬呂洞賓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受友托嫦娥傳青鳥 奉帝命星主殖月球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責親妹二郎動怒 還情債聖母遭災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救聖母借用琉璃屋 送嬰孩特制寶蓮燈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月老作和事老 二郎收哮天犬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迷途忽聞奸殺案 深宵瞥見鬼魂來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下廬山治姦夫淫婦 入幽谷得福地洞天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白蛇初報放生德 神仙還有未了緣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鳴鶴峰見師父 天平山訪狐仙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儆淫凶倭邦傳災震 造劫數老郎隱梨園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葉法善虔謁張果老 呂純陽三試白牡丹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倒騎驢背果老顯靈應 追償俗債呂祖度情人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攻異端文公黜道教 降霖雨湘子顯神通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造酒借花兩試仙法 藍關秦嶺九度文公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蕩鞦韆只在銅錢一眼 救慈母了結塵世孽緣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白蛇歷劫成正果 孝子割臂遇神仙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軋神仙留姑蘇佳話 望仙橋為西子增光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八仙過海海面起戰禍 二龍歸天天府慶昇平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借龍丹仙人助孝子 起貪念惡吏索神珠

      列公聽者,從來說:「神仙們本是凡人做,只怕凡人心不堅」。可見仙凡二途,原是一個來頭。既有凡人,怎見得沒有凡人修成神仙。列公不信,讓著書人說點證據出來,給大家研究研究如何?自來神仙甚多,而神仙中最為世人所共知共聞,人人敬仰的,尤莫如八洞神仙。今人大概簡稱他們為八仙。
      著書人自幼好道,曾經讀過許多世不輕見的天庭秘笈,海上奇書。肚子中著實收藏了許多神仙故事。怎奈人事太生疏了,說將出來,未必動人信仰。還是摭舉八仙得道始末,和種種實事顯跡來談論一下。此等事跡,或為婦孺所詳,或有古蹟可憑。
      顯見著書人不是撒謊兒哄人罷!
      說那八洞神仙的修真得道。始於何時,經歷多少年代,包含若干情事,正似一部二十四史,不曉從何說起。經作書人很費了一番苦心,才覓到一個小小端緒。列公們可曾聽得古今傳說,有句什麼二龍治水的故事兒麼?這事說起來平淡無奇,不道經作書人仔細考查的結果,竟和這八仙歷史,有些小小的關係。按著事從跟腳起的規矩,要說八仙之事,竟不能不借重這兩位龍君,作個開場的引子。
      原來這兩條龍,一在天之西,一在海之南。當那太古之時,南贍部洲西方一帶,都是很大的澤國。其地稱為灌口,是玉帝外甥二郎神所封之地,所以稱為灌口二郎。如今四川地方,還有一個縣分,名叫灌縣,就是這個出典了。那時候,二郎神鎮守灌口一帶,時顯靈異。附近水陸居民,無不虔誠奉祀,神廳中香火,不消說,是盛極的了。誰知那水國之中,向來有條老龍,因懼二郎神威,終年不敢出頭,只在海中潛身修煉,得壽萬千年,已成不壞之身。二郎神神通極廣,只消慧目一觀,神機默運,這海底海面之事,沒有一件瞞得他耳目。也因此龍苦修已久,既不敢出來害人,何苦和他作對!所以裝個馬虎,不去理會他。這日也是合當有事,那岸上有個孝子,姓平,名和。
      自小來便沒了父親,只剩寡母王氏,守節撫孤,把他養成一個勇健兒郎。偏偏王氏因作工過度,把一雙眼睛都弄瞎了。平和千方百計,求神拜佛的,想要治好母親的眼。可總沒有效果。
      不覺大怒道:「我娘這樣好人,為何得此慘報?可見天道是靠不住的!神佛是沒靈感的!」這樣一來,便把一個好好的孝子,激成了一種憤懑躁烈的脾氣。不過王氏病已難治,他兒子如何發急,兀自沒有用處。這平和惱怒多時,也竟無計可施,只有刻苦勤勞,掙了錢鈔,奉養這位慈母。王氏雖然瞎了眼睛,卻得兒子如此孝順,心中也就寬慰了不少。常常聽得兒子怨天尤人那種不平的說話,兀自懇懇切切地訓誡他。平和因此稍知斂跡。每天除了作工養母之外,絕不敢多跑一步路,多說一句話。
      王氏益發喜悅,便對平和說道:「兒呀,我雖瞎了雙眼,有你這樣兒子,本來用不著我自己出去賺錢,就沒了眼睛,也害不著什麼!」平和道:「娘休這般說,兒子孝順父母,都是應分之事。像娘一生忠厚貞節,還得這等毛病,那是不應分的!兒子要能上天入地,無論如何,必要查明這個原因。弄些仙藥,治好娘的眼睛,才肯甘休!」王氏只當他是一句孩子話,也便一笑置之。不道平和一面勤力做工,一面仍是到處訪問,可有醫治瞽目的法子。
      這天因家中柴草已盡,一早入山,砍了些枯枝,背在肩上,慢慢下山回來。行至半山中間,忽見一個道人,相貌清奇,神情飄逸,行動之間,似有一種祥光瑞氣,裹住他的身子。平和料他有些來歷,慌忙丟下柴,上前唱個肥喏,問道:「仙長何來?」那道人笑道:「我不是仙人,只能替人醫治病痛,算個走方的醫生罷了!」平和聽說,心中一動,忙問:「不知仙師可能醫治多年的瞽目?」那道人答道:「百病都治,只除瞎子不醫!」平和聽了,不覺呸了一聲,拾起柴枝,架在肩上要走。
      道人笑道:「你這孩子,怎恁般性急!」平和道:「我家只有一個老娘,我娘身體都好,就只雙目失明,偏你這道人百症皆治,不醫瞎子,分明好像有意和我作對一般,我還和你講什麼來!」道人又笑道:「我雖不醫瞎眼,可知還有一個專醫瞎眼的先生,我不舉薦與你,你卻何處去尋!」平和見說有這等醫生,忙又丟下柴,向道人打躬說道:「小子實因出來久了,怕老娘盼望,所以急於回去。方才言語失檢,道長休怪!道長出家人慈悲為本,既有這等醫生,千乞告訴小子,好去上門請他。
      果能醫好我娘,一則是仙長陰功,二則小子必要重謝仙長呢!」道人點首笑道:「你一個窮人,一天到晚,掙錢養娘,還不得寬裕,怎說謝我的話。倒是出家人慈悲為本,這話卻有些道理。
      也罷!你我在此相逢,多少有點前緣,貧道也敬你母子節孝,指示你一個去處罷!離這山三十五里大水之中,有條孽龍,修煉甚久,每天子午二時,一定昂頭水面,吸取日月精華,口中噴出紅珠一粒,光照水面,閃爍晶瑩,乃是他煉成的丹。你可前去伏在水邊,等他噴珠之時,念一句庵哩烘哩烘的咒語,用手一招,此珠必飛至汝手。可急藏回家中,掛之室前,憑你愛甚要甚,只須向珠默祝,都可應念而至。至於你母眼病,只須一觸珠光,便能回覆從前光明,包他一輩子再不眼瞎。」平和已知這位道者必是仙人,聽了這話,拜伏於地。道人笑著扶他起來,說道:「不必多禮,牢記咒語,必可得手!老龍見珠入你手,必來搶奪。彼時有我在暗中幫你,不致誤事。放膽去吧!」說畢,一陣風起,那道人化陣金光,瞬息不見。平和大為驚異,忙又望空叩謝。肩柴而歸,因恐母親膽小,卻不對他說知。候到晚上三鼓向盡,獨自一人,出了後門,如飛趕到道人指示的所在,找了一個蘆葦叢中,把身子蜷伏起來,連呼息也不敢透,只呆呆的望著水中,直至子時光景。果見一陣紅光,從水底直透水面,驚得那些魚蝦之類,紛紛逃開。那紅光升上水面,有一丈多高,向著月光,一上一下,一高一低的升沉著。同時似有一種白如銀、淡如煙的稀霧,圍住紅光。平和哪有工夫去瞧那水底的龍身,一見紅珠,喜歡得幾乎跳將起來,慌忙鎮定神思,默念一句「庵哩烘哩烘」。一面伸手向紅珠一招。一霎時間,覺那紅光向眼前直飛過來,幾乎連眼睛都睜不開了。平和顧不得死活,拼命伸出兩手,想要圍住紅光,探取紅珠不料紅光漸少漸稀,自己手中卻似握住一物,仔細一瞧,不是那粒晶瑩閃爍光芒四射的紅珠是什麼。平和這一喜,更是非同小可,待要起身出來,忽地一陣狂風,向這蘆葦深處卷將過來。一霎時,天昏地暗,月色無光,耳中只聽得轟隆之聲,宛如雷鳴一般,只在平和頂門上盤旋下來,嚇得平和握珠伏地,只叫「仙師救命!」「仙師救命!」猛可裡聽得空中有人喝道:「孽龍不得無禮!聽我法旨,我乃九天縹緲真人,汝修煉多年,不成正果,又念平和孝心格天,特借汝丹,救彼母親,兼立功行,普濟世人。你失丹之後,軀殼不保,生魂可仍在此間,切不可離開一步,三年之後,他應逢災難。彼時魂托汝身,汝倆合身為一,自有一番功果。你和平和各得其所,正是一舉兩得。此時不必相仇!」說罷,風定雷止,依然一輪皎月懸掛太空,照耀得萬頃煙波,光明皎潔。只見紅珠出現之處,水面現出一個老龍頭,望空點了幾點,躲下水去,一點聲形都不見了。平和也慌慌忙忙,恭恭敬敬叩了幾個頭,爬出蘆葦,挾珠歸家。
      此時東方發白,紅日高升,他娘正在牀上摸摸索索地披衣起身哩。平和不敢驚動,仍和平日一般,走進他娘房內,剛叫了一聲。他娘忽然把眼睛睜了一睜,道:「孩子,你手中捏的什麼?這般紅紅的,真是好看。」平和見娘已能見物,驚喜巳極,卻不及稟明原因,先把紅珠取出,向他娘面前一晃,他娘猛可地立起身來,大聲說道:「我的兒,你從哪裡弄來這個寶貝,我一見此物,兩眼大明,竟比年輕時候還來得個爽利明澈咧!」說時,伸手向平和要這珠子。平和忙說:「娘且莫性急,這寶貝可不是這麼玩法,待孩兒想個法子,將他懸掛起來,娘可時時看他,包你一輩子眼目清明,不再會生出病痛來。」他娘依言,跟著平和一同走至中堂,看平和把珠子用線拴好,掛在中間,便有一團紅光照徹內外。從此以後,不但王氏眼病若失,母子倆身體、精神,都覺得十分爽健,十分快活。而且,這珠子真可稱得上如意珠,無論需要什麼東西,只要對他默默地禱祝一遍,這需要的東西,自然會出現在屋子裡,真是取之不完,用之不盡。家中得此有力扶助,母子倆衣食一切,都用不著憂慮了。
      偏這平和性情奇怪,家中雖有此寶,他卻一天不肯偷閒,仍和日常一般勤苦作工,風雨寒暑,概不休息。
      一天,王氏對他說道:「兒呀,這如今得天之幸,你我衣食無虧,生活有著,你的年紀不小,也該留心訪尋一位有才有貌的姑娘,早早完了婚姻之事,也好叫我了卻一件大願。」平和聽了,答道:「母親慈命,孩兒敬當遵從。怎奈孩兒自蒙仙人賜珠,治癒母親目疾以後,曾許下一個大願,要立下五百功行,才敢講到婚姻之事。如今看看過了一月多了,也曾出入留心,並沒什事可容孩兒施展的,這便怎樣?」王氏見說,猛可醒悟道:「孩兒,那也不難,想仙家至寶,原為濟世之用。我兒既然得之,還該公之於人,不但自己積德,也替那位仙師和老龍爺立些功行。」一句話還沒說完,歡喜得平和直跳起來道:「畢竟是娘的見識高,孩兒怎麼竟想不到!如今孩兒就去做個走方的醫生,凡人有難治之症,只用紅珠一照,包他祛病延年;再有貧苦人家,衣食不敷的,孩兒還可默禱紅珠,把些銀米與他。恁地時,不上一年,敢則立了千把件好事了。」王氏連說:「很好!我兒見義勇為,不可怠慢!既已想著,即日就去試辦,看行得行不得!」平和笑道:「寶貝是不認人的,既能治母親之病,自然也能治別人的疾;既能照應我娘兒,又能救別人的困苦。」王氏笑道:「恁地時卻不是好!」於是平和也不去做工了,天天挾著紅珠,往來遊行,凡是有病的人,經他把珠光一照,病人得了寶氣,無不痊癒。
      先是專替近村之人醫治,後來大家傳說開去,竟有遠道之人,不遠千里前來求治。平和一心濟人,不但不取銀錢,就是送來禮物,不能推辭的,也分送給村中貧困人家;還有些誠實規矩的人,因時運不濟,弄得生活艱窘的,便向紅珠求點銀米送他。如此一來,不消三年工夫,這平和大善士的名氣,早鬧得遠近皆知。而且平和性情爽直,從不曉得撒謊欺人。人家問他怎的一旦學得恁般本領,他便說,都是紅珠之力,自己是一點不知道的。再問他何處得此紅珠,他也總不相瞞,老老實實告訴他們。因此便惹動一個人的注意。這人非他,便是灌口地方的官長,姓毛,名虎。聞得自己治下有此異事,便想傳那平和一問,要是果有此寶,當以官長勢力,向他要這珠子。想定主意,就和妻子胡氏商量。胡氏喜道:「若有此寶,可先著他治好我女兒的病,寧可多化些銀子,向他買了來。若是一味用強,恐惹百姓議論。」毛虎依言,打發兩個差人,下鄉來傳平和。平和問起原因,差人說:「本官小姐患癡迷之症,聽說府中有治病的神珠,特請先生揣去,治好小姐之病,自有重報。」平和辭別母親,就要前去。王氏聽到官中相召,不覺皺眉道:「孩兒,這官場之事,不是容易幹的。此去務要小心在意!」平和應聲:「曉得!」跟了差人,同到衙門。
      毛虎聽說請到了神珠醫生,心中大悅,親自出來,以禮相待。動問得珠緣由和此珠功效。平和從直稟告過了。毛虎聞言,也還似信非信,便請他進去醫治小姐之病,平和相隨入內。見那小姐面白如紙,目定神迷,分明是妖鬼附身。平和取出紅珠,向他一晃。這珠原是靈物,那些山精野鬼,怎能擋得這等靈光。
      但聽「阿呀」一聲,這小姐向後就倒。平和收了靈珠,小姐又蹷然而起,見父母都在一邊,不覺大哭道:「爹娘啊,孩兒好苦也!」毛虎夫妻都喜歡得說不出話來,齊向平和拜謝道:「小女自得此病,已有半年,不省人事,就是家中親人,也不大認識。今蒙先生神物一照,立時清醒。先生真我家恩人也。」平和忙著謙遜。這小姐自言:「春間在後花園玩耍,忽然一陣腥風,觸鼻而暈。以後所作所為,全沒主意,也不曉什麼道理。」平和道:「這不消說,是一種什麼妖精,附小姐身體,來享人間福食。」毛虎把平和請出外廳,酒筵款待。席間,動問平和可肯將此珠出賣。平和笑道:「小民雖得此珠,卻不能算是自己的。將來期限一滿,少不得仍由仙師收回,還給老龍。小民斷然不得擅賣。就是老爺得去,也不能久長,何必多此一舉呢!」毛虎只當他是推托的話,再三懇商。平和究是孩子心性,怫然而起道:「小民得此神珠,先為醫治家母眼症,後來才替別人治病。左右不過藉此立點功德,從來也不曾得過人家一點好處。若是放在老爺府中,老爺哪有閒空時間替人治病,卻不辜負此珠。老爺是大貴之人,穿的、吃的、使的、用的,哪一件兒不遂心。就得此物,亦不過將來珍藏起來,究竟有什麼用處,卻不耽誤了小民行道的功德。似這等損人不利己的事情,我勸老爺少做為是!」毛虎聽了,不覺大動肝火,便命差人將平和捉住,搜出他的珠子,免他妖言惑眾,弄出不軌之事。平和見眾差上前來捉,心中大怒,立刻離席而起,伸起右足,踢翻了一人。又一拳,打倒了一人。眾差發聲喊,各持兵器,一擁而上。
      平和恐怕有失,取珠在手,大呼道:「老爺不必動怒!眾位哥,也不必廝打,聽小人一言。」毛虎只當他願意獻珠,忙命眾人且慢動手,看他有什麼話。只見平和從容稟道:「老爺是小的長官,老爺有命,小人怎敢違背!怎奈此珠委實不是小人所能久占。小民若擅獻老爺,將來仙人責備,老龍索取,小民也逃不過一死,還不免負一個監守不慎的罪名?若是依了老爺之意,也不能出得衙門,總是一死,小民寧願死在老爺貴衙之內。死後有知,還能求諒於仙師。老爺不信,請看小民立刻把此珠吞下肚去。小民當然不能活命,就是一時不死,任憑老爺刀斬斧砍,小民不敢有怨言。」說罷,張開口,把顆大如李子、紅如丹霞的紅珠,塞了進去。一仰頸,咽的一聲,滑入腹中。毛虎忙命眾人快搶,卻已來不及了。只見平和顏色大變,面如金紙,眼若銅鈴,向外面直走出去。毛虎不敢攔阻,由他出了衙門。
      平和一口氣趕回家中,見了他娘,伏地大哭道:「我那苦命的娘啊,孩兒如今再不能侍奉你了!」王氏大驚問故。平和只說得一句:「紅珠已入腹內!」王氏不等他說完,已嚇得面如土色。匆忙之中,不擇言語,只說:「怎麼好,珠是龍丹,丹入兒腹,是要變龍的呀!」一語未完,猛地狂風大起,烏雲四合。
      王氏只覺眼前金光萬道,神眩目迷,半空中似有龍鳴之聲。定睛一望,果見一條金龍,婉蜒上下。再瞧平和,已不知哪裡去了。不知平和化龍以後,有何怪事,卻看下回分解。


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