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湘子全傳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雉衡山鶴兒毓秀 湘江岸香獐受譴
  • 第二回
      脫輪回鶴童轉世 談星相鍾呂埋名
  • 第三回
      虎榜上韓愈題名 洞房中湘子合巹
  • 第四回
      灑金橋鍾呂現形 睡虎山韓湘學道
  • 第五回
      砍芙蓉暗諷蘆英 候城門眾譏湘子
  • 第六回
      棄家緣湘子修行 化美女初試湘子
  • 第七回
      虎蛇攔路試韓湘 妖魔遁形避真火
  • 第八回
      菩薩顯靈升上界 韓湘凝定守丹爐
  • 第九回
      韓湘子名登紫府 兩牧童眼識神仙
  • 第十回
      自誇詡龜鷺罹災 唱道情韓湘動眾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湘子假形傳信息 石獅點化變成金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退之祈雪上南壇 龍王躬身聽號令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駕祥雲憲宗頂禮 論全真湘子吟詩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闖華筵湘子談天 養元陽退之不悟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顯神通地上鼾眠 假道童筵前暢飲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入陰司查勘生死 召仙女慶祝生辰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韓湘子神通顯化 林蘆英恩愛牽纏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唐憲宗敬迎佛骨 韓退之直諫受貶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貶潮陽退之赴任 渡愛河湘子撐船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美女莊漁樵點化 雪山裡牧子醒迷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問吉凶廟中求卜 解饑渴茅屋棲身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坐茅庵退之自歎 驅鱷魚天將施功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苦修行退之覺悟 甘守節林氏堅貞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歸故里韓湘顯化 射鶯哥竇氏執迷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呂純陽崔家托夢 張二媽韓府求親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崔尚書假公報怨 兩漁翁並坐垂綸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卓韋庵主僕重逢 養牛兒文公悟道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墨尿山樵夫指路 麻姑庵婆媳修行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人熊馱韓清過嶺 仙子傳竇氏玄機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香獐幸脫離水厄 韓林齊證聖超凡
  • 辭典

      方玄黃之剖也,混元一氣,醞釀開先。天地得之以貞觀,日月得之以貞明,星辰得之以貞朗,雷霆得之以發聲,霞雲電火得之以流光,草木得之以華實,鳥獸得之以為聲音毛質,蟲魚得之以為鱗介蠕動。或騫而飛,或妥而行,或五色絢耀而八音鳴和。以至龜以善息,歷世長存;鶴以藻神,沖霄遐飛。非是氣,孰能使之哉!然山以是而恒峙,水以是而恒流,而山水時有崩潰溢涸者,以氣時有滯鬱而不通也。人得是氣,並生兩間,有以御之,則玄都配極,絳節高居。若失其御,則如喪將之兵、朝露之霧,委頓枯槁,繭而且死。慾望長生,得乎?故曰:共工不觸山,蝸皇不補天。乃世有號為神仙者,聰明得氣之先,玄微窮氣之妙。機變化化,渾萬象以冥觀;道極生生,控六龍而靈矯,覺廣劫之大夢,辟群愚之重昏。是以翩翔九有,苦海靜滔天之波;容與八埏,疑山息炎崐之火。乘翠鳳於丹丘,蹤神奇而超世;馭斑麟於玄圃,跡稀有而越人。朝游圓海,夕宴方渚,絕粒茹芝,後天不老。譬如峰巒嶺島,木聳翠而不凋;苑囿園林,草長榮而秀植也。爰稽赤牒,發金記於五圖;夷考紫文,泄丹經於九籥。
      有仙湘子,係出昌黎,際唐憲宗之盛時,為韓文公之猶子。術解三真,方明八石;外珍五曜,內守九精。雲裝解黻,馴登無上之仙梯;煙駕飛鳧,圓證一真之道果。第名不載于家乘,事不外於傳記,閱公之文集,有祭十二郎文而無其人;參公之題詠,有雲橫秦嶺句而虛其目。只以朦師瞽叟,執簡高歌;道扮狂謳,一唱三歎。熙熙然慊愚氓村嫗之心,洋洋乎入學究蒙童之耳,而章法龐雜舛錯,諺詞詰屈聱牙。以之當榜客鼓枻之歌,雖聽者忘疲;以之登騷卿鑒賞之壇,則觀者閉目。
      今之傳湘子者,豈有得於神氣之奧,因駕長年之永轍,而托湘子以宜泄其梗概耶?抑果有是湘子而借其事以吐胸中之奇耶?仿模外史,引用方言,編輯成書,揚榷故實。閱歷疏窗,三載搜羅。傳往跡,標分殘帙,如於目次;布新編,文章奇詭,筆縱意宏。識記博洽,鋒毫藻振。溯靈毓於雉衡山,源原有自;奪胎氣於白鶴侶,化育無窮。脫輪回而名高星相,強合巹而永證無生。灑金橋,候城門,頭頭見道;砍芙蓉,化美女,在在傳神。真火馘妖魔,知丹爐之能守;牧童識神仙,見道情之動人。點化石獅,祈求瑞雪,顯神通之廣大;手招龍聖,足駕祥雲,昭變幻之周圓。善養元陽,雪地鼾眠非浪跡;逍遙地府,情緣擺脫是良因。迎佛骨於禁中,如來顯化;渡愛河於半路,美女醒迷。卜身世之吉凶,驅鱷魚之兇暴;苦修行而有益,歸故里以還真。托夢求親,一枕黃粱猶未熟;假公報怨,三人成虎竟罹災。幸主僕之重逢,木公引路;喜姑媳之交勗,金母調情。人熊皈心聽命,妖獐脫厄成神。析卓韋沐目之秘文,窮人天水陸之幻境;闡道德性命之奧旨,昭幽明神鬼之異聞。分合不相牴牾,首尾不為矛盾。有三國志之森嚴、水滸傳之奇變,無西遊記之謔虐、金瓶梅之褻淫。謂非龍門、蘭台之遺文不可也。工竟殺青,簡堪縹綠,國門懸賞,洛邑蜚聲。
      時天啟癸亥季夏朔日,煙霞外史題於泰和堂。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