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仙外史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西王母瑤池開宴 天狼星月殿求姻
  • 第二回
      蒲台縣嫦娥降世 林宦家后羿投胎
  • 第三回
      鮑仙姑化身作乳母 唐賽兒誕日悟前因
  • 第四回
      裴道人秘授真春丹 林公子巧合假庚帖
  • 第五回
      唐賽兒守制辭婚 林公子棄家就婦
  • 第六回
      嫁林郎半年消宿債 嫖柳妓三戰脫元陽
  • 第七回
      掃新壟猝遇計都星 訪神尼直劈無門洞
  • 第八回
      九天玄女教天書七卷 太清道祖賜丹藥三丸
  • 第九回
      賑饑荒廉官請獎 謀伉儷貪守遭閹
  • 第十回
      董家莊真素娥認妹 賓善門假端女降妖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小猴變虎邪道侵真 兩絲化龍靈雨濟旱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柳煙兒捨身賺鹿怪 唐月君為國掃蝗災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邀女主嵩陽懸異對 改男妝洛邑訪奇才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二金仙九州遊戲 諸神女萬里逢迎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姚道衍倡逆興師 耿炳文拒諫敗績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王師百萬豎子全亡 義士三千鐵公大捷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黑風吹折盛帥旗 紫雲護救燕王命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陳都督占讖附燕王 王羽士感夢迎聖駕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女元帥起義勤王 眾義士齊心殺賊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太陰主尊賢創業 御陽子建策開基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燕王殺千百忠臣 教坊發幾多烈女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鐵兵部焦魄能誅衛士 景文曲朽皮猶搏燕王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鮑道姥賣花入教坊 曼陀尼懸珠照幽獄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女無師延攬英雄 諸少年比試武藝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真番女賺馘高指揮 假燕將活擒茹太守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仝淳風義匿司公子 高監軍計襲萊州府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黑氣蔽天夜邀剎魔主 赤虹貫日晝降鬼母尊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衛指揮月明動寨 呂軍師雪夜屠城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設玉圭唐月君朝帝朔 舞鐵鍬女金剛截仙駕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呂軍師獻馘行宮 唐月君燕饗諸將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驪山老姥徵十八仙詩 剎魔公主講三千鬼話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兩奇兵飛救新行殿 一番騎廛戰舊細君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景公子義求火力士 聶隱娘智救鐵監軍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安遠侯空出三奇計 呂司馬大破兩路兵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兩皂旗死生報故主 二軍師內外奏膚功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唐月君創立濟南都 呂師貞議訪建文帝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帝師敕議內外官制 軍師奏設文武科目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兩軍師同心建國 一公子戮力分兵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美貞娘殺美淫宮 女秀才降女劍俠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濟寧州三女殺監河 兗州府四士逐太守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呂司馬謁闕裡廟 景僉都拔沂州城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僇敗將禍及三王 蠱謠言謀生一劍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衛指揮海外通書 奎道人宮中演法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十萬倭夷遭殺劫 兩三美女建奇勛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鐵公托夢定切蒼黎 帝師祈霖恩加仇敵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帝旨賜諡殉難臣 天緣配合守貞女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幸蒲台五廟追尊 登日觀諸臣聯韻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煉神針八蠟咸誅 剪仙蓑萬氓全活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鄭亨爭將當先喪律 景隆克帥落後褒封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蒲葵扇舉掃虎豹遊魂 赤烏鏡飛驅魑魅幻魄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鬼母手劈奎道人 燕兒腰斬李豎子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訪聖主信傳虞帝廟 收俠客梟取燕朝使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兩句詩分路訪高增 一首偈三緘貽女主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航海梯山八蠻競貢 談天說地諸子爭鋒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震聲靈遣使議讓位 懾威風報聘許歸藩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張羽士神謁天師府 溫元帥怒劈靈猴使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九魔女群攝地仙魂 二孤神雙破天師法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待字女感夢識郎君 假鋪卒空文揭開府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預伏英雄堅城內潰 假裝神鬼勍敵宵奔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高郵州夫婦再爭雄 廣陵城兄弟初交戰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劍仙師一葉訪貞姑 女飛將片旗驅敵帥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姚道衍設舟誘敵 雷一度落水歸神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三義士虎腹藏兵 一將軍龍頭殺賊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方學士片言折七令 鐵先生一札服諸官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兩猿臂箭賭一雄州 一虎兒刀劈兩奴賊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譚都督夾睢水立重營 鐵元帥焚浮橋破勍敵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一客誅都閫藩司 片刻取中州大郡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呂軍師占星拔寨 谷藩王造讖興戈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三如公子獻雄郡 二松道人縛渠魁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逞神通連黛統妖兵 賣風流柳煙服偽主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范飛娘獨戰連珠蕊 劉次雲雙鬥苗龍虎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妖道邪僧五技窮 仙姥神尼七寶勝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奉正朔偽主班師 慕金仙珠娘學道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兩首詩題南陽草廬 一夕話夢諸葛武侯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慕嚴慈月君巡汴郡 謁庭闈司韜哭冥府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唐月夢錯廣寒闕 梅婢魂歸孝謙主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燒崗山火攻伏卒 決湘江水灌堅城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呂軍師三敗誘蠻酋 荊門州一火燒佷賊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神武廟雙建帝師旗 偃月刀單梟燕帥首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吳侍講十年撫孤子 呂師相一疏苊名臣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卜兌卦聖主驚心 訪震宮高人得病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收英才六科列榜 中春闈二弟還家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建文帝敕議君臣典禮 唐月君頒行男女儀制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呂師相奏正刑書 高少保請定賦役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大救凶災剎魔貸金 小施道術鬼神移粟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姚少師毒計全憑炮火 雷將軍神威急顯雲旗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少師謀國訪魔僧 孀姊知君斥逆弟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二十皮鞭了夙緣 一枝禪杖還惡報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白鶴羽士銜金棟凌霄 金箔仙人呼紅雲助駕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丹青幻客獻仙容 金剛禪魔鬥法寶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剎魔聖主略揭翠霞裙 火首毗耶永墮紅玉袋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狀元正使現五色花臉 畫士中書變兩角狼頭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申天討飛檄十大罪 命元戎秘授兩奇函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燕庶子三敗走河間 司開府一戰取上谷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劉元帥破堅壁清野 譚監軍獻襄沙渡河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孛夫人暗施毒蜮妖蟆 太陰主小試針鋒劍炁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坎藏水火生紅燄 土合陰陽滅白波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北平城飛玄女片符 榆木川受鬼母一劍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嫦娥白日返瑤台 師相黃冠歸玉局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忠臣義士萬古流芳 烈媛貞姑千秋表節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西王母瑤池開宴 天狼星月殿求姻

      女仙,唐賽兒也,說是月殿嫦娥降世。當燕王兵下南都之日,賽兒起義勤王,尊奉建文皇帝位號二十餘年。而今敘他的事,有關於正史,故曰《女仙外史》。請問:安見得賽兒是嫦娥降世?劈頭這句話,似乎太懸虛了。看書者不信,待老夫先說個極有考據的引子起來。
      宋朝真宗皇帝,因艱於嗣胤,建造昭靈宮祈子。誠格上天。玉帝問仙真列宿:「誰肯下界為大宋太平天子?」兩班中絕無應者,止有赤腳大仙微笑。上帝曰:「笑者未免有情。」遂命大仙降世。誕生之後,號哭不止,御醫無方可療。忽宮門有一老道人,自言能治太子啼哭,真宗召令看視。道人撫摩太子之頂曰:「莫叫莫叫,何似當年莫笑。文有文曲,武有武曲,休哭休哭。」太子就不啼哭。是為仁宗皇帝。此道人乃是長庚星,說的文曲是文彥博,武曲是狄青,皆輔佐仁宗致治之將相。要知成仙成佛者,總屬無情。赤腳大仙一笑,便是情緣,少不得要下界去的。然而此情又種種不同。或因乎喜,或因乎忿,或因乎恩愛仇怨,各隨其所因,便要做出釵h事來。試看古來英雄豪傑、忠臣烈士,如伍員之興吳覆楚,子房之為韓報仇,關神武之討賊伐曹,張睢陽之起兵拒寇,郭汾陽之再造唐室,岳少保之誓迎二帝,文丞相之建義勤王,沒而為神聖者,史冊所載,不可枚舉。即就建文遜國之後,諸臣殉難,有僉都御史景清,假為曲從,衣藏利刃,欲刺永樂。欽天監奏文曲星犯帝座甚急,其色赤,而景公適著緋衣,豈非明驗?東坡先生云:「其生也有自來,其死也有所為。故申呂自岳降,傅說為箕尾。」
      此理之常,無足怪者。至於女子,亦有同然。如柴紹之妻,統娘子軍而起義;朱序之母,築夫人城而拒敵;李毅之女,自領寧州印而大破苓夷。至若高涼之洗夫人為女前星,遼之蕭太后是婺宿,唐之則天皇帝是大羅天女,亦皆傳記所載,夫豈誕妄者哉?
      而今話歸正傳。按道書云:天上有一位萬劫不壞的金仙,聖號稱做王母,居於瑤池。池在東天之西偏,亦名曰西池,王母亦名曰西母。天上各有境界,東天是道祖三清及群仙所居,西天是如來佛祖及諸菩薩、阿羅漢所止,北天是玄武大帝暨眾神將治焉。吳天上帝之宮闕,則在中央而統轄南天。
      南天雖有南極老人與南斗星官,要皆在上帝統轄之內。上帝好生,敢居中而治南,有長養萬物之義。玄帝統雷霆神將,以肅殺為主,故居於北。佛宗寂滅無生,故以西方為極樂。道家以一長生為主,是以占於東方,取氣始生之義。王母所居珠樓貝闕,在瑤池之畔。此池非下界之水,乃是融成玉之精髓,溶溶漾漾,竟如酒漿一般。說話的錯了,美玉入火則愈堅,次則如石之成灰矣,怎麼融化得水來?噫,盍亦反其本而思之!美玉原是石髓所結,是以縝b石中。髓可結成玉,玉不可化為髓乎?蚌珠見月而化為津。凡物皆有相感之處,非尋常所能測識者。即如仙家之酒,名曰瓊漿玉液,要皆瓊瑤所化之髓,難道也是凡間麴米釀成的麼?那瑤池之北,有三座大殿。中間一座名碧桃殿,東名青鸞,西名石麟。三殿皆因物命名。其碧桃樹在西池之南,高八十尋有咫,俗所云蟠桃,萬年一結子者,正對中間大殿。玲瓏盤鬱,勢若虯龍,不但下界所無,即佛家之娑羅、廣寒之丹桂與夫三島之珠林瓊樹,亦迥乎不同。這是何故?只為他有瑤水浸潤:故其枝葉花葩皆帶玉之精華,在仙樹為獨冠。所結蟠桃,食一枚壽與天齊,若是三枚,能超萬劫。西母於桃熟之日開宴,止請佛菩薩、道祖天尊與上帝及諸大仙真。其餘一切仙官仙吏、海島洞府散仙、斗牛宮二十八宿,總不得與。是以歲星東方朔,每至竊食。今此一度,碧桃繁盛,倍於從前,凡散仙列宿,亦多邀請,為萬劫以來第一盛會。其時佛祖、仙真,次第咸集,唯上帝後至。遙見鑾駕雍容,御的是綠瓊輦,張的是紫雲說A星幢前導,羽葆後擁,眾仙皆俯伏遠迎。上帝先與如來、諸佛祖、三清道祖稽首而言曰:「元運告終,民生應罹兵劫三回。已命婁金宿下界,勘平禍亂,今又命天狼星下界。計民生應遭殺戮者五百餘萬。朕檢墨U籍,凡人有一事一念之善者,悉與特宥。」如來合掌云:「善哉善哉,帝德之好生也。」西王母遂請入座。向南正中釋迦如來,左是過去諸佛,右是未來諸佛,前是三清道祖,東西向皆諸大菩薩。東間上帝南向;左坐昭位,第一玄武大帝,以下皆諸天尊;右坐穆位,青華帝君第一,以下皆諸大真人。西間南向獨坐是南海大士;北向兩座,左為斗姥天尊,右為九天玄女。東向首座鬼母天尊,西向首座天孫織女,餘為太微左夫人、九華安妃、昭靈夫人、觀香夫人、月殿嫦娥、魏元君、陪蜆ㄐB段安香、何仙姑、麻姑、樊夫人、王太真、阮靈華、周瓊英、鮑道姑、吳彩鸞、雲英等女仙真。西王母陪席。其蟠桃每人一顆,上帝、三清、佛祖各兩顆,唯釋迦如來是三。佐以交梨火棗,雪藕冰桃。酒則瓊漿玉液,丹則絳雪玄霜。如來手舉蟠桃而設偈曰:
      桃有萬年子,人無百歲春。
      可憐虛寶筏,若個渡迷津?
      然後剖食。迦葉在側垂涎,阿難睨而笑之,如來即以一桃與迦葉,一桃與阿難。道祖老君亦以一枚與金銀二童子分食。時南極老人跨來之鶴,舒翼旋舞,延頸徐鳴,如中音節。而鹿亦跳躍呦呦,俯首伏地,若乞憐狀。南極笑曰:「你這兩個畜生,也想要吃這樣的好東西。」因以指爪各掐一片與之。大士見善財童子在旁注視,亦授以一枚。善財曰:「菩薩想是年老健忘了。我在西天路上做大王要吃唐僧,那時菩薩拋下個箍兒,將我兩手合住,再不得開,如何來接桃子?」大士向著眾女仙道:「這個孩子雖是牛種,到也聰明。只是他學好之心卻還未定,是以至今箍住他雙手。」眾女仙皆各稱善,大士將手一指,善財兩手分開,接去桃子。吃畢,仍舊合攏了。有嫦娥左右二仙女,一名素英,一句寒簧,是最親近的。嫦娥以蟠桃分作三分,以二小分與二仙女,一大分自嘗。王母見了,便問侍女董雙成、謝長珠:「還剩下蟠桃多少?」
      董仙女就知要與嫦娥,因答云:「往年結得少,到剩二十餘枚;今歲結得多,反剩得十一顆。」王母云:「這丫鬟慳吝!可取一個來,餘十枚留與你們分吃罷。」董仙女因檢一枚送到,王母隨遞與嫦娥道:「嫦娥,今將遠別,分外申敬一枚。」嫦娥不知所謂,只道是筵散分別的話,欠身謝道:「佛祖、道祖止有二顆,小仙何德敢承?」堅辭不受。鬥戰勝佛大言曰:「誰謂仙家無情?以我看來,比凡人還勝。請看王母剩下蟠桃,獨與嫦娥,若說不是有情,因何不多送我一顆?」如來曰:「王母送與嫦娥,禮也,非情也。猶如下界餞行一般。悟空你已成佛,何猶似舊日粗魯?」老君云:「前次蟠桃會,他一人偷食釵h,今止一個,豈能遂意?怪不得他要爭了。」鬥戰勝佛笑曰:「我這個成佛,猶之乎盜賊做了官,今日撞著了對頭。」合座皆笑。王母與眾仙亦各微笑。只有嫦娥,又聞如來餞行之言,與王母遠別二字,適相吻合,心下十分疑惑,全無笑容。大士曰:「這顆蟠桃,王母是該送的,嫦娥是該受的,不須推辭。」嫦娥只得勉強受了,便稽首大士前曰:「小仙常願皈依如來,因自愛其發,不肯遽剃,深以為慚。今願皈依大士,懇救指示未來。」
      大士曰:「要知未來,先明既往,你自省之。」嫦娥愈不能知其故,復又稽首懇請,大士乃微露其端曰:「嫦娥不記得奔月時乎?那時王母娘以丹藥賜與有窮國君后羿。爾時為國妃,竊晱其丹,因得飛身入月。獨是后羿情緣未盡,恐將來數到,不能不為了局。」嫦娥默然半晌曰:「我聞緣從情發,情亦從緣發,若一心不動,情緣兩滅。小仙在月宮清修數千年,情緣亦已掃除,不知從何而發?」大士曰:「緣有二種:好緣曰情,惡緣曰孽。情緣,如鐵與磁石遇則必合,不但人不能強之不合,即天亦不能使之不合也。孽緣,如鐵之與火石,遇則必有激而合者,孽之謂也。是則凡人多溺於其內,而仙則能超乎其外者也。嫦娥請記斯言,後當有驗。」如來曰:「善哉,大土之論姻緣也!」遂向王母合掌謝宴。
      諸菩薩、眾仙真各隨如來謝畢,先送道祖、佛祖、上帝起行,然後次第稽首而散。唯嫦娥猶向西母依依不捨,再叩未來之事。西母因示之曰:「未來須似現在,慎勿忘卻今日之會。」嫦娥載拜祗受,方驂素鸞,駕彩雲,引二仙女冉冉歸向廣寒闕下。猛見側首突出一人,逕來搶抱嫦娥。那素鸞是神鳥,知道有人行兇,從刺斜裡側翅飛退。此人卻與二仙女撞個滿懷,好漢仗也!但見他:
      頭戴星冠,燦爛晃瑤台明月;身披鶴氅,飄飄動絳闕香風。兩道劍眉濃似墨,斜飛插鬢;一雙鶻眼明於電,直射侵人。膀闊腰細,渾身有千百斤膂力;疐尾跋胡,行動有三四回顧盼。原來是斗牛宮赫赫天狼星,不分做大明國巖巖新帝主。只因好色愛嫦娥,故此潛身來月殿。
      嫦娥遠遠望去,認是天狼星,知道他心懷不良。又恐他竟行魯莽起來,抵敵不住,要用個禮來服他。時二仙女吃了驚,已飛身到素鸞之側。嫦娥授之以意,二仙女乃款款向前,斂素袂、啟朱唇道:「太陰宮仙主拜上星官:適從蟠桃會上,聞星官奉敕為大明太平天子,尚未稱賀,已抱惶悚。今駕枉臨,又失祗迎,諒星官聖德淵深,不加呵責。倘有明諭,當於翌晨擁帚候駕。天令森嚴,不宜靜夜交接,伏惟見諒。」天狼見說到理路,不便用強,遂向二仙女深深作揖道:「我奉上帝敕旨,令午刻下界。今已遲了四個時辰,豈能延至明日?煩仙女上達嫦娥:我應做三十四年太平天子,少個稱心的皇后。我今夜就要與嫦娥成親,一齊下界,二位仙娥,也做個東西二宮,豈不快活?何苦在廣寒宮冷冰冰的所在守寡呢!」嫦娥聽見,不覺大怒,罵道:「潑怪物!上帝洪恩,敕你下界做天子,乃敢潛入月宮,調謔金仙,有干天律!我即奏明上帝,決斬爾首,懸之闕下。」天狼星又陪笑道:「嫦娥,你當時為有窮國后,不過諸侯之妃。我今是大一統天子,請你為后,也不辱沒了。就同去見上帝,婚姻大禮,有何行不得呢?」嫦娥愈加惱怒,厲聲毒罵。天狼料道善求不來,便推開二仙女,飛步來搶嫦娥。嫦娥心慌,遂棄了素鸞,化道金光,飛入織女宮中。那織女是天帝之孫女,天狼星如何敢去?恐他啟奏金闕,弄出事來,即掣身竟出南天門。守門神將,已是知道奉敕的,放他下界,到洪武宮中投胎去了。
      且說織女正在水殿上欄靜坐,看這銀河,似波非波,似浪非浪,一派晶瑩滉漾,乃是西天素金之氣,流注東南,或隱或現,隨斗星而旋轉,但能沉物,不能浮物的。《漢書》上所云張騫乘槎犯斗牛,又海上老人乘槎至天河,織女與支機石而返,豈不是荒唐之語?閒話休題。其時織女方欲回宮,見正東上一道金光,直向水殿飛來。起身看時,那金光斂聚,卻是嫦娥,玉容含著微微的恚意。織女知有緣故,便請坐定,從容而問。嫦娥備述一遍。織女曰:「這廝直恁無禮!若趕到這邊來,我教神將拿住,現其原形,拴在苑樹上,與嫦娥消氣。」嫦娥道:「他怎敢到這裡?只怕下界去了。我如今劾他一疏,教他做這大明天子不成。」織女道:「事到其間,若不劾奏,嫦娥倒有不是,這是勢不容已的。但據我看來,爾頂上三,動了嗔怒,已雜煙燄,免不得也要下界去走一遭。」嫦娥道:「這不是我過犯,怎樣謫下?」織女道:「不是謫下,大約有個數在那裡。」嫦娥道:「噫!我若下界,如何能再到月宮?還求天孫為我主持。」織女道:「我不能使爾不下界,或者下界之後,我煩個女仙真來指示迷途,仍返瑤台,便亦無妨。」嫦娥悲咽道:「不期西池上佛祖、大士、王母之言,應在頃刻!」
      說話之間,素鸞與二仙女皆至。嫦娥隨謝別了織女,回到蟾宮。問侍女輩:「天狼星來,可曾進我宮內?」有好些素女齊聲回言道:「怎不進宮?還來調戲我等!直教玉兔兒將玉杵打出去,不知他還躲在闕下。」嫦娥道:「直恁無禮,怎饒得過?」隨命素英草奏,片刻成就。嫦娥看畢,竟詣紫虛闕下,恭候早朝。有頃,上帝御通明殿,見嫦娥持表,隨班晉至丹陛,已知其故,令葛仙翁接上表文。略曰:
      太陰廣寒府三羔金仙臣妾唐姮,昧死頓首頓首,具奏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陛下:竊惟天律森嚴,首戒貪淫,仙府清虛,尤期貞靜。臣姮昨隨御駕西池宴歸,不意天狼星從廣寒飛出,竟搶妾身。幸藉素鸞倒退,得脫毒手;寒簧抵住,扣問來因。天狼星大言,敕賜人間帝子,要取月裡嫦娥。凶威凜凜,竟要逼赴陽台;煞氣稜稜,輒欲拐奔塵世。而且於臣姮未歸之先,直入蟾宮,閨闥遭其蹂躪;橫行桂殿,侍女受其狼藉。此等劣惡星官,似難膺享帝福,必至殺害忠良,茶毒黎庶。即其已奉天書,尚敢故違欽限。藐天法於弁髦,狎仙規如兒戲。喪德敗檢,曠劫希聞。伏望陛下賜遣神將追還,按律處治,肅仙府之威儀,免人間之劫數。不獨臣姮蒙不朽之恩,下民亦荷無疆之福矣。姮冒死謹具奏以聞。
      帝命嫦娥至前,諭之曰:「汝奏請追還天狼,乃是常人之見,非仙真之語也。天狼之帝福,是他自己所積,非朕之所與。下民劫數,亦是眾生自己造來,非朕所罰。朕乃是順運數以行賞罰,非以賞罰而為運數也。天狼星即位之後,還有一大劫數,應汝掌主,並完夙生未了之事。若天狼星之應當受罰,自然在後,今還早著。」遂令傳旨與送生仙女,於明日送嫦娥下界。
      嫦娥大驚,含疵給D:「帝旨敢不欽遵?獨是一涉塵世情緣,便有孽債纏縛,迷亂心神,安能再返清真?臣姮哀懇聖恩,將上界最苦的差罰臣去做。即使歷劫之久,亦所甘心。」俯伏不起。上帝曰:「汝不記大士之言乎?數在,朕不能拗也。但汝有此苦衷,足見清修道力。若向前途,還能不昧靈根,去來自如矣。」時二十四諸天中,閃出鬼子母天尊,啟奏道:「嫦娥此番下界,看來為天狼星所害。臣心深為不平,願去維持嫦娥也。」上帝道:「既動此念,便是數中有名人物。但時尚未至,不可輕言。」嫦娥到此地位,心已了了,遂前跽奏道:「臣妾謫下,已知數定。但掌生民劫運,易造殺孽。凡有應行事宜,懇求聖慈明誨,俾臣妾得遵奉而行,庶免墮落。」帝乃敕誡曰:「汝去,有幾件至正至大的事,是你所應做的。如天倫崩壞,汝須扶植;人心悖亂,汝須戡正,褒顯忠節,誅殛叛佞。彰癉均得其宜,便是有扔L過。謹記朕言。」
      嫦娥叩首謝恩而退。隨向絳河闕下謁見織女,具述帝旨。織女道:「帝意極好,但將來它獢A總在爾的方寸,須牢記著。瑤池會上的女仙真,少不得有個來指導的。」嫦娥就將鬼母天尊願去的話說了。織女道:「非也,他不過暫助神通爾。有一位葛仙卿的夫人鮑道姑,誓願弘深,最肯度世。他在西池駕下。我當啟奏金母,煩他下界來,始終教育,以成大道,不愁不返瑤台也。」嫦娥再拜,謝了織女。回到月殿,與素女輩泣別。寒簧、素英皆願隨去,送生仙女止住道:「私去不得,要奉敕旨的。」二仙女牽衣痛哭,嫦娥亦不肯捨,乃作書一函,令去求天孫娘娘。又作兩箋,啟達西池王母、南海大士,不過敬謝教誨,並懇救度之意。方隨送生仙女,下界投胎。正是天上神仙降,定在人間將相家。且看下回分說。
      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