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寶太監西洋記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盂蘭盆佛爺揭諦 補陀山菩薩會神
  • 第二回
      補陀山龍王獻寶 湧金門古佛投胎
  • 第三回
      現化金員外之家 投托古淨慈之寺
  • 第四回
      先削髮欲除煩惱 後留鬚以表丈夫
  • 第五回
      摩訶薩先自歸宗 迦摩阿後來復命
  • 第六回
      碧峰會眾生證果 武夷山佛祖降魔
  • 第七回
      九環錫杖施威能 四路妖精皆掃盡
  • 第八回
      大明國太平天子 薄海外遐邇率賓
  • 第九回
      張天師金階面主 茅真君玉璽進朝
  • 第十回
      張天師興道滅僧 金碧峰南來救難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白城隍執掌溧水 張天師怒髮碧峰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張天師單展家門 金碧峰兩班賭勝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張天師壇依金殿 金碧峰水淹天門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張天師倒埋碧峰 金碧峰先朝萬歲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碧峰圖西洋各國 朝廷選掛印將軍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兵部官選將練師 教場中招軍買馬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寶船廠魯班助力 鐵錨廠真人施能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金鑾殿大宴百官 三汊河親排鑾駕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白鱔精鬧紅江口 白龍精吵白龍江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李海遭風遇猴精 三寶設壇祭海瀆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軟水洋換將硬水 吸鐵嶺借下天兵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天妃宮夜助天燈 張西塘先排陣勢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小王良單戰番將 姜老星九口飛刀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唐狀元射殺老星 姜金定囤淹四將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張天師計擒金定 姜金定水囤逃生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姜金定請下仙師 羊角仙計安前部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二指揮雙敵行者 張天師三戰大仙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長老誤中吸魂瓶 破瓶走透金長老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長老私行羊角洞 長老直上東天門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羊角大仙歸天曹 羊角大仙錦囊計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姜金定三施妙計 張天師淨掃妖兵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金蓮寶象國服降 賓童龍國王納款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寶船經過羅斛國 寶船計破謝文彬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爪哇國負固不賓 咬海干恃強出陣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大將軍連聲三捷 咬海干連敗而逃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咬海干鄰國借兵 王神姑途中相遇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王神姑生擒護衛 張狼牙馘斬神姑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張天師活捉神姑 王神姑七十二變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張天師連迷妖術 王神姑誤掛數珠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金碧峰輕恕神姑 王神姑求援火母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天師連陣勝火母 火母用計借火龍
  • 第四十二回
      金碧峰神運缽盂 金缽盂困住火母
  • 第四十三回
      火母求驪山老母 老母求太華陳摶
  • 第四十四回
      老母求國師講和 元帥用奇計取勝
  • 第四十五回
      元帥重治爪哇國 元帥厚遇灃淋王
  • 第四十六回
      元帥親進女兒國 南軍誤飲子母水
  • 第四十七回
      馬太監征頂陽洞 唐狀元配黃鳳仙
  • 第四十八回
      天師擒住王蓮英 女王差下長公主
  • 第四十九回
      天師大戰女宮主 國師親見觀世音
  • 第五十回
      女兒國力盡投降 滿剌伽誠心接待
  • 第五十一回
      張先鋒計擒蘇幹 蘇門答首服南兵
  • 第五十二回
      先鋒出陣掉了魂 王明取得隱身草
  • 第五十三回
      王明計進番總府 王明計取番天書
  • 第五十四回
      王明砍番陣總兵 天師戰金毛道長
  • 第五十五回
      金碧峰勸化道長 金碧峰遍查天宮
  • 第五十六回
      護法神奶兒揚威 和合二仙童發聖
  • 第五十七回
      金碧峰轉南京城 張三峰見萬歲爺
  • 第五十八回
      國師收金毛道長 國師度碧水神魚
  • 第五十九回
      國師收服撒發國 元帥兵執錫蘭王
  • 第六十回
      兵過溜山大葛蘭 兵過柯枝小葛蘭
  • 第六十一回
      王明致書古俚王 古俚王賓服元帥
  • 第六十二回
      大明兵進金眼國 陳堂三戰西海蛟
  • 第六十三回
      金天雷殺西海蛟 三太子燒大明船
  • 第六十四回
      王良鞭打三太子 水寨生擒哈秘赤
  • 第六十五回
      三太子帶箭回營 唐狀元單槍出陣
  • 第六十六回
      三太子舉刀自刎 哈里虎溺水身亡
  • 第六十七回
      金眼王敦請三仙 三大仙各顯仙術
  • 第六十八回
      元帥收服金眼國 元帥兵阻紅羅山
  • 第六十九回
      黃鳳仙扮觀世音 黃鳳仙戰三大仙
  • 第七十回
      鳳仙斬金角大仙 國師點大仙本相
  • 第七十一回
      國師收銀角大仙 天師擒鹿皮大仙
  • 第七十二回
      吸葛剌富而有禮 木骨都險而難服
  • 第七十三回
      佗羅尊者先試法 碧峰長老慢逞能
  • 第七十四回
      佗羅尊者求師父 鐃鈸長老下雲山
  • 第七十五回
      番禪師飛鈸取頭 唐狀元中箭取和
  • 第七十六回
      關元帥禪師敘舊 金碧峰禪師鬥變
  • 第七十七回
      王尚書計收禪師 木骨國拜進降表
  • 第七十八回
      寶船經過剌撒國 寶船經過祖法國
  • 第七十九回
      寶船經過忽魯謨 寶船兵阻銀眼國
  • 第八十回
      番王寵任百里雁 王爺計擒百里雁
  • 第八十一回
      百夫人為夫報仇 王克新計取鈴索
  • 第八十二回
      百夫人墮地身死 引仙師念舊來援
  • 第八十三回
      王克新兩番鐵笛 地裡鬼八拜王明
  • 第八十四回
      引蟾仙師露本相 阿丹小國抗天兵
  • 第八十五回
      黃鳳仙賣弄仙術 阿丹國貢獻方物
  • 第八十六回
      天方國極樂天堂 禮拜寺偏多古蹟
  • 第八十七回
      寶船撞進酆都國 王明遇著前生妻
  • 第八十八回
      崔判官引導王明 王克新遍遊地府
  • 第八十九回
      一班鬼訴冤取命 崔判官秉筆無私
  • 第九十回
      靈曜府五鬼鬧判 靈曜府五官鬧判
  • 第九十一回
      閻羅王寄書國師 閻羅王相贈五將
  • 第九十二回
      國師勘透閻羅書 國師超度魍魎鬼
  • 第九十三回
      寶賚船離酆都國 太白星進夜明珠
  • 第九十四回
      碧水魚救劉谷賢 鳳凰蛋放撒發國
  • 第九十五回
      五鼠精光前迎接 五個字度化五精
  • 第九十六回
      摩伽魚王大張口 天師飛劍斬摩伽
  • 第九十七回
      李海訴說夜明珠 白鱔王要求祭祀
  • 第九十八回
      水族各神聖來參 宗家三兄弟發聖
  • 第九十九回
      元帥鞠躬復朝命 元帥獻上各寶貝
  • 第一○○回
      奉聖旨頒賞各官 奉聖旨建立祠廟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盂蘭盆佛爺揭諦 補陀山菩薩會神

      詞曰:
      春到人間景異常,無邊花柳競芬芳。香車寶馬閒來往,引卻東風入醉鄉。釃剩酒,臥斜陽,滿拚三萬六千場。而今白髮三千丈,還記得年來三寶太監下西洋。
      粵自天開於子,便就有個金羊、玉馬、金蛇、玉龍、金虎、玉虎、金鴉、鐵騎、蒼狗、鹽螭、龍纏、象緯、羊角、鶉精,漉漉虺虺、瀼瀼稜稜。無限的經緯中間,卻有兩位大神通:一個是秉太陽之真精,行周天三百六十五度,一日一周;一個是秉太陰之真精,行周天三百六十五度,盈虧圓缺。正所謂「日行南陸生微暖,月到中天分外明」也。地辟於丑,分柔分剛,便就有個三社、三內、三界、四履、四裔、四表、五字、五服、五遂、六詔、六狄、六幕、七墠、七壤、七陘、八塹、八紘、八埏、九京、九圍、九垓、十鎮、十望、十緊、大千億萬,閻浮嵕雉,膴膴莽莽,峨峨嶪嶪嶪嶪,無限的町疃中間,也有兩位大頭目:一個是形勢蜿蜒磅且礴,奇奇怪怪色蒼蒼,靜而有常,與那仁者同壽;一個是列名通地紀,疏派合天津,動而不括,與那智者同樂。正所謂「山色經年青未改,水流竟日聽無聲」。有天地然後有萬物。故人生於寅,便就有個胎生、卵生、形生、氣生、神生、鬼生、濕生、飛生,日積月累,盈天地之間者。唯萬物林林總總,億千萬劫,便又分個儒家、釋家、道家、醫家、風水家、龜卜家、丹青家、風鑒家、琴家、棋家,號曰「九流」。這九流中間,又有三個大管家:第一是儒家,第二是釋家,第三是道家。
      哪一個是儒家?這如今普天下文廟裡供奉的孔夫子便是。這孔夫子又怎麼樣的出身?卻說這個孔夫子生在魯之曲阜昌平鄉闕里,身長九尺二寸,腰大十圍,凡四十九表,眉有一十二彩,目有六十四理。其頭似堯,其顙似舜,其項似臯陶,其肩似子產。學貫天人,道窮秘奧,龜龍銜負之書,七政六緯之事,包羲、黃帝之能,堯、舜、周公之美,靡不精備。刪《詩》《書》,定禮樂,贊《周易》,修《春秋》。授於洙南泗北門徒三千,博徒六萬,達者七十二人。歷代詔封他做大成至聖文宣王。我朝嘉靖爺登基,止稱至聖先師孔子。這孔夫子卻不是小可的,萬世文章祖,歷代帝王師,是為儒家。有贊為證,贊曰:
      孔子之先,冑於商國。弗父能讓,正考銘勒。防叔來奔,鄒人倚立。尼父誕聖,闕里生德。七十升堂,四方取則。卯誅兩觀,攝相夾谷。歎鳳遽衰,泣麟何促,九流仰敬,萬古欽躅。
      唐睿宗御制贊曰:
      猗歟夫子,實有聖德。其道可學,其儀不忒。刪《詩》定樂,百王取則。吾豈匏瓜,東南西北。
      宋太宗御制贊曰:
      王澤下衰,文武將墜,尼父挺生,海岳標異。祖述憲章,有德無位。哲人其萎,鳳鳥不至。
      卻說哪一個是釋家?這如今普天下寺院裡供奉的佛爺爺便是。這佛爺爺怎麼樣出身?原來這佛爺爺叫做個釋迦牟尼佛。他當初生在西天舍衛國剎利王家,養下地來,便就放大智光明,照十方世界,地湧金蓮華,捧住他兩隻腳,他便指天劃地,作獅子吼聲。長大成人,修道於檀特山中,乞法煉心,乞食資身,投托阿藍迦藍鬱頭藍佛處做弟子。一日三,三日九,能伏諸般外道,結成正果。佛成之日,號為天人師。轉四諦法輪,說果演法,普度眾生。先度忻陳如等五人,次度三迦葉並徒眾一千人,次度舍利弗一百人,次度目干連一百人,次度耶舍長者五十人,到今叫做阿羅世尊菩薩。佛爺爺身長一丈六尺,黃金色相,頂中佩日月光,能變能化,無大無不大,無通無不通。後一千二百一十七年,教入中國,即漢朝明帝時也。漢明帝夜來得一夢,夢見一個渾金色相的人,約有一丈多長,頭頂上放光,如日月之象。明日升殿,訪問百官,百宮中有一個叫傅毅,曉得是西天佛爺爺降臨東土,當日稟明。漢明帝便就差郎中蔡忄音齎一道詔書,逕到天竺國,問他的道,得他的書,又領了許多的沙門來。傳到如今,日新月盛,這便叫做釋家。有詩為證,詩曰:
      國開兜率在西方,號作中天淨梵王,妙相端居金色界,神通大放玉毫光。閻浮檀水心無染,優缽曇花體自香。率土蒼生皈仰久,茫茫苦海泛慈航。
      僧詩曰:
      浮杯萬里達滄溟,遍禮名山適性靈。
      深夜降龍潭水黑,新秋放鶴野田青。
      身無彼此那懷土,心會真如不讀經。
      為問中華披剃者,幾人雄猛得寧馨?
      哪一個是道家?這如今普天下觀裡供奉的太上老君的便是。這太上老君卻怎麼樣出身?原來老君住在太清道境,乃元氣之祖宗,天地之根本。他化身周歷塵沙,也不可計數。自從盤古鑿開混沌以來,傳至殷湯王四十八年上,這老君又來出世,乘太陽日精,化做五色玄黃,如彈丸般樣的大。時有玉女當晝而寢,他便輕輕的流入玉女的口中,玉女不覺,一口吞之,遂覺有孕。懷了八十一年,直到武丁九年歲次庚辰,剖破玉女右脅而生。生下地時,頭髮已自欺霜賽雪,就是個白頭公公,因此上人人叫他做老子。老子生在李樹下,指李樹為姓,故此姓李,名耳,字伯陽。到秦昭王九年,活了九百九十六歲,娶了一百三十六個婆娘,養了三百六十一個兒子。忽一日吃飽了飯,整整衣,牽過一隻不白不黑、不紅不黃、青萎萎的兩角牛來,跨上牛背,竟出函谷關而去。那一個把關的官也有些妙處,一手擋住關,一手挽著牛,只是不放。老子道:「恁盤詰奸細麼?」那官道:「不是。」老子道:「俺越度關津麼?」那官道:「也不是。」老子道:「左不是,右不是,敢是要些過關錢?」那官道:「說個要字兒倒在卯,只是錢字又不在行。」老子道:「要些甚麼?」那官道:「要你那袖兒裡的。」老子道:「袖裡止有一本書。」那官道:「正是這書。」老子不肯,那官要留。挨了一會,老子終是出關的心勝,只得拽起袖來,遞書與了那官,老子出關去了。這個書就是《道德經》。上下二篇:上篇三十七章,下篇八十章。道教大行於東土,和儒釋共為三教,這是道家。有詩為證,詩曰:
      玉女度塵嘩,和丸咽紫霞。
      時憑白頭老,去問赤松家。
      瑤砌交芝草,星壇繞杏花。
      青牛函谷外,玄鬢幾生華。
      道詩曰:
      占盡乾坤第一山,功名長揖謝人間。
      晝眠松壑雲瑛暖,夜漱芝泉石髓寒。
      曲按宮商吹玉笛,火分文武煉金丹。
      榮華未必仙翁意,自是黃冠直好閒。
      這三教中間,獨是釋氏如來在西天靈山勝境,婆娑雙林之下,雷音寶剎之中,三千古佛,五百阿羅,八大金剛,大眾菩薩,幢幡寶蓋,異品仙花。你看他何等的逍遙快活,何等的種因受果!正是:
      無情亦無識,無滅亦無生。
      一任閻浮外,桑田幾變更。
      爾時七月十五日孟秋之望,切照常年舊例,陳設盂蘭盆會。盆中百樣奇花,千般異果。佛祖高登上品蓮臺,端然兀坐,諸佛阿羅揭諦神等,分班皈依作禮。禮畢,阿儺捧定寶盆,迦葉布散寶花,如來微開喜口,敷衍大法,宣暢正果,剖明那三乘妙典、五蘊楞嚴等。眾各各聳聽皈依。講罷,如來輕聲問道:「游奕官何在?」原來佛祖雖在西天,卻有一個急腳律令,職居四大部洲游奕靈官,每年體訪四大部洲眾生善惡,直到盂蘭會上,回報所曹,登錄文簿,達知靈霄寶殿玉帝施行。故此如來問道:「游奕官何在?」道猶未了,只見一位尊者:
      長身闊臂,青臉獠牙。手掄月斧,腳踏風車。停一停,抹過了天堂地府;霎一霎,轉遍了海角天涯。原本是陰司地府中一個大急腳律令,而今現在佛祖寶蓮臺下,職授四大部洲游奕靈官波那。
      他一聞佛祖慈音,忙來頂禮,應聲道:「有,有。」如來道:「爾時四部洲一切眾生,作何思惟?為我說。」靈官啟道:「東勝神洲,敬天禮地如故。此俱蘆洲,性拙情疏如故。我西牛賀洲,養氣潛靈,真人代代衣缽如故。獨是南膳部洲,自從傳得如來三藏真經去後,大暢法門要旨,廣開方便正宗。為此有一位無上高尊,身長九尺,面如滿月,鳳眼龍眉,美髯紺髮,頂九氣玉冠,披松羅皂服,離了紫霄峰,降下塵凡治世。」如來聽知,微微笑道:「原來高尊又臨凡也。」當有大眾菩薩齊聲上啟道:「是哪位高尊?」如來道:「是玉虛師相玄天上帝。」眾菩薩又啟道:「玄天何事又臨凡?」如來道:「當日殷紂造罪,惡毒恣橫,遂感六大魔王,引諸煞鬼,傷害下界眾生。元始乃命皇上帝降詔紫微,陽命武王伐紂,陰命玄帝收魔。爾時玄帝披髮跣足,金甲玄袍,皂纛黑旟,統領丁甲,下降凡世,與六大魔王戰於洞陰之野。魔王以坎離二氣,化蒼龜巨蛇。變現方成,玄帝赫顯神通,躡於足下;又鎖阿呵鬼眾在酆都大洞,故此才得宇宙肅清。今日南膳部洲,因為胡人治世,箕尾之下,那一道腥羶毒氣尚且未淨,玄帝又須佈施那戰魔王躡坎離的手段來也。只一件來,五十年後,摩訶僧祗遭他厄會,無由解釋。」道猶未了,原來諸佛菩薩慈悲為本,方便為門,只因如來說了這兩句話,早又驚動了一位老祖。這老祖卻不是等閒的那謨。前一千,後一千,中一千,他就是三千古佛的班頭;一萬、十萬、百萬、千萬、萬萬,他就是萬萬菩薩的領袖。怎見得他是三千古佛的班頭,萬萬菩薩的領袖?卻說當日有十六個王子,一個出家為沙彌,年深日久,後來都得如來之慧,最後者,就是釋迦牟尼佛也。在前早有八個王子出家,拜投妙光為師,皆成佛道,最後成佛者,燃燈古佛是也。釋迦如來是諸釋之法王,燃燈古佛是如來授記之師父。有詩為證,詩曰:
      嘗聞釋迦佛,先授燃燈記。
      燃燈與釋迦,只論前後智。
      前後體非殊,異中無一理。
      一佛一切佛,心是如來地。
      這驚動的老祖,卻就是燃燈古佛,又名定光佛。你看他無我相,無人相,無眾生相,無壽者相,頂上光明直沖千百丈,爾時在無上跏跌,一聞如來說道:「五十年後,摩阿僧祗遭他厄會,無由解釋。」他的慈悲方寸如醉如癡,便就放大毫光,廣大慧力,立時間從座放起飛鳥下來。一見了如來,便就說道:「既是東土厄難,我當下世為大千徒眾解釋。」如來合掌恭敬,回聲道:「善哉,善哉!」諸佛阿羅菩薩等眾齊聲道:「善哉,善哉!無量功德」老祖即時喚出摩訶薩、迦摩阿二位尊者相隨。金光起處,早已離了雷音寶剎,出了靈山道場,香風渺渺,瑞氣氳氳。一個老祖,兩個尊者,師徒們慢騰騰地踏著雲,躡著霧,磕著牙。摩訶薩道:「師父,此行還用真身,還用色身?」老祖道:「要去解釋東土厄難,須索是個色身。」摩訶薩道:「既用色身,還要個善娘麼?」老祖道:「須索一個善娘。」摩訶薩道:「須用善娘,還要個善爹麼?」老祖道:「須索一個善爹。」摩訶薩道:「既要善爹、善娘,還要個善地麼?」老祖道:「須索一個善地。」迦摩阿道:「弟子理會得了,一要善娘,二要善爹,三要善地。師父、師兄且慢,待弟子先到南膳部洲,挨尋一遍,擇其善者而從之。」老祖道:「不消你去。南海有一位菩薩,原是靈山會上的老友,大慈大悲救苦難,南膳部洲哪一家不排香列案供奉著他?哪一個不頂禮精虔皈依著他?我且去會他一會,諦問一處所,一個善男子,一個善女人,以便住世。」道猶未了,按下雲頭,早到了一座山上。這山在東洋大海之中,東望高麗、日本、琉球、新羅,如指諸掌,西望我大明一統天下,兩京十三省,圖畫天然。自古以來叫做梅岑山。我洪武爺登基,改名補陀落迦山。山上有個觀音峰、靈鷲峰、掛天峰、九老峰、筆架峰、香爐峰,又有個三摩岩、大士岩、海月岩、玩月岩、真歇岩、弄珠岩,又有個潮音洞、善才洞、槊陀洞、縣龍洞、華陽洞,又有個百丈泉、嘯吟泉、喜客泉、八公泉、溫泉、弄丸泉、掛珠泉。山後怪石崚嶒,吞雲吸霧。山前平坦,中間有一座古寺,前有掛錫卓峰,左有日鐘,右有月鼓,後有觀星聳壁,古來叫做普陀寺。我洪武爺登基,改名補院寺。名山古寺,東海一大觀處。有詩為證,詩曰:
      古寺玲瓏海澨中,海風淨掃白雲蹤。誰堪寫出天然景?十二欄杆十二峰。
      卻說老祖按下雲頭,早到了這補陀落迦山上,領著那摩訶薩、迦摩阿二位尊者,指定了補陀寺,直恁的走將進來。進了一天門、二天門,再進了上方寶殿。只見兩廊之下,奇花異卉,獻秀呈樣;雀巢雉,各相乳哺。老祖心裡想道:「果好一片洞天福地也。」摩訶薩輕輕的咳嗽一聲,只見寶蓮座下轉出一位沙彌來。摩訶薩早已認得他了,叫聲:「惠岸,你好因果哩!」把那一位沙彌倒吃了一驚,他心裡自忖道:「這等面生遠來的和尚,如何就認得我,如何就曉得我的名字?好惱人也!」心裡雖然著惱,面皮兒卻也要光。好個小沙彌,一時間便回嗔作喜,陪個問訊問:「長老緣何認得弟子?如何曉得弟子的賤名!」摩訶薩道:「且莫說你,連你的父親我也認得他,我也曉得他名字。」小沙彌道:「也罷,你認得我父親是甚麼人?你曉得我父親叫做甚麼名字?」摩訶薩道:「你父親叫做個托塔李天王。原是我一個老道友,我怎麼不認得他?我怎麼不認得你?」小沙彌看見說得實了,他愈加恭敬,再陪一個問訊,說道:「原來是父執之輩,弟子有眼不識泰山,望乞恕罪!敢問老師父仙名?」摩訶薩道:「在下不足,法名摩訶薩。」小沙彌笑了一笑,說道:「好個摩訶薩,果真如今天下事只是摩訶薩。敢問那一位師父甚麼仙名?」摩訶薩道:「師弟叫做個迦摩阿。」小沙彌又笑了一笑,說道:「也是會摩阿。敢問那一位老師父甚麼法名?」摩訶薩道:「那一位是俺們的師父,卻就是燃燈古佛。」惠岸聽說是燃燈老祖,心裡又吃了一驚,把個頭兒搖了兩搖,肩膀兒聳了三聳,慢慢的說道:「徒弟到都摩訶薩,師父卻不摩訶薩也。」摩訶薩道:「少敘閒談。師父何在?」沙彌道:「俺師父在落迦山紫竹林中散步去了。」摩訶薩同了惠岸轉身便走,出門三五步,望見竹蔭濃,只見竹林之下一個大士:
      體長八尺,十指纖纖,唇似抹朱,面如傅粉。雙鳳眼,巧蛾眉,跣足櫳頭,道冠法服。觀盡世人千萬劫,苦熬苦煎,自磨自折,獨成正果。一腔子救苦救難,大慈大悲。左傍立著一個小弟子,火燄渾身;右傍立著一個小女徒,彌陀滿口。綠鸚哥去去來來,飛繞竹林之上;生魚兒活活潑潑,跳躍團藍之中。原來是個觀世音,我今觀盡世間人。原來是個觀音菩薩。這座補陀落迦山,正是菩薩發聖之地,故此老祖說道南海有一位菩薩,原是靈山會上的老友,會他一會,諦問東土作何善惡。
      卻說這菩薩高張慧眼,早已知道老祖下臨,抽身急轉蓮臺之上。兩家相見,分賓主坐。坐定閒敘。敘及阿耨會、多羅會、蟠桃會、兜率會、九老會、須菩會,各各種因,各各證果。爾時惠岸站在邊廂,輕輕啟道:「相見未須愁落莫,想因都是會中人。」老祖道:「勝會不常,樂因須種。」即時撤座而起,步出山門。一個老祖和一個菩薩,把個補陀落迦山細游細玩,慢挨慢詳。游罷玩罷,直上那靈鷲峰的絕頂說經臺上跏趺而坐。左有老祖,右有菩薩,談經說法,密諦轉輪。惠岸直上香爐峰上,焚起龍腦噴天香。摩訶薩走上石鍾山上,撞起石鐘來。迦摩阿走上石鼓山上,撞起石鼓來。頃刻之間,只見滿空中瑞靄氤氳,天花亂落如雨。
      說經臺下聽講的,恰有四個異樣的人,頭上盡有雙角,項下俱有逆鱗,只是面貌迥然不同。第一個青臉青衣,數甲道乙;第二個紅臉朱衣,指丙躡丁;第三個白臉素衣,呼庚吸辛;第四個黑臉玄衣,頂壬禮癸。惠岸近前去打一看,原來不是別的,卻是四海龍王。面青的是東海龍王敖廣,面紅的是南海龍王敖欽,面白的是西海龍王敖順,面黑的是北海龍王敖潤。爾時摩訶薩、迦摩阿位列下班,聽講已畢,看見天花亂落。龍王各各聽講,輕輕問道:「老祖、菩薩說法天雨花,龍王聽講,是何神通?」菩薩道:「是爾眾撞鐘撞鼓的因緣。」摩訶薩道:「如何是我等撞鐘撞鼓的因緣?」菩薩道:「我這個鐘不是小可的鐘,我這個鼓不是小可的鼓。」卻不知怎麼不是小可的鐘,怎麼不是小可的鼓,還有甚麼神通,還有甚麼鬼怪,且聽下回分解。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