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八義

下載本書html
  • 本書說明
  • 第一回
      左雲鵬恩收八弟子 趙華陽私訪霸王館
  • 第二回
      為請彭化龍盤桿背書 劉榮下轉牌群雄聚會
  • 第三回
      爬碑獻藝巧計盜花 八義成名結仇賊黨
  • 第四回
      揭皇榜雲李入府當差 雪私恨金花太歲盜鎧
  • 第五回
      請何玉初會丁雲龍 得秘信頭探打虎灘
  • 第六回
      群雄敗走獨龍口 魯清設計捉賊人
  • 第七回
      劉榮請石祿出世 普蓮棄山寨遠逃
  • 第八回
      杜林無心逢山寇 豪傑有意嫌賊人
  • 第九回
      轉角樓石祿拐馬 密鬆林毒打五龍
  • 第十回
      中三畝園應誓拿普蓮 八賢王賀號石祿得馬
  • 第十一回
      徐立獻寶鎧二峰漏網 石祿擒普蓮俠客出山
  • 第十二回
      丁銀鳳王家招贅 小毛遂伯姪相逢
  • 第十三回
      巧設計誆哄三寇 三畝園普蓮遭擒
  • 第十四回
      護賊鎧眾英雄入都 獻奇能賢王府試藝
  • 第十五回
      姜文龍奉命接姐 何家口惡賊行兇
  • 第十六回
      三手將驚走銀花太歲 厲藍旺結交分水麒麟
  • 第十七回
      警淫賊刀削左耳 報私恨計害維環
  • 第十八回
      義僕文魁葬屍報信 凶僧普月殺人探莊
  • 第十九回
      厲藍興安排防賊黨 石錦龍雙鞭會淫徒
  • 第二十回
      白蓮花三探電家莊 鞭對劍力擒賽朱平
  • 第二十一回
      報前仇倒點人油蠟 結後怨電龍訪強徒
  • 第二十二回
      使巧計馬得元入川 莫家村穿山熊鬧店
  • 第二十三回
      扮新婦大鬧呂閣寨 躲飛災合家逃外鄉
  • 第二十四回
      穿山熊大鬧兑城縣 莫父子避禍走他鄉
  • 第二十五回
      石祿誤走火龍觀 老道火燒穿山熊
  • 第二十六回
      劉榮一言指迷途 石祿樹林劫褲子
  • 第二十七回
      魯清打店趙家坡 杜林設計盜火弩
  • 第二十八回
      混海龍賺死丁春芳 眾英雄大破火龍觀
  • 第二十九回
      群雄打店黃林莊 霍坤訪婿立擂台
  • 第三十回
      霍小霞擂台打淫寇 何公子比武巧聯煙
  • 第三十一回
      魯清用計誆弓彈 杜林激怒翻江龍
  • 第三十二回
      銜素恨傅虎探花 霍小霞彈打淫寇
  • 第三十三回
      穿山熊戲耍張文亮 白勝公巧遇眾英雄
  • 第三十四回
      畢振遠父子訪婿 猛英雄戰未婚妻
  • 第三十五回
      石錦龍決鬥畢振遠 神槍焦解圍定良緣
  • 第三十六回
      畢振遠訪媚走四方 二龍口揭榜擒賊寇
  • 第三十七回
      糧食市父女賣藝 西頭路石祿比武
  • 第三十八回
      穿山熊黑店收卜亭 小杜林奉命搜賊寇
  • 第三十九回
      夜行鬼戲耍捉刺客 雲中燕路遇陰陽鬼
  • 第四十回
      崔成獻地圖報恩 魯清察地形派將
  • 第四十一回
      小粉團設計彩花 霍小霞彈打淫寇
  • 辭典

    第一回
         左雲鵬恩收八弟子 趙華陽私訪霸王館

      話說炎宋興,趙匡胤受了周朝的禪讓,坐了天下,改國號為大宋,是為宋太祖。那時天下太平,萬民樂業,傳至太宗。此時有二次回朝的老臣,神算軍師苗光義,袖內乾坤算的準確,他早已測及將來傳至八代之時,若是暴病駕崩,此地便不能建都了。後來太宗垂問,那時可上那裡去呢?苗軍師跪奏:「臣已然覓好建都之地。」太宗忙問「何處」?軍師說:「就是臨安,那裡最好。」後來傳至神宗、仁宗、哲宗、英宗、道宗、徽宗、欽宗,到了徽欽二宗,被掠北國,果然遷都臨安(今之杭州)。
      在徽宗時代,朝中有一臣,姓趙名會,官拜左班丞相。此人年邁,辭官不做,告老還家。那徽宗乃是一位有道的明君,有一弟名叫趙昆趙毓淼,官拜八主賢王之職。趙會上殿跪奏:「臣因年邁,無力國事,懇請赦免殘軀,回家休養。左丞相之事,拜求八主賢王替代。」當時徽宗允奏,賞食全俸帶職還家。那趙會得了旨意,即時謝恩,回到家中,收拾細軟物件,僱騾馱轎車輛,回江南會稽縣北門外趙家莊。
      他們走在中途路上,面前有座大山,正走山下,忽然山上一棒鑼聲,跑下一枝子人來。那群人到了山下,立時將道路給橫啦,當時嚇得趙會顏色更變。少時從山中跑出一匹馬來,馬上有一山寇,看那賊跳下馬來,身高頂丈,胸間厚,膀背寬,精神足滿。往臉上一看,面如黑鍋底,抹子眉下環眼努出眶外,大鼻頭,翻鼻孔,火盆口唇不包齒,七顛八倒,四個大虎牙,支出唇外。逆鬢落腮的鬚子,形似鋼針,好似鐵線,大耳相襯長得非常兇惡。頭戴青布軟案巾,青布靠襖,月白布的護領。黃絨緞十字絆,青布中衣,登山灑鞋筒被襪子,青布裹腿,外罩一件青布的大氅上繡花架。懷中抱著鋸齒狼牙刀,到了山下,說聲:「孩子們把馬接過去。」他當時跳下馬來,一捏嘴辱,哨子一響,又從山裡跑出一片人來,高矮胖瘦,老少醜俊不等,各人手拿著各樣的軍刃,在山口裡面,半出半入,止住腳步。就聽那黑臉大漢口中說道:「不怕王法不怕天,也要女眷也要錢;駕登九五從此過,留下人錢放回還。牙崩半個說不字,英雄刀下染黃泉。」趙會有一家人名叫趙順,他上前說道:「山主您有甚麼事情,容我報告我們主人知道。金銀很多任您自取,不過家眷一層,是我家主人年邁,並無少婦長女。」那山寇一聞此言,哇呀呀的怪叫。那趙順速忙來見主人,稟報此事。
      正在危急之時,忽見山北一老者口念「無量佛,好一個膽大的強徒,你敢斷道劫人,待貧道下去,叫你知曉我劍法利害。」那山寇一聽此言,知道此人的利害,說聲「咱們走吧,劍客爺來啦。」說完他頭一個就跑進了山口,那些個兵丁是滾的滾爬的爬,一齊的跑散。書中暗表,此山名為黑蟒山,山上嘯聚著許多的山賊草寇,全是蓮花黨之人。大寨主賽太歲馬彪,二寨主雙刀將馬豹,三寨主金槍將張文奎,手下有嘍囉兵千名之上,專在各處斷道劫人。他們今天下山,巧過劍客左雲鵬金針道長。因為趙會在朝為官,吃齋念佛,齋僧布道,廣行善事,所生一子趙庭,今日回鄉,不想中途路上,碰見山賊,得有貴客來救。老家人趙順上前拜謝救命之恩,並問:「此山何名?」老者道:「此乃黑蟒山,乃是一股背道,你們怎麼會走到這裡來啦,今天是多虧遇見劍客爺,要不然那裡了得。」趙順問道:「不知劍客爺貴姓高名。」老者說無名氏,說完那位老者走去。他們這才一同回到會稽縣西門外趙家莊,老夫妻優養趙庭。
      這一年,家中著了一把天火,雖然沒傷人口,可是已然燒了個片瓦無存,只好移居北院。趙會一想,這是自己行善事所趕。這才令人取過文房四寶,立時寫了四個大字,是僧道無緣,大門緊閉在家中隱居。將有半年,一日,忽然,門前敲打木魚,梆梆的山響。老家人趙順,在門房只當沒聽見。那趙會在後院一聽就叫過老家人來問道:「趙順你可聽見外面有人嗎?」趙順說奴才不知,趙會說:「那外邊有出家人化募,你問一問他識字不識,那牆上沒寫著嗎。叫他上別處去罷。」趙順聞聽連忙答應,來到外面一看,見有一個老道,坐在蒲團之上,盤膝打坐,面前放著一個木魚,到了切近可聽不見木魚的聲。他一看老道生得面如三秋古月,慈眉善目準頭端正,四字海口三綹墨髯胸前飄擺。頭戴九梁道冠,身穿八卦道袍,上繡八卦肩擔日月,看那道人真有些仙風道骨。趙順上前說道:「這位道爺您不認識字嗎?」那老道一抬頭,口念無量佛善哉善哉。說道:「施主,貧道我倒認字。」趙順說:「您既然認字,您看上邊寫的明白是僧道無緣,您改門去化。」老道說:「施主您是貴家主人?」趙順說我不是,我是管家。老道說:「嘔,原來您是管家,請您往裡回稟,我一不化房屋地產,二不化柴米,三不化磚瓦,四不化木料。」趙順一聽說:「道爺您全不化,您可化什麼呢?」老道說:「我就化您後宅的那位公子爺。」老家人一聽忙說:「道爺您快走吧,我家員外齋僧布道,修下一子名喚趙庭。家中千頃就是一棵苗。」道爺說:「您給往裡回稟,就說我不帶走,我是白天修文,夜間習武,給你們趙氏門中增光耀祖」。趙順一聽遂說:「道爺您在此少等,待我到裡邊給回稟一聲」。說著轉身來到裡邊,見了趙會說道:「回稟員外爺,門外果然是位道爺,在那裡意欲化緣」。這才將道爺所說之言,述說一遍。趙會一聞此言,心中暗想:不知道他是何許人,既然要將文武藝傳於我兒,長大成人也能光耀門庭。因此他主僕二人計議,就出門看,果然氣度不凡,真有點仙風道骨,忙向裡相請。那老道便將木魚拿起,隨員外往裡而來。趙會說:「趙順你可以代道爺拿著東西物件。」趙順答應,幾個人一同到了書房,分賓主落坐。老家人將包袱放在桌子之上,走出去將大門關閉。趙會問道:「道爺,方才我聽說道爺您的意思,我很喜歡,但不知您怎麼個傳法,還是將我兒帶走,還是住在我們這裡傳藝呢?」老道說:「在貴府上傳藝,可有一節,必須應我三件大事。」趙會說:「道爺,這三件大事,您可以說一說我聽聽。老道說:「頭一件是我徒弟,在三年內不准父子相見,不叫你們跟他過話。那第二件是許我不教,不許你們不學。第三件是您找一個廚子,要乾淨俐落,還得知書識字,單在我們一處,不許跟我們過話。我們用甚麼,我給他寫出單子來,叫您好預備。」趙會說道:「道爺您不用教啦,不用說三年啦,我到是成。我那拙荊,一天見不著都不行,何況三年哪。」老道說:「員外,不用您說,金打佛口出,要是我門徒,他自然的就成。那您將公子爺請出,我們一見。」趙會說也好,便叫家人往裡去叫公子去。那趙順來到後宅,正聽見屋中趙庭跟他娘趙門楊氏,在屋中說話。趙庭說:「唔呀娘啊,將來我若學好了武藝,一定去到黑蟒山,殺死那些賊人,想當年若不是有位道爺,在山上念了聲無量佛,咱們全家,都得死在那裡。」趙順一聽說道:「公子爺外面員外有請,給您請來一位老師。」趙庭道:「好了,但不知是個俗家,還是道家僧家呢。除去道家我學,別的人我不學,你快給轟了出去。」老家人一聽說有門兒,這才說:「公子爺,是一位道爺。」趙庭說:「好」,這才隨他來到了外面書房。
      家人高打簾籠,趙庭進到書房,正臉一看老道,師徒就有緣。他連忙上前雙膝跪倒,說道:「師父在上,徒兒這廂有禮。」說著磕完頭,直直的跪在那裡。老道用目觀看,見他身高六尺開外,面白如玉,眉分八彩,目似朗星。黑眼珠黑如棋子,白眼珠白如粉錠,皂白分明。鼻如玉柱,四字海口,大耳相襯。頭戴一頂青色文生巾,白玉鑲嵌。身穿一件青緞色文氅,內襯青裡衣,白襪青鞋。道爺站起來說道:「趙庭。」趙庭說聲:「在,師父徒兒在。」連忙站起。老道說:「待我按摸你的四肢,是我的徒弟,我才傳授武藝哪,不是我可不傳。」趙庭說:「好哉,請師父你老人家按按看吧。」老道上前用左手一拉他胳膊,右手一按他脖子,摸了摸他全身,說道:「員外呀,我這個徒弟管保給您增光耀祖,一定成名。趙庭啊我賜你一號,號叫華陽。」趙庭說:「好的很哉。」老道說:「趙庭,你必須依我三件事。」趙庭說:「不知那三件。」道爺說:「頭一件,三年不許跟你爹娘說話。」趙庭說:「成,我答應,只當我爹娘死了,但不知那二件呢?」老道說:「第二件是許我不教,不准你不學。不會我可真打。」趙庭說:「好的。可是徒兒我一學會呢,你老人家還打嗎。」老道:「說:「那我就不打呀。」趙庭說:「那三件是甚麼呢。」老道說:「第三件是白天傳文,夜間傳武。」趙庭說:「唔呀,我的師父,您也得給我留出睡覺的工夫啊。」老道說:「那是當然。」這才拿過文房四寶。
      老道上來將要拿筆,趙庭問道:「我的師父,咱們在那裡學藝呀。」老道說:「就在這西隔壁。」趙庭說:「西邊是塊空地呀,那裡怎麼樣。」老道說:「員外您隨我來。」當下他們三個人出書房,到了大門以外,往西來到這塊空地,遂說道:「員外您可以命人在此地蓋起房來,要蓋一所四合房,五間西房,五間東房,五間南房,五間北房。我師徒要是吃甚麼,我寫在水牌之上,掛在北房廊子上。他要問我甚麼,寫在水牌上,掛在南房廊子上。我們是以紙筆說話,不過一言,他要跟我說一句話,當時就叫他捲鋪蓋下工去。」員外說可以,他們說完了話,老道給指示好了,大家二次來到宅中,到了書房落坐。老道將毛筆拿起,在紙上開寫出來十八般軍刃,又買木板四塊,四尺寬一丈二高。東西南北,全是這個樣的牆,方磚要三百六十塊,大開條二百四十塊,鐵砂子要三十斤。通盤應用物件滿全寫齊,交與了趙會說道:「員外您想此房必須多少日子交工。」趙會一聽忙問道:「趙庭啊你可能與你娘親三年不見嗎。」趙庭道:「唔呀,爺呀那還不容易嗎?就當是忘了娘親了,我跟我師父學會了武藝,可以改換門庭增光耀祖。」趙庭又說:「我的師父,咱們可是多昝在一處啊,我好學。」老道說:「好。那麼請員外再預備書籍。我過些日子再來。」說完站起身形,往外走去。趙家父子往外就走,到了大門之外,趙會說:「道爺您過一個半月來也就行啦。」老道說:「是吧。」趙庭說:「我的師父呀,但不知我還有幾個師哥師弟呢。」老道說:「我就教八個徒弟,你有一個師哥,我還有那六個徒弟。」趙庭說:「但不知我那師兄是誰,他姓字名誰呀。」老道說:「他名宋錦,號叫士公,別號人稱抱刀手。為師我到處傳藝,是量其材授其用。他住家山東濟南府,萊水縣東門外宋家堡。我又與你收下一個三師弟,住家遼陽州東門外,苗家集的人氏。姓苗名慶字錦華,別號人稱草上飛。我與你收下四弟,住家在兗州府南門外白家河口,姓白名,人送號水上漂。與你收下五弟,住家蘇州府南門外,太平得勝橋張家鎮。姓張單字一明,號叫文亮,當地人送外號叫夜行鬼。我又與你收下六弟,住家山東兗州府東門外陶家寨。姓陶名金號叫遇春,混號人稱威鎮八方鬼偷的便是。與你收下七弟八弟,他們住家在揚州北門外,那阮家寨的人氏,姓阮名通雙字洪芳,別號人稱鑽天猴,實有飛雲縱的工夫,平地能起兩丈八的高。八弟名叫阮麟叫弱芳,別號人稱入地鼠。我與你教了一個大師兄,因為他不服我的教導,我將他逐出門外。此人姓李名綱字通真。別號人稱青面獸。我與他鬥志才收你們弟兄八人。那李綱臨行之時,他說:「師父我從此飄門在外,到處行俠作義,決不能給你老人家摔牌現眼。鏢不喂毒藥,身不帶薰香,您以後收多少徒弟,我也不管。可是有錯我可就亮刀就殺。」左道爺說:「殺可是殺,我可要贓。」李綱說:「那是當然,」他由此走的。左雲鵬又說道:「一不准你鏢喂毒藥配帶薰香,二不准插草為標落山為寇,三不准打把式賣藝,四不准結交蓮花黨,五不准撥門撬戶,守為師我的規則。若有失可小心你的大師哥,追取你們殘喘。必須在江湖綠林上成名露臉,發展你自己獨謀的志向。」
      當下老道把話問完,來到西裡間。拿出夜行衣一件單刀一口,百寶囊的東西樣樣一份,另外夜行衣包一個包袱,當面交與趙庭。又說道:「你在外行俠作義,可不准留下名姓。你還有兩位師叔,可是兩位僧家,遠在邊北。你大師叔廣下惠,人稱徹地騰仙。你二師叔上連下鎖,別號人稱陸地飛仙,是咱們八門頭一門的人。」趙華陽在旁是連連的點頭,將夜行衣交代齊畢,老道又說:「你要在外行俠作義,要偷那惡人的不義之財,可是事先須要訪查明白。準是贓官惡霸,或是那不正之人,那時再夜晚前去,或殺他或偷其銀錢,去周濟貧苦之人。你在外不准小看人,目空四海。」趙庭說:「是啦吧。」左雲鵬又說道:「那麼你到東院去問你那父母說明,我可要開頭授藝啦。」趙庭答應,立時向他們老夫婦說明。
      回來在西院,看老道帶來了兩位文生墨客,一位姓張叫張久錦,一位姓龔,叫龔有忠,二位文學很好,為是傳給他文學。張龔二位先生在西房,白天傳他文學,夜晚老道傳他武學。文學是午後傳藝,武學子時以後傳藝,趙庭學的很有進步。左雲鵬費盡三毛七孔心,因為趙庭年齡已大,週身筋骨多已長成,這才配治好了舒筋活血酒,叫他每日早晨喝下一盅去,每夜傳藝。那東院趙會夫妻,在趙庭頭次到東院辭別的時候,看著他是雙目落淚。趙庭說:「吾的爹娘可要將心放開了,不要想念於我,展眼數年功夫我便可學成。您可想得那年咱們路過蟒山,遇見那些草寇將咱劫住,正在緊急之際不是山上有位道爺喊了一聲無量佛,要不然咱們全家遭難,焉有今日。那道人乃是今日之道長,他是世外的高人。我要將他放走,將來上那裡來訪明師。再者說,孩兒我學得文武藝,貨賣帝王家,在朝得個一官半職的,那時調官兵圍山寨剿滅草寇,也可報了此仇,請父母放心吧,兒我要告辭啦。」說完話他轉身而去。這院老夫妻是放聲痛哭。後來老家人趙順過去百般的勸說,他夫妻才止住悲聲。那趙庭在西院學藝是逢年按節,老道打發他到東院來看望他父母一次。趙庭到了東院拜見完了,三五句話是轉臉就走,茶水不饒,又回到西院學藝。
      書要簡短,他整整學了二年的藝,功課已滿。老道便將張文錦、龔有忠的束脩給過。打發二人走後,便命趙庭去到東院,在他父母面前練一練,令他們看看。趙庭點頭答應。別了師父來到東院上前打門,老家人開門看,原來是公子爺到啦。只見他身高八尺雙肩抱攏,真是扇面的身子,面如美玉,眉分八彩,目如朗星,準頭端正,四字海口,大耳相襯。頭戴青緞色八瓣壯士巾,窄綾條勒帽口,鬢邊斜插茨菇葉,頂門一朵紅絨球,在那裡是突突的亂跳。身穿一件青緞色貼身靠襖,藍緞的護領,黃絨繩十字絆,青紗包紮腰緊襯俐落,青底衣大葉子搬尖灑鞋,魚白的襪子,青布裹腿,透出來精神百倍。閃披一件青緞色英雄氅,藍絨線繡出來的蝴蝶花飄帶未結,水紅綢子裡。肋下配定一口刀,綠沙魚皮鞘。真金飾件真金蛤蟆扣,青銅的吞口,青綢子挽手,往下一垂。趙順說:「公子爺您這一年學得身禮真好看哪,想必是藝業學成啦。」趙庭說:「對了,老哥哥呀,我已然學好了。」說話之間進了大門。趙順將大門關好,主僕二人往裡來,到了後宅院中。家人喊道:「主母,我家公子爺回來了。」屋裡的趙會夫妻,一聽喜出望外。楊氏一聽心中大喜,連忙叫他進來。主僕來到屋中,趙庭上前與父母叩頭行禮。趙會忙問道:「我兒你與那位道爺,可曾學會了甚麼藝業?」趙庭跪在那裡說道:「我學會文武藝。」說著便將易經背了幾篇,字音不亂。趙會一聽心中暗喜,遂又問道:「但不知你的筆法如何,來呀筆墨紙硯侍候了。」老家人忙將四寶取了過來,華陽提筆在手,當時寫了自己的名姓。趙會一看,真比自己寫得還好啦,足可以在朝為官。喜出望外,連忙命家人將書房打掃乾淨。令廚房預備素席一桌,「我要謝候那位道長,他替我累盡三毛七孔心。」老家人答應去了,這時趙會便帶領了趙順來到西院,親身來請道長東院吃酒。主僕到了西院上前打門。廚子問道:「外邊甚麼人?」趙順說:「是我家主人來啦,請道長到東院用素席,要謝候他老人家。」廚子一聽是主人來啦,連忙到了上房說道:「劍客爺,東院我家主人帶了僕人前來,請您到東院去相謝。」左雲鵬說:「好,待我就去,」說著話來到西房,提筆寫好了一個簡帖,暗暗放在袍袖之中,這才來到大門外。趙會一見連忙一躬到地笑臉相陪,口中說道:「多謝劍客爺您的美意,傳授我兒,替我夫妻管教此子,真令我感激非淺。」左道爺哈哈大笑,說:「小事一件,何用老員外客氣呢。」趙會道:「仙長爺請您到東院用酒吧。」三個人這才一同到了東院。此時書房早已預備好了,趙會請道爺上坐,老道說:「還是員外上坐吧。」趙會道:「焉有我上坐之禮,還是請道長,您不用客氣,就請上坐吧。」老道請讓再三這才坐下。趙庭也從後面過來,見了他爹娘跟他師爺。
      趙庭說道:「爹爹呀,我在酒席筵前練一練我的武藝,請你老人家觀看。」趙會說:「好吧,待我看來。」他心中所思,左不是弓刀石之類,遂叫他練上來。趙庭說:「老哥哥,您將窗戶支上。」說著將頭巾取下交與家人,伸手取出一塊手巾來包好了頭,將刀抽出,把刀鞘放在地上,這才砍了一趟萬勝神刀。此刀乃百刀之祖。那老員外趙會一看,他兒子練的成了刀山啦,不由暗喜連喝采。少時收了式,趙庭又說道:「老爹爹,我還有一手絕藝,再請老爹爹你老人家觀看。」說著話他來到屋裡,到北裡間去換裝。老員外看他所練的倒是好,只有一樣,他總有點作賊的形樣,自己心中不明白。不由的看了看道爺,心中納悶放下酒盅,低頭不語。少時趙庭由屋中換好夜行衣出來,白晝衣服打成腰圍子,緊襯俐落背後背刀。他臨出來之時,一長腰就躥出來啦。趙會一看就急啦,說道:「我兒你這藝業,是跟道長所學,你就不用練了,我心中明白啦。」趙庭看他爹爹面帶怒容,遂上前說:「我的爹爹,您不要生氣。」員外趙會說道:「趙庭啊,這全是你師父所傳?」趙庭說:「不錯,是我師父所傳。」趙會說:「好,老道您這不是傳我兒藝業來,您是刨我們家裡的墳來了。我以為三年功夫,您傳他弓刀石。誰知您教他作大案賊。那年我在任所捉住的賊人,全是如此。趙庭啊,你就隨著你的師父,你們爺兒倆走吧,不要在家裡哪。將來你花慣了,再把我的高尚的家業花淨,那你就要佔山為王啦。將來斷道劫人,被官人拿獲,用國家王法一催你,你招認了,豈不是個刨墳鋸樹的罪過。將來我必要受你之累,莫若我是命中無兒不強求,你去你的吧,休要管我二老了。」趙庭一聽連忙回到屋中,將夜行衣脫下,換了白晝衣服,又來見老員外,說道:「我的爹爹你不要生氣,師爺也不要生氣。」左雲鵬道:「趙庭,我已告知了我的規矩,不准你犯。你若是犯了一樣,可小心你的命。」說完了站起身形,說道:「員外你不用害怕耽驚,趙庭若有大凶大險,貧道我自能前來搭救。員外呀,貧道暫且與您告辭。」趙會說:「趙順,你隨我相送道爺。」趙順答應,主僕往外相送。趙庭說:「師父,可以在我家再住些日。」老道說:「不用啦,我走啦。趙庭啊你可小心,在外做事忠奸任你自為,可小心你的項上的人頭。」趙庭說:「是,徒兒不敢胡為。」當下三人往外相送,趙庭是戀戀不捨。到了大門之外,道爺伸手拉了趙庭的手,說道:「趙庭啊,你要守住為師之規矩,可以高枕無憂。」回頭說:「員外,我徒弟趙庭,他今年二十有一,你看他印堂發亮,能夠在外做事,足可以給你門中增光耀祖。」說完又叫道:「趙庭,你看你的大師哥來啦,他就是被我逐出門外的李綱。」
      趙庭父子往西一看,就見從西邊來了一個花兒乞丐,身高七尺開外,青鬚鬚的一張臉面,一臉的滋泥,汗道子挺長。細眉毛,圓眼睛,蒜頭的鼻子,大嘴唇,小元寶耳朵,耳朵梢全乾啦。只是兩支眼睛一瞪神光足滿,穿的衣服破舊不堪,前頭一塊後頭一塊的,成了蓮蓬老啦。拖拉著兩支破毛窩,手中拿著一根秫稭棍,走道自言自語的。趙庭一聽,原來他說的是:我師父說我不成器,將我逐出門外。以後他老人家給我收了多少師弟我全不管,可是他要犯了我們爺倆個的規矩可不行。那時我把他人頭帶著去見我師父。說著話從門前走過,往東去了。左雲鵬又說道:「趙庭你再往西看,你那師弟來了。」趙庭與他父不由的全都往西一看,回頭再看老道是蹤影不見,就連那乞丐也無了影兒。
      三個人不由大吃一驚。趙庭說:「爹爹呀,你看我的師父,乃是世外的高人,得看咱們一回頭的功夫,我師父與我師哥哥,就都沒了影兒啦,您就不用著急生氣啦。」趙員外說:「好,你且先進來。」當下他們主僕三個人到裡面,趙順關好了大門。趙會說:「兒呀,你且隨我到內宅,見見你的娘親。」趙庭答應,當下父子二人來到內宅。員外說:「夫人呀,未想到你我家運不通,死後咱們都不能安頓。」楊氏道:「老爺,此話從何提起呢?」員外說:「夫人呀,你我命中無兒,不要強求,咱們只有趙庭一人,為是叫他將來接續咱們趙氏門中後代香煙。頭三年來一道人,說是傳給我兒的能為藝業。三年已過,我以為他傳授了他弓刀石,誰知道今天他在外頭一練,我一看原來跟我當年在朝為官的時候,所審問的大案賊一般不二。你我夫妻下世之後,他花慣啦,將咱家業花淨,那時他就許出去偷盜,或是斷道劫人。那裡他為惡滿啦,被官府拿獲拷問出來,你我的死去的鬼魂,也要跟他擔了罵名。你先把箱子裡當年我三班朝典,叫他用吧。另外還有弓弦一條,鋼刀一口,鴆酒一盅,一齊交給了他吧。」趙庭一聞此言,他急忙跪倒塵埃,口中說道:「我的爹爹,兒今年已然二十有一,所學的武藝尚未施展。您怎麼就會知道我竟作壞事呢。為何賜兒一死?您是所為何故?」趙會說:「趙庭啊,我原想那老道傳你正當藝業,將來保護朝綱,誰知那老道竟教給你撥門撬戶小巧之能。」趙庭說:「我的爹爹,您不知道我那師父,雖然教給了我小巧之能,他可有規矩。我要背一背,你老人家聽一聽。我們講的是殺贓官,滅的是土豪惡霸,敬的是義夫節婦,孝子賢孫。保忠良,愛好友,偷富濟貧,不留名姓,此乃俠義之風。」員外說:「趙庭啊,你就不用說啦,你今天將舌說破牙根出血,你也是枉費唇舌,老夫我是要你一死。」趙庭一聽這個話口兒太緊,遂說道:「爹叫我一死,我不能不死,我要是不死,落個不孝之名。您也不用開箱子,我師父賜我一口刀。」說著伸手拉出刀來,往肩上一橫,就要抱刀自殺。那老夫人楊氏,連忙上前說道:「我兒且慢,容我說幾句話,你再死不遲。」遂說:「老爺,由其您在朝為官,忠心報國,在家是齋僧布道,才積下一子,為傳後代香煙。」回頭又說,趙庭,為娘生養你,可是不易。你若忍心抱刀一死,豈不斷去了趙氏門中後代香煙。」趙會說:「夫人,我今天是非要他一死不可。他如不死,少時我是抱刀一死,要不然我是喝鴆酒。因為他不死,倘若再做出那不義之事,豈不給咱們落下罵名。」楊氏道:「老爺您先上前邊書房歇一歇去,少時叫您看他的屍身,還不成嗎。」正在此時,可巧僕人進來說道:「員外呀,現在外邊有人求見您,請您趕快的去。」趙會主僕這才去到前院書房。按下不表。
      且說楊氏見老爺走後,遂說:「兒呀,您父非是一定要你一死,實在是因為你會了武藝,恐怕你作出那不才之事,才如此的令你死。」趙庭說:「娘啊,孩兒的師父臨別的時候,全都囑咐好了我們,不准胡作非為。孩兒如若做出不才之事,連我師父都不用動手。我有一個大師哥,名叫李綱,外號人稱青面獸的便是。他專暗中臨視,一作錯事,他就給殺了。」楊氏道:「那麼而今之計,我也不忍你一死。你可以收拾了你的應用東西物件,前去揚州府,找你舅父去。他在縣衙門裡,充當班頭。你一打聽花刀太歲楊洪,沒人不知道。在那裡先住著,順便令他與你先找一事,暫且存身。容我在家勸說你那爹爹就是了,勸過他來再與你去信,你再回來。」趙庭一聽,也只可這樣。母子這才到了裡屋,收拾好兩個包袱,將夜行衣靠,以及應用之物全都包好,打開後院小門,將趙庭送到門外。趙庭跪在楊氏面前說:「娘親大人,請多保重。孩兒走後,您千萬不要惦念與我。兒到了外面非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一件事不可。」楊氏說:「兒呀,你就一切多多注意就是。在外同不得在家那麼隨便。」趙庭點頭答應,遂告辭揚長而去。楊氏看他走後沒了影兒,這才回到了門裡,回身關好小後門,拿鎖頭鎖好,來到自己屋中,是放聲痛哭。
      不言他這裡思子,且說那趙庭離開趙家莊,一個人順著大道往西走。走的工夫大了,這個道路往西北斜下去了。看見一股小道,他又一直的往正北去了。他看見小道上往來行人很多,忙向一人問道:「這位老兄,這股道是上那裡去呀?」那人一開口遂問道:「但不知你要上那裡去。」趙庭說:「是要上揚州去。」那人說:「這股小道正是上揚州的一直道兒。那邊有個姜家河口,那是一個大碼頭,那裡姜家屯,上那裡去的船支全有。」趙庭說:「借問了。」那人說:「您就不用客氣了,趁早的先去吧,到那裡去也好打店。」趙庭來到了姜家屯的東村頭,看見一家店,牆上寫著「安寓客商」,那邊是「仕宦行台」,橫匾裡「鴻升店」。趙庭到了店門外,口中說道:「辛苦,掌櫃的。」從裡邊出來了一個伙計,問道:「客官你住店嗎」?趙庭說:「住店,你們可有上房單間有沒有?」伙計說:「有,您請進來吧。」趙庭到了店中,伙計說:「客官,您要住單間,可以住我們櫃房旁邊吧。」趙庭說:「也好,我倒不拘。」說著來到一個單間門口,乃是佛道門。伙計上前開了門,二人一齊進到屋中,趙庭便將包袱放下,見迎面一個大牀,兩旁有月牙桌,屋子還很乾淨,遂問道:「店家,我這東西,是放到我的屋中,還是存到櫃房?」伙計說:「您就存到櫃房吧。」趙庭當時打開叫他看好,點明白了,又包上,叫伙計拿到櫃房去了。少時回來,問道:「客官,您是從那裡來呢?」趙庭說:「我從趙家莊來。」伙計說:「是啦,您從江南趙家莊來,是要上江北的趙家莊去嗎。」趙庭說:「對啦。」可是他私自一想,怎麼江北也有趙家莊呢?有此一猜想,便存一點心。那伙計便問道:「客官您吃甚麼呀?說出來我可以與你預備去。」趙庭說:「隨便的蒸食,你給我預備點吧。」伙計答應了出去,少時端了上來。趙庭用完,說道:「伙計呀,我幾時走,幾時咱們算帳吧,該多少一齊的算。」那伙計說:「好吧。」當將傢伙撿了下去。趙庭說:「你就不用來了,去侍候別人去吧。我用甚麼叫你,你再來。」那伙計答應著就走了。
      這裡趙庭將屋門關好,原來他這個東牆與櫃房是隔扇相截,那屋說話,這屋里正聽。就聽見那屋裡有一個老頭兒說道:「小孩你要好好的跟您師父學吧,將來學好了武藝,也可做個有名的事兒,出外行俠做義,到處有人歡迎。」又聽有一個小孩的聲說道:「我是要好好的學,將來我路入賊門,吃綠林飯啦。」趙庭一聽,不由一怔。心說:這麼一個小孩,能為武藝還沒學好,先想做賊,真是年頭趕的。又聽那年老的說道:「你一說就做賊,那可不容易。」小孩說:「怎麼不容易呀?」年老的說:「你必須先去見那個彭化龍,他外號叫金翅鷂子。是蘇州府的馬快,八班的首領。見了他,你還得有一手絕藝,叫他當場看明才成。」小孩說:「幹麼先見他去呀?」又聽老頭說道:「你那裡知道哇,他是一個首領,轉牌為他所掌,各路全歸他管。再者說,你要不獻絕藝,戴不上守正戒淫花,那時就不能到各處去。就拿咱們這江南的紫雲觀的觀主金針八卦左雲鵬說吧。他收了八個徒弟,個個武藝超群,全都沒有一個前去找他獻武去的。就憑你一說,也敢入綠林行。那左道爺八個徒弟,都沒有一個出頭露面的。」趙庭一聽,心中一動。又聽那個老頭兒說道:「你還要好好的跟你師父學吧,將來可以在鏢行做個事。再者說,戴花不彩花,戴花若彩花,必死刀之下。我今年六十有六啦。不用說沒有見戴花的啦,連聽說過誰戴上啦,都沒有一個,何況你這小小的年紀啦。」趙庭聽著聽著,自己睏了,不由得躺在了牀上,是合衣而臥,朦朧的睡去。不大工夫醒了,還聽那屋裡說話啦。老頭說:「左道爺的八個徒弟,我倒知道七個,那一個我不知道他在那裡住。頭一個是抱刀手宋錦宋士公,第三個草上飛苗慶苗錦華,第四個水上漂白白勝公,第五個夜行鬼張明張文亮,第六個威鎮八方鬼偷陶金陶遇春,第七個鑽天猴阮通阮洪芳,第八個入地鼠阮麟阮弱芳。這全是金針八卦左雲鵬的門徒,也沒帶守正戒淫花。要帶上守正戒淫花,不論他老少,都得以弟兄呼之。本門人可不算。」趙庭在這屋一聽,心中所思,我非帶上守正戒淫花不可。說著他便朦朧睡去。
      第二日天明,伙計將他叫醒,給他打來臉水漱口水。趙庭用畢,少時沏來茶,趙庭正在吃茶之際,外邊進來跟船之人,來到店中,問道:「店裡的客官,有上四鄉八鎮去的沒有?我們可要開船啦。」趙庭一聽,沒有上江北的船,遂問伙計道:「怎麼會沒有上江北的船呀?」伙計說:「這裡是沒有,他們不上店裡來攬座。您要過江,只好親自去到碼頭去。」說話之間,與他備上早飯。吃喝完畢,結了店飯賬,另外又給了小費錢,伙計直點頭道謝。趙庭說:「不要謝了,你可要指我一條明路才好。」伙計說:「可以。」這才到櫃房取來兩個包袱,交與了趙庭,將他帶到了店外,用手指道:「直奔這股小道,一直往北走,就可以打聽那個碼頭啦。」趙庭說:「謝謝了。」這才從此往北走去,走了不遠,來到了半路上,有那許多的往來之人,便問道:「唔呀,列位老哥們,你們都上那嗄哩呀?」內中有一個行路的說道:「這位江南的人,你怎麼說我們上那嗄哩去呀。」又有一年老之人說道:「你是不知道,他們江南人,全是這樣的說法。」趙庭說:「對啦,我請問一聲,上江岸碼頭,是不是從此路走?」那老者說:「你不用打聽了,我也是上碼頭去,咱們一同走吧。」趙庭說:「很好。」當下大家一齊來到了江岸。
      那邊的男男女女駛船的主兒,招攬座兒。趙庭一看偏西邊,有一隻船冷清清也沒有人下船。趙庭心中納悶,自己來到了這邊問道:「船上有人嗎。」他一問,出來一個老頭兒,外有兩個小孩,問道:「客官爺您過江嗎?」趙庭說:「對哉,我正要過江北去。」說著搭跳板,趙庭上了船。那老頭兒歎了口氣,說道:「天無有絕人之路,不想別人不來,今可巧有您前來,我祖孫可以餓不死了。」趙庭說:「所為何故呢?」老者說:「客官爺,實不相瞞,小老兒姓江名叫江元,這兩個是我的孫子。只因他的娘親死去,我兒一時無錢掩埋,便在坐船的客官身上,每位要了一弔錢,回船的時候,又要了一次,這才將我那死去的兒婦搭埋。後來便無人坐我的船。」趙庭說:「你那兒子呢?」老者說:「病倒家中,出不來了。這裡又因為我的船破壞,更沒人坐啦。」趙庭說:「不要緊,我有辦法。」說著話伸手取出一錠黃金,遞與江元,說道:「老頭你將此金子拿去花用,一半修理船,那一半可以與你兒子看病。你以後要改了名字,叫江方吧,省得那坐船之人,一看你的名字,他們不來。」江元一看,連忙伸手摟了過來,稱謝不絕,這才掌船往江北而去。走了多時到了北江岸,江元又令他兩個孫子,與趙庭叩頭道謝。趙庭說:「唔呀,小事一件不要謝了。」他下船來到了岸上,直奔村鎮而來。到了村中見人打聽,原來此地是靠山莊。來到鎮內,路北有一座店,上寫二合店。兩邊牆上寫的是仕宦行台,安寓客商,草料俱全,茶水方便。趙庭到了門前,說道:「店家。」就見由店中出來一個伙計,身高八尺開外,胸前厚,背後寬,精神足滿。身穿頭藍布的褲褂,白布襪青鞋,腰結一條圍裙,黃臉膛黑眉毛,黃眼睛,小鼻子小眼睛,光頭未戴帽,高挽牛心發鬢,竹簪別頂。趙庭問道:「有上房沒有?」伙計說:「有,您隨我來吧。」便將趙庭帶到裡邊。一看是五間北上房,到了屋中迎面有張八仙桌。東西房山有小桌兒,旁邊配著小凳。趙庭問道:「伙計你貴姓。」伙計說:「我姓趙。」趙庭說:「唔呀,一筆寫不出來兩個趙字。」伙計說:「原來您也姓趙哇。」趙庭說:「對啦。」伙計問:「那麼您排行。」趙庭說:「我行二。」伙計說:「原來是趙二爺呀,恰巧我行三。」趙庭說:「哦。你是趙三呀。」伙計說:「正是。正是。」趙庭說:「我這裡有兩個小包袱,放到你們櫃房去吧。」伙計說:「銀錢我們可不敢存,只因我們櫃上常來俠客爺,也不知道怎麼樣子,那銀錢就沒了,我們賠人家可就多啦。今天也請您自己收存著吧。」趙庭說:「好。」伙計便將他引到了東裡間,趙庭坐下。趙三打來臉水,沏上茶來。趙庭一看裡邊還有個東掖間,迎面還有個大牀,他便住在了這裡,告訴了趙三,說:「你每天早晚給我兩桌宴菜席,正午來一桌果席,每日如此。店飯賬外,另給一兩銀子水果錢。」趙三是連連的答應,照樣前去預備去了。
      書要簡短,他在這個店中,一連住了半個多月。這一天,趙三與趙庭閒談,說:「趙二爺您在我們店中,是等人呀,還是有事呢?」趙庭說:「我為等朋友,不見不散。」趙三說:「您這朋友貴姓呀?」趙庭說:「他姓碰。」趙三一聽,說:「怪呀,我長這麼大還沒聽說過有姓碰的呢,大半不在百家姓之內吧。」趙庭說:「對啦,這個真不在百家姓之內。」趙三說:「這位名叫甚麼呀?」趙庭說:「碰著誰是誰。」趙三說:「那您等著碰吧,不定誰呢。」說完他走了出去。趙庭一個人坐在這屋裡,倒很自在。這天夜裡他正在東間屋裡睡覺,忽聽見西掖間裡有人說話。他用耳音一聽,就聽見西屋有人說道:「哎,可歎真可歎,一個官家之後,出來還是官家的習氣。每天這樣的花法,將來要是花完了呢,用甚麼補?」趙庭聽明白了,連忙爬起穿好了衣褲,圍上大氅,背上單刀,躡足潛蹤,開了屋門,直奔西間而來。到了西掖間,一聽那西掖間裡還有人說話:「可歎呀可歎。」他聽著到了門前,伸手慢慢的開了門一看。屋中黑洞洞的,並無一人。前槽有窗片,有門,北樓下有一獨睡牀,牀上邊掛定一幅幔帳。趙庭一看,窗戶划啦,心中一動。又聽東裡間,有人說話,說:「給他留下點,叫他好花。」趙庭一聽,急忙回到東間,見自己的兩個包袱,蹤影不見,不由大吃一驚。欲知有何岔事,且待下回分解。

      

    © 2018 朱邦復工作室